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水先生JSY
三水先生JS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688
  • 关注人气:3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临别前,你想和我说什么

(2018-08-19 19:57:36)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描一笔
临别前,你想和我说什么

“宁蜜,有想过再见吗?”

“没有。”

“我们……还有可能吗?”

“木然,你个混蛋,彻头彻尾的混蛋……”

(1)
嘀嗒,时针倒数中……

这个礼拜宁蜜整理好行囊准备开车离开,路上有个小伙子迷了路,她停车告诉他,得往前走,顺着公路就行。

刚转身离开,就被打昏过去,后背很痛,火辣辣的,尝试挪动,才发现手脚都被绑住,嘴巴被胶布粘住,想大喊却成了呜咽。

一阵脚步声踢踏式接近,想来穿这个鞋的人心情很好。

胶布被撕开,她嘶地抽了一口冷气。

“你就是木然的小情人?”

“你是谁?”

声音宁蜜认得,就是那个问路的小伙子的。

“好像每个人都会这么问,不过,我不像别人,我会告诉你哟,我叫捡七”,捡七凑近她的脸,继续说,“还有哟,你身后绑了一个炸弹,嘭会爆炸的那种。”

宁蜜抖了抖肩头,这像极了往常看的谍战片,只不过这次的女主角是她,她狠狠地吞了口水,问道:“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他最爱的人……”

“不,我不是,我们已经分手了!”出乎意料的是,宁蜜冲动了,许久,她平复心情,“他不要我了。”

“是嘛,要不我们问问?”

叮咚,号码拨通中,捡七故意将电话免提,没几分钟,电话拨通。

“喂,宁蜜?”

用了她的电话,宁蜜瞬间慌了神,“木然,你别过来,这家伙就是个神经病。”

将最后一个字吐露清楚,捡七又将胶布捂上她的嘴巴,又成了呜咽。

捡七将声音切换到耳提式,“听到了吧,你女朋友在我手上,老地方等你,可别带人哟,不然,我就撕票。”

捡七笑地很大声,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吧啦一声关了电话,他这才撕开胶布,细声道,“我说吧,他在乎你的,你……也在乎他的。”

“你为什么……”

“你想知道为什么?”

宁蜜点了点头,她确实想知道为什么。

“那我告诉你为什么。”

捡七张狂一笑。

他和木然十七岁时,参加了警校的选拔,名额只有两个,两人约定,后来成为对手,也要拼尽全力到最后一秒。

后来,两人真成了对手,赛前,两人友好式碰杯,一瓶水一瓶果汁,上台前,捡七却被查出服用兴奋剂,被取消比赛,而木然成了警校一员,去培训中心正式培训。

“他不会这么做的”,宁蜜咬了咬牙,说道。

意外的是,捡七轻松一笑,“他是不是这样的人,我比你还清楚。”

原来,这个果汁和水都是林静给他的,还特地嘱咐,捡七喜欢喝果汁。

捡七喜欢林静,木然一直都知道,以至于捡七出事后,木然怎么也不肯告诉他。

宁蜜问:“你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他说:“因为,他还欠我一场比赛。”

(2)
木然赶到时,绑在宁蜜椅背上的炸弹只剩下十分钟,捡七将遮住她眼睛布头撕去,宁蜜只能点头摇头却不能说话。

“木然,还有十分钟,你的小媳妇儿就要去嘭爆炸了”,捡七用手模拟爆炸的样子,就像个疯子正在渴望什么,“打赢我,我就让你救她。

木然忘了一眼宁蜜,点头,“捡七,我成全你,之后,你就不要再执着不该执着的。”

“话多”,捡七鄙弃吐了吐唾沫。

两个人的身手很好,本就是一块练拳的人,招数大抵都相同。每招都往致命处,谁都没有留手,身上的伤好几处,打出去的拳越发的猛。

嘀嗒,时针不断倒数中……

木然望了一眼宁蜜,出的拳头越发的狠快,就在捡七倒下的一瞬间,木然的最后一下拳头,本准备打在他的胸上,却斜划过去,打在了他的手臂上。

输了,捡七输了……

木然起身,撕去了宁蜜的胶布,两人含泪一吻,听到时针呜咽几声,木然赶忙将她的手脚都解去,将她抱起,往外走。

许久,他回头一望,见捡七就在门口向他招了招手,就像三年前,离别时。

木然慌张地想往回跑,却嘭一声,爆炸了……

之后,宁蜜听到了后来的故事。

木然去了警校之后,林静就病了,原来她早就命不久矣,只不过她就是想完成木然的期许,她没想到的是,木然不喜欢她,拒绝了她。

捡七从小就没有父母,奶奶一手带大了他,因为林静生病,捡七好几日都回去,就只为了照顾她,后来再回去,才发现奶奶摔了一跤,血流了一地,流干了,眼睛却不肯闭上……

奶奶走了,没一个月,林静也走了。

捡七问她,是不是还爱着木然。

林静说,爱了就是爱了,哪有这么容易忘记,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也就是捡七。

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

只可惜,林静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听到捡七的嘶吼。

(3)
照旧那辆吉普车,记得刚见面的时候,也在这辆吉普车上,宁蜜就半路拦了车,以至于,两人走过了一段漫长的旅程。

“我们早就分手了,你为什么还来?”

宁蜜将这个简易式爆炸器捧在手里,这是木然送他的第一个礼物。

时针不停,说明永远奔跑的爱情,他一直都在。

木然将车速提得更快,闷声回:“我送你去车站,别迟到了。”

宁蜜将眼泪一抹,回了一句,“好。”

总有说不定的委屈,说不出口的为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会煽动的情节,埋藏在心底最深的感情,都会在嘀嗒中,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一场旅行,一段邂逅,宁蜜认识了木然,在接下去的30天内,两人走过了一段堪称戏剧化的公路。

喝酒时,木然会发懵说傻话,开车时,木然会用手打节奏,在篝火旁听人豪放唱歌时,木然会忍不住上前抢话筒……

才这么几天,我就爱上了你,真可怕,不过,再见了,我的男孩。

离别前,宁蜜吻了他的唇,只不过离别后,木然哭了。

这一天,他失去了朋友,失去了爱人。

有人劝他,不就吵架了,为什么不追上去。

木然说,“她有她的生活,不能因为一次意外,就将她圈禁这片茫茫草原。”

30天后,木然的电话被打通,转身,宁蜜就在他身后,两人想视一笑。

车后的简易式爆炸器,嘀嗒……啪被剪断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