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川思想库
冰川思想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76,559
  • 关注人气:16,0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闫红:贾宝玉是不是真男人?

(2021-02-03 18:17:11)
标签:

文化

闫红:贾宝玉是不是真男人?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闫红


87年《红楼梦》开播时,我在读小学,班里女同学大多喜欢黛玉,也有为宝钗说话的,还有人别具慧眼独爱湘云探春,但对男主宝玉大多是莫名惊诧,不明白宝黛这两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为什么要争抢这个花心又娘娘腔的人。


上了年纪的人对贾宝玉也不满意,有个长辈直斥他没有阳刚之气,这话也不算冤枉他。宝玉自己平日里喜欢调脂弄粉不说,看到小侄子追逐小鹿练习骑射,竟然还在旁边说风凉话:“把牙栽了,那时才不演呢。”


并不是我用当下的眼光看历史,贾宝玉在书里的风评便是“没刚性”。


史上最不受待见男主角


第35回,有两个老婆子谈论他,说:“他家里许多人说,千真万真有些呆气。大雨淋的水鸡儿似的,他反告诉别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罢。’你说可笑不可笑?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儿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他不是长吁短叹的,就是咕咕哝哝的。且一点刚性儿也没有,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到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在书中,宝玉动不动就哭了,为黛玉哭也就罢了,还为袭人哭,为晴雯哭,为平儿哭……他说希望死去时女孩子们的眼泪能流成一条大河,将他送到那鸦雀不到之地,我看倒是他自己活着时,早已为这些女孩子们泪流成河。


他爹贾政无法理解他对女性世界的热爱,认为他长大后必是酒色之徒,不怎么喜欢他,后来贾政点了学差,差不多等同于现在的教育厅长,估计指导工作时务必以他儿子为戒。

闫红:贾宝玉是不是真男人?

 

贾政打宝玉,王夫人求情(图/网络)


不知道贾宝玉算不算史上最不受待见的男主角,贾琏获得的赞赏似乎都比他多,一度传说女大学生投票,最乐于选择的对象居然是贾政,这两位各有缺点,但都比宝玉浓眉大眼得多。


做“人”比做“男人”更重要


宝玉确实不怎么符合传统审美,那么黛玉爱他,到底是因为前生有约还是因为别无选择?还是自传体小说的惯例,作家要把以自己为原型的主人公,写得特别受异性青睐,比如《平凡的世界》?


我不这么想,宝玉也许不够“男人”,但他像个“人”,窃以为,做“人”比做“男人”更重要,把“人”做好了是根本,做不做传统话语里的“男人”,只是个人选择。


宝玉最像人的地方在哪里?在于他作为既得利益者,一个男性,并不轻狂傲慢,像他的同性那样轻视与践踏女性。他能突破性别局限性,看到女性的美好,有发自肺腑的肯定,也能看到女性的痛苦,给予最深刻的同情。

闫红:贾宝玉是不是真男人?

 

宝玉花下祭奠晴雯(图/网络)


那句“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让他被人怀疑为色鬼,但看《红楼梦》,他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说出这事实并不容易,男尊女卑的世界里,女人都不可以与男人相提并论,你搜一下贬义词,很多都有女字旁,比如“奸”“婪”“嫉妒”等等。


难道男人就不奸诈不贪婪不嫉妒吗?这样的男人会被人说“像个女人”。


而宝玉正相反,他认为女人原本是好的,像珍珠,是嫁了男人之后才被男人带坏的,“沾了男人的气味”,失去珍珠光芒,渐渐变成鱼眼珠子。在他眼里,女人的不可爱,是因为越来越像男人。


从贾宝玉视角看《红楼梦》女性群像


有了这份肯定在,许多貌似理所当然的事,就很不对,不正常。


比如前面提到的贾琏,他不算个坏人,甚至被贾赦贾雨村比得都像个好人了。但是他背着王熙凤在外面乱搞还在其次,被王熙凤捉奸在床,他居然还以王熙凤“连我也骂起来了”为由拔剑吓唬她,人越多他越来劲,知道王熙凤在众人面前要装出贤惠样子,不敢怎么样。


这就有点仗势欺人了,倚仗的,是社会对于女性的压迫,没理也被他讲出理来。就在这场混乱里,他还打了平儿,后来虽然跟平儿赔礼道歉,不过是好色的本性驱使,“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并不是真的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宝玉却不同,他痛惜平儿这么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她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也就薄命的很了。”


虽然用了“上等”这个字眼,似乎还是把人划分为三六九等,但一来此时的宝玉不可能有绝对平等的意识,二来宝玉是以智商气质而非身份性别来划分的,这就已经超越了时代。


他不平于平儿的遭遇,但也不可能很有阳刚气地做她的盖世英雄,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在她受委屈时,照顾她补个妆,替她洗个手帕子,想到她生平,为她落几点痛泪,但这是发自内心的心疼,是把这个女孩子当人看了,与爱情无关,但和爱情一样动人。

闫红:贾宝玉是不是真男人?

 

王熙凤面前唯唯诺诺的平儿(图/网络)


宝玉并不只是对于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才这样。刘姥姥进大观园,贾母带她去妙玉那里喝茶,妙玉看不起刘姥姥,用过的杯子也不许收进来,宝玉便赔了笑脸,跟妙玉说:“那茶杯虽然腌臜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了那贫婆子罢,她卖了也可以度日。你说使得么?”


宝玉这也太操心了,平时里为那些女孩子操碎心也罢了,这会儿怎么又为刘姥姥操上心了?你要问宝玉的心路历程,他可能自己都说不清,但天性里的善与聪敏,让他也愿意为这老妇人做点什么,哪怕是顺水人情。


如果考虑到《红楼梦》是部自传体小说,作者的视角,一定程度上能够代表宝玉的视角,作者对书中人物的态度,也是宝玉的态度,我们就更能理解宝玉对于女性的敬意。


当刘姥姥的女婿无力养家只会在家里喝酒骂人时,刘姥姥像个女英雄一样挺身而出,克服各种艰难险阻,包羞忍辱,释放魅力,满载而归,四大名著里,还能找出一个更加有力量感的老妇人吗?


可以说,《红楼梦》之外,几乎没有不处于男性凝视之下的女性,只有《红楼梦》,塑造了一群不凡的女性群像。她们不是作为贤妻良母或是温柔忠实的情人被讲述,她们的迷人之处,来自于她们自身。这其中有“一身诗意千重瀑”的黛玉,更有“万紫千金谁治国,钗裙一二可齐家”的王熙凤、探春和宝钗等人。


作者的这些认知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宝玉慢慢地体会出的,能够逆时代而行,独立思考,比所谓的“刚性”是更彻底的勇敢,单就这一点,无法不对宝玉生出敬意。


有次参加活动,有人问我曹雪芹是不是个女权主义者,我有点茫然,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主义,他算是某某主义者吗?他歌颂女性,同情女性,维护女性,不过因为他是一个诚实、敏锐、善良、勇敢的人。


贾宝玉也正是这样一个人,这样的人,之前从未有过,之后呢,其实也不多。这样的一个贾宝玉,岂不比泛泛而言的有阳刚之气者,更难得,更珍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