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实故事计划
真实故事计划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79,937
  • 关注人气:12,3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娱乐圈狗仔打拐:机智解救被拐卖儿童,捣毁拐卖团伙

(2017-06-01 14:54:38)
标签:

情感

社会

文化

教育

据民政部估计,全国流浪乞讨儿童数量在100 万-150 万,失踪儿童不完全统计有20万人之多,找回的约占0.1%。买卖儿童几近市场化,形成了完整的地下黑色利益链。

今天是儿童节。打击儿童拐卖任重道远,需要全社会的努力。

娱乐圈狗仔打拐:机智解救被拐卖儿童,捣毁拐卖团伙

狗仔队

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171 个故事

三年前,我在南方某省会城市当刑警。那时已经立夏,连续下了几天雨,气温不高,早上还要在T恤上穿件外套。

那段时间,队里刚刚破获了一起猥亵小女孩的案子,大家都很累。有天早上,我到的晚了,刚到队里,四张就喊我出警。

四张比我早两年到队里,其实没有四十岁,之所以起这么个绰号,纯粹是因为他长得着急。一上车,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一个狗仔被打了,搞不好是惹上了秃鹫。

狗仔和秃鹫怎么扯上关系的,我没反应过来。

秃鹫是行话,是人贩子集团发明的。一般来说,一个完整的人贩子集团有以下分工:首领同时也负责接单的叫老鹰,实施拐卖的叫大雁,运送孩子的叫信鸽,秃鹫则是类似于打手,专门靠暴力解决拐卖和运送途中可能出现意外情况的人。此外,被拐的孩子叫麻雀,买家叫鸟窝。

在有的人贩子集团里,秃鹫还有个兼职,就是把卖不掉的孩子弄成残疾,乞讨骗钱,这在以前叫采生折割,逮着了是要被凌迟的。

在医院,我们见到了报案人阎小六,他的头和手都缠着纱布。

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中,我见过不少狗仔。但阎小六给我的感觉不太一样,他肩宽体阔、肌肉结实,看起来更像是健身教练,甚至说警察也会有人信。

四张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不作答,让我们带他去事发酒店,说晚了就来不及了。事发酒店在北路,离省委大院不远,我刚把车停好,他就蹿了出去。四张在后面紧紧跟着。

到了房间,阎小六坐在床沿,垂头丧气。四张看着他不说话,旁边还站着个一脸茫然的服务员。我问他怎么回事,他没抬头,只嘟囔了一句:“隔壁已经退房了。”

那天的前一天上午,阎小六从北京坐高铁去昆明跟一个剧组,对面坐着一对中年夫妻,怀里抱着一两岁的孩子。他没在意,以为是普通一家三口,但职业嗅觉让他捕捉到一个细节:孩子哇哇大哭的时候,不往那当妈的怀里钻,反而像怕她似的,手往外胡乱地抓。

这之后,当爹的用水杯把一只药片压成药面,掺在奶瓶里,要喂给孩子喝。阎小六问他们,孩子是不是病了。男人说,感冒了,没啥大事。

阎小六附和着说,这天气感冒可不太容易好,小孩子免疫力又差,吃药不如打针好得快。男人说,是的,下车就带孩子去了医院。然后不再理他。

孩子吃了药很快睡去,夫妻俩也都闭上了眼睛,阎小六心里几乎能够断定,这孩子就算不是拐卖,这对男女也不是孩子的亲生父母,因为他们给孩子吃的不是感冒药,而是安眠药。

对这种药片,阎小六再熟悉不过。因为加班熬夜,他有段时间失眠严重,每晚都要靠服用安眠药入睡。

他还注意到,这对夫妻模样的人交谈时说的是普通话但带着点西北口音,可孩子哭的时候不断叫妈妈两个字,却是标准的北京话。

阎小六警觉起来。

车到了长沙,中年男女起身要走,阎小六急了,他记得之前列车员检票时,两人是去贵阳的。

等两人走出车厢,他背上包,反方向下车。长沙是大站,下车的人多,阎小六发挥起做狗仔的职业精神,死死地跟着那对男女。

他们走进一家酒店,半个小时后,阎小六假装那对男女的同伴,在前台问到他们的房间号2046,要求前台给他开一间2046隔壁的房间,还撒谎说,那女人是他嫂子,给他哥戴了绿帽子抱着孩子跟野男人跑了,他过来是踩点替他哥抓奸的。

前台吐了吐舌头,说最看不惯朝三暮四的女人,没多说什么就开了一间。

阎小六在门口听到了这对男女的对话。果然,这对男女都是人贩子,孩子要被卖到贵州一山区,他还听到屋里的男人说:“本来说好三天交货,可这么一耽搁,估计得晚两天。”

回到房间,他打算报警,可狗仔的天性又迫使他想刨根究底,看能不能把这团伙一锅端了,要是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一会儿,隔壁门响了,阎小六透过猫眼看到女人出了门,手上没有抱孩子。他犹豫了下,还是待在了屋里,过了会儿,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外面“砰砰砰”有人敲门,说是服务员。他去开门,门刚露了道缝,冲进来一群人,不由分说把他摁住,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戴上了手铐,对方说是便衣警察。

阎小六激动地说,自己到长沙还没半天呢,要看警官证。一个眉心有颗痣的男人掏出证件,不等他看清就收了起来,要带他去公安局。

几个人把他连推带拽地押到车里,他一瞧,根本不是警车。

“你们不是警察!”

“少废话,知道为啥找你吗?”

阎小六知道自己是落在秃鹫手里了。这伙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歹徒,可能一句话说不对就没命了。他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隔壁男女的事,对方看他嘴硬,一顿拳脚,打得他满脸是血。

眉心痣的男人拿他没辙,说把他丢河里弄死算了,话音刚落,有人说不妥,刚才抓他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不要说宾馆,街上都有监控,打他一顿算了,警察多少不会深究。弄死了反而容易出事儿。

眉心痣大概是觉得那人说的在理,叹了口气,一巴掌打在阎小六脸上,恶狠狠地说,算你小子命大,然后打开车门,把他丢了下去。

他躺在地上,不住打颤,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哪哪都疼,他想打个电话,可手机早被那伙人给夺走了,又急又气,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已身在医院,听医生说,才知道自己昨天是被扔到一个废弃的采石场,今天一早有过路人发现报了警才把他送到医院。

娱乐圈狗仔打拐:机智解救被拐卖儿童,捣毁拐卖团伙

狗仔

等他醒来后,就见到了我和四张,他带着我们重返宾馆,隔壁那对男女早就消失不见。

他很纳闷自己怎么被秃鹫发现的,后来才知道宾馆的前台怕他带人抓奸时弄坏东西,汇报给了老板,老板通知了那对男女,男女又通知了秃鹫来给他们解围。

又过了几天,他告诉我们,那俩人贩子去兰州火车站了。

我和四张有点惊讶,拐卖人口的案子办过不少,人贩子狡兔三窟是常有的事,但孩子轻易不会转手他人,这个团伙虽然打了阎小六一顿,但估计也被他吓得不轻,去兰州要么是迷惑视线,要么是想把孩子赶紧出手。

问他哪里的信源,他有些骄傲地说,狗仔们有个群,除了交流业务,还顺带发布便民信息啥的,尤其是帮助寻找被拐卖的儿童,主意是他的师父黑子出的。早些时候,他在群里发了那对男女和孩子的照片,没想到,有人刚才爆料说在兰州火车站见到了。

狗仔们神通广大,我不敢小觑,但真要去兰州追捕,还得去队里请示,同意了才能办手续。之后,我们把阎小六带到了报案室。

我接了个电话,离开了报案室一会,等回来发现阎小六不见了。监控显示,他出门后去了机场方向。

很快,我们确认了信源,走了抓捕的手续,调查发现兰州火车站确实有那个人贩子团伙的踪迹。我们与当地警方搭上了线,由四张带队,一行六人来到这座西北城市。

等到了兰州,阎小六打来电话说,自己在京拉高速上跟了一辆开往甘肃南部一县城的大巴车。根据狗仔群里的消息,那对男女就在大巴车上。

负责接待我们的王队长说,那个县在青藏高原东部,甘肃南边,离兰州还有三四百公里。我把阎小六在电话里的信息跟王队长说了。他说可以和县公安局联系一下,通知他们在县长途汽车站布防,我们也马上赶过去。

四张说,要不还是先别通知县局了吧,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个团伙相当专业,若是被他们看出不对,孩子就危险了,要再找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王队长同意了。

这之后,阎小六又提供线索说,那对男女抱着孩子下车了,好像还有上次抓他的人。

等我们赶到县长途汽车站,已经围了一群人,阎小六抱着一个女人的大腿嚎啕大哭,跪着求她别把孩子抱走,说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就算她给自己戴绿帽子也不怪她,只求她别跟野男人私奔。

那对男女又急又气,拼命捶打阎小六,还有几个人想把他拉开,可围观群众也入了戏,不住谩骂勾引人家老婆、不要脸等。

我没想到阎小六会演这么一出。刚跑过去,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警察来了,人群大乱,四散奔走,我们连跑带追,把嫌疑人一个个地逮了回来。

通过那几个人的供词,我们顺藤摸瓜捣毁了一个拐卖人口的团伙。抓获骨干成员三十多人,解救妇女儿童共计十六人,所有人被判刑五年到十八年不等。

那次我立了个三等功,不过由于未尽到对报案人的保护义务,还写了份检查。阎小六私自使用了监听器材,但因未造成重大影响,所以不予立案,罚款五百元。

娱乐圈狗仔打拐:机智解救被拐卖儿童,捣毁拐卖团伙

打击拐卖

案子结束后,有一天,我接到阎小六电话,他说想来我所在的城市请我喝酒,表示感谢,我答应了。其实,我对这个有点特别的狗仔也很好奇:一个狗仔怎么这么热心做警察做的事呢?

约好晚上七点的,结果他快八点才到,说是被解救孩子的父母非要去公司感谢他,他坐了另一班飞机。

酒桌上,阎小六喝了口酒,开始讲自己的从前。

他说,自己从前也是警察,因为打犯人把警服脱了,后来倒过汽车也卖过手机,贩过水果还干过私教,最后阴差阳错跟了师父干起娱记,一干就是六年。而他的师父黑子,半个月前,连续在树上跟拍了两天某男星,枝桠一断,头朝地摔了下来,送去医院已经不行了。

对这位逝去的老师,阎小六奉为偶像。黑子业务能力很强,之所以起这个外号,就是因为方圆几里只要有明星出现,他就跟警犬似的闻着味就过去了。

有一次,公司得到一男星偷情的消息,苦于没有证据,无法爆料,老板开出了高价搜集照片,几乎所有人都跃跃欲试,但过了一个月就败下阵来,此男星不但警惕极高,而且擅用替身,狗仔们只得放弃。

后来赏金翻倍,又加到三倍,直到赏金加到五倍的时候,他师父打听到该男星喜欢爬山,然后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学习攀岩,又花了三个月时间在山上蹲守,那山那叫个巍峨挺拔,后来,师父把自己往悬崖边一吊,不但拍到了男星跟人偷情的照片,还顺便录了几段视频。

但他师父也不是见钱眼开的人。有一次,一个花旦的经纪人到他们公司,点名找黑子去拍另一个花旦的黑料,本来一切都说得挺好,开的价钱也足够让人心动,哪知经纪人临走前一句话把我师父给惹毛了。“如果实在找不到黑料的话,也不介意制造点出来,毕竟你们是专业的。”

后来,黑子撂挑子不干这单了,说不受这般侮辱。生意算是黄了,公司还扣了他半个月薪水。

“但你师父为什么提议在狗仔群里打拐呢?”我打断了他。

阎小六说,师父走得匆忙,没留下什么话,他的父母早就去世了,也没听说过有老婆孩子。因为是因公殉职,按规定得给家属发抚恤金,可不知道发给谁,老板让他去打听下师父还有什么亲人。

打听了很多人后,阎小六才得知,师父以前不但结过婚,还有一女儿在两岁那年被人贩子拐走了,孩子丢了后,师父的父母伤心过度,先后撒手人寰,老婆也跟他离了婚,他就一个人天南海北地找孩子,找了很多年没找到,还欠了一屁股债。后来,大概觉得不能再继续找下去了,就去做了狗仔,满世界地跑。

知道这些事后,阎小六对人贩子也格外痛恨,常常关注打拐新闻。

那天喝酒后又过了很久,有次我去北京出差,约阎小六见面,让他带我去了趟黑子的墓地。

风很大,墓地有些寂寥。我买了四瓶酒,黑子两瓶,我跟阎小六一人一瓶,因为他说师父酒量很大。

作者孙小虎,现为警察

编辑 | 王大鹏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 ,微信公众号后台随机回复阿拉伯数字【1—160 】将有故事推荐。这里还有更多形色人群的故事,譬如警察、公务员、银行职员、楼凤、援交女、监狱犯人、心理医生、PUA等,期待您的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