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太色了影视区 亚州色区

转载 2018-01-12 05:32:05

  【南海沦波舟】。
  我听到林医生念出了这几个字,心里躁动的厉害,【沦波舟】,也是藏在南海的?
  我当然知道所谓【沦波舟】是代表着什么意思的,鲨鱼号的船员们喜欢叫我“故事大王”,08年我跟冬爷他们相遇的时候,还在兼职着图书管理员的工作,沦波舟这么牛逼的珍贵物件我当然也不辱使命的在古籍之中见到过。
  可是我敢相信自己的大脑,我千想万想,怎么都没想到沦波舟会跟那个困扰了我如此之久的大海螺联系在一起,这不是异想天开么?

  但是……这似乎又是合情合理,有迹可循的啊!
  《拾遗记》里如是记载:“始皇好神仙之事,有宛渠之民乘螺舟而至,始皇与之语,坐见天地之外事,及天地初开之时,了如亲睹。宛渠国人长十丈,两目如电,鹤发如披,颜如童稚,鸟兽之毛以蔽形。其舟形似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一名‘沦波之舟’。”
  也就是说,信奉求仙之术的秦始皇曾经接待过一位来自遥远的“宛渠国”的宾客,他游历过四方,学识渊博,深得始皇帝的重视。在当时,他前往皇宫所使用的交通工具,就是一种被称作“沦波舟”的大船!
  这艘船的形状十分奇特,看起来像是一只大海螺一般,而这并不是沦波舟最牛逼的地方,它的牛逼之处在于,这种船的行船方式并不是如平日所见的帆船或者竹筏一样,漂浮在海水的上方,靠着浮力和风向来航行,而是直接沉没进海洋的底部,如同现代的潜水艇一样在水里就把行程走完了!
  而且,汹涌的海水无法灌进海螺之中,坐着这艘船航行在水中的人,不仅不会被淹死,根本就连衣衫都沾不湿!
  先不说把这段故事放在古代去诵读,就是放在现代、放在此时此刻我这个新时代青年的眼中,我也认为这种航海途径是痴人说梦。

  怎么可能会制造出那样一艘理想中的船只来?除非那是潜艇穿越回了两千年前的古代吧……
  但是为什么纪念品中的海螺模型会和我在蓬莱的世界地图中所看到的样子一模一样?这里刻着的文字表明,第四海洋勘探队的人认为那大海螺就是传说中的沦波舟,而李副官笔记中的描述则说明,他认为那是珊瑚礁岩组成的一座海螺型空气洞,那里相比其他的洞穴,可以承载着更多的鲛人生活。
  这又和我之前认为那是一只超大海螺生物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了,到底谁的观点是对的呢?没真真正正的、亲自到达那个海螺以前,我是说不准的,但是……说不准谁的观点都没错呢?
  那也就是说,我在这里不否定任何一方的观点,我要将它们全都整合在一起,同时安放在大海螺之上——
  大海螺可以提供鲛人的生存环境,也可以提供那个“宛渠国人”的生存环境,它的外壳看起来就像是珊瑚覆盖的奇特礁盘,它沉没在水底,如果行动起来,也全浸没在水中不会在海面上露出头来,而且,内部始终是充满了空气,不会涌入海水的。
  OK,所有的条件都符合了,两方的大海螺合二为一,可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礁盘是牢固的、不可能随意移动的,而沦波舟是“舟”!
    “‘宛渠国’有没有哪本书上说过它的具体位置?”
  怪人的声音嗡嗡的从我身下响起,我虽然不算重,但一直这么压着不下去,感觉都快要把他的脊椎压断了!

  “这个真没有,反正在我看过的那些书籍里,提及这个的记载简直是凤毛麟角,而且大同小异。”我摇了摇头才想起来怪人还趴着,根本也看不见,便继续说道,“但是宛渠国人懂得的东西很多,可以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吧,他乘着沦波舟游历过了世界四方,各地的景物与各处的风俗他都能跟始皇帝说出个一二来,所以始皇这个暴脾气对他的态度才会那么的亲切友好。”
  “我在想,秦始皇都统一六国了,还有什么是他闻所未闻,而且提不起野心的呢?这个宛渠国人的描述也怪的很啊,躲在海螺里航行,却又不是鲛人,听你说他的外形也和人类不一样啊,那是什么鬼东西?”
  “个头超高超高,双眼锐利又有神采,白发长的像一件衣服一样,脸却生的很水灵,身上还穿着鸟羽兽毛做成的衣物……”
  我说着说着,心里就打了个梗,这样的描述显然不是鲛人或者人类了,但此类的容貌我们也并不陌生啊,这不是东王公么!
  真是哪哪儿都少不了东王公,他们早已把地盘扩张到了南海之下了吗?

  “这里的水鬼就是东王公与龙伯人的结晶,这么想想,他们的出现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
  我以为已经死翘翘了的取脑狂魔突然声音微弱的插了句嘴,这个背景复杂的老头子居然顽强的活下来了,还偷听了我讲的沦波舟的故事!
  腿部的酸痛逐渐蔓延上来,一时半会儿的,关于沦波舟的前尘旧事怎么也捣鼓不清,我也不想再跟清醒过来的取脑狂魔搭话了。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觉得我们几个躺了好几个小时,但此时此刻蚂蚁噬骨的那种麻痒伴随着肌肉的酸胀折腾得我要死要活,就算再给我几个小时、给我一整天,我也不见得能恢复体力站起来。
  毕竟笑气是一种吸入过量就会致死的毒气,我们几个能大眼瞪小眼的忍耐着那种难过的感觉,也是一种福气,死了就什么也没了。
  又是几个小时过去,我们全都滴水未进、滴米未沾,别说怪人了,我自己的肚子,包括一向高冷的林医生的肚子都饿到前胸贴后背的咕咕直叫,可想而知大家捡回这条命是多么的不容易,此时此刻我们的状况又是狼狈到了何种程度!
  等到似乎一个季节过去,花儿都卸了,我才像蚯蚓一样艰难的蠕动了好久,终于是从怪人的背上滚落下去,还了他一个自在的喘息。怪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让人哭笑不得的嘀咕了一句:“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距离身体恢复还是有好久好久的时间要等待,我的目光游离着,还是被那颗小月亮吸引了过去。除却【南海沦波舟】,那个前面一句的【第四海洋勘探组】究竟是个什么鬼,我在这么长这么闲的时间里,和林医生对望了好几次,还是没能彻底想明白。
  没有当事人的证词,任由我们的思绪不着边际的编制故事,也只能是推测而已。在我的认知里,【海洋勘探】这四个字一般是和石油、天然气之类能源开发有关的大工程联系在一起的。
  南海这么大,当然也会埋藏着数不尽的海底能源,这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鲸鲨肚子里的那个家伙有一块银牌,银牌上的日期与眼前这尊工艺纪念品上的日期相吻合,很显然它们是同一批产物,应当属于同一批潜入海中勇者。
  回想起左丘先生看到尸骨时所露出的神情,我认为他们俩是认识的,而且,他们应当在1958年期间,共同隶属于那个【第四海洋勘探组】!
  不过我记得大家还在船上的时候,听谁说过一句,我们对于龙洞的研究是在1974年西沙海战爆发以后才开始的,怎么提前了16年就有一批海洋勘探组的人到这儿来了呢?但仔细的想了想,海战后的科研应该是官方承认的,历史当然很短,而在实际的南海里,千百年来早已不知吞没了多少探险家了吧。
  1958年,在的大跃进时代,在三年自然灾害刚刚开始之初,左丘先生他们就靠着超前的思想把目光投向了海洋,这其中也包括当年从这里带走了造化玉牒的张小爷。

  在那个年代,不可能存在南海之中的不期而遇,谁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财力钻时代潮流的漏子。我们现在基本能够确定了,五十多年前,跟随着张小爷进入了龙洞的那支“运输队”,就是这纪念品上刻着的【第四海洋勘探组】!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1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