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川思想库
冰川思想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56,510
  • 关注人气:15,9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2019-09-06 23:13:56)
分类: 冰川观察

冰川思享号特约撰稿 | 连清川

2019年是一个充满不确定的年份。

德国经济出现了下行迹象,美国国债已经飙升到令人忧虑的高度;印度正在经历20年来最大幅度的增速下行,而阿根廷正在酝酿货币危机。环球同此凉热,无论发达还是发展中市场。

全球化受挫,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所以当2019年第二届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开幕,全球AI大佬齐聚浦东的时候,这一切显得那么突兀而迷幻。8月29日,当埃隆·马斯克与马云的对话发生,而马斯克不吝于最美好的语言盛赞上海的超级工厂“非常令人震撼“,认为”中国就是未来“的时候,未免令人有些恍惚。

莫非上海就是逆境上扬的哪吒吗?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图/视觉中国)

01

可是会不会上海也如同许多美轮美奂的事物一样,终归是一场虚火呢?毕竟,上海也一样是受益于全球化的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8月30日,正当AI大会行至中段之时,上市互联网公司的排名悄然洗牌。拼多多超越百度,跃居第五,市值391亿美元;9月5日,它又再上层楼,突破400亿大关。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目前中国市值排名前十的互联网上市公司(图/网络)

拼多多是一家上海企业。至此,市值前十名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上海已占两席。

在此前的8月份,工信部所发出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百强榜单”中,上海占据19名,仅次于从中关村发轫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北京。

这些消息似乎都可成为上海扬眉吐气的素材。曾几何时,上海背负重重恶名, “上海出不了BAT”以及“上海不适合互联网创业”的论调甚嚣尘上。不过短短几年,上海就跃居成为了名列第二的互联网重镇,形同天方夜谭。

我向来以为,批评上海缺乏互联网环境或者出不了BAT这样的论调,从来都是出于傲慢与偏见,更是对上海的商业环境一无所知。这样评论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拼多多超越百度市值,有人开始玩PAT的概念,更是一个笑话,太容易被打脸了。迄今为止,拼多多也尚未超越美团点评的市值,为什么不该是ATM呢?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拼多多在美国上市(图/视觉中国)

BAT的说法,不过是人们牵强附会而后约定俗成的一个对于互联网巨头的称呼而已,在最近这些年里,与互联网相关的产业嬗变之快,流转之迅速,令人目不暇接。且不说美团点评的崛起,小米的沉浮,京东的追赶,而难道华为不应当早早被列入互联网产业的巨头吗?

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在那里,本身就是等待被超越的。从来没有永恒的第一名,也没有永恒的第五名。或许到了拼多多超越了阿里巴巴或腾讯的时候,才值得拼多多内部人弹冠相庆吧?市值从来是靠不住的东西,就像人心是靠不住的。永恒的只有一家企业永不懈怠和永恒警惕的戒备之心,它终归有一天会到达它的巅峰。

我恰恰以为,拼多多的成长与上升的轨迹,比一个PAT的虚名更加值得观察。黄峥在一次电视采访中,就提出来不能赶时髦,而需要在供应链端、流通侧端、供给侧端提升效率。而拼多多悄然进入农产品基地、品牌扶植计划等等的动作,才是其成长的一个自然结果:它始终没有停留在用户表层这一端,而是深入去服务于用户的需求,才造就了成长的基础。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图/视觉中国)

这也暗合了上海这个城市本身的商业性格:它从来不曾去宣扬互联网概念,从来不曾去张扬互联网环境,也从来不曾赶互联网时髦。上海的确是最时髦的城市,但是它的时髦是用来服务于用户需求的,而不是把自己的商业概念做时髦。

其中的差异是什么?一个讲求时髦商业概念的城市,会奋不顾身孤注一掷地把所有的资源投入到一个尚未被市场验证的产业中,最终所导致的结果就是破败了其它行业,而终究只打造一个空中楼阁。

上海对于互联网的态度在我理解从来都是讲政策,讲市场。讲政策在于制造一个各行各业的公平和宽容的环境,使所有的创新创业,包括互联网企业,能够在其中自然生长出来;而讲市场,是让互联网企业在市场的残忍乃至残酷的竞争中,在千万富有选择经验的消费者中,自然成长起来,而不是拔苗助长的过度扶植。

这恐怕才是最符合互联网精神的政策和市场态度。在互联网出现至今的30多年来,各种各样的新鲜概念和创意此起彼伏,各类投资机构如同过江之鲫,然而真正生长成为参天大树的,从来都是那些看起来未必性感,然而一针一线都从消费者服务中赢取来的公司。

拼多多何尝不是如此的呢?在拼多多第一天的时候,恐怕许多高大上的VC都会对它嗤之以鼻:这么低的客单价,这么低的毛利率,这么低端的用户,怎么可能做大呢?但是拼多多所看见的,恰恰是站在上海这个最发达的城市中所看到的五环内外剪刀差、商品差、产品差。它切进去,创新了。它成为了发明“新电商”这个类别的公司。不是它迎合了一个互联网概念,是一个互联网概念因之而诞生。谁更高明呢?

比拼多多早得多的携程,不也正是站在上海这个高度旅行商业化的城市中,看到了旅行效率通过互联网高速优化的可能性,才生长起来的吗?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上海夜景(图/摄图网)

比拼多多也更加早的B站,而今成为了青年人最大的动漫和学习社区的公司,不也正是看见了一个小众群体二次元的需求,然后把自己逼到了最懂90后的狭小空间却发现了个庞大市场的案例吗?

若是上海看到北京火热的互联网市场,然后早早地投身进去,给了各种各样的所谓扶植政策,那么真的会有好的结果吗?

现在上海的互联网企业确实是很火了。但是老话说,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在这些成功的互联网企业背后,又躺倒了多少不成功的互联网创业?共享单车的发端也是从上海起来的,现在恐怕上海还要消化掉许多单车坟场的压力。

互联网不是概念,而是服务于社会真实需求的一种真实的创新,它的核心就在于必须建立在真实的需求之上。对于上海这样一个超成熟、超理性、超商业的城市而言,提供公平公正公开的营商环境,才是对互联网创新的最大支持。

上海新经济厚积薄发的力量无可阻挡。因为一切,都建立在用户和市场的判断之上。可持续,不浮夸。

02

好了,俱往矣。互联网大佬们说,现在是互联网的下半场了。

下半场是什么?人人上网的互联网人口红利吃光了。那些在地上挖一互联网锄头就能够汩汩地流钱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现在是基础设施、是深化、是大数据,云服务、人工智能,是对用户的洞悉。上海还能实现跨越吗?或者回答前面的提问:是不是虚火?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主题是智联世界,无限可能。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图/视觉中国)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开幕式上的讲话特别有意思。并没有太多所谓的“实锤”的承诺,而是开放、创新和包容三个关键词。这或许才是上海这个城市应有的性格。

全球化受挫,对应的方法是什么?惟有更加开放的胸怀,才是反击反全球化最强大的武器。世界的资源、资金、人才、供应链、物流、产品,已经形成了全球化流动的惯性。那些整天狼奔豕突全世界反对全球化的那些人,何曾不是得益于全球化所带来的交通爆发?

以开放创新和包容的心态,允许人工智能在上海试水,打造营商环境,推动人工智能数据开放、技术推广和市场准入上的突破。这的确才是上海人工智能可能得以发展的肯綮之所在。

还是讲政策,讲市场。政策灵动,凤凰和鸣;市场公平,万物生长。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从来就不是扶持出来的,而端地依靠企业自身的创新力与创造力,让自己进化为新物种。

埃隆·马斯克震撼背后其实是硬梆梆的数据:3000家泛人工智能企业,10万从业人员,700亿产值。

在前几天震撼人心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中,结局无疑是一样令人震撼的:人工智能已经开始取代了制造业中的工人的工作。故而,问题永远就还在那里:人工智能的需求存在吗?会不会只是一个新的互联网泡沫,假概念?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美国工厂》纪录片(图/网络)

还拿拼多多举例子。这个深耕上海市场的企业,一直被人认为不过是满足了五环外人口薅羊毛心态的下行企业,不就是一个APP,从农产品原产地弄点生鲜水果吗?

8月31日拼多多副总裁曾怀亿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的讲话未免令人瞠目结舌:他讲的是分布式人工智能如何改变零售业的业态,推动变革。

新电商的核心乃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性。而在一个场域之中,消费者很容易形成从众心理的决策机制。而分布式所解决的恰恰是决策的“流量化”,帮助在这个庞大社区中的个人决策优化。

讲简单一点,这简直就是在通过人工智能解决互联网时代人反而越来越选择单一化的互联网核心伦理矛盾:越来越方便,但越来越缺乏思考能力。

一手解决供应链底端的农产品上行路线,和城市过剩生产力的工业品下行路线,一手做品牌进化的“新品牌计划”,一手做优化消费者个性决策的分布式AI系统,拼多多简直就是吃透了新电商的核心需求。

这就是我说的:基于需求端的创新和应用。这也才是人工智能发展的终极之道。科技,以人为本。

为了迎接世界互联网大会,德勤在8月30日发布了预测,到2025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超过6万亿美元,其中制造业和教育领域的人工智能应用将会增长迅速。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上海如何跨越新经济与下半场?一切不以需求为基础的创新都是过眼云烟

德勤预测,到2025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超过6万亿美元。(图/网络)

所以你看,制造业与教育领域,也都是中国的核心产业之一。

跨越式的发展从来都不建立在制造新奇的概念和模式,而是站立在自己的基础上,去寻求市场的最大需求解决方案和效率配置方案。这才是上海本身的商业性格:务实,市场化,却从未曾缺乏创新精神。需求是真实的,那么所有的创新都是真实的;而杂耍概念和模式的,都是耍流氓。

德勤的报告名称是《未来已来:全球AI创新融合应用城市及展望》。上海和纽约一样,属于融合应用型AI城市。

这不就很上海吗?这不就很未来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