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iG夺冠,王思聪的“精神弑父”

(2018-11-05 09:55:49)

iG夺冠,王思聪的“精神弑父”

  当年,我们的父辈不会想到流行歌曲会成为庞大的产业,不会想到写小说能成为南派三叔,不会想到画漫画也会成为正经职业。今天,换作我们为人父母,难道就不会有视野局限了吗?孩子,意味着无限可能,他们将会创造未来。

  冰川思享号特约研究员 | 关不羽

  这两天,很多“老人”被iG刷屏搞得一脸懵圈,作为“老人”中的电子游戏达人,我现学现卖地向他们普及了一下这款著名的电子游戏——英雄联盟(LOL),以及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8):

  “这是一个世界冠军头衔,这次来自中国的iG战队夺冠,含金量至少比得上体育单项的世界锦标赛。”

  有人回应道“哦,原来是电子游戏啊,小孩子又不务正业。”我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鄙视之情,颇感忧心。

  1

  中国社会经历了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沧海桑田,社会生活发生了高速的变化。也正因此。“代沟”之深也前所未有,无意中形成了一种代际压迫的现象。

  前几天,我们因悼念金庸去世密集发文。九十余岁老人家,封笔几十年了,他的离世如瓜熟蒂落般自然,既不算意外,也不应有太多个人的悲伤。这样高规格、大范围的悼念,更是一次“老人”、“大叔”们的集体“致青春”。

  今天,当我们这些大叔们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大可无所顾忌地盛赞金庸大师、缅怀武侠时代的光荣。被窝里打手电偷看小说、报纸电视批评“武侠小说毒害青少年”,师长严厉的批评,也化作了玫瑰色的记忆了。

  但是,当时的战战兢兢、受羞辱和批评,难道不是一种压迫之痛吗?面对师长们的慷慨陈词,哪一位少侠、侠女敢抬起头来辩解“二十年后,金庸必成经典”呢?

  iG夺冠,王思聪的“精神弑父”

  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8)(图/东方IC)

  我们可以理解师长们的良苦用心,他们没有恶意,只是要以他们认为最健康、纯洁和美好的价值观来塑造我们。在那套价值观里,文娱活动是由一条等级分明的鄙视链串联起来的。美声唱法鄙视流行歌曲,严肃文学鄙视通俗小说,下围棋的鄙视下军旗,弹钢琴的鄙视弹吉他……

  等而上者奉为经典,等而下者贬为糟粕,而糟粕必须“众恶归之”。你读言情了,那就是要早恋了。你读武侠了,就是要当流氓、打群架了。弹吉他则兼具早恋和流氓的嫌疑,流行歌曲更是万恶之源。耸人听闻的义正词严泛滥,如今想来,实在荒唐。

  可是,父辈们不仅笃信这套准则的有效性,而且有充分的权力实施管制。良好的动机能够化为充满羞辱与蛮横的语言,也会成为霸道而凌厉的惩罚。这是亲子间的对抗,受伤的总是孩子。问题是,真的有必要吗?

  每一代人总有成功者和失败者,也总有耍流氓和打群架的时候。难道金庸、琼瑶、流行歌曲要为荷尔蒙失调背锅?今天,我们可以坦然地和父辈这么说,为人父母、成为社会中坚的我们,也有了相同的权利。我们当然不必、也不该为曾经的代际冲突、代际压迫含恨不已。

  可是,我们也有义务取消这份糟糕的遗产。

  2

  电子游戏进入中国,起点确实很低。对电子游戏的讨伐,在其进入之初就如火如荼。

  那个时代的娱乐设施简陋、嘈杂、混乱,这是时代的烙印,而不是电子游戏本身的问题。但是,从游戏厅时代进化到家用机——“小霸王”、“红白机”还是那代玩友的记忆,再到PC时代的三国志系列、大航海时代,最后伴随着网络时代而起的网游,对电子游戏的批判也愈发升级。

  平心而论,这合理吗?

  就在前些年,围绕所谓网瘾戒除机构爆出的丑闻,触目惊心。惩戒的手段已经不是竹片打手心,而是电击、拘禁和殴打,虽然那是少数极端案例,但是代际压迫的升级可见一斑。如我们的父辈一般,我们对孩子倾注了爱与期望,但是也有着更严重的焦虑,以及更严厉地表达焦虑的方式。相同的是文娱生活的鄙视链,并没有事实作为基础,而是出于固步自封的臆想。很少有家长认真了解游戏产业的前景。

  iG夺冠,王思聪的“精神弑父”

  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20年,中国电子游戏产业的销售额将以每年7.4%的速度快速增长。普华永道在其《全球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报告中说,这一速度要高于全球电子游戏产业4.8%的预测增速。到2020年,中国电子游戏产业的销售额将从去年的89.8亿美元攀升至128.5亿美元,增速要快于该产业全球收入的增速,该产业全球收入预计将从2015年的712.7亿美元增至900.7亿美元。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朝阳产业。

  更重要的是,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很可能彻底颠覆现有的职业观。比如,以精算师为代表的高端金融人才将在这次冲击中岌岌可危,初级律师也很可能饭碗不保。如果一定要说保证职业前途的职业,游戏业很可能是少数可以确认的方向。人与人的互动、想象力和体验感,AI未必有多大优势。而未来社会休闲时间的增长,也将保证在这一行业的发展潜力。

  就像一手创办了iG的王思聪。

  2009年,王健林给不愿跟着自己做生意的儿子王思聪5个亿。几年折腾之后,王思聪控股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先后投资了20多家公司,其中多家已经上市。据胡润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王思聪的身价为63亿元人民币,比王健林给他的5个亿翻了十几倍。

  iG夺冠,王思聪的“精神弑父”

   王思聪与iG(图/网络)

  直至去年,王健林谈到王思聪时,仍然表示看不懂儿子的投资模式。“思聪还真不是我培养出来的,他是自己发展的。他的模式我也看不懂,比如网店、电竞,搞高科技的东西我确实不懂。”

  恰是王健林直呼看不懂的电竞,让王思聪一手创办的iG战队拿了世界冠军,远远超越了王健林在足球上所寄托的梦想和取得的成绩。

  这是王思聪“精神弑父”。通过这次iG夺冠,他终于摆脱了父亲的强大权势,完成了自己的“成人礼”,活出了自己。

  3

  当然,并不是每个游戏玩家都能成为“iG”那样的世界冠军或者小岛秀夫,可是拼死拼活考进名校金融专业就能成为巴菲特吗?亲子关系中,即使是纯粹利他的功利因素,也只能是次要的、有限的,亲情才是父母留给孩子最好的遗产。

  “做完作业,可以玩一小时游戏”,是现在常见的家庭场景。诚然,这是合理而开明的要求,但是孩子那一小时的游戏时间却是与父母最疏远的一小时。我发现,在这个信息更新速度越来越快的时代,亲子之间的共同话题越来越稀缺。网络极大地方便了信息交流,却也造成了难以逾越的代际信息鸿沟。

  我们把兴趣和记忆停留在邓丽君和金庸的时代,孩子在网络上也会形成封闭的信息圈。他们有自己的文娱活动,形成几乎没有父辈参与的价值观和审美趣味,最终亲子之间会失去大部分信息交集。

  确实,父辈的主流话语权可以压迫、漠视乃至无视下一代的趣味,可以让主流舆论充满我们认可的经典,但是这无助于亲子关系的疏离。所以,父辈们不妨试试在这一个小时里,陪着孩子一起玩玩他喜欢的东西,一来可以促进感情,二来也能对游戏产生正确的认知,三来还可以帮助孩子培养良好的游戏习惯。

  当然,这些的前提是,作为父辈,你可别沉迷游戏了。而如果连你也深陷其中,就别怪你的孩子自制力太差了。

  iG夺冠,王思聪的“精神弑父”

   山东济南一商场举办电竞比赛现场(图/图虫创意)

  这次纪念金庸,有朋友感慨百分之八十的九零后对金庸没兴趣。我知道,他是在发”人心不古“的感慨,但是换位思考一下,我们又有百分之多少对”英雄联盟“、S8、iG有兴趣呢?疏远总是双方的,滥用话语权去责备孩子们拒绝经典,只是为自己的冷漠与怠慢找一块遮羞布罢了。

  你不对他们的世界好奇,他们为什么要对你的世界好奇?你鄙视他们的小鲜肉,他们就会来欣赏你的邓丽君?缺乏共同兴趣与交流的情感总是空洞的,亲情亦然。

  在我纪念金庸时,最温暖的记忆莫过于和父亲一起看看武侠片、谈谈武侠书的片段,没有什么波澜,仅仅是因为我们在一起。我很担心,在绝大部分家庭的“游戏一小时”里,始终只有孩子一个人。或许很快,父母们就要感慨“我们养育了他们,我们失去了他们”。

  在一个高速发展和变化的时代,失去自己的孩子很容易。而失去父辈的引导,孩子的迷失也轻而易举。如果几十平方的家庭空间变成代际压迫、彼此漠视的空间,那么悲剧的种子已经种下。

  当一切无法挽回时,也许这个世上又多了一个悲伤而愤怒的家长激烈地控诉“都是游戏害了他”——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滥用权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