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水先生JSY
三水先生JS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530
  • 关注人气:3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灵异事件录#鬼娃子

(2018-08-22 01:39:54)
标签:

杂谈

#灵异事件录#鬼娃子

进东是阴阳眼的第三十五代传人,这些年来,他一直游走在每一处荒芜的坟地,帮助那些活着而不得的人,实现最后一个愿望。

有人很贪心,问他,人生在世,哪及一个愿望,不实现如何情愿走向地府。

进东回他,人生在世,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活,非到死了牵肠挂肚呢?一个愿望就一个愿望,不能再多了……

每年的中元节都会出世一个鬼娃,这个死在娘胎的孩子,总会想尽法子逃跑,进东必须在这个夜走到尽头之前,找到他,送他去黄泉。

(1)

这夜,林兴村的五婶子生孩儿。

由于年岁已高,老刘在屋外急的跺脚,都几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听见孩儿呱呱坠地。

“老天爷呀,我家老婆子这个年纪才怀上孩子,帮帮忙,得母子平安呀”。

老刘走到门口就一跪,连拜了几次,却又听见产婆喊了声“高汤”,又连忙低头,碎碎念叨。

帘子被掀开,产婆急匆匆地跑了出来,拉住老刘的袖口就问:“不好了,五婶子撑不住了,孩子又不肯出来,再这样下去,哎,不行,老刘,万一……保大还是保小?”

“什么保大保小,我两个都要”,这下,老刘着急了,“林家大婶,我两个都要,一个都不能缺呀!”

“老刘,你别和我讲这些有的没的,你就告诉我,保大还是保笑,再磨蹭,我两个都保不住了!”

老刘这下腿一软,直接摊在地上,产婆见他没了主意,说替他保了大人,孩子,将来总会有的。

哪知道再将帘子掀开的时候,老刘喊住了她,支支吾吾地回了一句:“保……保孩子!”

(2)
这夜,本就群星万里的天下起了雨,老刘家办了喜事却又办了丧事。

老刘去村口王瞎子那儿挑了口楠木棺材,听说埋在地下十年尸体也不会腐烂。老刘不信,什么棺材能有这大本事,只当他没了眼睛说瞎话。

离开棺材铺的时候,王瞎子将老刘拉到灯火下,同他讲:中元节死了媳妇,灵魂势必会回来报仇,应当好言相劝,莫要动怒。

老刘抖了抖肩,双手一直无力地搓着,嘴上却倔地拉扯着嗓门:“王瞎子,你改算命得了,是不是卖棺材卖上瘾了,尽说胡话!”

回了屋子,老刘将儿子搁在小床上,见他安慰地睡去,这才蹑手蹑脚出了门。大堂里摆了刚买的楠木棺材,棺盖还半开着,等老刘将它合上。

“老伴儿,年轻的时候你不顾家里的反对和我出来吃苦,好不容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又一直没有孩子,如今有了孩子,你又不在了,黄泉路上可要走好。”

老刘拿出两小杯黄酒,倒在棺材的左右两边,正准备起身,哪知道身后熟悉的声音缓缓飘入耳朵。

“你害我至死,如今,又要假惺惺地让我原谅,你这算盘打得未必也太好了些吧!”

老刘肩膀不住抖擞,手指的指甲一点一点地掐进皮肤,机械般地回头,却见刚死去的老伴飘在半空中,身上正穿着刚换上不久的白衣。

嘀嗒嘀嗒,好像有什么一直嘀到地上,老刘低头一看,血,全是血。

他慌了神,连忙起身,脚下没注意,直接摔在地上,“你,你是……”

“怎么,才一会儿没见,就不认得了?”五婶儿脸色发白,手指没有丝毫的血色,身下就像漏斗一样一直在滴血,甚至连白衣服上都结成了一滩。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会,哈哈,不可能,肯定是我看错了”,老刘傻乎乎地笑出了声,他连忙起身,疯一样地跑到棺材旁边,将身子趴在棺材边沿,往里头瞅了一眼,身子彻底软了,是个空棺材,“老伴,放过我,好吗?”

“放过你,那谁放过我!”五婶子明显发了怒,身下的血随裙摆摇晃,甚至飙到了老刘的脸上,老刘往脸上一摸,发现了满手的血。

“血,有血。”

他连忙起身,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连屋子里的孩儿也不顾了,急忙往外跑,他还有救命稻草,村口子的老刘,对,他应该能帮上他。

可等老刘跑到棺材铺子时,发现往日整夜不关门的后灯笼屋子早就闭门,他使劲地敲门,却发现这个巷子一直有吱喳的走路声,他敲地越响,走路声越近。

正当他准备再逃跑时,远处飘飘扬扬的声音,夹杂了浓厚的嘲讽:“老刘,你护下的孩子,在后院呢,在我们埋女儿红的槐树下呢,你忍心离他而去?”

“对,我还有儿子”,老刘傻笑了几下,昏昏沉沉地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回跑,他走的是另一方向,正好可以错开五婶子,只不过得绕山头转一圈。

(3)
在山头,他遇见了拿着葫芦酒的进东,见着了一个活人可把他高兴坏了,又听他说是捉鬼的,赶忙拽了他的袖子跑回了旧屋子。

“大师,我的孩儿还在里头,你得帮我!”

老刘求了又求,进东只管将葫芦酒往嘴里灌,“你去找你孩儿,我护着你便是,不过,切忌,找不到就出来,莫要听她所说,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大师肯帮我……我就知足了”,老刘咽了咽口水,朝进东深深一拜,这才提着胆子往里走。

屋子里没有,大堂里没有,老刘紧张到嗓子眼都疼,边找边回头,甚至着了急,“我孩儿呢,孩儿呢,将我孩子藏哪里去了,不会在……不会,肯定不会,槐树,对,槐树!”

老刘就像失了心一样,早已将进东的嘱咐抛在脑后,跑到后院子的槐树,拿起锄头就挖,不知道挖了多久,才发现什么也没有挖到,除了那坛子女儿红。

女儿红是两人年轻的时候一起埋下的,说将女儿出嫁时就启了这酒,兜兜转转几十年,竟没有将它开启的时候。

老刘抱着它,许久,这才将盖子启去,从柜子台上找来了一只碗,正准备倒出酒来,却发现,大小不一的骨头倾倒了在碗中,手上,继而蔓延在衣服上,“骨头,啊,骨头!”

“是啊,骨头,这不就是你愿意看到的吗?”五婶子不知何时,就站在他身后,惨兮兮地笑着。

“不,不”,老刘失心地惨叫,“老伴,你将孩子还给我,求求你,别带走他!”

五婶子蹲下身子,血已占满了整条白衣裙,眼睛凶神恶煞地望着他,“那你将命还给我呀!”

“我还你,老伴,我还你就是了”,老刘全身抖擞,双手不知何时攀上了自己的脖子,越来越紧,两大手指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他窒息地那一刻,被进东阻止了去,昏死在了一旁。

五婶子发了狂,双眸越发地凶狠,“你为什么要阻止他,他本就该死!”

进东无奈摇头,将随身的酒葫芦盖子打开朝下,被装满的酒水未撒出半滴,五婶子的身子却越发地瘫软,一个冒了黑气的鬼娃子从她心口子蹦了出来,连连质问,“你为什么要阻止他,他就是个罪人?”

“他是个罪人,可起码他还活着,你可以让他赎罪,可不能平白无故要了他的命”,进东将酒葫芦往嘴里一灌,却撒出了酒水,他满足一笑,找了处凳子坐下。

“你这个老道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来抓我的”,鬼娃子将双眼一闭,身上的黑气突然间散去,眼神也变的清明。

世人说,每个孩子刚出生时,是他最纯净的时候,其实不然,孩子伴着母血而出,自然会沾上母亲的怨气,而鬼娃子就是一个吸取怨气的婴孩。

“鬼娃,你既然知道我来抓你的,为什么不跑呀?”

“跑什么,跑的再远你也会把我抓回去不是吗?”

“你是我见过最傻气,不过也是最聪明的鬼娃子”,进东难得夸了又夸,每回中元都像个公鸡一样,见人就啄,如今可好,坐着就能把事情解决,省了心,“说吧,怎么样才能和我离开?”

鬼娃子将眼睛瞪的老大,全然没有刚才的邪气,反而多了份难能的稚嫩,“我知道,你能引灵,孩子就在里屋,你让五婶子瞧他一眼再走呗!”

进东无奈一笑,这娃子就是明摆着引他现身,他从未曾想要老刘的性命,他一直以来,都是想让五婶子离开之前见一眼她的孩子。

(4)
相由心生,命由天定。

离开的时候,鬼娃子依旧将孩子托付给了老刘,进东问:为什么?

鬼娃子说:这世上,应该再也找不出比老刘更爱这个孩子的人了吧。

将鬼娃子送至黄泉时,有一女人正在桥头等他,他挣开进东的手跑了过去,喊了声:娘。

女人转头,莞尔一笑,对进东点了点头,继而拉上鬼娃子的小手走入黄泉。

自这日以后,进东再未遇见能散去全身黑气的鬼娃子,也再未瞧见在黄泉等孩子的母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