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鲁29
鲁2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89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徐祯霞:《故乡的秋天》发表于2017年《散文百家》第3期

(2017-03-06 13:17:31)
标签:

文化

2017年《散文百家》第3期目录
 
□ 民间情绪
穿越麦地 裴亚莉 04(陕西)
花儿与少年 庄 凌 09(山东)
守护婚姻的盾牌 邢秀玲 13(重庆)
故乡的秋天 徐祯霞 15(陕西)
海的味道(外一篇) 宋芳华 18(山东)
 
□ 随  笔                            
梅花香里说易安 梅 子 22(湖北)
天上飘下的云  管 弦 27(湖南)
寻找晋商之魂 董 琴 30(浙江)
洛河夜泊 常红梅 32(陕西)
 
□ 亲情人间                        
清明   辛 茜 35(青海)
母亲的仪典  郭荷香 39(湖南)
一夜杏花入梦来  莺 子 44(河北)
屋前有棵乌柏树 陈慧娜 46(北京)
苦难酿出的母亲 陌 蓠 48(河北)
 
□ 记忆与叙事                                                                         
小女与小犬可可 董素芝 51(河南)
我的读书故事 唐国珍 53(辽宁)
只为心中一抹红 唐利春 54(重庆)
 
□ 美的园林                                                                                       
嵊泗,在水一方 峻 毅 56(浙江)
乡间草木 安 宁 59(内蒙古)
阳雀坡印记 姚筱琼 62(湖南)
 
□ 校园文荟                                                                                       
旧风物 王 俊 63(江西)
不怕冷的父亲 王秋珍 66(浙江)
遇见野菊花 罗捷媚 67(广东)
目送 宋昱佳 69(山东)
 
□ 全国各地散文作品联展(湖南桑植女作家)                                
南滩的野木棉 郭红艳 70
天平山的雨 甄钰源 71
重逢六耳口 李月娥 71
上山下山  向建华 72
我的木匠爸爸 周青青 73
藤萝花开 向玮敏 73
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周子琦 74
雨中登袁家界 郁韵静 75
最爱帅乡那派绿 彭冬梅 75
惧老 胡文君 76
桑植女作者印象 谢德才 77
 
□ 诗 散 文                                                                                         
车站 梁 容 78(上海)

故乡的秋天

/徐祯霞

 

很久没有在乡间走了。

看到路边的银杏树叶变黄,突然很想去乡间看看,这个念头在瞬间即变得很强烈。

对于乡间,我最最不能忘却的当是我的故乡,故乡那充满乡野气息和耕作着的村庄。说句实话,自从整村迁移,我便很少回老家,不是不想回老家,而是那种陌生感,让我再也无法找回故乡的感觉,因为,在那个地方,除了现实意义上的土地和房屋,我再也找不到任何的念想和回忆。

可是,对于村庄的怀念终是无法淡却的。

国庆期间,和老公一起回到了久违的故乡,不为别的,只为想看看故乡的秋天,故乡的秋天是不是真的已是物是人非,再也不找不到我记忆中的物像?

车子在公路边停下,我们走了下来,沿着一座水泥桥走进了村庄,村庄里到处堆着沙子、石头和砖块,看得出来,这里在搞大型的建设,村庄里的那些老房子几乎都已被拆,就算有几间没拆的,也写上了一个大大的“拆”字,门前荒草齐腰,残砖破瓦一地,几近残败这象,村庄里的乡亲已于前年从这个村庄彻底搬离,就是有一两家没搬的,也在去年搬走,这是一块被重新规划的土地,不管愿意或者不愿意,搬离都是趋势,因为这片土地将不再以村庄的面貌呈现,它将以一片新的建筑群出现在这里。或者工厂,或者疗养院,或者休闲功能区。

总之,这片土地正忙碌着,热火朝天地忙碌着。

有几个原来的乡亲在这里干活,见到了我,忙跟我打招呼,他们在给这里做工,一天一百块钱,用当地的话说,是小工,就是干一些不要什么技术性的力气活,他们每天在自己的家里吃住,只是在这干活,因为搬迁的村庄离这儿只有一里开外的路,在这干活不算远,一些没有挣钱门路的人就在这里打个短工,家里有事了忙事,没事了就在这儿挣几个零用钱,工钱不高,但买个油盐酱醋是可以的,既然村庄迁移是必须的事,好多人也就承认了这样的一个既定的事实。

村庄一边是热火朝天的,一边又是野草萋萋、断壁残垣的乱象。除了车来来往的道路,干净平整着,其它的地方到处都是荒草,高高矮矮,杂草丛生,只有一些高大的柿树腾空而出,依旧如常地生长,超越在这些杂草之外,唯有那红红的柿子挂在枝头,圆圆鼓鼓的,饱满而红润着,呈现着一种丰饶之象,其它,难见收获的稼穑,我不禁失落着,万分失落着。

故乡的秋天,原有多么美啊,美得我闭上眼睛都能看到它金灿灿的稼穑和满山的锦绣,那一望无际的玉米地,那沉甸甸的大豆,那在风中点头的高粱,任何一个物种都是一首韵味无穷的诗,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幅优美绝伦的风景面。我的乡亲们,一个一个站在地中间,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们穿插其中,收获着遍地的金黄,你在那边将话喊过来,我在这边将话喊过去,声声都蘸满了浓浓的喜悦,放眼四野,到处都是一片欢天喜地的景象。

太阳看着这一切,也欢喜地笑了,它温柔地投下慈爱的目光,轻轻浅浅地照在这片黄土地上,与大地一起分享着乡亲们的喜悦和收获。这的确是一片肥沃的土地,在这四个队中,三队的土地是最好的,它平整,宽阔,光照好,土质厚。我的祖上就是在这里发家的,王坪四个村庄,就出了我们一家地主,当然,在现在说来,这是一件不堪一提的事,甚至是羞于提及的事,但在那个年代,我的祖先就是靠着辛勤的劳动拥有了一大桩的房屋,并且开垦了大片的土地,成了当地拥气派房屋和大量土地的耕读传家的大户,要论说到底,我的曾祖父却是从安徽逃荒逃上来的难民,他之所以能够发家致富,与他的辛勤劳作肯吃苦有关,也与这片土地的土质好有关。

而今,这片土地做了它用,说真的,我从内心来说是可惜着,不仅仅因为它是生我养我的村庄,我对它有着深厚的感情,最主要我觉得好的土地还是应该用来种庄稼和蔬菜,尽管现代化已经是发展的趋势,但是现在的食品安全确确令人堪忧,转基因,各种添加剂、防腐剂,甚至毒馒头、毒粉条,让人去超市都不知道能买什么,可吃什么?哪些能买,哪些不能买?在餐馆吃饭都不知该怎么下筷子,什么是能吃的,什么是不能吃的?心里完全没谱。记得有一次在电视上见到毒粉条事件,自此之后,再也不敢买粉条,再也不敢吃粉条。因此,对于土地的消失,我惋惜着,并沉重着。

当然,这是题外话,话在题外,但值得每一个人反思,尤其是那些危害食品安全的人,人要赚钱生活,但是不能赚昧良心的钱。

老公喊我,将我从飘忽的思绪中唤回。

原来,我们已经来到了我家的柿子树下。老公说,要不要下一些柿子回去?我仰头,向柿子树上望去,今年的柿子结得很好,满树柿子红彤彤的,像一个个悬挂在枝头的小灯笼,看来,这棵树的柿子还没有被任何人下过。以前,每到秋天,家家户户都会将自己柿子树上的柿子收回来,或暖熟了,或刮去皮,晒成柿子干,或者将它放在楼板上搁软,到了冬天,自己食用,或者拿来待客,还有的将它放到腌菜里一起腌了,腌熟之后,切成块,脆生生的,是很好的下酒菜,现在,人都跑出去打工了,已经不在乎这些果树了,好多东西市面上都有买的,而且还可以买到许多反季节的水果,就算是在寒冬腊月,想吃啥也都能吃得到,村庄易主了,这些柿树也无人问津了,看着这些水润润的柿子,真让人觉得非常可惜。我回老公的话,好,下一些吧,咱们带回家自己吃,也可以送人,省得在树上白白地浪费掉。

我们找来一根竹竿,开了个小叉,用棍撑开,老公爬上树,我在下面接,一会儿,便下了一大塑料袋,还想再下点,但没地方装,只好作罢,老公坐在树上,自己挑了一个软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连连说甜,又从树上给我找了一个软的,用竹竿递给我,我们分别吃了起来,我一边吃,一边给他讲这棵柿树的历史。你知道吗?这颗柿树的年龄比我的年龄都大,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有了,但起初不是我们家的,是八爹家的,八爹的两个儿子一个去了咸阳,一个去了青海,后都在外地定居了,留下了我的八奶一个人在老家,后来,八奶老去,念在母亲常常照顾她,为她送饭担水,念着母亲的情,念着母亲的好,就在临终前将这棵柿送给了我们,在童年的很多个冬天,我们围着火炉吃的便是这棵树上的柿子。对于八奶,因为年纪太小,记忆已经很轻很浅,只记得她是一个小脚的老太太,走路一扭一扭的,很慢,常常扶着门框出,扶着门框进,颤颤巍巍的身影。她的面容,已经完全模糊,但这棵柿树,却令我们经常想起她,她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八爹死得早,女儿外嫁,两个儿子去了异地,可以说她一个人独自生活了半生,她的子女远离,母亲不忍见她孤苦伶仃,便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了她的亲人,在她老年的多数时光,是我们一家人陪她一起度过的,因此,她对于母亲是心存感恩的,临终之前,念着母亲的恩情,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母亲的,便将这棵柿子树赠予了母亲,说来也奇怪,这棵树长了这么多年,在我以为,以树的年龄,它已经很老很老了,可是,它还仍然旺盛而挺拔地生长着,让人觉得简直是个奇迹。

老公笑了。一直旺盛着好呀,旺盛着才能给你保留这些记忆,要不然,柿子树没了,你的记忆也没了。

老公说的很对,现在我回来,村里还有我们家的这一棵柿子树,倘若这棵柿子树哪一天没了,或者被人砍了,我再回来,那便真的再也找不回一点点关于故乡的痕迹了。眼下,村庄里的高楼大厦在成片的建起,或者明年,或者后年,这里的所有的一切都要被重新规划,它们会被种上新的花草和植被,新的建筑,新的庭院,新的道路,大量的外来的新的陌生的面孔,他们将成为这儿的主人,或者是生活者,那时,我将成为一个彻底的外人和旁观者,我不再对这个地方有任何的话语权和支配权,今天,我可以带走我们家的一些柿子,日后,我将带不走这里的一草一木,故乡,将永远深埋于记忆。

想到这里,我不寒而栗。

故乡,我真的真的将要失去了吗?

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个没有故乡的人,我一直以为,故乡会陪伴我一生,就算父亲母亲离去了,但老家还在,故乡还在,故乡的土地还在,故乡那些熟悉的人与物还在,故乡那些陪伴我成长的记忆便不会消失,我从来没有想到,在我的人生履历中,会发生这么大的更迭,以至于在我的有生之年,我竟然没有了故乡,成了一叶浮萍,成了一个无根的人,成了一个身心漂泊的彻底的流浪者。

可是,可是,故乡的消失,已近在眼前,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这该是一种怎样深深的悲哀?

我不禁惆怅满怀。

老公看我半天不言语,遂说,那去村里转转吧,转一次少一次,把你想看到的东西都再看看,倘若真的不能留存,留点记忆也是好的。

我们提着柿子走进了村庄。我和老公沿着村庄的步道慢慢地走着,一边走,我一边给他说着村庄里的事情,哪些地方都住着哪些人,哪里都发生过些什么样欢喜和忧伤的事情,甚至还有在村庄里发生过的最惊心动魄的事件。奇怪,就在这时,村庄里那些死去的、活着的人一起都涌到了我的面前,个个的面容都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真切,他们说话的声音,一举一动,纤毫毕现,就象他们都不曾从这个地方离开一样。啊故乡,故乡,你于我的记忆太深刻了,深刻到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像是烙进了我的脑子里,深刻到在一个村庄失去之后依然清晰如昨。

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每一步都储满了沉甸甸的回忆,我们从下院走向上院,又从上院走向下回,三队相比于别的队来说,要大一些,我们家在下院,但整个村庄的一切的一切,我都熟悉得犹如家里的物件,闭上眼睛都能想到它们逐个的模样和清晰的轮廓,这可是我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的村庄呀,二十年的时光,我就是在这个村庄里摸爬滚打着长大的,可非一朝一夕,也可非三年五载,这不是可以用语言来叙述的明白的,也不是可以用固定的数字来记载的,它承载着我人生太多太多悲悲欢离合的记忆和无数成长中的美好。

而今,走在这片土地上,却像是在与故乡诀别,作一次庄严的诀别。

我神思黯然。

这一次的故乡之行,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见到的最后的故乡的秋天,但故乡的秋天确实是变了,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秋天,没有了那些金黄的玉米和大豆,也没有了成堆的花生和红薯,尽管那些山峦还在,那条围绕着村庄流淌的河流还在,那些年年红着的柿树还在,但故乡的物与事都在被更替着,它以一种无法预期的速度在迅速的变化着。

看着那些在隆隆作响的升降机,我不得不承认,故乡已远,故乡的秋天,也终将消失殆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