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蜀道难到政权割据,历史终结于西成高铁

(2017-12-26 09:10:27)
标签:

杂谈


从蜀道难到政权割据,历史终结于西成高铁

号称四万八千年来“不与秦塞通人烟”的蜀地,因为本月初西(安)成(都)高铁正式开通,蜀道的魔咒失灵,蜀道难的历史彻底结束。

撰文 | 任大刚

作为一名地理爱好者,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一次坐火车路过秦岭,深感李白的《蜀道难》,堪称一首担忧割据的诗作。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这什么意思?

就是从蚕丛和鱼凫两位蜀王开国始,四万八千年来,跟中原王朝文明的秦地没什么来往,是独立王国。

为什么可以成为独立王国?很简单嘛:“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12月6日,我国首条穿越秦岭的高速铁路西(安)成(都)高铁正式开通运营。

​借助地理阻隔,“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驻守蜀道的卫士,如果与中原王朝不亲近,怀有贰心,很容易成为豺狼一样的叛匪,干出杀人如麻的勾当。

1

李白的担忧,在100多年后再次成为现实。之所以说“再次”,是因为已经屡次。

公元907年,奸淫儿媳的朱温篡夺李唐王朝的江山,自立为帝。西川节度使、蜀王王建不服,凭借蜀道天险,也自立为帝,建立了一个国号为“蜀”的割据政权,史称“前蜀”。

看到“蜀”,人们更熟悉的是前此600多年前三国时候的“蜀国”。

刘备建立的蜀国,堪称开蜀地割据之先河。而刘备能建立割据政权,端赖诸葛亮帮了大忙。

诸葛亮对“蜀道”有历史性的独特认识。

在“隆中对”中,诸葛亮谈到:“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诸葛亮认为,在这个乱哄哄的世界,利用好蜀道的“险塞”“岩阻”,先在蜀地搞一个割据政权,修炼好内功,然后可以从荆州和蜀地两路北伐,一举恢复汉室。

但可惜关羽太不争气,丢了荆州。诸葛亮只好独领蜀地一路北伐,可惜多次北伐都不成功,最后累死在五丈原。

▲诸葛亮在登上政治舞台之初,以《隆中对》为刘备描述出一个战略远景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司马氏西晋末年的十六国之乱,也是起于公元304年李雄在成都称“成都王”,公元306年称帝,国号“大成”,存在46年。

唐之后的五代十国,也是个乱哄哄的世道。王建建立“前蜀”政权刚刚十几年,就被后唐灭了。后唐算是五代十国时期疆域最大的王朝,貌似有个统一架势。

但没过几年,西川节度使孟知祥在被封为蜀王之后,又称帝了,国号还是蜀,史称“后蜀”,后蜀政权延续30多年。时间很短。但一想到穆加贝当了30年总统,津巴布韦人民不是很不耐烦他么?所以30年也足够漫长了。

明末张献忠进四川建立大顺政权,但流寇思想严重,不像先前的割据专家那样,有苦心经营之志,很快败亡。

2

中国地理环境非常复杂,名山大川风景秀丽壮阔,文人墨客总是吟咏赞叹。但这一特点对中原王朝落实“大一统”思想,却是心腹大患。

公元5世纪的十六国和公元10世纪的五代十国,王纲解纽,割据思想达到顶峰,不仅蜀地在割据,其他地方,只要有山川地利之形便,无不存有割据心思。

蜀地的割据之所以如此惹眼,是由于秦开造都江堰水利工程,蜀地成为“天府之国”,粮食和其他物产自给自足还有富余。

中原王朝控制力一衰弱,便把大门一关,凭借蜀地物产和人力,自己过日子。

▲都江堰

​为了对付割据,在制度设计上,譬如北宋抑制武将的权力,撤销权力过大的藩镇制度;行政区划上,故意弱化地理天险,譬如把汉中划给陕西,蜀道天险被打开一个大缺口。

越到后来,统治者越发精明,譬如长江黄河天险,仔细看,会发现有的省份会很不经济地骑跨两岸,这样划分省界,实是一种政治考虑。

蜀地的最后一次割据,是民国初年开始,一二十年间,既不买北洋政府的帐,也不买南京国民政府的帐,到1935年南京国民政府尾随红军进入四川,才乖乖交出权力。

3

可以说在历史上,蜀地是否闹割据,是中原王朝控制力强弱的晴雨表。

为什么会出现“天下未乱蜀先乱”?

历史上中原王朝直接控制的地方中,蜀地的地理位置比岭南特殊得多。中原王朝控制力的减弱,原因是多方面的,而且几乎不可逆。

当中原王朝自身受到困扰,其威慑力由于地理艰险,首先无法投射到最难到达的蜀地,开始“管不了”。

中原王朝控制力的减弱,在其他地方不易察觉之时,蜀地可能最先察觉到,便在政治上相应地肆无忌惮。这便是前人总结的“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乱未乱之时,蜀地先乱起来了。

▲蜀道难,雄险剑门关

为什么会出现“天下已治蜀未治”?

当天下大乱,最后出现新的政治强人收拾乱局,中原王朝更迭,首先平定收拾那些小的据险自守的割据政权,出现天下底定的气象。但最大的割据地蜀地,通常是最后被彻底拿下的。这便是前人总结的“天下已治蜀未治”。

自秦践行法家“定于一”思想,大一统思想便植入中国历代王朝。但地理阻隔,成为推行大一统的最大障碍和硬约束。

地理阻隔,首先减弱中原王朝对地方势力的威慑力,如果监察体制与地方势力沆瀣一气,地方民众也无法承担“京控”成本,正义无望,只好屈死。

其次,地理阻隔会大大降低人员往来的频繁程度,形成各地迥异的地域文化,不同的习俗、语言、观念,会增加地区之间的沟通成本,离心倾向不可避免。

加上其他因素的作用,使中原王朝维持大一统的经济与社会成本高昂,而且各种软硬手段措施,越来越精巧、绵密,明清时代,达到最高峰,社会鸦雀无声,优秀灿烂的文化逐渐僵尸化。

4

近代以来,由于火车和轮船的的使用,使割据势力第一次遭受到来自技术的威胁。崛起的地方势力为了阻止外来势力,想尽一切办法,典型如阎锡山在山西造窄轨铁路,建独立王国的心思暴露无遗。

▲11月25日,动车组试验列车驶进位于秦岭腹地的陕西省佛坪站(新华社记者陶明摄)

​但技术变革的力量是无法阻遏的。交通技术打破中国地理阻隔的能力,越来越强。

明年是中国大陆高速公路30周年。经过30年建设,中国已经建立几乎通达所有县城的高速公路网。

明年也是中国高铁10周年。到今年年底,中国高铁的“四横”收官,30个省会级城市和直辖市,已经被拉进一张世界最大的高铁网。

号称四万八千年来“不与秦塞通人烟”的蜀地,因为本月初西(安)成(都)高铁正式开通,蜀道的魔咒失灵,蜀道难的历史彻底结束。

当最艰难险阻的地方,人员也可以迅速地、自由地出入,这种冲击远超过技术本身,范围难以想象。

车匪路霸可能是最原始的割据势力,但高速公路网的形成,车匪路霸几乎绝迹。

高速公路和高铁两张网,如今牢牢地把中国捆绑在一起,强制性推动着统一市场的形成,地方文化的差异性也在被迅速熨平。中国版图上最偏僻的那些千沟万壑,已经被整合进一张经济、政治与社会和文化大网。央地关系或将被彻底改写。

体察不到十年巨变,你将不知道中国将走向何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