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2018-07-08 10:20:16)
分类: 冰川话题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在这样一个社会,丛林法则和玩世不恭成为主流社会心理,动物世界里郑开司的抗争其实并不会是一个喜剧,药神的最后结局才是真正的黑色幽默:程勇走出了监狱,没有平反,没有鲜花,什么都没有。他为之抗争和牺牲的一切,都是历史给他开的一个玩笑。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 连清川

  在世界杯的朋友圈里,中国人充分地显示了他们在平日里非常缺乏的幽默感。梅西凉凉,勒夫凉凉,C罗凉凉,梅西的xx广告草地照成为了本次世界杯出镜率最高的图片。昨天,内马尔和他们搭档回家,以及哪个球星接中国广告就出局的段子,又开始刷屏。

  在朋友圈里,两种人必然是最多的:段子手,以及鸡汤手。段子手找到了世界杯,鸡汤手找到了《我不是药神》。

  英雄和药神

  人性突然成为了关键词。

  一个落魄的上海小市民程勇,无意中拿到了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中国独家代理权。原版的“格列宁”卖4万元,程勇的仿制药卖5千元。纠集了一些慢粒白血病病人和病人家属,他把代购印度仿制“格列宁”做成了一门生意。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我不是药神》剧照(图/网络)

  尽管顶着“命就是钱”的道德亏欠,但是他还是发了。不仅如此,他成了慢粒白血病人的“药神”。

  但是卖仿制药是犯法的,尽管印度的仿制是不犯法的。原版药的医药代表合理合法地让公安局配合抓卖假药的。程勇怂了,退出了。但是,他的“中国合伙人”吃不上廉价药,自杀了。

  于是,人性爆发了的程勇重新卖上了仿制药,只是这次他亏本卖,只卖500元。但是法律就是法律,他还是折了,进去坐了三年。然后,正版药进医保了。

  朋友圈里很多人泪目。因为程勇突破了人性的局限,牺牲了小我,拯救了成千上万的慢粒白血病人。中国的辛德勒,中国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慢着?这里面好像有几个逻辑漏洞。

  

  为什么印度有仿制药,中国不能做?中国的医学很落后吗?为什么要靠着一个不靠谱的上海小市民,走私代购来买救命药?正版“格列宁”能够进医保的话,为什么不早点进呢?

  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大约是片方的宣传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者是编剧没看懂吧?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图/电影网)

  得了艾滋病的Ron和程勇的原型陆勇其实是一个性质:他们都是病人。是简单的求生欲让他们走上了自救救人的道路。达拉斯的故事是一个关于自我拯救、抗争勇气和生命不息的传奇。Ron从来也不是、也不愿意是一个救世主。

  达拉斯最感人的地方不在于Ron成为一个救世的人,而是他从一个恐同患者,变成了和LGBT同呼吸共命运的人。每一个拥有求生欲的人,都应该被拯救。他的搭档雷恩死了,并不是药物救不了他,而是他丧失了求生欲。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达拉斯是自救,药神是救人。格局差了一大截。

  我们这个国家的人们总是在呼喊英雄,呼喊救世主。现在,我们有了不完美的英雄,可是他还是救世主,我们一样欢呼雀跃。

  什么时候我们能像Ron那样,自己救自己一把,把欢呼雀跃留给自己呢?

  自救的动物世界

  相比起来,我倒是更喜欢李易峰的《动物世界》。

  小镇青年郑开司是个破落户,又被朋友骗了妈妈惟一的房产拿去赌博了。贩卖人体器官的老外高利贷把他们带上了公海上的一艘游轮,让他们玩剪刀石头布,输了的人不知下落,赢了的人金玉满堂。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动物世界》剧照(图/网络)

  最重要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坑蒙拐骗、出老千、抢夺……只要能赢,怎样都可以。老外高利贷很有想象力,在公海上创造了一个丛林社会,动物世界,让赌徒们之间的彼此适者生存,寻找活路。那些没有学会丛林法则的人,最终成为了牺牲,而野兽们才有机会重见天日。他创造了一个小小的纳粹帝国。

  郑开司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学会,被骗了。但是他的数学老师家庭的出身,给了他一个能做算术的头脑。于是,合适的工具,加上对于人性的洞察,使他几乎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但是,在快到终局的时候,他却被朋友出卖了。他面临了终极选择:要么成为野兽,要么冲出血路。郑开司的选择是:该打的仗,老子已经打过了。该跑的路,我也跑到了尽头。老子信的道,老子自己来守。

  我的朋友在她的公号“麻范儿”里引用了罗曼·罗兰的名言: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电影《动物世界》海报(图/东方IC)

  我喜欢这个片子,恰恰在于它是一个寓言:在我们这个拜金主义的世界里,当成功的惟一衡量标准就是你有没有赚到钱的时候,它就是一个丛林社会,动物世界。

  伟大的进化论学者斯蒂芬·古尔德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上帝,只要你躲过法律的惩罚,没有什么神灵能够来惩罚你。

  所以,成为野兽,还是人,不过最终是一个个人的选择而已。

  片子里李易峰经常露出狰狞的小丑的双重人格,其实无非也是一个隐喻:小丑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整个社会身边剩下的都是魑魅魍魉,他们用丛林法则来吞噬你所有的原则或者道,你不选择成为野兽,就会被他们吃掉。

  当你是村里最后一个没有喝下疯泉之水的人,你是异类,而不是他们。拍过《滚蛋吧,肿瘤君》的韩延在价值观上延续了这样的逻辑:即便整个世界都喝下了疯泉之水,你仍然要坚持相信生活和人性。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电影《动物世界》《滚蛋吧,肿瘤君》的导演韩延(图右)(图/图虫创意)

  所以郑开司赢了,他用自己坚守的道赢了那个疯狂的世界。他是一个自救者。

  韩延是一个乐观主义者。

  丛林里的李笑来

  当然,这几天朋友圈里的热点人物还有一个,就是“区块链教父”之一的李笑来,被人把二月份的一个私人谈话录音放了出来。在这个录音里,行内人关心的是他把中国区块链大佬的名字数了一个遍,然后直指他们是“傻X”。

  但更加严重的问题在于,他承认自己帮别人卖了空气币(完全没有实体项目支撑的虚拟币),并且认为这个市场上就是有那么多傻X,“傻X的共识也是共识”,既然如此,他就有充分的理由去割这些傻逼的“韭菜”。在这样的一个认知前提下,“价值投资”就是个假玩意儿。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李笑来

  李笑来的50分钟谈话基本上可以归结为:在中国这个市场里,能赚钱的方法就是好方法,价值或者价值观,一文不值。

  “这就尴尬了”(李笑来知道录音被公开之后在朋友圈里的原话)。一下子戳破了韩延的乐观主义。

  基本上这大约也就是现在的社会心理逻辑。对于一个丛林社会而言,价值体系实际上是阻碍生存的重大障碍。在区块链这盘生意里,关键的问题不在于币是否有价值,而在于这些币是否有足够的傻X去追捧,可供收割。

  这个模式也可以套用在刚刚破灭了的共享单车的模式上来。当无数的共享单车坟场被发现并且曝光了之后,也并没有阻止更大的投资如同潮水一般涌向这个行业。只有当若干共享单车企业资金链开始断裂之后,癫狂才告终结。

  我一直认为,共享单车是对社会的一个巨大破坏:它大量地消耗了社会的资源,毫无节制的停车继续破坏了人们已经稀少的公共秩序观念,它虽然提供了一定的便利性但是却根本性地消灭了单车这个本来健康发展的行业。

  但价值不重要,成功才重要。没有人认为摩拜和ofo的创始人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成功了。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为什么还会有“药神”?

  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图/图虫创意)

  李笑来的录音暴露了这个社会的根本缺陷:在过度追求发展的过程中,价值和规则被虚置,对财富和成功的渴望成为社会的惟一价值共识,于是动物世界出现了。越是动物世界,人们越需要英雄,越需要救世主。对于生命和人性的认知被不断下调,最后只剩下了段子手和鸡汤手,在源源不断地制造出玩世不恭的整体社会形态。

  是的,这是一个cynical的社会,丛林法则和玩世不恭成为主流的社会心理,动物世界里郑开司的抗争其实并不会是一个喜剧,药神的最后结局才是真正的黑色幽默:程勇走出了监狱,没有平反,没有鲜花,什么都没有。他为之抗争和牺牲的一切,都是历史给他开的一个玩笑。

  令人心酸的问题在于:当另一次让他成为救世主的机会来了的时候,他还愿意吗?

  编剧其实很恶毒。给程勇安排了一个十里长街送牢房的场景,该感动,还是该哭泣,还是该愤怒?

  国际歌里早就给出了答案: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最终的救赎,永远都是自己。如果你相信段子手,相信鸡汤手,你就会成为韭菜。丛林法则的打破,也无非如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