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所谓娘炮,只是多数人的一种偏见

(2018-09-07 09:15:54)

所谓娘炮,只是多数人的一种偏见

  一位男性的“女性化”,未必是一件坏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位彬彬有礼、谦恭忍让的绅士,就具备“女性化”的特点。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李勤余

  精致的妆容、纤细的身材、细腻的皮肤、娇嗔的表情……在当今社会,这些词组不再专属于女性。该如何称呼具备上述特征的男性呢?“娘炮”,成了他们的代名词。

  近来,“娘炮”们遭受了舆论的地毯式轰炸,可到底什么是“娘炮”?“娘炮”从何而来?“娘炮”又意味着什么?

  1

  可以说,“娘炮”是当下最具侮辱性而又最言不及义的概念。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娘炮”,但他的能指与所指,或许相差十万八千里。

  “娘炮”是不是娘娘腔?这可能只是一种刻板印象而已。据说,在镜头之外,如今的鲜肉男艺人们不仅man,而且很man。尽管他们的造型确实很妩媚妖娆,但毋宁说,这看上去更像是为了迎合粉丝们的期待视野而有意为之。

  也没有迹象显示,“娘炮”就是Gay。吴亦凡和粉丝的那些不能说的故事不必再说,鹿晗也高调公开了和关晓彤的恋情。虽然我们无法判定所有年轻男艺人的性取向,但拿这事儿来攻击他们,既没有根据,也有误伤无辜之嫌。

  所谓娘炮,只是多数人的一种偏见

  ▲微博截图

  同样,“娘炮”和“伪娘”也不是一回事。真正的“伪娘”,可以被认定为“性别倒错”,即性别定型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种偏差。2001年4月发布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将其解释为性心理障碍。

  鲜肉男星看上去很美,但并不意味着他真有意转换性别。看“娘炮”不爽,就把“娘炮”和“伪娘”混为一谈,恐怕不妥。

  2

  娘炮真正的含义,应该是一种偏女性化的审美特征。但这一定义仍然需要澄清。目前,舆论似乎把男性的“女性化”认定为贬义,却没有细心辨析“女性化”的内涵。

  当英国著名女作家安吉拉·卡特被问到她最喜欢的女性作家时,她为自己的答案是艾米丽·勃朗特感到自责。因为她认为,艾米丽“是个完全男性化的人”。

  卡特曾给朋友解释过:“如果要讨论男性评论家传统上经常套用在女性小说家身上的敏感、脆弱和感知力,那陀思妥耶夫斯基才应该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具有女性气质的作家。”

  所谓娘炮,只是多数人的一种偏见

  ▲俄罗斯作家费奥多尔 ·陀思妥耶夫斯基(图/图虫创意)

  《呼啸山庄》里,希斯克利夫归来时带来的是可怕的暴力和仇恨。而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里,拉斯科尔尼科夫欲使用暴力来改变不公的命运,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痛苦,最后使他得到救赎的,是妓女索尼娅的爱和宽恕。

  可见,所谓“男性化”“女性化”与其说是一种概念,不如说是一种隐喻。“男性化”代表的是强力和强权,而“女性化”代表的则是细腻与宽容。

  3

  由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卡特还说,劳伦斯“绝对比简·奥斯丁更女性化”,后来还说他让法国女作家柯莱特看上去就像是拳击手阿里。

  无论是《虹》还是《查特莱夫人的情人》,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符合人类自然天性的性爱远胜扭曲人性的工业文明,而后者正是强力的象征。

  如此看来,一位男性的“女性化”,未必是一件坏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位彬彬有礼、谦恭忍让的绅士,就具备“女性化”的特点。而吊着大金链子、伸着大花臂的大汉,倒是很“男性化”。

  需要再次提醒的是,此处的“男性化”“女性化”仍然只是一种隐喻,不然我们会陷入性别歧视、男权女权的概念旋涡而不可自拔。

  所谓娘炮,只是多数人的一种偏见

  图/图虫创意

  可回过头来说,如今舆论所指涉的娘炮“女性化”,似乎并不符合以上定义。看看鲜肉男艺人在影视剧中面瘫式的表演,你就明白,把他们和敏感、脆弱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相提并论,实在是对后者的侮辱。

  所以,娘炮“女性化”是一个混乱至极、充满悖论的概念。

  4

  我们不妨继续剔除“娘炮”中的杂质。可以注意到,近来把他们和热衷于涂脂抹粉的六朝名士作比较的说法日渐流行。有人进而指出,当“娘炮”文化成为中国文化的主流,国家和民族可能会面临空前的危机。

  要我说,这可能是个天大的误会。因为,中国审美文化从来就自带这种人格气质,而魏晋南北朝的男人们只不过把内在气质彻底展现在外表罢了。

  仪平策在《中国审美文化民族性的现代人类学研究》指出,表面上看,古代中国是一个讲究“男尊女卑”、“三纲五常”的长期父权社会,但在终极性的家园意识和人伦情感的中心区域,却始终保留着女性文化的隐性权威。

  所谓娘炮,只是多数人的一种偏见

  图/网络

  汉民族拥有的内向的、含蓄的、温顺的、细腻的性格,构成了中国审美文化侧重优美、偏于阴柔的传统资源和人文基础。

  不过,这仍然不能解释,在中国历史上,魏晋名士们的爱美之心为何如此突出。其实,人们往往为他们美丽的外表所吸引,却忽视了这一群体痛苦的内心。

  比方说,阮籍“尝登广武,观楚汉战处,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可见,这位老兄心底,仍有立一番功业的雄心壮志。

  正如何怀宏在《世袭社会》一书中所言,阮籍所身处的世界,并没有轰轰烈烈、正大光明的竞争和决战,而只有惨烈的政治阴谋和互相倾轧。

  归根到底,九品中正制这一人才选拔方式不可能为社会带来自由竞争、阶层流动的新鲜空气。

  5

  但好在,还有外在的“容止”即容貌,可以给这些男人带来成功的机会。因为,当时士人的确认为容貌也是精神气质的某种特征。李安国“颓唐如玉山之将崩”,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绝非虚言。

  时人甚至能通过容貌改变自己的命运,比如苏峻兵变攻入健康后,庾亮想要投靠陶侃。陶侃怪罪庾亮,本欲杀之,但“庾风姿神貌,陶一见便改观,爱重顿至”。谁说男人的“美”,毫无用处呢?

  可惜,这种匪夷所思的成功之路,也伴随着无尽的风险。嵇康写《与山巨源绝交书》,表面上看是为了与友人绝交,其实是要斩断与政治的联系。因为在世袭社会和家族政治中,一切都没有道理可讲。

  所谓娘炮,只是多数人的一种偏见

  ▲嵇康(图/网络)

  纵然才华横溢,又如何能知道旦夕祸福?竹林七贤的人生结局,在冥冥中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找不到人生出路,却又不甘于平庸,魏晋名士们的美,只是社会扭曲之下的病态罢了。

  在当下舞台上搔首弄姿的“娘炮”,当然没有阮籍嵇康们的文化水平,也不会有怀才不遇的痛苦。他们并没有“女性化”,更不可能危及到江山社稷。成为“娘炮”,其实是一条最安全、省力,又极具回报潜力的上升通道,仅此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