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2017-11-07 10:32:02)
分类: 冰川国际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在中国,支持和喜欢特朗普的人要比反对和反感他的人多,而且很可能多很多。

撰文 | 陈季冰

1

唐纳德·特朗普在中国拥有成千上万的粉丝。

在差不多当选美国总统正好一周年之际,这位社交媒体大咖终于就要来到中国。本周他将在中国待3天,这给了粉丝们一份近距离接触和观察自己偶像的幸福。

特朗普大概是历次美国总统选战中对中国最不友好的一位候选人,尽管如此,他在许多中国人以及美国的华裔中依然非常受欢迎。

据报道,早在2016年3月,美国选战正式开始不久、特朗普刚刚崭露头角时,《环球时报》做过一项民调,结果显示略超一半的受访中国民众喜欢特朗普。

2016年11月,大选结果揭晓后,在华日本专栏作家加藤嘉一于自己就职的辽宁大学做了两次随机调查,结果发现三分之二的本科生为特朗普当选感到兴奋,二分之一的研究生对大选结果表示高兴。加藤后来撰文将自己在沈阳所做的这次随机调查发表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上。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环球时报》社评

还有一位研究者对知乎和其他一些网上论坛进行了粗略的数据分析,得出结论说,在中国的活跃网民中,支持和反对特朗普的比例约为10∶1。看起来特朗普在中国受到了一边倒的欢迎,以至于《环球时报》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许多中国人更喜欢特朗普”。

不管上面这些调查的准确性和可靠性究竟有多少,从我自己一年多来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上亲身接触到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有一点基本上是可以确认的:在中国,支持和喜欢特朗普的人要比反对和反感他的人多,而且很可能多很多。

尤其具有重要意义的是,中国的特朗普粉丝有两个显著特征:

第一,与美国的“川粉”(许多中国人喜欢把“特朗普”叫做“川普”)相比,中国的特朗普拥趸中有许多位居社会上层的精英人士,特别是知识分子。

这在美国是少见的,在美国,给特朗普投票的多是中下层白人工人阶级。在知识阶层和文化娱乐圈里,特朗普的知音可以说寥寥无几,美国许多大学里甚至都没有人敢于公开承认自己把选票投给了特朗普。

第二,与过去相比,今日中国的“川粉”中有大量“死忠粉”甚至“脑残粉”。

他们对于特朗普的拥戴和热爱是坚定的、矢志不渝的,他们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倾注巨大的情感,同任何冒犯自己偶像的言论展开誓不罢休的舆论斗争。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特朗普的粉丝

以往也有不少人西方领导人颇受中国老百姓喜爱,比如撒切尔夫人和奥巴马在中国都有不少粉丝,但这些粉丝中绝大多数抱着隔岸观火的旁观心态,甚至还带些游戏心态——我们见过有几个中国人为了捍卫奥巴马的一项政策与人争得面红耳赤、乃至恶语相向?

但为了特朗普,这样的事情天天在发生。去年美国大选期间,新浪微博上甚至还出现了“川普粉丝团”这样热情洋溢的账号。按理说,特朗普是这些政治人物中最不严肃、最具有娱乐性的一位,但中国“川粉”对特朗普是严肃和真情投入的,你最好轻易不要得罪他们。

2

那么,中国的特朗普粉丝究竟是些什么人,他们又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毫无保留地力挺自己的这位偶像呢?

据我观察,中国的“川粉”有一个鲜明的共同点,那就是对当前西方社会中的“政治正确”准则有着强烈反感和敌视。特朗普许多言行中传递出来的对“伪善”“僵化”的“政治正确”的勇敢的无视和蔑视,赢得了他们的高度共鸣。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不过,在中国,在这支共同反对“白左”(指具有左倾思想的白人)和“政治正确”的同仇敌忾的联军中,大致又可分成至少三条诉求并不相同、甚至经常尖锐敌对的阵线,尽管他们都认为自己从特朗普那里获得了政治上的支援。

中国“川粉”中的第一类,可能也是人数最多的一类,大概是从特朗普身上看到了自己或自己希望成为的那种人的影子。

首先,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和电视真人秀明星,亿万富翁特朗普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其次,特朗普被认为富有男子汉气概、说话行事无所顾忌,他是个“真小人”,而不是“伪君子”;最后,他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他的中国粉丝还经常会毫不脸红地为他续上一条种族主义的尾巴……

在中国,弱肉强食、赢家通吃的丛林法则是许多“现实主义者”根深蒂固的信仰。对他们来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是非善恶,只有成功和失败、强者和弱者。

当然,社会上毕竟还是有一些苍白无力的所谓“主流价值”,使得他们的这些信念遭到压制和批判,不容易大张旗鼓地宣扬。如今来了这样一个人,他不仅是自己信奉理念的完美典范,还成了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怎不令他们深感鼓舞?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如果将这种个体的“成功崇拜”和“强人崇拜”放到现实背景下,特朗普想要推行的许多民族主义政策就更让他们亢奋不已。特朗普想要铁腕驱逐移民、建造边境隔离墙……这些都说到了他们心坎上。

中国“川粉”中的第二类,是一些所谓“文化保守主义者”,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还以“自由主义者”自诩。这部分人集中在人文社科知识分子中,很多有比较高的学历,从事专业工作,他们在特朗普身上寄托了自己的社会理想。

“文化保守主义者”对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充满眷恋之情,留恋“一个民族、一种文化”的自然纯洁状态。因此,他们大多反感夸夸其谈的“多元文化主义”,对全球化裹挟而来“普世主义”充满警惕。特朗普具有保守主义色彩的文化倾向(这其实是共和党保守派的基本主张,特朗普只是迎合了他们)让这类国人心有戚戚焉。

例如,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支持维护西方传统、弘扬基督教价值、反对同性恋婚姻,班农及其支持者甚至主张“白人至上主义”……这些都让中国的“文化保守主义者”受到了激励。在特朗普这面夸张的镜子里,他们看到的是自己所推崇的“儒家文化”乃至“儒家政治”复活的可能性。

而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普遍十分反对高福利、高税收和大政府理念,相信个人自由和自我奋斗。这往往使他们近乎本能地认同共和党这样的西方右翼政党,对民主党这类左翼政党及其信奉的“平权”“多元”社会理想的深怀疑惧。

他们认为,欧洲已经被这种左翼社会理想毁了,而美国寄托了他们对“自由世界”的向往,特朗普被想象成了捍卫他们理想的英雄。

中国“川粉”中的第三类,是一些政治上的务实人士。他们对特朗普的偏爱不是基于情感或价值认同,而是出于对政治利害的冷静算计。他们认为,特朗普的当政有利于中国在国际上的利益。

很多人认为,最近几十年来,在处理美中关系时,美国共和党人更务实,更看重经贸关系,而民主党人更强调意识形态,经常就人权等问题对中国横加指责。

特朗普并不敌视中国。实际上,他非但不讨厌中国,还经常由衷地宣称自己“热爱”中国,“敬佩”中国领导人,他想学习中国的“成功之道”。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不少中国人讨厌希拉里

因此,人们认为,如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将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和对抗性的立场。而特朗普把所有原则都看成是可以交易和讨价还价的,因而更容易打交道。

在特朗普启程前来东亚之前,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美国不“论断外国政权”,“中国的政府体系看起来适用于服务中国人民”……

对这一类中国“川粉”来说,没有什么从白宫高官嘴里说出来的话比这更加中听了。

令许多“川粉”尤其感到高兴的是,特朗普主张孤立主义政策,他曾威胁要减少对日本、韩国等美国在东亚盟友的军事支持,如果它们不肯出更多钱的话。这使得特朗普的这一类中国支持者认为自己看到了通过与美国“交易”而在本地区乃至全球扩大中国影响力、施展宏伟抱负的机会。

在这第三类中国“川粉”中,还有另一种人。他们实际上并不喜欢特朗普,而且也不看好他,但他们认为,特朗普的当政能够证明西方民主的弊端,从而凸显出“中国模式”的优越性;此外,特朗普还可能会搞乱美国和西方,这对中国的崛起也十分有利。所谓“敌人越乱越好”嘛!

第三类中国“川粉”本质上不能算是特朗普的粉丝。只是因为他们从特朗普上台这件事情上看到了他们希望的有利于中国的可能性,他们才与前两类中国“川粉”结成了声势浩大的盟友。在大多数时候,这类机会主义者的理念与第二类中国“川粉”中的自由主义者是截然对立的。

3

我在这里还想略微谈一下在美国华人中的“川粉”。

以往,由于自身的少数族裔身份,美国华人和亚裔大多数是民主党的支持者,投票给共和党的是少数。但这次很不一样,许多信息显示,投票给共和党的美国华人大大增加了。

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华人支持特朗普最集中的原因在于他主张推翻民主党政府力主的“平权”政策,以及“奥巴马医改法案”。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

美国高校系统中的所谓“平权”政策主张按不同族裔的人口来分配入学名额,而不是按学习成绩。一般而言,华裔普遍读书成绩比较好,但他们占美国人口比例很少,因而就会出现一位华裔学生考试分数比一位黑人学生高出100分却在入学时输给他(她)的情况。

美国华人认为这严重不公平,以“政治正确”的名义漠视了自己付出的艰辛努力,也牺牲了优秀群体的权益。至于“奥巴马医改法案”,许多华人认为这是一种转移支付,政府用强制性向自己收税的办法补贴了买不起商业性医疗保险的穷人。

亚裔大多工作勤奋,是美国唯一平均收入比白人还要高的少数族裔。他们认为自己现有的收入和地位是靠自己奋斗得来的,民主党政府的这种做法,是抢走自己辛苦挣来的钱去“奖励”给那些不求上进、不好好工作的懒人。

除此之外,华人相对来说观念比较保守,他们中的一些“川粉”是因为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和民主党政府支持的所谓“跨性别人士自行选择卫生间”的法案而投票给特朗普的。

其实,无论从哪个标准来看,唐纳德·特朗普都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保守派。在我的心目中,西方真正的保守派应该是像罗纳德·里根或老布什那样衣冠楚楚、言行举止得体、个人品格无暇的正人君子。而且,特朗普也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党人,这一点从他身上无处不在的强烈的保护主义气息就可一目了然——拥护自由贸易是共和党传统经济政策的基石,正统民主党人才是保护主义者。

我是特朗普,我来了!请给我点个赞!

▲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

因此,在美国和西方,希望延续基督教传统的保守派今天竟要靠这样一位举止粗鲁、不尊重女性的人来守护自己的价值观,而奉行自由市场理念的共和党主流派竟要靠这样一位欲罢不能的孤立主义者来推行自己的经济政策……的确是一种讽刺!

中国“川粉”的尴尬则又是另外一种景象。

毫无疑问,特朗普的强硬移民政策也会影响到中国人前往美国。在提到收紧移民政策时,他公开说过要减少发给中国人的工作签证。除此之外,未来中国赴美签证、赴美留学生名额、他们毕业后在美国的工作签证等等,都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但这改变不了特朗普的中国粉丝对自己偶像的一往情深。现在,中国“川粉”们的大英雄就要来了。我不知道网络大咖特朗普在首次到访中国之前会不会发表什么推文,如果让我来猜的话,他大概会这么写——

“嗨!我是唐纳德,我来了!我的中国粉丝们,请给我点个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