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犁田的人H
H犁田的人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83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心雕龙·铭箴第十一

(2020-03-05 13:39:25)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心雕龙

铭箴第十一

 

作者:刘勰 

 

【原文】

昔帝轩刻舆几以弼违,大禹勒筍簴而招谏;成汤盘盂,著日新之规,武王户席,题必戒之训;周公慎言于金人,仲尼革容于欹器;则先圣鉴戒,其来久矣。故铭者,名也,观器必也正名,审用贵乎盛德。盖臧武仲之论铭也,曰:“天子令德,诸侯计功,大夫称伐。”夏铸九牧之金鼎,周勒肃慎之楛矢,令德之事也;吕望铭功于昆吾,仲山镂绩于庸器,计功之义也;魏颗纪勋于景钟,孔悝表勤于卫鼎,称伐之类也。若乃飞廉有石椁之锡,灵公有蒿里之谥,铭发幽石,吁可怪矣。赵灵勒迹于番吾,秦昭刻博于华山,夸诞示后,吁可笑也。详观众例,铭义见矣。

【注释】

1)舆几:车子与几案。

2)弼违:《书·益稷》:“予违,汝弼。” 孔 传:“我违道,汝当以义辅正我。”

3)筍簴:(sn jù)同“笋虡”。唐 元稹 《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华原磬》“何时得向笋簴悬,为君一吼君心醒。” 明 唐顺之 《重修泾县儒学记》“戟门壁池,笋簴在列。登其堂者,如入孔室而闻金石丝竹之声。”

4)户席:即《户铭》《席四端铭》,都是后人伪托。

5)革容:脸色因激动而变化。欹(q)器:古代贵族宗庙中的一种巧器。空时重心在上,故倾斜;半满时,重心在下,故位正;水满时重心又在上,很易倾覆。

6)臧武仲:春秋时鲁国的大夫,其论铭的话见《左传·襄公十九年》。令德:称颂美德。令,美。计功:计数功绩。称伐:铭其征伐之劳。

7)勒:刻。肃慎:古国名,约在今黑龙江省东南。楛:茎可以做箭杆的树木。《国语·鲁语下》“ 肃慎氏贡楛矢石砮,其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远也,以示后人,使永监焉,故铭其楛曰:‘肃慎氏之贡矢’。”后因以“楛矢之贡”泛指东北藩属的贡物。

8)仲山:仲山甫,周宣王时的卿士。镂:雕刻。庸器:记功的铜器。

9)魏颗:魏颗:姬姓,令狐氏,名颗,多称魏颗,史称令狐文子。春秋时代晋国魏武子魏犨的儿子,为人明礼敦厚,任晋国将军之职。魏犨临终嘱其用爱妃人殉,魏颗未听而嫁之,此妃之父为魏颗结草,使其在辅氏之战败秦将杜回。《国语·晋语七》:“昔克潞之役,秦来图败晋功,魏颗以其身却退秦师于辅氏,亲止杜回,其勋铭於景钟。”景钟:晋景公所铸之钟。

10)卫鼎:卫国记载孔悝祖先功德的鼎。铭文见《礼记·祭统》。

11)周武王伐纣时杀恶来,其父飞廉在北方为纣王立坛于霍太山(霍太山在沁州沁原县西七八十里),得一石棺,棺上铭文:“帝令处父不于殷乱,赐尔石棺以华氏。”飞廉遂触棺而死,葬霍太山。其后非子建立秦国。

12)灵公有蒿里之谥:卫灵公。《庄子·杂篇·则阳》狶韦曰:“夫灵公也,死,卜葬于故墓, 不吉;卜葬于沙丘而吉。掘之数仞,得石槨焉,洗而视之,有铭焉, 曰:‘不冯其子,灵公夺而里之。’夫灵公之为灵也久矣!之二人何足以识之”。蒿里:本为山名,相传在泰山之南,为死者葬所。因以泛指墓地;阴间。

13)赵灵勒迹于番吾:《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说:赵武灵王曾派人在番吾山上刻一个宽三尺、长五尺的大脚印,并刻上“主父常(尝)游于此”。

14)秦昭刻博于华山:《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说:秦昭王曾叫人到山上,用松柏之心做个大型局戏,并刻上“昭王常(尝)与天神博于此”

【译文】

相传从前轩辕黄帝在车厢上、几案上刻下铭文,用以帮助自己警惕过错;夏禹曾在乐器架上刻勒铭文,表示希望听取他人的意见;商朝商汤在盘子上刻写了“一天要比一天新”的规劝话语;周武王的《户》和《席四端》写了必须警戒的训言;周公把“说话要谨慎”的告诫刻在金人的背上;孔子看到了“欹器”,脸色大变。可见,列位古先圣人重视诫语的作用,由来是很久远的。“铭”就是名称的意思,观看器物必须端正它的名称。正定它的名称,审明它的警戒作用,目的在于美好的德行。春秋时鲁国的大夫臧武仲在论“铭”的时候说:“天子作铭是为了赞扬他们盛大的美德,诸侯作铭是为了计数他们的功勋,大夫作铭是为了称颂自己的劳绩。”夏禹把九州贡献的铜铸造成金鼎;周武王在肃慎氏上贡的楛箭刻字,这就是属于天子颂扬美德的事情;吕望把功勋铭刻在冶匠昆吾铸造的金版上,仲山甫把他的大功刻在缴获的器物上,这就是属于诸侯计数他们的功勋;晋国的将领魏颗的功勋被记刻在晋景公的钟上,卫国的大夫孔悝的勋绩被铭表在卫鼎上,这就是属于大夫称颂自己劳绩一类铭文。至于飞廉得到天赐的刻有铭文的石棺;卫灵公夺得坟地,得到阴间加封的谥号,他们的铭文从埋藏在深幽的地下发掘出来,唉,可真奇怪啊!战国时赵武灵王在番吾山上刻勒上自己的游踪;秦昭王在华山上刻画棋局。用荒诞夸张的刻石给后代人看,唉,实在可笑啊。详细观察了众多的例子,铭的意义就可以了解了。

【原文】

至于始皇勒岳,政暴而文泽,亦有疏通之美焉。若班固燕然之勒,张昶华阴之碣,序亦盛矣。蔡邕铭思,独冠古今;桥公之钺,吐纳典谟;朱穆之鼎,全成碑文,溺所长也。至如敬通杂器,准矱武铭,而事非其物,繁略违中。崔骃品物,赞多戒少。李尤积篇,义俭辞碎。蓍龟神物,而居博弈之中;衡斛嘉量,而在臼杵之末,曾名品之未暇,何事理之能闲哉!魏文九宝,器利辞钝。唯张载剑阁,其才清采。迅足骎骎,后发前至,勒铭岷汉,得其宜矣。

【注释】

1)始皇:即秦始皇。岳:指泰山等山岳。《史记·秦始皇本纪》载有《泰山刻石》、《琅琊台刻石》等,都是李斯写以歌颂秦始皇的。

2)疏通:指文辞畅达。

3)班固:字孟坚,东汉初年史学家、文学家。《燕(yn烟)然》:指班固的《封燕然山铭》。这篇铭是歌颂窦宪北征的功绩。载《文选》卷五十六及《后汉书·窦宪传》。燕然山: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

4)张昶(chng厂):字文舒,汉末作家。《华阴》:指张昶(一作张旭)的《西岳华山堂阙碑铭》。华山在华阴(今陕西华阴县)之南,所以用华阴指华山。碣(jié节):圆顶形石碑。

5)序亦盛:班固的《封燕然山铭》,和张昶的《西岳华山堂阙碑铭》,都有很长的序文。

6)蔡邕(yng庸):字伯喈(ji阶),汉末著名学者、文学家,以长于碑铭称著。

7)桥公:名玄,字公祖。汉末大官僚。《钺》:蔡邕有《黄钺铭》,歌颂桥玄为度辽将军时的安边之功。铭存,见《全后汉文》卷七十四。钺(yuè月):兵器,似斧。

8)吐纳:指模仿。典谟:指《尚书》,因其中有《尧典》、《皋陶(yáo摇)谟》等篇。

9)朱穆:字公叔,东汉中年文人。蔡邕的《鼎铭》是歌颂朱穆的。铭存,载《全后汉文》卷七十四。

10)全成碑文:《鼎铭》叙朱穆的家世及其一生经历,和碑体已完全一样了。

11)溺(nì逆)所长:蔡邕特长于写碑文(参看本书《诔碑》篇),《全后汉文》辑其碑文四十余篇。溺:沉迷、溺爱,指蔡邕惯于写碑文。

12)敬通:冯衍,字敬通,东汉初年作家。杂器:指他的《刀阳铭》、《刀阴铭》、《车铭》、《杖铭》等,见《全后汉文》卷二十。

13)矱(yu曰):法度,这里作动词用。戒铭,唐写本作“武铭”,指传为周武王的《席四端铭》、《杖铭》等。译文据“武铭”。

14)崔骃(yn音):字亭伯,东汉中年作家。品:评量。崔骃有《樽铭》、《刀剑铭》、《扇铭》等,见《全后汉文》卷四十四。

15)李尤:字伯仁,东汉中年作家。《全后汉文》卷五十辑其尚存铭文,有《河铭》、《洛铭》等八十四篇。

16)义俭:内容很少,意义不大。

17)蓍(sh师)龟:占卜用的蓍草和龟甲。这里指李尤有关蓍龟的铭文,今不存。

18)博弈(yì意):围棋。这里指李尤的《围棋铭》,今存。

19)衡斛(hú胡):衡量之器。这里指李尤的《权衡铭》。斛:十斗。嘉量:量器名。《周礼·考工记》所载量铭中说:“嘉量既成,以观(示)四国,永启厥后,兹器维则。”刘勰在这里以“嘉量”和“神物”并用,指好的量器。

20)臼(jiù旧)杵(ch楚):唐写本作“杵臼”,舂米用的器具。这里指李尤有关杵臼的铭文,今不存。

21)闲:即娴,熟练。

22)魏文:魏文帝曹丕,字子桓,三国时作家。九宝:曹丕《典论·剑铭》讲到九种宝器:三把剑、三把马刀,两把匕首和一把露陌刀。这里是用九宝指《剑铭》。铭存不完。

23)辞钝:文辞一般化。钝:质鲁。

()张载:字孟阳,西晋作家。剑阁:在今四川北部大小剑山之间。这里指张载的《剑阁铭》。铭文载《文选》卷五十六《晋书·张载传》。

24)骎骎(qn):马跑得快的样子。这里借喻张载的文才。张载是很平庸的作家,刘勰的评价有些过分。

25)勒铭:唐本“诏铭”,译文据“诏铭”。岷、汉:岷山和汉水,今四川、陕西之间的地区。《晋书·张载传》中讲到,张载的《剑阁铭》,“武帝遣使镌(刻)之于剑阁山”。

 

【译文】

到秦始皇在山上刻了赞颂秦的功德的铭文,他的统治虽然暴虐,但这些铭文的文辞颇有光泽,而且也有通达事理的好处。到了汉代,像班固的《燕然山勒石铭》,张昶的《西岳华山堂阙碑铭》,铭文的内容也很丰富了。蔡邕的铭文,可说是独冠古今。他赞扬桥玄的《黄钺铭》,行文仿效《尚书》;但是他为朱穆作的《鼎铭》,完全写成了散体的碑文,是他擅长写碑文而陷进去了。至于如像冯衍写的各种器物的铭文,虽然是模仿武王的《武王践阼》诸铭,但所说的内容和各种器物不相符合;详略也不恰当。崔骃的铭品评各种器物,多赞美而少劝诫;李尤作的铭很多,但意义浅薄而文辞琐碎。像《蓍龟铭》谈的占卜吉凶的神灵之物,李尤却把它置于讲戏玩的《围棋铭》的下面;《权衡斗铭》谈的是衡量器物的事,他却把它放在有关杵臼的《臼杵铭》的后边。对器物名称品第都没有考虑好,怎么能熟悉事物的道理呢?魏文帝曹丕的《剑铭》铭刻在九件宝器上,宝剑宝刀虽锋利,可惜文辞平钝。唯有张载的《剑阁铭》,作者文采清丽,像骏马奔腾,后来居上,晋武帝司马炎诏令把他的铭文刻在岷山、汉水之间的剑阁山上,可以说是得当的。

【原文】

箴者,针也,所以攻疾防患,喻针石也。斯文之兴,盛于三代,夏商二箴,余句颇存。周之辛甲,百官箴阙,唯虞箴一篇,体义备焉。迄至春秋,微而未绝。故魏绛讽君子后羿,楚子训民于在勤。战代以来,弃德务功,铭辞代兴,箴文委绝。至扬雄稽古,始范虞箴,作卿尹州牧二十五篇。及崔胡补缀,总称百官,指事配位,鞶鉴有征,信所谓追清风于前古,攀辛甲于后代者也。至于潘勖符节,要而失浅;温峤侍臣,博而患繁;王济国子,引多而事寡;潘尼乘舆,义正体芜:凡斯继作,鲜有克衷。至于王朗杂箴,乃置巾履,得其戒慎,而失其所施;观其约文举要,宪章武铭,而水火井灶,繁辞不已,志有偏也。

【注释】

1)箴:劝告。针:针刺治病。针石:即石针。古代用石针治病。

2)夏商二箴:《周书·文传解》引到《夏箴》数句,《吕氏春秋·应同》引到《商箴》数句。但这些未必是夏商时的作品。

3)辛甲:原来是商臣,后做周文王的大史。

4)百官箴阙:据《左传·襄公四年》,辛甲曾“命百官管箴王阙”。阙:过失。

5)《虞箴》:指《虞人之箴》,见《左传·襄公四年》。

6)体义:指“箴”这种文体的基本格式和内容。

7)魏绛:春秋时晋国人。《左传·襄公四年》说,魏绛曾引《虞人之箴》谏晋君。后羿(yì义):传为夏代有穷国的君主,善于射箭。《虞人之箴》曾讲到后羿因射猎而忘国事,所以魏绛用来劝告晋君不要荒于田猎。

8)楚子:指楚庄王。在勤:《左传·襄公十二年》载栾(luán挛)武子说,楚庄王经常教育国人,曾箴之曰:“民生在勤,勤则不匮。”

9)战代:战国时代。

10)委:唐写本作“萎”,译文据“萎”字。萎:衰。

11)扬雄:字子云,西汉末年文学家。稽:查考。范:模范。这里作动词用,指模仿、学习。

12)卿尹、州牧:均官名。这里指扬雄所作《冀州箴》、《司空箴》、《宗正卿箴》等二十多篇各种官吏的箴文。载《全汉文》卷五十四。

13)崔:指东汉文人崔骃、崔瑗父子。胡:胡广,字伯始,东汉大官僚。他们继扬雄补写各种官吏的箴文,共四十八篇,叫做《百官箴》。《全后汉文》辑得崔七篇(卷四十四)、崔瑗九篇(卷四十五)、胡广三篇(卷五十六)。

14)鞶(pán盘):官服的大带。鉴:镜。指装饰在鞶带上的镜。据《左传·庄公二十一年》载“王以后(王后)之鞶鉴于之”句注,鞶鉴原是“古之遗服”或“妇人之物”,可见刘勰所说“鞶鉴”不是实指其物,而主要是取“鉴”的鉴戒之意。征:验证。

15)信所谓:唐写本作“可谓”,无“信”字,译文据“可谓”二字。

16)潘勖(xù续):字元茂,汉末作家。他的《符节箴》已亡。

17)温峤(qiáo桥):字太真,东晋初文人。侍臣:指温峤的《侍臣箴》,见《艺文类聚》卷十六。

18)王济:字武子,西晋文人。他的《国子箴》已亡。

19)引广事杂:唐写本作“引多而事寡”,译文据此。

20)潘尼:字正叔,西晋文人。他的《乘舆箴》载《晋书·潘尼传》。

21)义正:《乘舆箴》虽从封建统治者长治久安的愿望出发,但其中讲到“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故人主所患,莫甚于不知其过,而所美莫美于好闻其过”等,刘勰评以“义正”,在当时是有可取之处的。

22)衷:中,恰到好处。

23)王朗:字景兴,三国时魏国文人。他的《杂箴》只残存数句,见《艺文类聚》卷八十。

24)巾:指头巾。履:鞋。

25)失其所施:刘勰在本篇第三部分说:“箴诵于官,铭题于器。”古代箴词多用于箴戒帝王,王朗在《杂箴》中讲到中、履之类,所以刘勰认为用非其所。

26)宪章:法度。这里用作动词,指学习。武铭:指周武王的铭文。

27)水火井灶:今存王朗《杂箴》中说:要使冬天像夏天那样温暖,没有火灶怎么行?要使夏天像冬天那样凉快,没有井水怎么行?

【译文】

箴,就是针的意思,用它来针砭过失、防止后患,用治防疾病的石针来作比喻。这种文体的兴起,盛行于夏、商、周三代。夏、商两代的箴文还保存着少数残句。周的大史辛甲,他的百官箴散失了,只存有《虞人之箴》一篇,文体格式和针砭意义已经完备了。到了春秋时代,这种文体衰微下去,但仍没有断绝。所以魏绛还用《虞人之箴》里的后羿失国的事来讽劝晋君,楚庄王还用“民生在勤”的话来教训民众。战国以来,各国都抛弃先王的德政,力求有功;铭文取代箴文而兴起,箴文便枯萎断绝了。直到西汉末年的扬雄稽考古代文章,才开始模仿《虞人之箴》,作了卿尹、州牧等二十五篇箴文。到东汉的崔驷、崔瑗和胡广又加以补充,连同扬雄的箴文一起,总称做《百官箴》。这些箴文,根据各种官位,指出他们所应警戒的事情,像镜子一样可以借鉴。确实是追求上古的好风气,在仰慕辛甲的做法了。至于东汉末年潘勖的《符节箴》,扼要而失之于肤浅;东晋温峤的《侍臣箴》,广博而失之于烦琐;西晋王济的《国子箴》,文多事少;西晋潘尼的《乘舆箴》,义理正确但文体芜杂。所有这些继续的创作,少有能够写得恰到好处的;至于东汉末王朗的《杂箴》,把头巾、鞋子也写进去,虽然能得到它的警戒谨慎起来,但是写的方法却不恰当。虽然《杂箴》文辞简约,意义扼要,效仿了周武王的铭文,但其内容里谈到“水火井灶”一类的箴文,文辞繁杂,把写箴文的目的意义搞偏了。

【原文】

夫箴诵于官,铭题于器,名目虽异,而警戒实同。箴全御过,故文资确切;铭兼褒赞,故体贵弘润:其取事也必核以辨,其摛文也必简而深,此其大要也。然矢言之道盖阙,庸器之制久沦,所以箴铭异用,罕施后代。惟秉文君子,宜酌其远大焉。

【注释】

1)弘润:即《文赋》所说:“铭博约而温润。”

2)核:核实,符合事实。辨:明,清楚。

3)摛:攡(ch吃):发布。

4)矢:正直。阙:缺少。

5)沦:沉没。

6)酌:择善而取。远大:指上面说的弘润、深远。本书《定势》篇说,“箴铭碑诔,则体制于弘深。”

 

【译文】

箴是官用来诵读讽谏君主的,铭是题刻在器物上的,它们的名称虽然不同,但引起警戒这点上是一样的。箴完全是用来制止过失的,故文辞依靠准确切实;铭兼有褒扬和赞颂的作用,故文体以弘大温润为贵。无论写作铭和箴,引用事例一定要核实而辨明,作文一定要简练而深刻,这是大的方面的要求。然而因为说直话的风气已经丧失,在器物上刻写铭文记功的制度又久已沦亡,因此箴铭这两种文体很少用到了,也就很少施行于后代了。虽然如此,掌握文辞的作者,也应当斟酌吸取它们深远、宏大的特点。

【原文】

赞曰:

铭实器表,箴惟德轨。

有佩于言,无鉴于水。

秉兹贞厉,敬言乎履。

义典则弘,文约为美。

【注释】

(1) 佩:结于衣带的装饰物。这里指铭记于心,佩服不忘。

(2) 无鉴于水:《国语·吴语》:伍子胥谏吴王说:“王其盍(何不)亦鉴于人,无鉴于水。”韦昭注:“鉴,镜也。以人为镜,见成败;以水为镜,见形而已。”

3)敬言乎履:应作“警乎言履”。

【译文】

总结:

铭是裱刻于器物上的赞词警言,

箴只是道德的标准规范。

对这些警言铭记在心上,

不要在水里只照见自己。

拿起这纯正勉励的话,

警戒自己的语言和行为。

箴铭内容意义正确才显得宏大,

文辞要简约方称得上善美。

【评析】

《铭箴》的“铭”和“箴”,都是文体的名称,它们共同的特点是具有警戒作用。铭有两种:一是纪念功德的,一是作警戒的。箴则完全以警戒为主。从古籍记载和地下发掘的文物来看,铭、箴是我国古代两种较早的韵文。虽然刘勰在考察这两种文体的起源时列举的许多作品是后代伪托,但他论断这两种文体“盛于三代”还是比较正确的。汉魏以后,“以石代金”,碑文渐盛,这两种文体便逐渐衰没。所以本篇正反映了这两种文体在我国古代从盛行到衰弱这一过程的基本面貌。

全篇分三部分:一、讲“铭”的意义、起源和发展情况。二、讲“箴”的意义、起源和发展情况。三、讲铭、箴二体的同异及其写作的基本特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