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分手后,我常常会想起你

(2018-05-16 00:13:06)
标签:

杂谈

分手后,我常常会想起你

知秋问左青:有一天不爱了,会不会也像孟云一样,扮成至尊宝去广场上喊林佳我爱你,直到那一刻才终于放下。

左青说:不会,因为忘记一个人很难,即便自认为放下了,也不代表不爱了……

(1)

认识左青的时候,知秋十七岁,那会儿叶正巧能落在肩头,轻远的风摇晃半边的天,乘风而下的是飞机划过的白条,知秋微微仰头,一个男孩挡住了所有的刺光,正巧印在女孩的瞳孔中。

光微凉,云正散,第一次遇见你,似乎用尽了前世的力气。

这个男孩叫左青,篮球社的社长,听人说,他性格十分孤僻,平日里也极少说话,只有在打篮球的时候才会激发所有的采光点,这就像黑白照片,只有被洗出来的那一刹那,才会勾起人的回忆点。

四点三十分,左青照旧抱了篮球跑了过来,只不过这次,眼神很明显地往知秋这个角落瞟了一眼,可惜的是,知秋刚从书包抽出一把散落的铅笔,否则,对眼时应该会有一秒的失神。

这天,打球的时间比往常更长些,往常知秋只能画一半的肖像画,这回竟然正好停笔,她抬眼嘘叹一口气,见球场上早就空荡一片,这才转身抱起画板,还没抬腿,身后有人叫住了她。

“知秋,孟知秋,文艺社的社长,是你吧?”

知秋扭头,见一少年挡住了残阳,露出精致的笑,她失了神,许久,才回道:“嗯,你找我有事吗?”

左青将篮球搁在腿边,道:“本来不应该麻烦你的,我这个人不大会说话,如果说错了什么你也别生气,其实,我想问要一张我的肖像画。”

“给你”,知秋将画像从画板上抽出,递给了他,左青抬眼接过,莞尔一笑。

都说无名的故事总有意外的开端,可意外的开端何尝不会引发无名的故事?

再见的时候,左青不再在篮球场上打球,他坐在知秋的身旁,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一个遥远的故事。

左青说,很久以前,有一位母亲,生下孩子后就去了英国,为了追随自己的梦想,抛下丈夫和孩子整整十八年。孩子第一次见到母亲的时候,她已病重,在病床前,母亲告诉孩子,她这辈子有许多作品,可却来不及给自己孩子的画一幅肖像画。

那时候母亲已经说不了话,可她坚持将这句话完整的传达给这个孩子,可就在孩子点头应下的时候,母亲的手也终于放下了画笔,放下了他,放下了整个世界。

父亲说,一个人放弃了家庭,那说明,她追求的东西更胜过于这些感情,可再怎么,也胜不过一颗真心,而左青就是这颗真心。

知秋问左青:你恨过她吗?

左青回答:不恨,她只不过在月亮和六便士之间选择了月亮,而我,要选择六便士。

(2)

四月春游的时候,左青就站在她旁边,才一年,眼前的男生就像在光速般生长,肩膀竟然已经没过了她的头,下巴也陆陆续续冒出了黑色的胡须截,不仔细看,知秋总以为,还在一年前刚认识的时候。

“知秋,你想过考什么学校了吗,离高考可是越来越近了”,左青食指划过鼻头,眼神上瞟,叠加出层层的抬头纹。

“海大,我答应爸妈要读省内学校的。”

“海大呀”,左青无奈重复了一遍,眉头却不禁微锁,谁都知道知秋就是考华清的料,现在说要考海大,是在给他机会呢,还是留给她自己失望呢?

知秋无奈一笑,伸出左手用力地敲了敲他的脑壳,道:“死想是没什么用的,还有一年的时间,我想,这应该不会难倒你这个社长的吧。”

这天,女孩笑得肆意,却在下坡的时候崴了脚,男孩背起女孩,走过木桥,长铁锁晃荡的时候就像刚到达不久的青春,张扬却内敛。

还记得小水被阿拓背在背上的时候,还在暗自欣喜,阿亮学长替他拿了包。这时候,女孩就躺在男孩的背上,心情却十分的平静,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感情都会产生欣喜,最少的是安心。

(3)

高考的时候,知秋放弃了英语的大作文,成了海大的学生,也成了左青的同班同学。

拿到毕业证书的时候,左青几乎傻了眼,全校第一怎么就去了海大。头一回,他失去了理智,撕去了老师手里的登记表,将通知书揣在怀里就跑到了文艺室,果然,知秋在。

“孟知秋,你做了什么”,铁门被左青打出了一个凹凸,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教室,在知秋的脑袋左右晃荡,“你给我了这个成绩,可我问你,你的成绩是你想要的吗?”

知秋捡起被他扔到地上的通知书,打开里页海大二字竟莞尔一笑,“左青,我只不过在月亮和六便士之间,选择了六便士,现实只不过是做给不相信它的人看的。”

“那你呢,孟知秋,这么多年的努力,你真的都不在意了吗?”

“是,我不在意,我只在意你”,知秋推开了他,手上的画笔的笔杆甚至被她捏出了畸形。终于,她一直想说的话,终于用吼的方式说完了。

1点零二分,女孩放弃了尊严,男孩没了理智,外头正巧下了雨,水滴顺着男孩的头发落在半透明的衬衣上,渲染了规矩的高中时代。

这天晚上,男孩带女孩去了当初那个山头,告诉了全世界,他和她去了海大,一辈子,不,还有下辈子,他们都得在一起。

(4)

五年后,知秋再回到这个山头,落了泪,低声说道:左青,分手之后,我还是会常常想起你,来生,我还要用力寻找你……

海大的三年,成了知秋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左青照旧篮球不离手,而知秋成了守在台下为他递水的人。

周末的时候,左青总会去学校旁边的甜品店排上半个小时的队,然后将知秋最爱的阿水特制送到小河边,在那里,一定有个人支起来画板在等他。

毕业前夕,左青向知秋求了婚,没有大的排场,没有好友的捧场,只有夜色小灯,小河印月。

左青说,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拴不住她,就太失败了。

知秋答,想拴住她,可不能嘴上说说。

左青无奈一笑,将口袋中的戒指套上了知秋的中指,将她拥入怀中:“孟知秋,我爱你。”

都说待我长发及腰,将军娶我可好?可知秋却觉得,胜不过江南晚来客,红绳结发梢……

6月13日,毕业前三天,左青没了。

知秋总觉得,人不好好活,这辈子就成了笑话,所以她拼命地活成自己想要的那样,可到最后才发现,生离死别除外。

车祸,蛋糕,急救室,知秋零零碎碎只能记起这些,直到急救室的红灯成了白灯,她才发现,原来被拴上的戒指也能被摘下。

手心里,银白色的圆环将知秋的掌心勒出了深痕,眼泪刹那间也决了堤。

手术前,左青拉住了她的手,硬要把话说完才肯答应手术,而那句话就是:孟知秋,我不要你了,我们分手吧……

看懂了这个故事的朋友,请拿出手机,点开音乐软件,搜索结爱,这个故事就来源于我对这首歌的延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