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重上正轨2016
重上正轨201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7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赌场大揭秘之六

(2016-10-08 09:15:10)
分类: 赌性
第三节 概率与预测 
  古人云: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强调无论做什么事都要预先谋划,事前设计,这离不开对事物和现象的规律的认识。对确定性现象,只有清楚其中的因果关系才能准确地预测结果。而对随机现象,却只要知道了概率就能进行预测,但应该注意的是,概率要预测的不是随机事件的结果,而是大量随机事件的结果在数量上的规律性。例如,扔一次硬币,你无法说出是正面还是反面朝上,对此你毫无把握,只能说:“出正面的机会有二分之一”,如果这时还有人说:“出正面的机会有三分之一”,不管这次出的是哪一面,这两个结论都不能体现出来;但如果扔的是一百次或更多的次数,如一万次,那么“有三分之一机会出正面”的说法就明显站不住脚,而“有二分之一机会出正面”的说法却可以得到相当程度的体现。下面我们详细地阐述用概率进行预测的原理。一 大数定律  在同样的条件下进行大量试验时,根据频率的稳定性,事件A的频率必然稳定在某一个确定的常数p附近,则定义事件A的概率为:         P(A)=p  这称为事件概率的统计定义,相应得到的概率称为统计概率,概率的统计定义给出了计算事件概率的近似方法,即当试验次数充分大时,可用事件的频率作为该事件概率的近似值。然而不能理解为,试验的次数越多,事件的频率就越接近事件的概率。例如,对于扔硬币这样的试验,一个人扔了两次,正好一次正面一次反面,出现正面的频率为0.5,正好等于出现正面的概率;而另一个人做同样的实验,扔了10000次,出了4985次正面,出现正面的频率为0.4985,反而不等于出现正面的概率,这扔10000次还不如扔两次的结果精度高,那这多出的9998次是不是就白扔了呢?要解释这个现象,必须更详细地研究频率和概率之间的关系。 
  实际上,频率是一个随机变量,有多种以至无数种可能的取值,可以是0-1之间的任何一个数字。而概率是一固定的常数,是0-1之间的一个确定数字。我们对以概率为中心的某一区域感兴趣,频率可能落在这个区域内,也可能落在这个区域之外;对于确定的试验次数n,频率落在区域内这个事件也有一个概率,当试验次数n增大时,这个概率也增大;当试验次数无限增加时,这个区域将变得无限小,频率落在区域内的概率将等于1。 
  一般地,频率和概率之间的关系不是以普通的等式来表达,而是以事件的频率和概率之差落在某个范围之内的概率来表示,即:           P( | μn/n―p|<ε)  指定ε的大小,运用概率论中有关切比雪夫不等式的知识就可以计算出这个概率的大小。 
  当试验次数n无限增加时的结论,就是大数定律。大数定律是概率论中一系列定律的总称,又称“大数法则”或“平均法则”,是概率论主要定律之一。 
  历史上,贝努里第一个提出大数法则。通俗地说,这个定理就是,在试验不变的条件下,重复试验多次,随机事件的频率近似于它的概率。 
  除了文字表述形式,大数定律还有精确的数学表示形式。 
  在贝努利试验中,当试验次数n无限增加时,事件A的频率μn/n(μn是n次试验中事件A发生的次数),依概率收敛于它的概率p。即对任意ε> 0,都有:        lim P( | μn/n―p | <ε) = 1        n→∞  这就是贝努利大数定律。当然,上面这个公式看起来有些费劲,这没有关系,因为人人都懂它的文字表述,其实对赌客来说,大数定律的文字表述有更现实的指导意义。概率的统计定义“频率稳定于概率”的意思是很不明确的,贝努利大数定理从数学上讲清楚了这个问题,“频率稳定于概率”的含义是:事件A的频率μn/n依概率收敛于它的概率p,也即当n充分大时可以以任何接近于1的概率断言,μn/n将落在以p为中心的ε区域。 
  大数定律以明确的数学形式表达了随机试验的规律,并论证了它成立的条件,从理论上阐述了这种大量的、在一定条件下的、重复的随机现象呈现的“频率稳定于概率”的规律性。由于大数定律的作用,大量随机因素的整体作用必然导致某种不依赖于个别随机事件的结果。 
  如果说概率论是有关随机现象预测理论的话,那么大数定律就告诉了我们预测的方法,该如何进行预测。贝努利大数定律从理论上证明了通过试验来确定概率的方法:做n次独立的重复试验,以μn表示n试验中A发生的次数,当n足够大时,那么我们可以以很大的概率确信:p≈μn/n。在事件的概率未知或者需要验证理论计算出的概率是否准确时,我们常用这种方法。 
  反过来,已知事件的概率,当n足够大时,就可以用事件的概率来预测n重贝努利试验中事件发生的次数: μn≈p×n ,其中n越大,预测的可信度就越高。赌场里任何赌戏的每一次都只有赢和不赢两种结果(“和”或“平”可看成是50%的赢),赌博就是贝努利试验。准确地计算出赌戏的赢率,就可用来预测赌博的结果,其依据就是大数定律。赌的时间越长,预测就越有效。 
  现在就可以来解释前面提到的现象。扔两次硬币,还有可能出现两次都是正面或两次都是反面的情况,把这时的频率当作概率显然是错误的,就是说把扔两次硬币的频率当作是概率,发生严重偏差的概率高达50%,而把扔10000次硬币的频率当作概率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结果都是相当可信的。结论是,试验10000次比试验两次得到的结果更可信,并不违反直觉所告诉我们的。 
  因此,用统计方法来确定事件的概率时,频率随试验次数的增加接近概率也是以概率的方式。统计的次数越多,频率接近概率的可能性就越大,其结果就越可信,可以认为,统计次数反映了结果的可信程度,而此时的频率结果与概率有多接近则有一定的随机性。换言之,通过试验来确定概率是有风险的,在任何情况下,都有频率偏离概率的情形存在,增加试验的次数,可以降低这种风险,却不能消除风险本身,只有在试验次数为无穷大的情况下,才不存在这种风险。不过,当试验的次数是足够多时,尽管把频率当成是概率还是有出错的可能,但这种可能性已经非常小了,以至可以完全放心而无须担心出错。 
二 赌博就是赌概率 
  轮盘上连出了十次红,有人就觉得第十一次该出黑了;连出了二十次红,第二十一次就更应该出黑了……因此产生了在赌博中经常遇到的连续出大后押小、连续出庄后押闲、连输后加注等错误方法,称为反向赌法,反向赌法配合赌注的变化就产生了在赌场广泛流行的“注码法”,并有了一个似乎更充足的理由:在多次的连续投注中,只要赢一次,就能把以前输的全部赢回来,并再多赢一点,有必要把它弄清楚。在此只分析反向赌法,对注码法留待后面轮盘一章里详细分析。 
  这类反向赌法有个特点,就是概率已经事先知道且接近二分之一,例如,我们可以一口说出扔硬币出正面的概率是1/2;轮盘上除了0之外,代表红黑的数字的个数是相等的,无疑出红和出黑的概率是相等的且接近二分之一……这给我们一种感觉,似乎概率是随机事件随时可以表现出来的一个性质。而在股市中,涨和跌的概率是模糊不清不明朗的,因此大家都追涨杀跌,更少有人采用注码法,表现得完全相反。 
  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从无例外只有一个结果的确定关系法则,例如,在时间上,某个节日越来越近,我们甚至用倒计时的方式来表示这种关系;在距离上,只要我们朝着目的地进发,我们将离它越来越近,我们习惯于这种物理上的接近,也就是通常的越来越近。却还不习惯若即若离,总的态势是趋近的这种概率方式的接近,概率方式的接近意味着有的时侯离得近,有的时侯离得远,不接近是很自然而然的,例如,在小样本时,频率偶尔会集中在概率附近,在大样本时,频率多数时候会集中在概率附近,但不管是大样本还是小样本,都无法避免频率严重偏离概率这样的情形出现;而这时人们习惯于套用从无例外的确定关系法则,以为小样本时经常性地连续出红这种严重偏离的情形是一种反常,在随后的试验中会很快得到纠正;其实,轮盘没有记忆,记住以前的结果并要对此进行纠正的是人不是轮盘。以确定性关系来代替对象之间的概率关系是人们不知不觉中易犯的错误。 
  频率和概率之间的关系是用概率来描述,通常二者是不等关系,一般不能划等号,只有当试验的次数很大时,才有μn/n≈p,并始终存在例外出错的可能性。认清频率和概率的这种关系,将有助于克服连续出大后押小、连续出庄后押闲、连输后加注等不正确的赌博心理,这类错误认识的根源就在于不分条件地把频率和概率用等号联系了起来。 
  下意识里,我们对扔硬币这类机会均等的随机试验有个预测,就是在连续的数次试验中出现正反的次数应该很接近,由频率和概率的关系可知,这个预测经常会有很多不准的时候。轮盘出十个结果,多数时候这十个结果中红和黑的比例比较接近,如果连出了十次红,只说明预测是不准的,就好比天气预报,如果连续十天预报不准,那么第十一天的预报是不是会更准一点呢?一般人都不会这么认为,我们更有理由认为气象部门内部出了什么问题,预测结果将更加不准。当然,与天气预报不同,对轮盘的预测不受人为因素的影响。 
  比用概率来预测少量试验的频率还要糟糕的是,人们习惯于用概率来预测下一次随机事件的结果,并把它和前几次试验的频率联系起来。其实,不管前面的频率和概率差得有多远,继续试验,后来试验的频率只和概率有关,和以前的频率无关,而对于仅仅一次试验的结果,我们只能泛泛地说某个事件发生的概率。 
  概率只有用来预测大量试验的频率可信度才很高,要提高预测的准确性,只有靠提高所预测的范围。如预测从第11次到第1010次,你说出正面的次数接近500次,这预测的准确性要远远高于预测第十一次的结果。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大样本可以划分为许多等量的小样本,把小样本中某类特定的组合,如连续出正面看成是一个事件,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由大数定律很容易推论出,在长期不断的实验中,小概率事件是几乎一定会发生的,但人们往往把它当成了不会出现、不应该出现的概率为零的事件。在扔硬币这样的试验中,出正反面的概率是一样的,都是50%,当出现正面时,不会产生马上要出反面的错觉;同样的试验,当我们以不连续出“正面”和连续出“正面”作为观察对象时,二者的概率大不一样,前者的概率远大于后者,由于后者的概率很小,一旦出现,马上就会产生这种现象应该马上终止的错觉;事实上,连续出“正面”的概率再小,也是一个不为0的数字,只要它不等于0,只要试验的时间足够长,连续出“正面”就几乎一定会发生,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现象。一旦出现了,就和扔硬币出了反面一样正常,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有趣的是,同样是小概率事件,有的我们希望它发生,有的又希望它不发生。赌博中连输是赌客不希望发生的,一旦发生了,总是希望这种已经发生了的小概率事件能很快终止,因此往往在连输时加大注码。另一个事实是,对个人来说,中六合彩是小概率事件,我们却希望它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有人中了,不会因为这是个极小概率事件而拒绝它,都会很乐意接受这个事实。应该象接受中六合彩一样来接受已经连续出了十次红这样的事实。 
  “猜”永远是赌场里的“流行风”,见到连出了几次红就认为该出黑了,见到连出了几次庄就以为该出闲了,连输了几次就该赢了,看见前面几张是小牌就估计着该出大牌了等等“猜”的现象每时每刻都在赌场里上演。下面我们对“猜”稍作研究。 
  每一种赌戏都可以划分出各种各样的事件来,其中有一些是最基本的事件,如,轮盘赌上每个可能出现的号码;二十一点和百家乐的剩牌中每一种可能出现的牌;在拉号子中每一种可能出现的基本牌组合,任何人都可以对所有这些事件的发生进行猜测,假如没有特异功能的话,猜中的概率可以按如下的方式计算: 
  设赌戏中的基本事件有n个,且它们发生的概率是相等的为pBsc,有人来进行猜测,假设其猜事件1的可能为a1,猜中的概率为pBsc•a1;猜事件2的可能就为a2,猜中的概率为pBsc•a2……猜事件n-1的可能为an-1;猜中的概率为pBsc•an-1;猜事件n的可能就为an,猜中的概率为pBsc•an,那么,猜中的概率为  pBsc•a1+pBsc•a2+…+pBsc•an-1+pBsc•an=pBsc  其中a1+a2+…+an-1+an=1。  结果与基本事件的概率相同,是一个与猜的人完全无关的数据,不会影响到由这些基本概率所确定的赢率,猜测是徒劳的。赌博就是“赌”概率。从简单的基本事件的概率到复杂的赢率,甚至包括“猜中”的概率,都不受个人意志的影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与概率无关的猜测是无效的。在赌场里,各种概率是以频率的形式表现出来,根据大数定律,在实验次数无限增加时,它们将以概率的方式趋近于各自的概率,任何赌戏都是怎样。 
  为了更直观清楚地说明,比较下面的两个试验: 
  试验一、在一个箱子里放红球和黑球各一百个,作随机地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球且不放回的试验。显然,在初始状态,取出红球和黑球的概率都是1/2,随着试验的进行,事件的概率将不一定等于1/2。例如,从一开始连续十次都取出了红球,那么第十一次取出红球的概率为(100-10)/(200-10)≈0.474,取出黑球的概率为100/(200-10)≈0.526,取出? 
续十次都取出了红球,那么第十一次取出红球的概率为(100-10)/(200-10)≈0.474,取出黑球的概率为100/(200-10)≈0.526,取出黑球的概率远大于取出红球的概率。 
  试验二、在一个无限大只露了一个小孔的密闭箱子里按1:1的比例放了无限多个红球和无限多个黑球,作随机地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球且不放回的试验。显然,在任何时候,取出红球和黑球的概率都是1/2。假设,从一开始连续十次都取出了红球,那么第十一次取出红球的概率和取出黑球的概率都还是1/2,并不随试验的进行而改变。在这个试验里,很难产生“连续拿出了多次红球时,就认为接下来拿出黑球的机会很大”这样的错觉。 
  试验二虽然简单,却无法直接实现,但它和扔硬币试验的确是完全等效的。试验二也是赌场里各种赌戏的一种模型,只是用输赢代替了红黑,球的比例也不再是1:1,而是略有不同,对于确定的赌戏,这个比例是确定的。把赌戏看成是第二个模型,直观地说明了“连续出大后押小、连续出庄后押闲、连输后加注”等赌博心理是不正确的。 
  在试验二中,假设把拿出的球放在了一个筐中,在这个筐中红球、黑球的数目与拿出小球的总数之比值就是频率,无限大密闭的箱子里红球、黑球的数目与箱中所有小球的总数之比值就是概率。拿出红球或黑球的概率只与无限大的箱子里的情形有关,与筐子里的情形无关——在无限面前,任何有限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虽然不能做无限次试验,但由大数定律还可引申出一个有指导意义的结论:准确计算出概率就相当于(或者说等价于)做了无数次试验,这是概率只有用来预测大量随机试验的结果才有效的原因。严格地说,概率可以计算出来却不可以试验出来(试验出来的是频率或概率的近似值),仍然以简单的扔硬币试验作例子,随便问一个人:出正面或出反面的机会有多大?多数人都能不假思索地回答是1/2;但如果再进一步问,你是怎么得出来的?可能就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回答出来了;其实这里用到了古典概型试验概率的计算方法,更明确地说,这个1/2是计算出来的,是和无法达到的无数次试验得出来的结果相一致的。既然如此,如何能用相当于从无数次实验得到的概率来预测少数几次试验的结果呢。 
  赌博是随机事件,概率的法规支配所要发生的一切,赌博中的各种概率及有关数字特征就是对它的科学预测,明白了这个道理,就能从盲目的“猜”的误区中清醒过来。其中最关键的是要注重和把握其中的长期趋势,例如,通常情况下,赌博中对博的双方都互有输赢,但时间越长,庄赢的可能性越大,赌客赢的希望越渺茫。因此,以概率的观点来看待赌博,就不会对发生在其中的输输赢赢感兴趣,多少个连输连赢都不放在眼里,我们只对其中的概率感兴趣。现实中,有的概率限于条件无法准确计算,根据大数定律,可从已有的试验资料近似推断出随机变量的概率分布或某些数字特征,这称为数理统计学,统计估计是数理统计学的基本内容之一,把频率当作概率其实是属于数理统计的范畴。但有的概率是可以准确计算出来的,如古典概型试验,就不需要再用其它的方式来估计随机事件的参数,这时可以用统计结果来检验理论数据的正确性。而几乎所有赌戏涉及到的概率都为古典概率,其中所有的参数都可以准确计算,相当于分析了无穷多个样本,赌戏的概率分析之所以强大可信的缘由就在于此;因此,赌场里的各种猜测、对输输赢赢的记录以及其它变化多端的对输输赢赢的兴趣,既无章法也无意义,根本就是多余的。 
  虽然赌戏的规则多数时候都不利于玩家,但学习有关赌博的知识,了解赌博中主宰胜负的各种概率的来龙去脉,懂得正确的策略,的确可把庄家的优势降至最低;了解概率上占优的时机,甚至会扭转局势,打败庄家。否则概率绝不会站在你这一边。不过,尽管赌博中的各种概率客观存在且意义重大,但如果亲自动手计算,多数时候这是一个难度很高的作业,掌握现成的结论和成果,是一个更简单省事的办法。 
  下面我们将研究赌博中最关键的概率——赔率值的概率及赔率的数字特征。 
第四章 赌场里的数学 
    从数学上来说,赌博是一种收益明确的最直接的投资,开赌场的是在投资相信谁也没有异议,那么,赌场里的赌客也应该是在进行投资而不是赌博,只是他们中的多数其赌博投资收益的预期是负数。 
  做生意,不能让资金躺着睡觉,必须让它流动起来,而且要流动得尽可能地快。赌博也一样,赌客每下一次赌注就完成了一次资金的流动,这需要的时间非常短,快的只须十来秒钟(玩二十一点可以做到),慢的也只有两三分钟,因此,虽然多数赌客下的赌注并不大,但时间一长,其投注总量(投资总量)却将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赌客的输赢通过收益率和这个投注总量联系起来,和赌客随身揣了多少钱并无直接关系。 
  赌博中特有的一个术语——“赢率”在很多人心里是一个模糊不清的概念,把赢率区分为赌戏的赢率和赌博的赢率,从赢率的角度澄清了赌博的真相和本质,很多有关赌博的错误认识就来源于赌戏的赢率是一个很接近50%、但绝对不是50%的东西。赌戏的赢率是认识赌戏必须要知道的,而某段时间内赌博活动的赢率即赌博的赢率与赌戏的赢率和投注次数都有关。 
  赌场里的赌博是在某种规则下对利益的争夺,是对利弊的权衡,是一种决策,我们通过决策值来准确地表示正确的决策。 
  而任何一项投资如果没有完善的策略却可能变成一场真正的赌博。 
    
第一节 方法论 
  赌博,关键在于输赢,只要是研究赌博,就离不开对输赢的研究,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其方法却大有讲究。 
一 无师自通法 
  心理学的小数法则让很多人只看到了赌博中的输输赢赢,其研究也离不开输输赢赢,把输输赢赢的颠来倒去也看成是研究,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各类注码法和玩百家乐的各种方法,在后面的相关章节里将要详细讨论;更令人震惊的是,就连很多写赌书的人,在一套唬人的理论之后还是又回到了输输赢赢的小数法则上来。 
  可以从书店里随便找出上百本的彩票书籍,而且这个队伍还在不断壮大,其内容不外是如何选号,如何“缩水”等等,并辅以各种漏洞百出似是而非的预测理论,这些所谓的理论和多数赌客在赌场里所作的研究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但彩票摇奖的低频度和低投注额决定了可以无须太计较其中合理成分的多少。 
  现在这种风气又蔓延到赌博书籍上。戴子郎在美国花30美金买了本有关百家乐的书,笔者拿来翻了一下,其中有讲述如何押“和”的,这立即引起了笔者的兴趣,翻到相关的内容,原来其理论依据是这样:在荷官洗完牌后,赌客要主动切牌,并尽量切在中间,这样就容易出“和”;在赌博过程的中间也容易出“和”,笔者大惊:这是什么理论!简直就是在侮辱读者的智力!戴子郎也摇头:这是他买得最贵,却找不出一点价值的一本书,整个就是垃圾! 
  也有称为是百家乐入门的书,当你拿来一看,才发现作者本人都还没有入门,又如何能让读者入门呢。 
  在这方面达到登峰造极的当属一套多达八本的百家乐系列书籍:百家乐实战技法、百家乐快慢打法、百家乐阴阳打法、百家乐天地打法、百家乐混元打法、百家乐动态截击法、百家乐应变大全、百家乐超级战法,怎么样,有没有看武打小说书名的感觉?一位读者在网上写道:他也买了,除了缺百家乐应变大全,都买齐了,但是使用其中的方法都是输多过赢,作者却每次都说还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赢钱,所以对这百家乐应变大全已没有太大的信心,担心在这一本里又说还有更好的,浪费金钱继续买? 
  持这种看法的读者绝非少数,笔者很好奇:这究竟是一种什么书?从网上只找来了百家乐实战技法介绍,在其中的开头部分就这样写道:电脑无法忠实地重复实际赌桌上人手洗牌或机械洗牌的过程,因为手工洗牌是肉眼都可以分辨出来的机械运动,要二十分钟,而电脑每秒钟要运转千万次,因此,电脑洗牌的效果与实际牌桌上的洗牌效果相差之大。这段话需要懂得计算机软硬件知识和赌博知识才能知道它的荒谬可笑,为便于读者理解,举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例子,汽车发动机每秒钟要转成千上万次,而人的腿每秒钟只能迈动一两次、最多不超过十次,但不能因为汽车无法忠实地重复人在路上走路的过程,就认为汽车走路和人走路相差之大,汽车走路就不能代替人走路;毫无疑问,汽车走路和人走路一样地能把人带到目的地,而且汽车走路的效率要高得多;到了目的地之后,乘客该干什么干什么,不会因为是乘车到达而受影响;事实上,手工洗牌或机器洗牌的目的是要让赌客猜不出下一张或下几张牌是什么,电脑模拟洗牌当然也能做到这一点,在这一点上,手工洗牌和电脑模拟洗牌并没有分别,而且后者的效率要高得多;同时,也可以让电脑二十分钟才洗完一次牌,就和也可以让汽车一小时只走十公里一样。 
  由此可以大致推知书的内容好不到哪里去,果然,其实战技法是建立在逻辑混乱的概率优势积累原理之上,更糟糕的是书中连百家乐算牌的牌性都搞错了,这样的东西又如何能让你赢赌场呢?那些所谓的百家乐打法就算是取更好听的名字,也一样的是“输多过赢”,因为它不过是告诉读者怎样玩的,这样的书不要说八本,就是写一百本又有何难。完全可能,写书人对赌博的认识还没有超越普通赌客,又如何能让你赢赌场呢。 
  赌博的胜负是个数学问题,赢赌场的方法也是这样,有非常清晰实在的数学逻辑,也很难露一截藏一截。如果有人把赌博讲得云里雾里、虚幻玄妙,如同电影里的盖世神功,吊在钢丝下的“英雄”,却还要告诉你一个“天下”的道理,都当真不得。 
  心理学小数法则的最大特点是可以无师自通,因而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大数法则一起构成了赌博业赖以存在的基石。赌场相信大数法则,赌客不自觉地应用小数法则,大数法则让赌场赚钱,小数法则让赌客给赌场送钱,这就是赌场的存在逻辑。 
  基于小数法则研究出的各种赌法变化多端,层出不穷,而且其自身都无法给出能不能赢的判断,非得要试了才知道,这也是它们能够大行其道的主要原因。不过一旦明白其小数法则的特征,不用试也能知道它们是无效的。 
  大数法则是根本否定彩票这类项目的,而彩票书籍要让人买彩票,就不能不把小数法则搬出来;相信至今还没有人能把股市里的概率搞清楚,股评家的言论就多半是基于小数法则!明白了这个道理,遇到类似问题的决策时可能会更理性一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