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心居情感小筑
水心居情感小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813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心居||郭璧尘|第二十四章·评读《陆犯焉识》(二)

(2019-12-22 20:07:51)
标签:

365

原创

作者专栏

分类: 水心读书

 

水心居||郭璧尘|第二十四章·评读《陆犯焉识》(二)

    在我读严歌苓作品前,不想看任何的作品了。当年让我倾倒的那些作家们,记忆犹新的文字组成的长河们,似乎停息了奔腾的畅想,今天再次端起书的时候,却不能再吸引我了。我在叹息自己的退步,而我又固执地信守着这近乎愚蠢的固执。不行,我又试图去看我喜欢看的法兰西、俄罗斯作品,也没有当初那么如醉如痴了。而当我听到严歌苓的作品,继而找到她的文字,我认为能够吸引我。

 

 

《陆犯焉识》:


很好,可以继续。老几观察着邓指,同时给自己的表演做鉴定。从他陪绑杀场到现在,从来没人怀疑过陆焉识的口吃是一场长期演出。正如邓指此刻也正在上他的当一样,赏给他一分超常的耐心,等他解释他凭什么用“必须”这样没上没下、没大没小的词汇。老几在重复“去”字时,已经根据邓指的脸色把下半句话编辑好了。那些口无遮拦的人多么不幸?一句不当的话吐出口,很可能就救不起来,落地即死。

接着他说场部礼堂正放映一部有关根治血吸虫的科教片。片子里的主角是他的小女儿。小女儿叫冯丹珏。从1954年1月30日开始改姓,冯是她母亲的姓。口吃只允许他十分简略地讲述小女儿的成就。他的真话于是被省下了:那个最后目送他被押向囚车的小女儿,当时是大学一年级生的丹珏正跟女同学在弄堂里打羽毛球,没有拦网,水门汀地面上画的一根粉笔线就是拦网。父亲就那样走过来,走在一左一右两个警察中间。丹珏捡起羽毛球,抬起她十九岁的脸蛋,看父亲从她画的拦网上跨过去。父亲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腕子上的铁铐向英国呢的大衣袖里缩缩,铁的刺骨冰冷在他的手腕上留下了永久的灼伤。

这就回到那五个被老几重重强调的“去”字上。五个“去”,个个必须。所以他请求邓指务必恩准。

然而一阵沉默来了。沉默从十二月高原的无边灰白中升起,稳稳扩展,在下沉的太阳和上升的月亮之间漫开。一大一小两棵黑刺立在五步外,细密的荆枝在沉默中一动不动。老几突然发现邓指的鼻孔黑黑的,跟所有犯人一样。邓指今早洗脸没照镜子,把昨晚灯油烟子熏黑的鼻孔留到了今天的脸上。原来邓指这样的高干家里也用拖拉机漏下的废柴油点灯,跟监号里一样。

老几精心编辑的话,通过唇齿舌的一个个人为磕绊,被送出口腔还是落地即死,救不起来了。他也成了骆驼刺,挺着繁密易折的神经,一动不动。

突然地,邓指爆出一个多牙的笑容。饥荒使人们珍稀的笑容显得多牙多皱,原来邓指也不例外。

邓指问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妻子信里提到的。妻子冯婉喻三年里的一封封信,主要内容就是小女儿。从小女儿怎样考上生物学博士开始讲,讲到她成为科教片里的主角儿,讲到电影获了科教片大奖,要在全国各地的影院、礼堂、广场巡映。因为毛主席说的“一定要根治血吸虫”。电影的名字都是毛主席起的:《借问瘟神欲何往》。他一面说话一面在心里吆喝自己:停住!舌头太流利了!十年的成功伪装要功亏一篑了!但他顾不上。

万幸邓指没有留心。他看着他对面的老囚、老敌人,心平气和,却在一个冷不防的地方突袭了陆焉识,打断他的话,说操,老陆,毛主席真给那个电影起名字了?陆焉识说,有诗为证——七律《送瘟神》,1958年7月1日写的,因为毛主席看了头天的人民日报报道的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的消息……邓指又在半腰上打断他,说老陆,你女儿怎么这么霉气?!长得排排场场的,摊上你这么个瘟爹!

陆焉识这时的心给两声“老陆”弄化了。化得眼里全是热泪,冻得又瘪又硬的两个眼珠开始热胀冷缩,钻心地痛。

 

邓指接下去告诉他,他们早就知道科教片里的女主角是谁。组织上耳聪目明,什么不知道?不过如果他要是老陆,就不费那事兴师动众请假。不就是电影里的女儿吗?看了也是你认她她不认你,有什么看头?还要组织破例给你批假,狗日老陆,你打听打听,农场建场四年,都批过谁的假,有没有为这种事批假的。

陆焉识马上不做声了。做了十来年犯人,他没有痴长十来岁,跟干部硬上不行。不准许已经放在那儿,你非要硬上,跟他讨出“准许”,能讨到的最温柔反应是没趣,正常情况下,能讨到的是臭骂、戴纸镣铐、罚跪,或者罚饭。被罚掉一顿饭,在1961年的大荒草漠上,仅次于死刑。

“耽、耽、耽误您时间了……”

陆焉识知趣地笑笑,等待邓指挥挥手叫他开路,跟上队伍。

邓指却又笑了一下。邓指是个没什么笑容的人,好多年不笑,这一会儿就笑了两次,笑超额了。邓指一身发白的军装,肩膀微耸,好让那件军大衣不滑落下来。邓指转业的时候恐怕把半个军需库房都背回来了,穿不完的军装,老婆孩子都穿,穿烂了打军用补丁,再烂就做军用抹布,糊军用鞋疙疤。偶然瞥见邓指家门口晒出来的鞋疙疤,军用破布色泽浓淡不一,可以做十年来解放军军装史标本。笑还没散尽,邓指说他看那科教片看了四次。别的新片子没到,就这一个“血吸虫”占着礼堂的银幕,每天晚上放映一遍。不过主要还是看老陆女儿。想看看她是怎么长的,这么像狗日老陆!老陆可是个美男子,要不是当反革命给弄到没人烟的大草漠上,还不得欠一屁股风流债。陆焉识这才认识邓指:原来不是一截矮木头,话一点儿也不干巴巴,油荤蛮大的。邓指最后说这部科教片还会在场部礼堂占一阵子银幕,因为雪大路冻,其他片子跑不上来,这部片子又跑不走,老陆不用着急,指望还是有的。

 

他凭什么用“必须”这样没上没下、没大没小的词汇。

没上没下,没大没小的词汇可谓绝配,出人意料的令人惊诧。


老几在重复“去”字时,已经根据邓指的脸色把下半句话编辑好了。那些口无遮拦的人多么不幸?一句不当的话吐出口,很可能就救不起来,落地即死。


好狡黠的陆焉识,好可怜的陆焉识!


口吃只允许他十分简略地讲述小女儿的成就。他的真话于是被省下了:

抬起她十九岁的脸蛋,看父亲从她画的拦网上跨过去。父亲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腕子上的铁铐向英国呢的大衣袖里缩缩,铁的刺骨冰冷在他的手腕上留下了永久的灼伤。


一个父亲的悲伤,为了不刺伤女儿,“唯一”“英国呢”“永久的灼伤”

“英国呢”表明陆焉识的背景,这里没有去介绍陆焉识的过往,但留给了读者思考:嘿,这囚犯还是英国呢?冰冷、刺骨竟然与“灼伤”形成鲜明,乃至是突兀的强烈对比,似乎也让人看到了两个“画面”的对视,多么精彩的语言和画感?


这就回到那五个被老几重重强调的“去”字上。五个“去”,个个必须。所以他请求邓指务必恩准。

然而一阵沉默来了。沉默从十二月高原的无边灰白中升起,稳稳扩展,在下沉的太阳和上升的月亮之间漫开。一大一小两棵黑刺立在五步外,细密的荆枝在沉默中一动不动。


“重重强调”“个个必须”。那种迫切还需要繁琐的讲述吗?

下面这段描写极为传神,“十二月高原”“无边灰白”“升起”与“稳稳的扩展”,动感中的“下沉”与“上升”太阳与月亮……形成了又是鲜明而动态中的妙不可言。


通过唇齿舌的一个个人为磕绊,被送出口腔还是落地即死,救不起来了。他也成了骆驼刺,挺着繁密易折的神经,一动不动。

突然地,邓指爆出一个多牙的笑容。饥荒使人们珍稀的笑容显得多牙多皱,原来邓指也不例外。


细腻,还是“唇齿舌”“人为”的“磕绊”,“爆发”“多牙”“珍惜”……好一个妙语连珠,每一个词组都是看点,都是经典,都是动作与神色的深刻描写。


他一面说话一面在心里吆喝自己:停住!舌头太流利了!十年的成功伪装要功亏一篑了!但他顾不上。


一个父亲的急切,得意,尽管那结巴的伪装也让陆焉识得意,但此刻“吆喝”自己停住。“太流利”“成功伪装要功亏一篑了”,如此一个智慧高的人,“顾不上”了,可见小女儿对他的重要,他能够在监狱里呆下去,而且不死,小女儿是他的精神慰藉和骄傲。


邓指又在半腰上打断他,说老陆,你女儿怎么这么霉气?!长得排排场场的,摊上你这么个瘟爹!


呵呵,这个邓指的性格凸显了出来,骂人别有风味,而且具有特色,一个大老粗的公安是个好人。


两声“老陆”弄化了。化得眼里全是热泪,冻得又瘪又硬的两个眼珠开始热胀冷缩,钻心地痛。


老陆是陆焉识的姓,那么“老几”呢?这都是作者留下的伏笔,当然作者会娓娓道来那“叫法”的缘由,和时代赋予名字的特殊意义。

“又瘪又硬”“热胀冷缩”,你能想到严歌苓会用热胀冷缩这个词来描写眼珠子?我的不能,也不敢用。

邓指告诉他——”狗日老陆——“批假的”这一段,把一个公安活生生的可爱,善良“摆”在了我们的面前。让读者去判别,去确定自己的好恶。

后面的段落介绍了背景,1和监狱的情况,同时指出1961年的大荒草漠。


邓指是个没什么笑容的人,好多年不笑,这一会儿就笑了两次,笑超额了。


“超额”这样的词用在这里,不仅仅是绝!


可以做十年来解放军军装史标本。(未完待续)


不知道是讽刺,还是褒奖这位部队转业的公安。

看了四次”,主要是看老陆的女儿的,

这么像狗日老陆!……还不得欠一屁股风流债。

原来不是一截矮木头,话一点儿也不干巴巴,油荤蛮大的。

陆焉识的内心世界,对邓指的深层次认识。

 

 


(未完待续)水心居||郭璧尘|第二十四章·评读《陆犯焉识》(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