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就是那个被重男轻女毒害的女孩

(2017-09-29 12:18:43)

上世纪90年代,那个计划生育被严格执行的时代,在我出生之前,我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要是生的是男孩,就好生养着,呵护他健康成长;要是生的女孩,就抱给他人帮忙养大,好逃过计划生育,再生一个男孩;若还是女孩,再想办法,直到生出男孩。

我出生在江西的农村,生产是在家里进行的。在家人的紧张着急中,我哇哇大哭地来到这个世上,众人的第一反应是看我的性别。

“是女孩啊”,奶奶的语气里透着深深的失望,可是奶奶似乎忘了我是奶奶的长孙女,是我父母第一个孩子啊!

生产结束后,一切早有准备,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家人对外宣称生了个死婴,然后爷爷挑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托人从医院带回来的死婴和旧衣服,在后山随意挖了个坑,给埋了。在这后山,曾有很多女婴,或是被埋了,或是被遗弃在这,等着被猛兽叼走吃了。

而我被母亲关在屋里,门窗紧锁,密不透风,就连我偶尔哭的大声了点,也要用被子捂住,生怕哭声引来计生委的人,那样我的母亲就要被拉去结扎,那样就一辈子也不能生男孩,这个家就绝后了!

在我吃了这辈子唯一的28天母乳后,我的大姑来我家,趁着夜色,怀抱着我,坐上了大舅的自行车,把我带到她家。

当时的我,浑身酸臭,不知道多久没洗过澡,身上的衣服脏兮兮,奶渍在衣服上东一块西一块,层层叠叠,颜色深浅不一。眼屎结块糊住了眼睛,粘住了睫毛,眼皮红肿,眼睛只能勉强地睁开一条线

大姑在我开口说话的时候,叫做妈(以下用妈来代替大姑,同理用爸来代替大姑夫)

妈拿温水给我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拿湿的温毛巾,慢慢地泡软眼屎,仔细地擦掉眼屎,又拿眼膏小心翼翼地涂在我红肿的眼皮上,妈说:“到底是女孩,不受重视,奶奶忙没时间,当妈的也看得下去,再不洗眼睛估计都要瞎了!”

妈在我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用品,在我哭着要给我喂奶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买奶嘴,爸二话不说,就骑上自行车,去县城给我买奶嘴,在街上的时候,碰到一个老人在买豆腐,老人说他养了一个干女儿,今天杀了猪给他送来猪和猪内脏,家里肉够了,现在来买块豆腐回家做饭。

“还是干女儿好,我自己的女儿从来没有这么孝顺,干女儿比亲女儿还亲啊!”老人感叹道。

“干女儿比亲女儿还亲”,爸反复念叨着,心里直乐呵,回家的路上都是上坡,爸蹬不动,就站起来蹬,紧握车把手,青筋凸起,硬生生地把脚踏板蹬掉了,小零件不知滚到哪里去了,爸装不上脚踏板,就推着车跑起来,“千万不能饿着我的干女儿”爸心里想着。

爸妈疼我,比疼亲生女儿还疼我,我出生的时候,才三斤六,加上只喝了28天母乳,身体抵抗力很差,时常生病。家里没有什么钱给我买营养品,幸亏养了一大群鸡,妈就每天给我吃一个鸡蛋,后来我读书好,大家都说是鸡蛋吃多了,聪明!


在我妈家过了几年天堂一样的生活后,在我四岁的时候,我的亲生父母(以下简称父亲,母亲)在浙江打工,觉得寄养在妈家要给寄养费,不划算,就带着我一起去浙江,那是我噩梦的开始。

我手上一直戴着一对银手镯,是妈买给我的,保我平安。到浙江的第一天,母亲就把我的手镯给摘了,用的手劲很大,弄疼了我的手,说是怕人看到给偷走了,她给藏起来,一直到现在,我都没看到那对手镯,也许以后我弟生了孩子,那对手镯会出现在侄子的手上。

到浙江的第一晚,晚饭有一道菜是红烧鱼,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我一直吃那盘菜,最后连汤都喝了。母亲一边忙着给弟弟夹菜,一边呵斥我:“从来没吃过鱼吗?真没教养,喜欢吃就一直吃一个菜,不管其他人!”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承包了各种家务,扫地,洗碗,擦桌子,除了洗衣服,因为衣服浸泡后异常沉重,四岁的我根本拿不起来。


除了这些,小小的我,要像一个佣人一样,在吃饭的时候,先把菜一一在桌子上摆好,然后拿碗去装饭。给父母和弟弟都盛好饭后,最后我才盛自己的饭,谁的饭吃完了,就会把空碗递给我,我就会立刻起身接过碗去盛饭。


等吃完饭后,我先把碗筷收拾到脸盆里,然后拿抹布把桌子擦干净,接着去洗碗。洗好碗,我开始打水洗脸,把滚烫的热水倒进脸盆,然后加冷水中和到适合的温度,接着放入毛巾,拧干后依次递给坐在电视前的他们


等他们都洗好后,我匆匆洗下,接着把水倒入洗脚盆里,端着洗脚水到他们脚下,请他们洗脚,然后给他们三找拖鞋,最后把洗脚水倒了,整个过程才结束。


尽管我每天干各种活,还是天天被骂,母亲老骂我是哑巴,因为我几乎不叫他们爸爸妈妈,对我看来,我从小和爸妈幸福生活,突然被带到陌生的地方,然后告诉我这眼前两个陌生人才是我的父母,况且他们对我又凶,我实在无法接受,更叫不出这世界最亲切的称呼——爸爸妈妈。

除了骂我是哑巴,母亲还找出各种理由骂我,骂我干活慢,骂我不会洗衣服。

母亲也会打我,当母亲一个劲地把好吃的夹给弟弟碗里,父亲看不下去,从弟弟那冒尖的碗里夹一点给我时,母亲会又从我碗里夹回弟弟碗里,如果父亲再夹一次时,母亲就会拿起筷子对着我的脑袋狠狠地敲下去,尽管我什么都没做

当然印象最深的一次挨打是,有一次大舅的女儿来串门,对母亲说我的坏话,母亲脸色忽地变了,什么也没说,飞起一脚踹我,我一下子飞出一米多,四脚朝天摔在门外。

门外是粗糙的没有抹面的水泥地,把我的膝盖擦出血来,有一颗小沙子嵌进我的手指,我忍着痛把沙子扣出来,我一脸茫然又害怕地坐在地上抬头望着他们。

母亲如慈禧太后一样,坐在床上,怀里抱着弟弟,两边是大舅的孩子,谈笑风生,彷佛他们才是一家人。

小我两岁的弟弟,见父母时常骂我,也会有样学样欺负我,他会打我骂我,也会指使我做事情,更会抢我手里的东西。

当我和弟弟应该一人一个肉包子时,弟弟就会把两个肉包子都抓在手上,一个人吃,如果有邻居看到问他为什么不给姐姐,弟弟就把里面的肉馅抠掉,然后把皮丢给我


一天之中,我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睡觉,只有在梦里我才能回到爸妈身边,爸妈会把我抱在怀里,用手温柔地抚摸我,会给我做各种好吃的,用温毛巾毛巾轻轻地给我洗脸,舍不得说我一丝一毫。

但是当我醒来,又一下子从天堂回到地狱,继续我的噩梦生活。爸妈是我在黑暗生活的阳光,总有一天会穿透黑暗,照射在我身上,这种信念支撑着我的生活,我盼着早点回到我爸妈身边。

我和弟弟是同时上学的,在开学的时候,母亲给我和弟弟都买了文具分给我们,告诉我们如果谁被偷了,就再也不买了。

我上学的第一天,兴奋的我把所有的笔纸都带去了学校,不巧的是,我的后桌是个小偷,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把我所有的文具都偷走了,当我把手伸进书包的时候,我傻眼了,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把书包竖起来使劲晃,连一片纸屑也没掉出来。

老实的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怕纸笔得不到,反而会被骂被打,所以那一个学期我没有笔纸,靠跟同学借与帮同学做作业来获得纸笔,写过字的本子用橡皮擦了重新写,同学丢弃的铅笔头捡起来接着用,勉强度过自己没有笔纸的学期

后来父亲帮当地人干了活,当地人欺负我们是外地人,不给我们钱,反而找人来打我们。没有办法,父亲与大舅一起搬了家,然后托大舅把我和他的孩子一起送到外婆家里,而弟弟则继续和父母生活。


这一年我六岁,本以为离开了地狱,没有想到却是跌进了更深的十八层地狱。

人性是可怕的,压迫是一级级的。外公外婆压迫我们,大舅的孩子则压迫我,他们仨都比我大,和我一起都寄养在外婆家,本该四人团结一致,却三兄妹团结一致,时常欺负孤单的我,他们会逼迫我做原本属于他们的活,如果不听话就会打我;也会在生气的时候,转过来找我撒气。

你能想象在2000年左右,还会有吃不饱饭的时候吗?没错,外婆每天煮很少的米饭,然后吃饭的时候说,今天饭煮的少,外公还要干活,你们少吃点,然后会看着我们盛饭,盛多了会说你吃这么多,外公吃什么?所以我只敢盛小半碗饭,不到饭点肚子就会饿得咕咕叫。长期吃不饱的我,后来肚子时常痛,得了胃病,面黄肌瘦,身子单薄得风一吹,仿佛要倒下。

在外婆家里,每天早上五点多,天刚刚有一点亮光,只听到公鸡打鸣,外公就会把我们叫醒,然后女孩子去放牛,男孩子去打草喂鱼,我们牵着牛出发,沿着大路走着,露水打湿了我们的衣服,草丛里的蚊子钻出来,嗡嗡地往我们的皮肤叮去,走着走着,天也慢慢地亮了。

我们没有手表,等太阳升的老高,眼光刺眼,周围的小伙伴都回家了一会,才敢把牛栓在草地上,奔跑着回家,匆匆扒口饭就去上学,甚至不吃就拿上书包奔去学校,即使这样也常常迟到,然后被罚站。


就算生活如此艰难,我还是想着能安心上学也是好的,可是放学后就要放牛,吃完饭就要睡觉,因为点着灯会浪费电,而外公外婆根本不管我们作业做完了没有,或者说他们才不会关心我们学习如何,怎么样帮着多做事少花钱,才是他们关心的,所以我们总是在学校就把作业匆匆写完。

写作业不是问题,但是没了写作业的笔纸,又该怎么办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外婆抠门,不给我一毛钱买笔纸,我总是和同学借,都是在农村,同学也穷,借的多了同学也有怨言,同学就陪我一起去跟外婆要,结果就被外婆狠狠骂了一顿。

没有本子,可以用橡皮擦了重写;没有笔,可以捡废笔头,但是没有小刀,怎么削铅笔呢?我跟外婆要两毛钱买小刀,外婆不给,而我也不好意思总和同学借。

那时候我才六岁,我一个人拿菜刀颤巍巍地削铅笔,没削两下,手一抖,菜刀一偏从我食指过去,深深地划了一个大口子,血汪汪地流了好久,我拿废纸擦了又擦,又用衣服包住手指,血还是在留。没有东西可擦了,索性伸出手指让它流个够,看着血液从手指流出,在石头上砸出一朵朵鲜红娇艳的花。

那天没有人注意到我手指破了,或者说注意到了也不会关心,那晚我照常洗碗,当水碰到我伤口时,就像锋利的剑直插我的心脏,疼的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菜刀削笔失败后,我想了新办法,不能用菜刀削笔,我就把铅笔放进嘴巴,生生地用牙齿把外面那层木头咬开,然后洗掉被铅涂黑的嘴巴,把笔芯在石头上小心磨尖,用来写字。

我拿着咬好的铅笔在教室写字,同学看到我留在铅笔上圆圆的牙印,偷偷说我的铅笔是用牙齿咬的,我则红着脸,一言不发,置若罔闻。


外婆一毛钱都不会给我,却很会和我父母要钱,亲生父母给外婆的寄养费比给妈的多了很多,外婆还要想方设法和我父母骗钱。

有一次我发高烧,连烧了好几天外婆都没有带我去看病吃药,直到小姨她们回来看外婆,发现我高烧一直不退,就带我去镇里看病,因为连续高烧,打了好几天的吊针,后来外婆就跟我父母说我看病看了五百八十多。那是2000年左右啊,我记得所有加起来也就两三百,可是我外婆就谎报说看了五百八十多。

妈后来得知我回外婆家里了,就带着很多鸡蛋水果来看我,妈让外婆每天煮一个鸡蛋给我吃,吃完了会再拿过来的,可是外婆表面答应了,背地里却只给我吃了几个最小的,还是有点坏了的鸡蛋,剩下的都是自己吃了

妈是我在外婆家里,唯一的光明,并且穿透了黑暗,照到了我身上。妈常常来看我,带给我很多东西,但是会被外公外婆克扣了,还会被大舅的三个孩子抢去一些,最后落在我手上的只有很少。

妈得知我没有笔和本子,就带我去县城买本子,常常一买就是一打笔,一捆本子,还有最好的可以推出来收回去的削笔刀。但是大舅的三个孩子,常会威胁敲诈我的笔纸,但因为妈常带我去买,我也不再缺笔纸。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房间没有蚊帐,更没有电风扇,外公会给牛点蚊香,却不会给我们点蚊香,因为他们觉得牛会被蚊子咬瘦了,而给我们点纯粹是浪费,当然他们自己的房间是会点蚊香的,晚上被蚊子咬的受不了的时候,我们就躲进破被子里。


我本以为要一直待在外婆家里,念完小学后出去打工,因为我母亲老说我不会读书,读书就是浪费钱,读完小学就出去打工,尽管我成绩很好。

我在外婆家里呆了一年左右,直到一个暑假的出现。那是暑假的第一天,前晚我很开心,导致我第二天早上睡过头了,早上八点多才起来(那时大舅的孩子早就搬去自己家住,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

我起床后在后门刷牙,外婆正在煮粥,看到我刚刚起床,一手叉腰,一手拿着锅铲,像泼妇一样对我破口大骂,她本来以为我早就起床放牛去了。“你真是享福啊,睡到现在,你看看都几点了,你才起床,别人都把牛放回来了,等下外公回来看怎么说你……”

后面怎么骂的,我已经记不清楚,我只知道外婆骂了我好久,外婆把粥煮好了,菜做好了,还在絮絮叨叨地骂我,也不叫我进屋吃饭,就让我在外面一直站着

夏日的太阳很毒,照得我头晕乎乎的,我在外面一直流泪,觉得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你能想象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会去寻求自杀吗?

我趁外婆转身进屋,我立马奔跑起来,不敢往前面跑,我怕外婆在前门看到我又骂我,我往后山一个劲地跑。我跑啊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翻过一座又一座山,终于看到一座长树的山(外婆那边的山只长草,不长树),我钻进了那个树林。

树林里坟墓很多,一个个凸起的坟墓,像一个个恐怖的大眼睛在盯着我,可是我一点也不害怕,一个想死的人又怎么会怕坟墓呢,我反而觉得自由了。山上有有很多鸟窝,窝里有着待孵化的鸟蛋,饥饿的我拿起一颗鸟蛋,放进嘴里,却因为太腥了,吐了出来

下午的时候,我在山上看到了大舅的三个孩子,我和他们打招呼,问他们来干什么,才知道他们是来找我回去的。他们一路问人,才找到这里来的。

我不回去,他们三个就前后推搡,拉着我回去,在回去的路上他们告诉我外公去我妈家找我了,还不忘恐吓我说回去要惩罚我,把破碎的玻璃渣子插在地上,让我跪下去认错,害我一路上更是胆战心惊。


我到外公家里的时候,我妈已经在外公家里了,她正在抹眼泪,看到我平安归来了,立刻抱住了我,哭着说幸亏我回来,我要是出了意外,她也不活了。

妈带着我收拾好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外婆家。这一次阳光终于穿透了黑暗,笼罩着整个我,把我从十八层地狱直接带到了天堂

回去的路上妈告诉我,她一路上边流泪,边双手合十,对菩萨祈祷“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我家安然(我的名字)一定要平安无事,只要她平安无事,我情愿折寿十年”!妈走了一个多小时到外婆家里,流了一个多小时的泪,也祈祷了一个多小时。

到家后,妈给我父母打电话,说再也不把我送到外婆家了,以后我就在她那里读书,寄养费看着给就好了。

后来,我有六七年没有去外婆家。

从此我就在妈家里读书,小学,初中(从初中开始,妈就没收寄养费了),高中,一直到大学。一路上虽有曲折,但是终归是熬过去了。


到了妈家里,我的生活也不是过得一帆风顺,每次开口要学费是我最难的时候。

亲生父母会用这世界上最狠毒的话来骂我,“养你还不如养一条狗,养条狗,它还会对我摇尾巴”,“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小学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而你只会花钱,你是享谁的福呢”?在骂了我一顿出气后,才会不情不愿地掏出我的学费

我一度产生了辍学的念头,但是我爸妈总是鼓励我,多读书离开这里,以后多多赚钱让他们后悔。爸妈也会与我亲生父母争辩,多读书好,就怕读不上去,哪有让孩子辍学的,你们要是不想养,我就让我儿子挣钱给她读书。多亏我爸妈时常帮我,不然我很有可能早早辍学了。


现在的我,已经大学毕业了,遇到了一个很疼爱我的外地男友,我们准备结婚了,过得很幸福。想起以前,我仍觉得像噩梦一样,但是已经看开了,父母以后养老,我会适量给钱,但是不会真心陪伴其左右。

时过境迁,外公已经离世,外婆老年痴呆。大舅的三个孩子早早辍学了,早早为人父人母,做着体力活,艰难养家糊口,这可能是命运对他们的惩罚吧,感谢那年夏天的逃跑,不然我的命运应该和他们一样,感谢我的爸妈,你们待我比亲生女儿好,我必待你们胜亲生父母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烟袋斜姐 ID:yandaixiejie1)

发布在我的公众号:烟袋斜姐(yandaixiejie1),有更多狗血、窝心、震惊的现实,出轨、性侵、恨父母都是最真实自我,你也可以来坦白。

本期故事推荐《爸妈是很搞笑的人,包括离婚也是》。作者的爸妈离婚又复婚,平静的生活下,是她永远难以忘记的争吵声。公众号后台回复【离婚】关键词自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