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沙特记者之死与特朗普的小心思

(2018-10-30 08:51:01)

沙特记者之死与特朗普的小心思

特朗普主观上仍然希望沙特王储与卡舒吉事件无涉,但在客观上,他似乎越来越不打算接受这一否认。

冰川思享号研究员 | 陈季冰

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来说,“卡舒吉之死”是一桩极为棘手的麻烦事。

这位高举“美国第一”旗帜的另类政客历来标榜自己是一个“交易能手”,他从未对世界各地的人权和正义事业表现过多少兴趣。然而卡舒吉不同于其他受到政治迫害的异见人士,他是美国绿卡持有者,还是《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因而差不多就是半个美国公民。

作为一向标榜捍卫人权和新闻自由的一个“自由灯塔”、“世界警察”,特朗普如果对“卡舒吉之死”假装没看见——就像对“金正男事件”那样,别说是美国民意和舆论不会答应,就是美国国会那里他也说不过去。

1

事件被曝出来近两周之后,特朗普在接受CBS《60分钟》节目采访时首次表态。他称这件事“非常可怕和让人恶心”,并警告说,如果美国的调查表明沙特政府方面与这事有牵连,那么它将面临“严厉惩罚”。

也许是为了帮特朗普下更大的决心,白宫最高经济官员拉里·库德洛随后强调,沙特阿拉伯不应该忽视特朗普的警告。他告诉福克斯新闻,“总统的话是当真的。”

但几乎与此同时,特朗普断然拒绝了一个提议:美国应立即取消一笔总额1100亿美元的军售。他认为还有其他方法可以惩罚沙特,因为停止对沙特的军售也会“惩罚”美国自身。

沙特记者之死与特朗普的小心思

特朗普与沙特签军火大单(图/图虫创意)

过了两三天后,特朗普决定派美国外交部门的首长、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亲自飞往利雅得,与沙特国王和王储见面,敦促对“卡舒吉之死”展开“彻底、透明和及时的”调查。

不过他同时又暗示,自己准备接受沙特对在此事的“否认”解释。特朗普在Twitter上说,他与沙特国王通了电话,后者“坚决”否认沙特当局和卡舒吉失踪有关。

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他甚至将“卡舒吉事件”与前段时间因党派斗争而闹得不可开交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性侵案”相提并论。“我认为我们必须首先要摸清楚状况……卡瓦诺事件就是一个例证,所有一切后来都证明他是无辜的。”

然而他又说,“我认为,这件事取决于沙特国王或王储是否知悉。如果他们知道此事,那就很糟糕了。”

我们可以从这些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言谈中清晰地听到特朗普的犹豫和为难。他所谓的“那就很糟糕了”,显然不是指卡舒吉被杀害一事本身“很糟糕”,而是说,如果这件事情最终证明与沙特王室有关,那么对他特朗普来说,会“很糟糕”,因为他不能不闻不问。

在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网采访时,他说得非常清楚:他不想让美国放弃沙特这个盟友,他希望卡舒吉事件不会牵扯到沙特领导人。而且,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他都想要维护与沙特的生意,特别是那笔他曾经再三吹嘘的价值1100亿美元的武器交易。

特朗普一直说这笔大单将为美国创造50万个就业岗位,但有人作过统计,与这笔订单有关的所有五大美国国防承包商目前用的雇员加起来只有不到40万人。不过,这笔订单中的一部分军火在2019年和2020年就将交货。

来自国会的压力与日俱增。

沙特记者之死与特朗普的小心思

美国国会(图/图虫创意)

对于卡舒吉的遇害,平时几乎在每一件事情上都针锋相对的两党人士表现出了罕见的意见一致,越来越多议员呼吁立即读沙特采取行动,从抵制“未来投资倡议”大会,直到全面停止对沙特军事支持,包括取消一切军售。

人气很高的共和党少壮派参议员马可·鲁比奥的话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如果对这种罪行听之任之,以后拿再多的钱也买不回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声誉。

2

也许是感到沙特方面逻辑混乱、前后矛盾的说辞侮辱了自己一贯引以为豪的高级智商吧,最近一段时间,特朗普在这一事件上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强硬起来。

当沙特当局承认卡舒吉的确死在领事馆内,并宣称这是一起“意外”后,特朗普立即表示,虽然这是沙特迈出的“重要”而“很好”的第一步,但“我不会感到满意,直到我们找到答案……很显然有人说了谎。”

而当“意外”之说被推翻后,特朗普使用了迄今为止最强硬的措辞,称卡舒吉案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掩盖”,并说沙特政府必须受到“某种应得的惩罚”。

沙特记者之死与特朗普的小心思

特朗普主观上仍然希望沙特王储与卡舒吉事件无涉,他又一次对媒体说,沙特国王和王储已经再次向他“强烈”保证,王储与卡舒吉的死无关,“涉事的是较低层级”。但在客观上,他似乎越来越不打算接受这一否认。

他在上周末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嗯,王储在那儿是主事的,现阶段更是如此。他是主事的,所以如果有人会(卷入卡舒吉之死),那就是他。”他还说,不管他知不知道,这位沙特实质上的领导人要对导致卡舒吉之死的行动负最终责任,“我们将不得不做点什么”。

《华尔街日报》发表特朗普上述言论的当天,恰好也就是被誉为“沙漠达沃斯”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在利雅得盛大开幕的日子。

此外,尽管特朗普仍不断地公开表示不想失去来自沙特的投资,并努力挽救那笔所谓的1100亿美元“巨额”军火大单,但他现在对于对沙特实施制裁已经持更开放的立场。

很明显是为了推卸责任,特朗普如今还表示,他希望并支持两党能够拿出一个制裁沙特的共同解决方案。“在很大程度上,我将把它留给国会解决。”

上周,就在沙特方面表态要“缉拿真凶”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吉娜·哈斯佩尔专程飞赴土耳其,据称听取了土耳其方面声称掌握了沙特犯罪证据的那段录音,随后她向特朗普总统作了报告。

沙特记者之死与特朗普的小心思

美国CIA局长哈斯佩尔(图/视觉中国)

不论哈斯佩尔女士从土耳其人那里究竟听到了些什么,美国政府派遣自己的情报首长亲赴土耳其调查,很明显说明它已经失去了对沙特的单方面信任。要知道,土耳其在这个案子中始终站在沙特的对立面。

另外,仅仅在一个多月前,特朗普和埃尔多安这两位精神气质酷似的强人政客还因为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Andrew Brunson)一事而隔空谩骂呢!

3

最近一周来,被认为比特朗普更“靠谱”的副总统彭斯、国防部长马蒂斯等美国政府重量级人物都加大了在“卡舒吉之死”一事上的嗓门。彭斯誓言美国对这件不义的罪行绝不会袖手旁观,马蒂斯甚至还将这个事件与中东的稳定联系在一起,他们都威胁要对“罪魁祸首”采取严厉措施。

不过,迄今为止美国所采取的唯一行动还仅是撤销了21名沙特人的赴美签证而已,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隶属于沙特情报部门、皇家法院和外交部等部门,是沙特公开的“卡舒吉之死”的涉案人员。

沙特记者之死与特朗普的小心思

民众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外,抗议杀害卡舒吉的行为(图/东方IC)

许多分析人士现在认为,不管“卡舒吉之死”最终的真相如何,对于沙特这个中东盟友,美国几乎没有什么选择余地。

当前美国中东政策的基石由以下三个要素构成:第一,反恐;第二,对抗伊朗;第三,维护以色列的安全。这三条,没有一条离得开沙特。

尤为严峻的是,随着俄罗斯和中国实力的增长,最近10多年来,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正在不断下降。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原来它还可以倚重北约盟友土耳其,但这些年埃尔多安的民粹主义势力在土耳其强劲崛起,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越来越令人担忧。

而前些年的“阿拉伯之春”又将埃及等美国的老牌盟友陷入政治动荡之中,在这种背景之下,沙特阿拉伯就成了美国在中东除以色列外的唯一可靠的亲密盟友。失去了沙特这根“臂膀”,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就会一落千丈。

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虽然如此反感沙特,却也对它无可奈何的原因,这也是我为什么在本文的第一篇中指出沙特在国家外交舞台上“长袖善舞”的原因——沙特早已成功地将美国与自己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特朗普上任后首次出访便选择了利雅得,这凸显出沙特在特朗普的全球战略的中心位置。他鼓励自己的女婿兼特别顾问库什纳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建立起密切的私人关系,他们都只有三十多岁,正试图一起重塑中东的地缘政治格局。

沙特记者之死与特朗普的小心思

2017年5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沙特(图/图虫创意)

如此来看来,美国几乎不可能因为一个“卡舒吉事件”而对自己的中东政策作出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就连眼下连义愤填膺的国会终究也会谨慎行事,政治现实之严峻使他们很难受到太多道义指责。

然而,这个案件毕竟是对特朗普的中东政策的一次重大打击和警告。未来,美国将不得不放弃对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的热烈幻想,与他的“蜜月”戛然而止。即便王储能够挺过这次危机,依然牢牢掌控权力,美国也不再会继续把赌注押在他身上,或者围绕他制定重大战略。

另一方面,制裁不是不可能发生,但即便有制裁,也一定会在中期选举之后。因为沙特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虽说美国对沙特石油的依赖微乎其微,但两国若真的对峙起来,沙特可以利用手中的“石油武器”将世界石油市场搅动得翻天覆地,如同他们之前威胁过的那样。而这将冲击共和党本已岌岌可危的选情。

还有,美国也并非不能失去特朗普挂在嘴上的那笔军火大单,但那也得在中期选举已经尘埃落定之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