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r淦木雅
Mr淦木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木槿】细胞也要谈恋爱 BY:你可爱的木槿麻麻

(2017-11-12 22:26:52)
标签:

耽美

生物大佬

分类: 木槿的耽美世界
细胞也要谈恋爱 BY:你可爱的木槿麻麻
       宗志是一个专司生产胰岛素的胰岛B细胞。
       他有一个青梅竹马,后来那个细胞最后分化时和宗志闹了别扭,跑去翻译了胰高血糖素。不过他哥俩之后和好如初,倒也不嫌有了间隔。
        宗志还记得初见胰岛A细胞的时候。当宗志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滚圆的细胞屁股。他用力拱了拱,说:“喂,你挤到我了。”那个团子似的圆屁股笨拙的扭动身子,吐出一口信息素:“.....恩...我还不会动....呜...”
        ...哦,多么傻的新细胞啊,连糖蛋白都没长几个勒。 
        宗志好心的帮他摆正姿势,顺便取了几口血糖给他。看着他呆呆的样子,宗志忍不住问:“喂,你有名字吗?” 
         “...没有”那个刚分裂出来的细胞忸怩着。
         谁这么不负责,居然放着刚分裂出来的细胞不管。宗志无奈的扶额:“那我给你取一个吧。没有名字红细胞群不给氧气的。”恩,叫什么好呢?宗志踌躇着。
         曾经宗志的原细胞对他说:“你一直未分化,是因为没有志向,所以予你一个‘志’字,希望你能早日分化安家。”名字自都有一定的意义,那么什么名字能取给这个小家伙呢...小细胞正在掩饰他的细胞核...好吧,这么害羞,就——
         “叫你宗修好了。”正在抚摸着他的膜。
         “唔...谢谢....”细细柔软的奶音里流出多肽的甜味。啊啊,真是可爱的朋友呢。
         宗志与宗修一起生长,一起去白军队捣乱,互相嘲笑对方翻译的蛋白质,帮对方领氧气,还时不时把代谢废物仍对方身上。
        只是后来宗志参加了工作,专司胰岛素,两细胞很难见一面。
        直到有一天。
        刚过了1点,劳累了30分钟的宗志正调养自己,突然发现眼前挤着一个滚圆的细胞。
         ...........
        “修,你还没分化,乱跑不怕白军队抓啊。”他调侃道。
         “...我想你了,”小细胞喃喃,“你什么时候回来?”
          哈,这么软萌。不过......
          “我回不去了哟。”宗志指了指自己刚吐出的胰岛素,“你看,我干活呢。”
          “那我也在这里。”宗修努力向宗志身边挤。
          “哎哎哎!”旁边一胰岛B细胞哥们看不下去了,“这里是消化重地,没分化的小鬼少在这里嚷嚷!”
          “可是.....”宗修一下子涨多了线粒体——他又害羞了。
          宗志道:“你还是先回去吧,等分化了再来。”不过分化到别的地方就再也来不了就是了。
          显然宗修也知道分化后的束缚性,他一下子瞪大眼,死盯着宗志:“连你也赶我走?!”修气鼓鼓地跳到宗志头上,突然吐出一口未成形的多肽,“给你,都给你!”
           ....这是!他吐出的多肽虽然未成形,可明显是胰高血糖素的氨基酸序列!“这小子,诚心跟我对着干啊。”宗志不满的蠕动了一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和宗修挤在一起。胰岛B细胞哥们看到宗修的样子,默默地吐槽:“哎呦.....天才啊。”
           众细胞群中,从此又多了一个软萌又可爱的的胰岛A细胞。
——————————————————————————————————————————————
            日子一天天过去。
             宗志和宗修又成了一对好朋友,虽然道不同却总不谋而合,互帮互助成了那片胰岛区的佳话。
            直到腺病毒的到来。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免疫军的失策,放进了一群可怕的腺病毒。黑色的、坚硬的利刃蛋白割进了一个又一个细胞内部。他们狰狞着涌进,不要命似的拖着一身的Y型抗体就往细胞体内挤。很多细胞都吓坏了,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看来,内环境也是一片混乱。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腺病毒。
              宗志曾见过这些腺病毒,那时有一批白军队训练,刚好未分化的宗志路过。白军队有一个吞噬细胞用触角毛狠命的黏住腺病毒,用各种蛋白棱角去蹭它,嚷它痛苦不堪。真是残忍啊,宗志当时叛逆的想着。
             岁月不待细胞,那批短命的白细胞军队怕是早已经牺牲。
             只是风水轮流转...这次,被侵犯的对象,换成了自己啊。如果单是自己还好,偏偏宗修也在......宗志默默地叹口气,不动声色地用半个身子遮住了宗修。
            宗修没见过这些黑色杀手,他好奇地看着细胞缝隙之间透露出来的乌烟瘴气,感叹道:“哇,好多黑蛋白!”
           “别乱动!”宗志皱眉。他感觉有点不妙,自己体内突然有些不对劲,却难以猜出发生了什么.....难道...他体内进入了腺病毒?!
            几分钟后,大量特异性抗体军涌入,结合连接了很多腺病毒,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终于结束了。
            可战争还在继续。
            满处都是被绑缚在一起的病毒,组织细胞。白军队的尸体......宗修抱着宗志,吐出一口弯弯曲曲的信息素:“为什么...会这样....”
             谁知道呢?主系统被感染了,还是被注入了不合格疫苗?真是灾难。
           宗志推了推宗修,道:“我们这里被感染过,走,主动请求去检查。”
           宗修急忙拉住宗志:“要是被查到有感染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宗志苦笑道:“那就只能被白军吃掉咯。”
           宗修一下子怔住。
           “喂,走吧,小鬼。”宗志扯扯他。
          宗修像是下了决心一样,挥掉一只烂掉的核糖体,拍拍脚下的吞噬细胞尸体,悲壮道:“走吧.......死鬼~”
          .........真是从不知轻重的小鬼。
          “白——军——”宗志提高信息素浓度,传给了远方巡逻的白军队。
           一只浆细胞把吞噬细胞拉过来,吞噬细胞轻车熟路的轻触着宗志以及其他细胞的膜。
         突然,吞噬细胞冷漠的抬头,眸子如针一般刺痛了宗修的膜。浆细胞对宗志说:“你,过来。”
         ..........果然,是被感染了吗?宗志伤心的想着。
         身后大嚷着的宗修差点撕裂了自己的糖蛋白,大量吞噬细胞猛然冲进来,用浆细胞的y抗体去检测所有宗志周围细胞。
         ......啊啊,胰岛区崩盘了。
         宗志低着头,仿若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可那浆细胞又说,别怕,你没被感染。
         “.......啥?”
        吞噬细胞摆弄着他的触角,发出娇媚的鼻音:“你呀,没有被腺病毒感染,不用担心~不过呢,”他的触角 不经意拂过宗志的葡萄糖受体,“你自身有点毛病。”
        “跟他说实话吧,他有权知道。”浆细胞慢吞吞爬到吞噬细胞身边。
        “简单点来说,你之前收到了惊吓~”
        “所以DNA链出了问题”
        “这个问题很严重~” 
        “但是不着急” 
        “对,你还能活好多天呢~” 

       “就是说啊,你——”
       “癌变了”
        ——癌变。
        怪不得,之前明明没有腺病毒近身,却有一种莫名的紧迫感。宗志感觉很迷茫:“我这一生......都做了什么?”
      “不过呢,想让你最后帮系统一个忙啊。”吞噬细胞说。
       “.......什么?”宗志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被吞噬大军团团围住的胰岛区,那里是他分化工作的地方,是他日日夜夜为之付出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那也是修在的地方。
       “帮我们演一场戏,小宝贝啊~”特意妩媚的语气让宗志感到不适,他不住的想要距离眼前的巨大细胞远一些,直到碰到身后更大的吞噬细胞。
       浆细胞扔来一口多肽:“你试着装身上,把自己伪装成含有抗原决定簇的样子。”
        ......等?!宗志一下皱缩了整个胞身:“......你们凭什么这么做?”
       “凭着你是系统的孩子啊,小宝贝。”宗志身后的吞噬细胞用识别蛋白温柔的固定住他,取过那段多肽,悠然地修饰在宗志的葡萄糖受体旁。
      宗志害怕地躲闪着,:“等等,我可没说我同意了!”
      ......突然一阵寂静,周围杂乱的信息素忽然不见了踪影,只剩宗志刚刚发出的充满恐惧的可怜链带挂在白军队的胞身上。
      “你还真是个叛逆的细胞。”浆细胞皱眉。“好吧,我换一种你能接受的说法。”他忽然用力一跃,周围大型吞噬细胞忽而涌来,挤在四周。
      “要么现在就被吞噬,要么完成你生命中最后一次指令,这样的话——”浆细胞靠近宗志,用胞身轻触他的膜,“你好可以和那个A区的小鬼多呆一会二。” 
      ...........他们?!!“你们....怎么知道的?!”
     “哈,你可别小看免疫系统的监视功能!这个人体,年年岁岁、世世代代的细胞出生又死去,可还是这样有秩序......你以为是什么造就了这样强大的系统?你以为是什么维持着这复杂的世界?收起你的小心思,细胞的逾越之恋多得是,不差你们这对!”江西八块突然变得异常暴躁,面目模糊的样子甚是恐怖。
     如果能和修多呆一会儿......负了所有......又何妨......?宗志觉得自己又开始恍惚了,他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遗忘了转录胰岛素的方法。
      一切都晚了......不过,一切又还来得及。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修——修的周围有很多怕死的细胞,他们将来若是发现自己被癌细胞占侵而不上报,必定会央及到修。
      对的,不是为了自己。             “......我......”               宗志忍耐着强烈分裂的欲望。
      是,一切都是为了修。             “......答应......”           他将蛋白膜涌向白军队。
      我最好的朋友。                       “......你们......”            然后露出了趋向死亡的微笑。
      我最爱的人。
—————————————————————————————————————————————————————————

——————————————————————————————————————————————————————

        胰岛A区,恢复灾难一区。
        大量的胰岛细胞正互吐信息素,商议着重建胰岛A区的必要事宜。
        “嘿,小鬼,想什么呢,3分钟不吐一个信息素了你!~”一个强壮的胰岛A细胞大力又有爱地撞向一个沉默的胰岛A小细胞,由此掀起的波动一下子引发大批胰岛A 细胞的不满。
        “......没什么。”被撞歪的糖蛋白松松垮垮的坠在胰岛A小细胞上,他毫无恼意,只淡淡的回应着。
        “修,又想你老公了?”另一边的胰岛B细胞隔着细胞墙喊道,引得周围细胞惊诧连连。
        “......”真希望自己不认识那个蠢细胞。带着同样的遗传物质,怎么差距那么大呢?宗修忍不住多吐了大量胰高血糖素。
        忽然,胞群传来一阵微妙的骚动。
        “哎——宗志被白军送回来啦!”一个细胞吐出了信息素,紧接着又是一阵又一阵的叫嚷,大家对待宗志仿若对待一位英雄。实际上确实是这样,一个敢于牺牲自己换得群体安全的有志细胞比什么别的细胞都值得尊敬。
        待修转过身,却没有看到那日夜思念的影子。
        直到......被细胞从后面拂过。是宗志。有些粗糙的糖蛋白,极具特色的形状。修忍不住哽咽着,任由对方肆意磨蹭自己。
        “我回来了,小鬼。抱歉,让你久等了。”宗志爱怜地轻触着扑在自己怀里不住抖着的小鬼。
         “......真是......欢迎回来。”修回蹭着宗志,两细胞紧贴着,远看就像有丝分裂后期的子细胞,难分难舍,因为分裂就伴随着撕心裂骨的剧痛。
        白军队中最显老态的细胞在众吞噬细胞的簇拥下悠然飘来:“打扰各位工作了。”
        “承蒙白老厚爱!”众细胞热情地回应。
       “此次白军赶来,是为这位勇士护航,同时也是为了接纳下一批勇士接受白军治疗的。”慈祥的老细胞身后,那个诱逼宗志的白细胞微笑着高升吐出一串大信息素。
      这一下就引起了一阵惊异地讨论。
      “什么?被感染了病毒可以不被裂解?”
     “白军变得这么厉害了?”
     “白军!白军!白军!”
     直至后来一致的叫好声。因为宗志吐出了一口病毒类似蛋白——那是白军吞噬病毒以后才有的表现。
     一个细胞开始瑟瑟地脱离,飘向白军群中。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大量的细胞,争做着勇士,等待着治疗。
     大家欢呼着送走了被白军携走的细胞们。每个细胞都散发着快乐幸福的信息素。谁也没有看到,宗志悄悄把空中的病毒类似蛋白收集以后又吞噬,连在宗志身边的修也没看到。因为修正一脸幸福的抱着宗志,高兴地看着远处——白军队们正托着勇士们,一点一点地包裹住她们。
—————————————————————————————————————————————————————————
      宗志真的回来了,他还是那样一丝不苟,帮着安排着因为腺病毒侵袭而空缺的位置。
      只是听白军说,宗志还不能翻译胰岛素,刚治疗好的胞体,不适宜马上投入工作,应静养一段时间。
      于是宗志索性跑到胰岛B区边缘,紧挨着在胰岛A区努力工作的宗修,天天腻歪,副业指挥修复。

      宗修看向宗志:“........你真答应?”宗志笑道:“怎么不呢?”
      伴随着稀疏的祝福,两胞就地举行小仪式,成功建立两区亲密关系,自此两个细胞的故事被红细胞们广为流传。听说脑区的精英们对此也惊叹连连呢。
      只是这么久了,老细胞衰亡,新细胞分化——那批勇士还未归来。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群白军队。他们禁=径直走向宗志:“宗志,你的时间不多了。”
     “恩,我知道。”宗志转身轻轻抚摸着修,笑道, “我走了哦。”
     “等下,你要去哪?”宗修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悸。
     “只是去复查......马上就会回来的。”宗志突然笑了,问修:“你会等我么,小鬼?”
     修只好回道:“会的。”顿了顿又说:“只要你活着,就算你不来,我也会去找你。”
      宗志温柔地取走修刚刚排出的一段转录失败的多肽,当着所有细胞的面,一个利落的胞吞,吃了下去。
      “喂!你........”修一下子涨多了线粒体,胞身忽地变得晶莹而通红。
      宗志调侃道:“小别前留个纪念。”
     一阵调笑后,修望着宗志的背影,忽而想到,他还未从宗志那里得到纪念。
     不过,宗志好久都没翻译过蛋白质了。“管他呢,等他回来再找他要。”宗修想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只是宗志一直没回来,大家都说宗志变了心,不回来了。只有宗修不信。
    修还是日日夜夜地等着他的宗志,不离不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忽然一天,红细胞们带来一个可怕的消息——
    “脑区出问题啦!听说发现了癌细胞!”
    “哎呀好可怕呜呜呜呜......”
    “白军呢?不管这个吗?”
    修听到消息时,是在一个休息时间里。
    “啊啊,脑区和淋巴区挺近的.......不知道宗志有没有事......”他喃喃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病人局部麻醉,完毕。]
[开始实行脑补肿瘤切除术。]
[.......]
[手术完毕,非常成功]
[.......主治,我是人脑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这个病号的脑肿瘤能送给我部研究么?]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宗志再次醒来时,是在一个营养充沛的亮堂之地。
他觉得周围有好多和他一样的细胞——又圆又小,还不断分裂着。
他忍不住顶一下下方正在分裂的一对细胞:“喂,你们叫什么?”
“我们?”那对细胞小心地分开内部的细胞质,礼貌地回望着他:“我们,都叫宗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都叫宗志,都在努力分裂,都爱着一个细胞,那个细胞叫宗修。
——修对我们说过:“只要宗志活着,修一定会来找宗志。”
——所以宗志努力活着,因为宗志找不到回去的路。
——所以宗志只能努力地活着。
——努力的活着,等待着宗志的爱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听闻医学界又出新发现,有学者言脑部变异的癌细胞主动吸收胰高血糖素。]
[该发现一旦属实,将给部分胰高血糖素受体缺患者带来福音。]
[让我们拭目以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据说癌细胞们乐意吸收胰高血糖素,是因为他们本来也不愿意消耗系统的营养,所以费力地吸收胰高血糖素来使自己将非糖物质转化为糖类供机体使用。”
谁知道呢,也许他们对胰岛A细胞有着浓厚而深沉的爱呢?
                                                                                                                                                                              [END]
 





这个故事主要告诉我们:没事别生病,你难道不知道你一生病就得牺牲大量细胞出现比这一对虐得多的cp咩!



 注意:
抗体大部分是蛋白质,病毒在细胞外面时可以被抗体识别结合,一旦病毒进入细胞内部,除非细胞裂解,不然不会被抗体发现。所以系统想让修促使大家自己举报自己有病毒。
变异的癌细胞只能大量分裂,不再有原来的工作职能。(而且我故意忽略了癌细胞是圆的这个事实,不然宗志是胖子我不能接受!)
 
另外——因为人体内所有的细胞遗传物质是一样的而且全文用的是【他】,所以主角两个都是Y染色体。
               没错,我还是写的耽美๑乛◡乛๑


我在这里,和你一起。
木槿,一直等着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