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野女子eves
山野女子eves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772
  • 关注人气:1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07-18 02:43:44)
标签:

杂谈

寻

“在梭伦九千年前左右,海格力斯之柱(直布罗陀海峡)对面,有一个很大的岛,从那里你们可以去其它的岛屿,那些岛屿的对面,就是海洋包围着的一整块陆地,这就是‘亚特兰蒂斯’王国”.....

这世上总是有一些人是从你不可知的领域里走出来的,他像是和你一般无二的人类,却又似从其他星球来的奇葩,开得妖娆又夺目,而你,只能在不可知中恍恍度日。老赵于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不尽的迷雾,而更多的人直接把他看作疯子。

老赵是我们考古系的教授,于我们这个冷门的学科,教授都格外稀缺,所以几乎每一个教授都必定得到学生们无上的崇敬,但是老赵却是个意外。学生们不带叫他赵教授,都直接叫老赵。不单单学生们不尊敬他,就连系里系外的讲师都对他十分鄙夷,只有更老一些的老教授才会对他有一丝和颜。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老赵被人讨厌也不是无端的。

对于一个考古系的教授来说,能够提高自己含金量的,无疑是不断的考察和大量实地的学究报告。老赵可真是个懒人,别说那些新近发现的遗址里看不见他的身影,就连论文也没见他发过几篇。整天抱着电脑躲在宿舍,每隔几个月还会消失一段时间,每天的课也都爱上不上,真不知道校长是怎么想的把他留在学校。认识老赵并不是在这所大学,而是在与多年前的一篇论文,那是一篇关于马嵬坡考察的论文,我很少见到有人能把一篇学术类的论文写得那么晓之以情。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下定了决心要报考古,要见到这位教授。但是奈何他神龙见首不见尾,我所了解的他均是从别人的嘴巴里听来的,大都是负面的。

学校每年都会举行文化节,而我作为社团代表,申请了箭术比赛,算是一个社团面向学校举办的小型比赛。虽说是由社团一手操办但是还是得向学校申请场地和经费,如果是早些年成立的大社团,或许这些都只是一个流程,但是我们箭术社是今年刚刚成立的,规模和人数相比其他社团都较为薄弱,这件事也就没那么简单了。这不,很快学校就以箭术对学生体育素质要求较高,且弓箭是具有杀伤性的武器回绝了我们的申请。这叫什么事,一个大学生还能拉不开弓不成?再说了我们用的箭都是用布包了头的。况且这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世人还有几个会拉弓射箭的,这么好的一项运动,怎么能被这样对待。

就在我们拿着为这次活动准备的箭矢叹息的时候,有一个老头戴着渔夫帽的老头拉着行李箱摇晃着身子走了进来。他长着高高的鹰钩鼻,脸上尽是病态的白,帽檐散落的碎发也尽是花白,看上去身体很不好,仿佛随时要归西的那种。像这样的老人大都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很好奇他从哪里来,又要往哪去。他旁若无人地拿起了弓,我能看见他拿着弓的手有一丝丝几乎微不可见的颤抖,我以为这是老年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可他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我大吃一惊。

他颤巍巍地翻上了比赛用的高台,拿起了三支箭,拆了箭头上的布,又颤巍巍地拉开了弓向着靶心射去。诚想他连拉弓的力气都没有,又如何能中靶,况且还是连我都做不到的连射三支。不过事实证明我是错的。他非但没有脱靶,还三支箭都正中靶心。不等我缓过神,老人抚摸着弓,喃喃道:

“在我们珞巴族里,男人杀死了狗熊,野猪,野牛等大型的动物,就会被人崇拜。可惜,我这一生的宿命不在这陆地,而在那海底……”

老人说完这些就走了,丝毫不给人询问的余地。我把这件事当作一个小插曲,也没有太在意,几天后,学校突然通知我们的活动通过了。许是好奇心作祟,我竟吃了豹子胆般的向人称铁腕师太的社团负责人问情况。说起这个负责人也算是学校里不知道多少的朝元老了,本来负责人是该由学生担任的,但是因为铁腕师太作风强悍,自从她接任,学校社团顺风顺水,啥大事都没发生过,一片祥和宁静,且最重要的是,她接任后,社团支出下降了六十多个百分点,也算是一个狠角色。

本以为她会和之前我过来申请的时候一样冷眼相待,不曾想得知我的来意后,她竟然满面春风地拉起了我的手。看着她满脸的褶子,后背一阵恶寒,听闻师太一直没有结婚,心想我血气方刚,正直青春年华,要是师太对我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我一定要斩钉截铁地拒绝。师太仿佛猜透了我的心思,给了我一个爆栗后,把我按在沙发上,倒了杯水,开始讲这次活动通过的缘由——

“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找我说话,我本以为他这辈子再也不会跟我说话了。这还得多谢你小子,不过你们这次的事也得多亏了他,他年轻的时候,光靠一把弓几支箭就能跟狗熊斗,许是在你们这群年轻人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了,他才来找我帮你们说情。”

在讲这些话的时候师太兴奋得眉飞色舞,像是一个得了心爱泰迪熊的小女孩,但眼角却又流露出一丝理性的忧伤。两种截然不同的感情在同一个人的脸上交织着,却又都是发自肺腑的。我很好奇,师太口中的“他”到底是谁,又和师太有着怎样的故事。我抱着一试的心态,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口,不曾料想师太瞬间变了脸色。方才明暗交织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只余下满脸的哀愁。我看得胆战心惊,生怕师太生气。师太叹了口气,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瞬间苍老了许多。

“罢了罢了,总得有人知道,你和他也算有缘,不如今天告诉你。他就是你们考古系的赵教授,当年他可是考古界响当当的人物,不光是年纪轻轻就有了教授的文凭,而且胆大心细,能吃苦,也耐得住寂寞。为了搞研究,一个人在墓里蹲七八天也不喊累。要不是因为我,或许他现在该儿女成双,享着天伦之乐了吧。”

打断了师太的话,我觉得很困惑,老赵不是一个好逸恶劳好吃懒做的人吗,怎么到了师太的口里就变成了一个那么好的人。而且老赵的事又怎么被师太插了一脚。

师太又给了我一个爆栗,“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老是这么心浮气躁,我这不是要说了吗。当年我看你们赵教授这么优秀,是个好小伙子,我就直接追他了。”说到这里师太的脸还微微地红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撇了我一眼后,才继续开口“但是他呢,有喜欢的人了。不过他喜欢那女的就是一白莲花,不拒绝也不答应,就这么吊着他。当时我就想,女追男隔层纱,管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反正还没有在一起,正好我可以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一来二去,我跟他也磨出了革命友谊。两人经常在一块喝酒,从珞巴族的竹箭谈到俄罗斯那时候飞上天的火箭,两个人在一起从来不觉得无聊。虽然我知道他是把我当哥们了,但是我还是宁愿这样相处下去,不断地麻痹自己他对我是有感情的。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学校给了一个亚特兰蒂斯是否存在的课题,需要三个人奔赴欧洲做实地考察。那次的课题是国内外考古界共同探究的,我们学校作为国内一线的大学,也要派出人去参加。那朵白莲花一听要去欧洲,就立马屁颠屁颠求爷爷告奶奶地找关系说要去做这个课题,如她所愿,她拿到了一个名额。我对此嗤之以鼻,却没想到,他本来跟我说好不去的,一听白莲花要去,立马申请说也要去。我没办法了心想,几个月见不到他我也难受啊,就跟着去申请了。申请的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我和他都态度坚定,校长也很快就通融了。

一路上白莲花到处找其他地方的学者们谈话,我心想,等他看清了白莲花的本性,一定会回头看我的。很快我们就到了考察地,一众从世界各地来的学者在陆上做了几个星期的考察均未发现亚特兰蒂斯的遗迹。很多人选择了放弃,但是也有一部分人选择留下继续考察。我劝他放弃,我觉得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亚特兰蒂斯,在这纯粹是浪费时间。他有些动摇了,本来大可跟我走的,但是这个时候白莲花又出来作妖了。白莲花说亚特兰蒂斯一定存在,要把它找出来,还提议潜水到海底去找。他当然是满口答应,我看了都快难受死了。于是开始赌气,不是要潜水吗,那好,你潜一米,我就潜一米五,你潜两米,我就潜两米五,看谁先发现亚特兰蒂斯。那个年代的潜水设备本来就很差,哪里经得住海水的压强。再加上我赌气,拼了命往深了潜。也不知道潜了多深,呼吸调节器突然不输氧了。我当时慌了,加上水压弄得耳朵疼,控浮衣又死活拉不开。当时我真的以为我要死了,没想到后面赶来的白莲花立马把她的呼吸器塞到了我的嘴巴里,拉开了她的控浮衣,带着我上了岸,可这人哪里能憋这么长的气。到了岸上,白莲花早就没气了,脸憋得紫青,送去急救也没救过来。我脚碰到陆地的那一刻才知道,这白莲花哪里是什么白莲花,明明就是活菩萨。这段错误的感情由始至终真正的白莲花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我。”

说到这里师太流下了一行浊泪,我给她递了张纸,示意如果太伤心就不要再说下去了。可是师太摆了摆手,带着泪光继续开口了。

“她死了之后,亚特兰蒂斯的考察也宣布结束,也公开宣布亚特兰蒂斯是不存在的。回国后我十分愧疚,可他也不责备我,仿佛没人死过似的。他依旧没日没夜的工作,可我渐渐发现事情不对劲。他开始不去上课,每天都只躲在宿舍里,每年都会消失几个月。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哪了,只有我知道,他一定是还记得她说的话,他还在替她寻找亚特兰蒂斯。校长也一直觉得这次的考察对不起我们,所以对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我却成了罪过最大的人,如果不是我的任性妄为,现在他或许会很幸福,她也不用死。这么多年只有我一个人理解他,他却再也不肯分出一点时间,跟我谈谈话让我说一说内心的愧疚……”

师太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安慰了她才几句就被她赶了出去,仿佛脸上那些眼泪都不存在一样,她又恢复了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铁腕师太。

或许赵教授这次正是要去寻找亚特兰蒂斯吧,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到。过了一年,我听说赵教授失踪了,说是去年出门就再也没回来。又过了几个月,我听说师太也不见了。所有人都找不到他们,刚开始还有人找,时间久了两个无亲无故的老人家也就慢慢被人淡忘了。我想他们大概都去了亚特兰蒂斯,说不定现在两人就在亚特兰蒂斯国度享着天伦之乐呢,谁知道呢。

寻

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