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2017-10-01 11:52:38)
分类: 冰川话题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本来,获得诺贝尔奖就是撞大运,夫妻要都获得诺奖,那更是凤毛麟角了。从1901-2016年,诺贝尔奖颁发了573次,只有5对夫妻双双把奖摘。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张田勘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将揭晓。

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公布了各奖项的揭晓时间(见附表)。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时间尚未最终确定,但按照往年规律,文学奖会在化学奖公布的次日揭晓。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2017年诺贝尔奖的揭晓时间(冰川思想库制图)

猜猜谁能获诺贝尔奖

围观诺贝尔奖,人们除了关心奖金外,最关心的是谁能获奖。受经济危机的影响,从2012年起,诺贝尔奖奖金由1000万瑞典克朗缩水至800万瑞典克朗(约合656万人民币),但是,今年奖金的具体数目尚未公布。

猜猜谁能获诺贝尔奖其实不是一个正式的节目或博彩,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很多机构都情不自禁地参与其中,连猜带追,当然还是赶不上追星。

科睿唯安(原汤森路透知识产权与科技事业部)就是一个在全球猜猜谁能获诺奖猜得比较准也猜出了名声的机构,他们于9月20日公布了最新的“引文桂冠奖”,预测22位学者可能在今年或未来,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化学和经济学奖。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2016年,瑞典斯德哥尔摩拍摄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要说猜和追诺贝尔奖,人家科睿唯安从来没有正式承认过,都是那些好事者分析和牵强附会的,因此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科睿唯安怼回来,你才是猜(追)诺奖,你们全家都是猜(追)诺奖。

目前科睿唯安没有回怼加之于他们身上的“猜诺贝尔奖”或“追诺贝尔奖”的原因有几个。

一是尽管没有分文报酬,而且还要搭上时间、精力和金钱,但猜和追诺贝尔奖的确是个美差事,至少可以让人娱乐,而且比起追星来,是很高大上的娱乐,如果全家、全民都猜(追)诺贝尔奖那是天大的好事,可惜的是现在还办不到。

二是如果猜中了,可以极大提升猜中机构和人员的声誉和影响力,也会在未来转化为商机和财富。

三是,猜猜谁会获得诺贝尔奖是一种名符其实的严肃的科学研究,没有两把刷子,体现不出专业水平,也还真猜不了。

科睿唯安猜猜谁能诺贝尔奖,其实是该机构从2002年起就在做的一件事——颁发“引文桂冠奖”。引文桂冠奖是个什么梗?简单地说,在科学上其实就是一个大数据分析。

科睿唯安是根据过去30年间在全球公开刊物上发表的科学研究成果的总被引频次,至少要分析数百万篇学术论文及其引文,用以定量分析和预测最有影响力的研究人员。当分析结果表明,某位研究人员的研究结果有比较高的被引用量并证明其是有高影响力的研究人员时,才会授予这些研究人员引文桂冠奖。

顺理成章,在获得引文桂冠奖的人中,有一些人在后来或当年就会获得诺贝尔奖,因此,获得引文桂冠奖的人也被视为是诺贝尔奖的热门人选,引文桂冠奖也成为获得诺贝尔奖的一个风向标和一种比较准确的预测。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物理学奖和化学奖在诺贝尔的家乡斯德哥尔摩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

从2002年到2016年科睿唯安总共颁发了277个引文桂冠奖,有43位该奖项得主荣膺诺贝尔奖,因此其猜中诺奖的准确率是15.52%。目前,在机构中除了拉斯克基金会的拉斯克奖外,还无人能出科睿唯安之右。

正因为如此,科睿唯安并不反感别人称他们搞的活动是“猜猜谁能获诺奖”。因为,他们的引文桂冠奖获得者中,获得诺贝尔奖的人越多,越证明他们眼光正确、独到,也能反映他们挖掘的大数据既有效,其分析大数据的功夫也十分了得。

正如科睿唯安科学和学术研究业务部全球负责人特纳(Jessica Turner)所言,“我们所做的,是全面记录并深入分析科学和学术研究成果,为全球科研人员提供一个能准确和清晰获取这些科研成果的窗口。”

夫妻双双把奖摘

在今年的引文桂冠奖中,科睿唯安隆重推出了一对夫妻——华裔科学家、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病理学特聘教授张远(Yuan Chang)和其丈夫、同为匹兹堡大学教授的帕特里克·摩尔(Patrick S Moore)。

这对夫妻一同上榜生理学或医学领域的引文桂冠奖,原因是他们一起发现了卡波济氏肉瘤相关疱疹病毒(KSHV),又名人类疱疹病毒8型(HHV8)。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张远

本来,获得诺贝尔奖就是撞大运,夫妻要都获得诺奖,那更是凤毛麟角。从1901~2016年,诺贝尔奖颁发了573次,有911人次获奖,这其中夫妻双双把奖摘也只有5对。

法国的皮埃尔·居里(Pierre Curie,丈夫)和玛丽·居里(Marie Skłodowska–Curie),两人一起获得190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因为他们对电离辐射现象做了非凡的工作。

法国的伊雷娜·约里奥-居里(Irène Joliot-Curie,居里夫妇的女儿)和其丈夫弗雷德里克·约里奥-居里(Frederic Joliot-curie)一起,因为对人工放射性的研究而获得1935年诺贝尔化学奖。

美国的卡尔·斐迪南·科里(Carl Ferdinand Cori,丈夫)和格蒂·特蕾莎·科里(Gerty Theresa Cori,)与阿根廷医生奥赛一起因发现糖代谢中的酶促反应共同获得194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贡纳尔·默达尔(Gunnar Myrdal,丈夫)和阿尔瓦·米达尔(Alva Mihdhar)都是瑞典人。丈夫因为对贫困的研究而获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妻子因为在裁军方面有杰出贡献,代表瑞典出席在日内瓦的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获得1982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挪威的梅-布里特·莫泽(May-Britt Moser,妻子)和爱德华·莫泽(Edvard I. Moser,丈夫)因发现大脑的定位系统而与英国科学家约翰·奥基夫(John O’Keefe)共同获得2014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皮埃尔·居里与玛丽·居里

张远1959年出生于中国台湾。1994年,作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病理学家,她采用差异性分析法进行卡波济肉瘤组织中的特异性DNA检测,发现了一种新的疱疹病毒DNA分子,并称之为卡波济肉瘤相关的疱疹病毒(KSHV),后来称为人类疱疹病毒8型。

这一发现为防治性传播疾病,如艾滋病提供了新的线索和机遇。

人类疱疹病毒8型主要存在于艾滋病卡波济肉瘤组织和艾滋病患者淋巴瘤组织中,与卡波济肉瘤的发生、血管淋巴细胞增生性疾病及一些增生性皮肤疾病的发病有关。而且,人类疱疹病毒8型可通过性交传播,在发达国家发现于同性恋男性,而在发展中国家男性、女性均有发现。

由于病毒可在B淋巴细胞中复制,故能通过输入污染的血细胞传播,但血浆则无传播病毒的作用。此外,HHV-8也感染B细胞,但患者并无免疫功能障碍。

除了KSHV/HHV8病毒,张远和摩尔还与他人一同发现了引起梅克尔细胞癌的梅克尔多元癌细胞病毒((Merkel cell polyomavirus,MCPyV))。基于这些成果,2012年,张远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张远和摩尔的成果和发现是否能获诺奖,只有未来才能获知,但是科睿唯安是根据大数据授予他们引文桂冠奖,当然有较多的科学证明,因此不妨静候好消息。

夫妻获奖的幸与不幸

看清楚了,在上述5对已获诺奖的夫妻中有4对是在同一领域同时获奖,另一对夫妻是在不同领域不同时间获奖,也就是说,在不同领域不同时间获奖的就默达尔夫妇一家,别无分店。

夫妻共同获得诺贝尔奖固然是美誉佳话纷至沓来,但其中有两对夫妻在获奖后却遭遇了不幸和变故。当然,获奖与不幸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在获得诺贝尔奖三年之后的1906年4月19日,玛丽的丈夫皮埃尔·居里在路上被马车撞到,当场身亡。那时,居里夫人才39岁,此后她独立抚育两个女儿长大。

虎妈无犬子!在居里夫人的言传身教下,大女儿伊雷娜·居里(Irène Joliot-Curie)也于1935年和丈夫让·弗雷德里克·约里奥(Jean Frederic Joliot)一起获得诺贝尔化学奖。这是诺贝尔奖历史上唯一的一对母女都获得过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伊雷娜·居里与让·弗雷德里克·约里奥

居里夫人的不幸在于其后来的个人生活。

此前她就认识比其小5岁的保罗·朗之万(Paul Langevin),后者是皮埃尔·居里的学生,也是一位科学家,在顺磁性及抗磁性的研究方面享有世界声誉。

丈夫去世后,居里夫人受到朗之万的诸多帮助,她在索邦大学上的第一堂课,就是朗之万帮忙准备的教材。日久生情,居里夫人与朗之万相爱了,但只能偷偷摸摸,因为朗之万是有妇之夫,他的妻子是一个小杂货店老板娘的女儿,叫珍妮。

1910年,朗之万在巴黎索邦大学旁边租了一个小房子,与居里夫人同居,然而朗之万又没能离成婚,更要命的是珍妮不知怎么截获了居里夫人写给朗之万的情书,无情地捅给了法国的媒体。

法国媒体如获至宝,连篇累牍地报道诺贝尔奖得主的恋情。其中1911年11月4日《巴黎新闻报》以“爱情故事:居里夫人与郎之万教授”为题进行深度报道称,有传言居里夫人在丈夫皮埃尔还在世时,郎之万就和居里夫人过从甚密。

吃瓜群众当然也津津乐道于这位女科学家的私生活。更有甚者,法国一些人对居里夫人的情感需求表现得十分愤怒,为她起了一个外号——“波兰荡妇”(居里夫人是波兰人)。

然而,当时也有科学家力挺居里夫人,爱因斯坦就认为,“如果他们相爱,谁也管不着。”而且,爱因斯坦在1911年11月23日给居里夫人写了封信,以示支持和安慰。然而,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最终居里夫人不得不与郎之万分手。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郎之万与居里夫人的师生情

如果说居里夫人与郎之万不得不分手的原因是“恨不相逢未娶时”,他们的后代却有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机会和大团圆结局。

如同伊蕾娜女承母业一样,1927年出生的伊雷娜·居里的女儿海伦·约里奥·居里(Helene Joliot-Curie)后来也成为一位颇有名气的核物理学家,而且爱上并嫁给了自己的同事米歇尔·朗之万(Michel Langevin)。

这个朗之万真让人眼熟,没错,他就是保罗·朗之万的孙子!就连伊雷娜·居里后来投身于人工发射性研究时,所选择的导师也是保罗·朗之万。

居里夫人的外孙女海伦与保罗·朗之万的孙子米歇尔结缘,也许是对居里夫人和朗之万前世不得做夫妻的弥补吧。

另一对获得诺贝尔奖的夫妻虽然不像居里夫人那样不幸,但在获得诺贝尔奖后,以分手告终。

在2014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2016年1月爱德华·莫泽和梅·布里特·莫泽夫妇宣布分居,但他们都声明,分居后不会对研究机构和研究工作带来任何负面影响。

他们称,俩人都有强项和弱点,但能很好地互补,将继续合作,依然是好伙伴、好同事和好朋友。至于为何分居,二人并未透露,但是有媒体称,莫泽夫妇其实在2014年12月10日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之前就已提出离婚,但两人都否认在颁奖仪式上扮演恩爱夫妻。

诺奖的华裔元素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预测诺贝尔奖的“节目”总是隔三差五就会出现华裔科学家,今年的科睿唯安还打了两手牌,一手牌是夫妻,另一手牌是华裔科学家。

打华裔牌当然会让全球所有华人和有华裔血统的人关注,虽说不像让人打鸡血一样那么亢奋,但也很容易撩拨和点燃华人的民族自豪感。

过去,中国人特别关注是否有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那是因为国人只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这两年,中国人的亢奋有所降低,那是因为既看过猪跑,也吃了猪肉,而且在生理学或医学(屠呦呦)和文学(莫言)上双丰收。

诺贝尔奖史上仅有5对夫妻得主,这对夫妻今年能不能“中奖”

不过,与西方比,甚至与同为东方的日本人比,中国人或华裔获得的诺贝尔奖还是少多了。

在迄今获得诺贝尔奖的排名中,前10名是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瑞典、日本、俄罗斯、瑞士、荷兰、意大利,日本名列第6位,有23人获奖。中国的寥寥数人与日本相比也差了一个数量级,不是一个档次。

要说科睿唯安,还是够重视华裔的。除2017年外,从2002年到2016年科睿唯安颁发给华裔科学家引文桂冠奖的有8位,分别是张锋(2016)、卢煜明(2016)、王中林(2015)、杨培东(2014)、张首晟(2014)、邓青云(2014)、钱泽南(2014)和钱永健(2008)。

迄今,只有钱永健在获得引文桂冠奖的当年即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算起来,科睿唯安对华裔科学家获得诺奖的预测准确率是12.5%,逊色于其15.52%的总预测率,但也差不许多。

如果这次的张远能在未来获奖,则准确率还会上升到22.22%。这一方面说明科睿唯安预测准确率较高,无论是总预测的准确率还是单独对华裔获奖预测的准确率;另一方面,也说明华裔的科研成果在国际上逐渐崭露头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