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疯马山雕塑前的沉思:印第安人必须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付出文明灭绝的代价吗?

(2017-07-24 09:32:14)
标签:

历史

社会

时评

杂谈

情感

分类: 冰川周末

疯马山雕塑前的沉思:印第安人必须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付出文明灭绝的代价吗?

(疯马山雕塑,作者摄)

印第安人被夺去土地、生活资源和被迫改变生活方式,印第安人的文化被故意毁灭,上世纪30年代建立的印第安寄宿学校,就是为灭绝印第安文化而设置的,对整个印第安文化的影响至深。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一娴

美国有个南达科他州,人烟稀少,不为人们所熟知。

注意到这个州是因为偶然知道那里的拉科塔印第安部落,基于印第安人在保留地的濒于灭绝的现状,宣布成立“拉科塔共和国”(Republic of Lakotah ),假定的边界来自1851年美国政府和拉科塔之间的“拉勒米堡条约”——这是一个最终没有被兑现的条约。

当然,“拉科塔共和国”是一个实质上不存在的国家,但这一群印第安人仍然不肯放弃,他们甚至建立一个拉科塔共和国官方网站,为着祖先的土地和魂魄,执拗地保存着心中的信念。

疯马山雕塑前的沉思:印第安人必须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付出文明灭绝的代价吗?

自驾游经过怀俄明的大草原和南达科他的黑山恶土(Black Mountain and the Bad -landls),自然会想起《与狼共舞》,南达科他是当年获七项奥斯卡提名的《与狼共舞》的拍摄地之一。

《与狼共舞》的作者迈克尔·布莱克谈及他的作品时说,像绝大多数五十年代的孩子们一样,他对美国印第安人原住民的最初印象不是很正确,印第安人被广泛描绘成恶魔,他们的被毁灭在西部开拓的进程中是完全必要的。

在作者的孩提时代,他看过的每本书和每部影片都有这样的倾向,在阅读和观看中,作者和绝大多数白人男孩子一样,和白人士兵同命运共呼吸。 

直到有一天,作者读到一本书中描写的印第安酋长“疯狂的马”。之后十年又十年过去了,作者不停地阅读美国土著的历史,进行一种令其难过的研究,那是他们的先祖们以发展的名义和以“后代”的名义所犯下的种族灭绝和文化消灭的研究。

然后有了《与狼共舞》,一部震撼和激动了无数人的作品。人们从那些生活在苍天下的大草原,黑山恶土中的淳朴和自由的灵魂中,认识了爱和恨。

疯马山雕塑前的沉思:印第安人必须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付出文明灭绝的代价吗?

▲《与狼共舞》剧照

怀俄明州黄石公园东北门外,有一条泛美风景路,其中有个山口,海拔2400多米,山口山风猎猎,1877年,原住民内兹珀斯人和美军在这里发生过战斗。

内兹珀斯战争起源于美军奉命驱赶原住民到印第安保留地,在这个山口,这一条名叫“印第安人之死小路”上,内兹珀斯人布下疑阵,成功逃出生天……最后结果当然是弱肉强食,山雷酋长在1877年10月5日宣布投降,并发表了千古留名的的演说《我将永远不再战斗!》:

“我厌倦了战斗,我们的酋长被杀死了;玻璃镜死了,羚羊死了。老人们都死了。说“是”与“不是”的是年轻人们。曾经统领这些年轻人的人死了。天很冷,并且我们没有毛毯;小孩子们正在被冻死。

我们的人民,他们中的一些,已经逃到山里,并且没有毛毯没有食物,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也许正在被冻死。我希望有时间去寻找我的孩子们,并看看他们中有多少我能找到。

也许我会在死者中找到他们。听我说,我的酋长们!我累了,我的心悲痛无力。从太阳现在所在之处起,我将永远不再战斗了。”

疯马山雕塑前的沉思:印第安人必须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付出文明灭绝的代价吗?

哀莫大于心死!这篇演说苍凉悲壮。人们一个接一个死去,孩子们也不例外,天很冷,没有毛毯没有食物,继续战斗的结果可想而知就是部族灭绝……红晃晃的太阳升起来,曾经视勇敢为生命的山雷酋长和那些印第安人的心却在死去,渐渐冰凉、碎裂……

然而投降并没有改善印第安人的命运,在投降谈判期间,美军将领允许山雷酋长印第安人回爱达荷的承诺被驳回,就像在许多介绍印第安人历史的博物馆常听到的那句控诉:“他们对我们承诺,但从来没有兑现。”

山雷酋长最后没有逃脱被害的命运,他及其部落的遭遇是所有印第安部落,还有那些著名的如“坐牛酋长”、“疯狂的马”…… 遭遇的缩影。

“疯狂的马”山体雕塑博物馆里的影片,也是以这句控诉为开头。

“疯狂的马”(Crazy Horse)是印第安英雄的名字,因为黑山地区发现金矿,殖民者欲毁约抢夺,“疯狂的马”带领族人不屈不挠地抗击白人殖民者,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传说,最后死于殖民者的暗杀。

疯马山雕塑前的沉思:印第安人必须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付出文明灭绝的代价吗?

▲疯马山雕塑

疯马山雕塑是印第安人不忿自己的遭遇,由部落酋长“立熊”出面请到著名雕塑家科尔恰克,在总统山建成第二年设计动工,据说有PK拉斯莫尔总统山的意思。

这个意思没有被公开表示,但有也是很正常的,总统山的几位总统,有史可查,都对历史上印第安人被屠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疯马酋长骑在嘶鸣奋起的骏马上,脸部表情刚毅又悲凉,一只手臂平举向前,直指远方苍茫的大地,令人想起疯马酋长的那句话:“这是我们的土地,是我们得以安葬的地方。”

可如今,这里已经不是他们的土地了,尽管他们葬在这块土地上。历史地看,文明的进步始终伴随着战争,弱肉强食原则至今在地球上的各种争夺中仍然有效。但谁能卑鄙而堂皇地炫耀说弱者被灭绝是文明进步的必然代价?问题在于,是否站在白人殖民者的立场说话。

《与狼共舞》作者在对待印第安人历史所经历的心路,是很多有良知的美国人走过的。但是直到现在,还仍然有人固执地认为,印第安人当年的遭遇,是文明进步的必然代价。我亲耳听一个美国人这样说过。

疯马山雕塑前的沉思:印第安人必须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付出文明灭绝的代价吗?

▲《与狼共舞》剧照

用文明进步来掩盖掠夺、杀戳和种族灭绝的罪恶。文明,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印第安人被夺去土地、生活资源和被迫改变生活方式,印第安人的文化被故意毁灭,上世纪30年代建立的印第安寄宿学校,就是为灭绝印第安文化而设置的,对整个印第安文化的影响至深。

印第安人被驱赶至荒芜的保留地,曾经的被感恩对象,如今却被合理合法地在社会最边缘的地方沦入自生自灭的境遇。

南达科他州奥格拉拉拉科塔县,有全美第八大印第安保留地Pine Ridge,那里到处破烂、肮脏,缺乏任何公共设施,只有最原始的卫生环境,男性平均寿命仅有44岁……

如今,印第安人的教育水平是全美最低,印第安人的失业率是全美最高,婴儿夭折率全美最高。看不到希望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酗酒,吸毒,自杀…….

疯马山雕塑前的沉思:印第安人必须为弱肉强食的世界付出文明灭绝的代价吗?

▲《与狼共舞》剧照

走在怀俄明大草原和南达科他的黑山恶土,呼啸的风从天边刮来,穿过印第安人的圣山和魔鬼塔,仿若旷野野牛群狂奔,战马嘶鸣勇士长啸,殖民者的枪炮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