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实故事计划
真实故事计划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79,937
  • 关注人气:12,3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陪跑十九年,我的女孩终于要嫁人了

(2017-04-10 11:37:15)
标签:

杂谈

​​


2013年,我和发小邱昊在上海相聚。

十里洋场的夜晚流光溢彩,像一场永不熄灭的盛大烟花。

酒过三巡,邱昊掏出手机让我看一张照片:“过年在家翻到的,没想到我和她居然有过合照。”

这个照片是用手机翻拍的,而原本的照片已经泛黄,上面一行红色的字写着“五年(四)班三好学生及优秀少先队员合影”,右下角印着拍摄时间“1999.12”。

照片里虎头虎脑的邱昊和扎着小辫的白璐,都穿着橙白相间的校服。两人在第一排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直视镜头,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大腿上。

“看着照片想想从前,我都不敢相信那么小的孩子心里也能有爱情。”邱昊笑道。

“你不敢相信,可能是因为你已经变成了一个世俗里的大人。”我说。

1999年,邱昊和我是小学同学。

熟识之前,在我脑海里的印象,邱昊是个穿着松垮校服、埋头啃书的呆子。平头、黑色塑料边框的眼镜,把他书呆子的形象更加固化。课间无论同学们讨论动画片,还是凑人踢毽子、打乒乓球,邱昊从不参与,独自一人窝在座位上捧着书。

直到某一次机缘巧合得知我也在看《水浒传》,邱昊他乡遇故知一般兴奋,找我讨论了许久书里的情节。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我完全无法把他和印象里寡言少语的木讷少年联系起来。

两个孩子就此相识,我们的友谊一直延续到两个成年人推杯换盏的今天。

我们的小学校园是个错综复杂的“情场”,很多孩子心里多少都有点“谈恋爱”的冲动。到了五六年级,光是我们班就有三对小情侣,此外暗恋、明追、暧昧、分手的,更是难以计数。

若隐若现的情感关系,在每天放学时会得到充分体现。某暗恋中的男生嘴上说顺路,其实是想和心上人一起回家,女孩也心知肚明却不想与之独处,于是喊上闺蜜同行。

同样喜欢这个女孩的男生,见心上人和情敌言笑晏晏,心有不甘,于是上前勾住情敌的肩膀说“一起走一起走” ……

如此这般,每天放学的路上相伴回家的男男女女与日俱增。他们都默契地以哥俩、姐妹的关系来掩饰着小心思,内心渴望着靠近行列中的某个男孩或女孩。多年以后,我看《甄嬛传》,戏里角色的语调常让我想起当年的同学们。

作为班里的小透明,我和邱昊不属于那个小情小爱的世界,只是将之作为各种小说以外的谈资。

可不知何时起,放学后我和邱昊取车回家,常会遇见班长白璐,他俩的车总是停在相邻位置。每次照面他们只是互相点头,并无交谈,但相遇太频繁,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太巧了吧?你们的车每天都停在一起啊。”邱昊和白璐又一次擦肩而过,我随口一问。

邱昊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默不作声。

“呃,你喜欢她啊?”

邱昊慢慢点了点头。

一年级刚入学时,我们就与白璐相识。

那天班里的某个问题少年在争执中搬起板凳要砸人,所有同学都来不及反应,一个小姑娘一个箭步上去挡在将要挨打的同学身前。问题少年愣住,举着板凳僵在那里。

白璐就这样一步踏进了很多人的人生。

几年过去,包括问题少年在内,班级里先后有七个男生追求过白璐。他们死缠烂打、花样百出,白璐却没有对任何一人动心。

“天天这样不是办法,你要表白吗?”我问邱昊。

“没想过,只是喜欢罢了。”顿了一下,他迟疑地开口,“唔……我就是想和她一路回家。”

“每天都有很多人跟白璐一路回家,你要怎么混进去?”

“混进去?不用呀。我只要跟在她后面看看就好。既然你知道了,和我一起嘛,两个人的话不会被看出来。”

被我识破的第二天,邱昊就拉着我跟着人群,在岔路口人群散去之前跨上车离开,每晚到家都要比从前晚半小时。后来次数多了,他父亲逼问他放学去哪儿了,他支支吾吾,父亲的责骂越来越狠,他却依旧我行我素。

相比邱昊,其他男生追求女生的手段显然更加主动。有的为了和班长走得更近,溜进教研室篡改选票让自己当选副班长;有的连续三个月一下课就蹲在女生课桌前,复读机一样念“我喜欢你”;有的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时故意夹杂着超纲知识,回答完后向着喜欢的女孩得意地微笑……

而每天在夕阳下默默望着女孩回家的背影,是邱昊这个不擅言辞的人独特的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方式,甚至不需要对方知情。

一晃就是大半年。

某个傍晚又到了分岔路口,我们照例在前方大部队散开之前跨上自行车,准备提前离开。

“话说这帮人也真奇怪,为了多磨蹭点时间,有车也不骑……”正当邱昊碎碎念时,身后忽然有人喊他的名字。

我打趣地拍邱昊的肩:“哎呀,功夫不负有心人。”

邱昊脸色一变,眼里没有喜悦,反倒像是被吓得不轻。他猛踩两脚,自行车一下冲了出去,意欲逃离,我赶忙追上去。

“邱昊!”身后的人发出第二次呼唤。

邱昊猛地一刹车,连人带车定在原地,看来是下了什么决心。他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脸颊被夕阳映得通红。白璐渐渐靠近,我识相地骑车离开。

我转身看见他们二人并肩骑行。白璐偏过头,笑着和邱昊说着什么,邱昊骑车的动作却很是僵硬,几乎不敢转头看她。

夕阳余晖里少男少女骑车并行,真像那些小说里爱情的样子。

白璐忽然出现的缘由,我们不得而知。毕竟她之前从未和邱昊说过话,或许只是没有理由的一时兴起。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那天白璐的两声呼唤,改变了邱昊之后十余年的人生。

似乎是那天傍晚约好了,从那以后邱昊和白璐每天放学总是同行。

后来班主任在老城区的深巷里开办了作文补习班,我、邱昊和白璐都报了名。那巷子现在成了景区,当时却连个路灯都没有,到了夜晚一片漆黑。

第一次补习,白璐第一个写完作文准备离开。当时才八点一刻,大家都惊讶不已。她经过邱昊身边,俯身说:“我在外面等你。”随后大步出门,留下一屋子男生又是惊讶又是嫉妒。邱昊把头埋低奋笔疾书,佯装不知。

“邱昊快写呀,人家等着呢!”有人起哄,一屋子人都笑了。我在邱昊身边看到,他迅速移动的笔尖,只是悬在纸张上方胡乱地画圆。

过了半晌,我偏过头看他的进度,他明显加快了许多。终于,他把笔一扔,舒一口气准备站起来。

“哟,今天这么快啊,有人等果然不一样啊!”又有人喊。

邱昊身体一震,红着脸:“哪有,我还要再改改……”

等到很晚,已经快十点,夜里的青石小巷万籁俱寂,大家陆续离开,邱昊终于交了卷踏出院门。大概是站得太久有些累了,白璐斜靠在墙上,任由夜风吹拂着她的裙摆。

白璐看到邱昊出来,扭头示意他跟上自己:“走吧,回家。”

邱昊磨蹭了一晚上心里有愧,紧张地点头,白璐却没有一点不愉快的样子。月光洒在她的眉梢眼角,明眸皓齿,笑意盈盈。

直到今日,我还感叹小白璐的这份涵养。哪怕是成年人毫无缘由地等上两个小时也会有怨言,十二岁的白璐却没有。

之后每次补习,白璐早早完工,在门外等邱昊。邱昊本就习惯磨蹭,加上脸皮薄禁不起同学开他玩笑,常常让白璐背着书包在漆黑的巷子里等上许久。

白璐靠着斑驳的土墙,低声地哼着歌,脸上依旧没有一丝不悦。

时光匆匆而过,很快就要小升初。

可能是见多了周边“情侣”的分手,邱昊觉得那时不是能留住爱情的年纪,竟然决定不和白璐去同一所初中上学。

“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每天晚上翻来覆去地想,望着天花板睡不着。这个年纪在一起,班上这么多人没有一对能走过一年。我不愿意,我想要一辈子。”小小的邱昊一脸严肃,“有的事情,还是等我们长大吧。”

后来白璐曾问过邱昊,要不要一起去私立初中上学。邱昊假装问了问学校地址,装出嫌上学太远的样子。结果白璐和我以及大多数同学服从划片去了公立学校,邱昊却出人意料去了私立初中。

小升初还有一个插曲。以前有个男生很喜欢白璐,还在走廊上堵过邱昊。那个男生误以为白璐会去上私立初中,于是和家里软磨硬泡交了一大笔钱,上了私立初中。报到之日不见白璐踪影,男生才知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

开学后,邱昊和那个男生常来我们学校门口等白璐放学,两人拍着肩谈笑,俨然干戈化玉帛的情场战友。可他们等到白璐的次数很少,白璐不知道他们会来,等二人放了学从自己的学校赶来时,白璐早已离开。

过了一个学期,那个男生渐渐消失了,坚持等待白璐的人只剩下邱昊。哪怕遇不到也常来,他说来看看也挺好。

人为制造放学的“巧遇”难以奏效,邱昊开始想别的办法和白璐联系。那时候没有手机,打家里电话又怕被家长知道,想来想去只有写信最合适。

第一次,白璐给邱昊回了两页纸的信,这让他激动不已。他从书包里掏出信封扬了扬向我炫耀。淡紫色信封上,“邱昊”俩字十分娟秀。

“那信里写了啥?”我问。

“唔,和以前放学回家路上聊天差不多,学习啊、八卦啊。”

我不以为意。

紧接着他又说:“白璐决定考市一中,信里和我说,‘一中校园里见’!从今天开始,我要努力读书了。”

我心想,当初要是没想那么多,去了公立学校,不就少了这番折腾吗?

收到那封信之后,邱昊就很少来我们学校了。偶尔遇见问起他在忙什么,他都说在用功把之前两年落下的功课补回来。他忧心忡忡,之前落下的功课太多,如今就算发奋,想起一中的分数线还是心里没底。

有一天放学,我们溜达到一条小河边闲聊。

“要是考不上,我六年级那个决定,就会显得更蠢。”

“你当时说得有板有眼,听起来挺有道理的啊。”

他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就像好吃的零食,舍不得吃,一直留着,一直留着。最后,坏掉了。”

临近中考,想见邱昊越来越难。有次打电话找他,他父亲接了电话,说邱昊在屋子里复习。

 “以前好说歹说让他多读书,死活不愿意,还和我们犟嘴。可最近很奇怪,他在玩命复习,半夜还不睡觉,屋子里摆了盆冷水,困了就往脸上泼……”邱昊父亲说起他最近的异状。

“这不奇怪啊,马上就要中考了嘛。”我说。

“孩子上进家长当然高兴,只是他变化太突然,他是不是在学校遇到什么事了?”

“叔叔放心,如果他遇到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们的。”我说。

邱昊接了电话,我提起刚才他父亲的疑虑,他小声说:“你还不知道我只喜欢小说,最讨厌学那些课本的东西?有一次做数学卷子,实在是烦,烦躁起来就拿拳头往墙上拼命地砸。”

“这么逼自己,真的值得?”我问他。

“当然。”

两个月后填报志愿,邱昊毫无预兆地宣布要报市一中。

数学老师坦言邱昊是痴人说梦,班主任更是给他家打了两次电话劝他现实一点,但他没有丝毫的动摇。

中考成绩公布,白璐以本校第三的成绩考上市一中,而邱昊只低于分数线四分,以择校生的身份进入市一中。

在邱昊喜欢白璐的第六年,他在高中的校园里每天去白璐的教室门口等她放学。看着这一幕,我感觉仿佛时光倒流。

初中三年里每一天放学的等待,每一次翻找信件的期盼,每一个彻夜不眠的夜晚,终于在那一刻听见了回响。

但是“我喜欢你”四字,他依然没有说出口。(未完待续)

作者程行,现为 HR

编辑 | 莫文祖


本故事连载刊发,着急看的读者可至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 【暗恋2】查看后续及结局。

本文选自真实故事计划。真实故事计划是由青年媒体人打造的国内首个真实故事平台。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zhenshigushi1,这里每天讲述一个从生命里拿出来的故事。

投稿邮箱tougao@zhenshigushijihua.com,原创首发千字300——1000元。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