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性无诗”的男编辑,丢了报纸最后一点尊严

(2017-02-22 09:50:42)
标签:

杂谈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佘宗明/文】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胆子大了,什么鸟都敢把自己当大雕。连云港某晚报男编辑的“一撩成名”,就印证了这点。

他凭着发稿权,对给报纸投稿的23岁女孩小黄性骚扰,屡次向她发露骨文字,约人家“饭前饭后浪漫一把”,并表示只要她同意,其诗歌就可发表、拿稿费、出名。

结果强撩不成,威胁人家“真有现报的”“你基本废了”“封杀你”,被女孩爆了出来后,怪对方“整残自己”。做“新闻”的他,愣是把自己变成了“连云港某报知名男编辑性骚扰投稿女孩”新闻里的男主角。

武侠小说里,练剑法最高境界是“人剑合一”,而在做新闻上,“新闻人和新闻合一”也是种修为。

但有些新闻人自身成新闻,是因为业务能力够牛打出了个人品牌,有的人则是因“不明慎所职,偏要以身试法”式的搞事,最终搞出了大动静。涉事男编辑,显然属于后一种。

“无性无诗”的男编辑,丢了报纸最后一点尊严

▲事件当事人对话截图

说真心话,看完他壮烈的“撩作者史”,作为媒体同行的我,真有些“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穿越感。套用流行句式,我真怀疑自己是进入了假的新闻行业。

妹还能这样撩?

“欢迎来稿”,此处的“稿”莫非还能成“搞”的通假字?这么多人“纯(如白)洁”,难道像我这么纯洁的男编辑越来越少了吗?……这完全是将我早就被毁的三观,摁在地上践踏三百遍。

首先,是讶异于这男编辑的感人智商。好歹是做媒体的,连点媒体素养都没有,就不知道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传播结点与裂变式传播效率?不知道微信聊天页面文字容易被立此存证、当作把柄?学学某大V的做法,在耍流氓时“敏感”内容发语音,以免被人截图,这才是自我保护意识。

还有强撩失败后的反问,也让人惊叹其脑回路:“凭什么要睡你你就生气?”“男人的愤怒可不得了”——微信聊天时,就不能带脑子和正常逻辑上线?

其次,是惊诧于他的胆识。在这个媒体人屡遭群嘲以至于自嘲为乐的年代,他却这么看重自己的“职权分量”,身为地市级报纸里非身居要位的编辑,居然就敢凭着发稿权搞性勒索,还对着投稿作者自称“为师”。

现在发稿渠道那么多,那点发稿权还能当令牌?退一步讲,就算人家诗作能见报,就能上天吗?是他所在报纸影响力倾天,还是他是共济会大Boss?

他号称能让女孩发稿“出名”,也令我挺自惭形秽的:我从事评论也有些年头,在国内报纸上发表的评论文章不下于千篇,也不见出个名,看来还得蒙他指点一番才是。

不过想起媒体报道此事时将其称为“知名男编辑”,我还是忍不住感慨:这哪是头衔通胀,这纯粹是改写“知名”的定义。要是没发生性骚扰这事,他那小圈子外还有人“知”他的“名”?

“无性无诗”的男编辑,丢了报纸最后一点尊严

▲涉事男编辑

这些年,对媒体圈“贵圈真乱”的指摘不少。男记者(编辑)潜规则女实习生的轶闻,也时常在圈内风传。去年记者成希诱奸实习生事件,亦引发舆论哗然。

可无论记者还是编辑,手中职权就像空气阻力近乎可忽略不计,所以“睡粉”的情况有之,像涉事男编辑,这样拿“你基本废了”威胁不服从“睡服”要求者的,还真是罕见。

它也让人想起了之前有些奇葩新闻:租客以租房为筹码要去中介小妹陪睡,女子欲退租金被中介要求“潜规则”等……

芝麻大的权力都敢拿来勒索,真以为你是某些强收过路费……马路钱的强盗啊?更搞笑的是,这男编辑还吓唬女孩说对其“封杀”,可讲真,他除了可以“封杀”自己可怜的智商,谁都封杀不了。

但不论是那个以为掌握了重要筹码的租客,还是这个男编辑,可能都陷入了某种“大权在握幻觉”。

在他们视野未被打开的视域中,他们兴许真以为,自己那点小到不能再小的权限能决定别人的命运,能用来变现、发威。在苍蝇眼里,叮个包就是权势倾天。没准在涉事男编辑眼中,发稿时也有“批奏折”的快感。

“无性无诗”的男编辑,丢了报纸最后一点尊严

▲涉事男编辑供职报纸做出的官方回应

在网上,好多人说这男编辑斯文败类。我觉得,当事二人因诗歌交识,他若能像徐志摩、沈从文那样,凭恃着才情撩妹,那成不了郎情妾意的佳话,至少还是个美好的故事。

事实上,这位男编辑确实语言也确实挺“文艺范”的:“无性无诗”“师怒也”“魂归来兮,收个女孩不容易,得悟啊”“寡趣”……这些文白夹杂的耍宝话,像是民国文人文集册子里摘出来的。

可究其言语,只有想“睡你”的赤裸肉欲,全无含蓄蕴藉的表达。用米兰·昆德拉的感慨,就是“初次调情和性爱之间的辽阔空间消失了”。那些性骚扰话语,完全是教科书级的耍流氓标本。

古人是“诗言志词佐清欢”,到了他这,成了“有性才有诗”。把白日梦做成了“白日”梦,就这德性,你是鹿晗吴亦凡人也未必从啊。

精虫上脑,丽江逛一逛,微信摇一摇,再不济用“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解救前列腺。微信刷流氓未遂不成还搞人身威胁,既Low且傻。

不过也得庆幸,幸亏他只是个男编辑,只是让敝行业和男编辑声名受累,要是真掌握了生杀大权,啧啧,原谅我不敢想后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