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其爱你的保姆,不如好好管管她

(2017-06-24 11:23:35)
标签:

杂谈

分类: 冰川观察

我们不应该期望再有人像艾青那样,写出《大堰河,我的保姆》这样的诗作,也不应该指望雇主与保姆能够亲如一家。

撰文 | 张丰

杭州一处豪宅突发大火,女主人和三个孩子被消防救出后,经抢救无效四人全部死亡。从这场火灾中幸免的保姆,被警方抓获。经公安机关调查,这起火灾被明确为“一起纵火案件”,保姆有重大作案嫌疑。

与其爱你的保姆,不如好好管管她

▲警方公布的信息

尽管详细的案情还有待警方调查后公布,但是这起案件的一些细节已被人们反复讨论。

网上流出的在外出差男主人的“朋友圈”信息显示,保姆已经向警方交代了一些事情,比如,女主人价值二十多万的手表,被保姆拿走当掉。小孩的“一些手镯”,也被保姆拿走。而此前,保姆声称买房,也从这家借走了10万块。

看起来,在出事之前,保姆和雇主之间的关系还不错。保姆是上海的中介公司介绍来的,已经做了一年多。既然已经借钱给她,说明双方已建立了基本的信任。

在这种情况下,保姆为何还纵火害人,确实难以理解。网友的推测,她是为了烧掉现场,毁灭自己偷东西的证据,也算是一种比较合理的推测。

四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真是让人悲伤。

从已有的信息来看,这个保姆并不是野路子,一个杭州主顾,从上海的中介那里聘请保姆,他找的应该是有正规资质的中介。雇主家境殷实甚至富裕(网上传这套被烧掉的房子价值数千万),保姆甚至有专门的电梯,直通工作间,以免对雇主的生活造成打扰。

这应该是中国现有条件下,最能发展出良好雇主与保姆关系的情况了。正因为此,这起悲剧才格外让人震动,我所认识的家庭主妇,都非常惶恐。我们还能找到让人放心的保姆吗?如果你每天像对待潜在敌人一样防着保姆,保姆的工作,在开始之前就已经失败了。

这只是一起极端事件,它是完全偶然的,但却又足以在对保姆进行质疑的序列中填上浓重的一笔。

在此之前,有媒体报道过广州保姆害死老人的事件。她在被警方抓获后,招供此前已经做案9起。这是专门针对老人的侵害案件,却也引发了雇主对保姆的普遍警惕。这次杭州的纵火案,毫无疑问会让这种担忧再次发酵。

与其爱你的保姆,不如好好管管她

▲今年315晚会,家政行业乱象被曝光。

城市中保姆的出现,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现代社会造成父母与子女的分离成为普遍,家庭普遍小型化。很多家庭,夫妻都忙于工作,无暇做家务,就更不用说照顾老人和孩子了。在这种情况下,拿出一部分家庭收入,请一个保姆就是一种必然。

这是一种收入的再分配,事实上,在上海、杭州这样的大城市,从事家政服务的阿姨,收入已经普遍高于很多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

保姆的普遍性问题,在于其物质生活与精神世界的分离。很多保姆在城市劳累,心却还在农村,在老家的父母和孩子身上。城市对她们来说,是一片“在而不属于”的地方,她们对脚下的土地没有感情,更重要的是,相当多的保姆,并没有建立起有关“现代工作”的观念,她们内心中是如何看待雇主的,其实大有疑问。

鲁迅小说《故乡》中,闰土的父亲是为迅哥儿父母做工,闰土长大后也是,如果社会没有变故,闰土的儿子水生,恐怕还是为“老爷”家做事。我们无法知道水生长大后的故事,他很有可能“翻身做了主人”。迅哥儿即使不搬到城市,两家关系也会发生巨变。

50年代的社会改造,在社会上强制普及了一种平等的观念,但这种“平等”其实是有问题的。它不是建立在契约意义上的权利平等,而是一种强制性的身份平等。等到80年代以后,中国进行经济改革,收入的不平等加剧,“保姆”“保洁”“阿姨”这些名词,重新进入到人们的生活中,就很有可能导致一些问题的出现。

与其爱你的保姆,不如好好管管她

▲杭州网的新闻

就杭州的这个案例来说,有人怀疑雇主与保姆过于亲密,也不能说毫无道理。保姆声称买房,雇主有义务借给她钱吗?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向朋友借钱,都是相当敏感的事情。如果保姆不是处心积虑要害这一家人的话,是什么导致她拿走女主人的手表?最初萌发的私欲,是处于对两家财富不平等而产生的嫉妒心理吗?

由于案件的细节还没有公布,我们还无法确知保姆作案的动机。但是,很有可能,悲剧的发生要么与雇主与保姆的关系失范有关,要么与保姆与日激增的内心不平衡有关,而后一种,本质上也属于双方关系的失范。

我们应该把保姆看成普通工作的一种。保姆应该被视为城市的一份子,就和白领一样,只是工作性质不同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雇主与保姆所属的公司签订合同,而公司应该为保姆购买五险一金,并且规范保姆的行为。雇主与保姆,不应该是直接的雇佣关系,他购买的只是某个公司的上门服务。这时,雇主与保姆的关系,就会更为疏远,也更正规,一切以服务质量说话。

与其爱你的保姆,不如好好管管她

▲雇主与保姆之间需要形成健全的契约关系

现实中,大量保姆只是属于“中介”公司,借给给雇主后,收一笔介绍费就算完事。剩下的,就要看雇主与保姆如何“相处”。人们经常谈论与保姆处得好不好,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保姆,这本身就是畸形的。这时,双方要么走得过近,要么“因爱生恨”。

“保姆能不能同雇主一起吃饭?”“在家里安装摄像头来监控保姆是不是歧视?”人们会为这样的事争吵不休,本质上就是因为双方的关系没有建立在契约上。这样的事情,完全可以通过合同进行约定。雇主在提供报酬的时候尽可以大方,但是作为“甲方”,却也应该更加挑剔。

我们不应该期望再有人像艾青那样,写出《大堰河,我的保姆》这样的诗作,也不应该指望雇主与保姆能够亲如一家。

当务之急是建立更规范的劳务制度,这样,虽然不能完全避免极端事件的发生,但是却能够从整体上提高雇主与保姆这两个阶层的相互信任。我们必须足够“冷漠”(制度层面),才能略微亲密(人情层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