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啡豆
香啡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526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远不会忘记

(2019-03-09 14:04:55)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小镇
永远不会忘记

跟朋友聊天聊到命运的话题,朋友说,她相信命运。家里有大事的时候,她都要去算命先生家里算算的。

虽然我嘴里说着“不要相信这些。”可又没办法说服自己完全不相信。

从小到大我妈也帮我算过几次,每一次当我的生辰八字说出来,算命先生总是面露难色,欲言又止的样子。跟他说,没关系不管好坏请直说,先生便说,照我的八字来看,命硬,上头一定缺角(就是父母之中必定缺了一位)。七岁之前我妈没帮我算过命,七岁之后,每位算命先生都这么说,这一点真的很准。

记忆里,我五妈是最相信这些的。

五妈家无论大事小事都要请阴阳先生或者算命先生来看看,算算的。

我见过一次,那时候我还小,不知五妈家要干什么大事,还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请了一位先生回来。那先生有五十来岁的样子。他先出了大门左右看看,又抬起头来左右仔细看,然后又背着手慢慢踱步绕着房子走一圈,一会儿站住,看看四周,皱皱眉,嘴里小声的念着什么。

完了又跟五妈低声嘱咐着什么,那些话自然是不能让别人听去的。五妈也不说话,神情严肃的不敢有一点点的不敬之心。

围观的邻居都是远远看着,抱着好奇又畏惧的心态不敢出声,生怕冲撞了神灵。

想起这些,脑子里总会显现出那时的画面来。有些往事平常得就像流年里墙角里的苔藓,但几十年过去,我依然没有忘记。我想,永远都不会忘记了吧!

我妈经常在我们对这种事嗤之以鼻的时候说:“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毕竟有些离奇的事情确实没办法解释。

记得外婆也经常用一些带着神秘感的“小法术”的,比如“站筷儿”。

上小学的时候,有次我的头突然疼的厉害。站着疼,睡下也疼,不管用什么法子都无法减轻那种痛苦。外婆就拿出一个碗,里面放半碗水,摆在堂屋的大门后,再拿三根筷子拢起来立在碗里,还不断的从碗里撩起水从筷子顶端浇下来,试图松开手后筷子可以稳稳的立在碗里。一边做,一边不断的喊着先人的名字,喊到哪个名字的时候,筷子正好直直的站在碗里,那必定是这位先人摸了我的头了。外婆便拿出一叠纸钱先在我的头上擦擦,然后在门后点着,说是先人在那边没钱花了,回来要钱了。边烧纸钱,边嘀咕着:“快快让孩子好起来吧,先给你烧些纸钱,等过节的时候,必定多多烧钱给你。”

还真神奇,不一会儿,我的头果真不疼了,左边晃晃,右边甩甩,真的一点都不疼,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让人不得不服那种看不见的神奇力量。就是家里的阿姨,舅舅,哪个突然的腰疼,腿疼,脑疼的,外婆也用这招。据说每次都很灵验。这种“小法术”可是小镇人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直到现在,小孩子头疼脑热的时候,除了去看医生,家里有老人的还是会试试这种法子的。

我丫头小的时候,有次一连好多天高烧不退,挂水挂了五六天也不见效,白天烧退了,半夜又开始烧 ,急的我们实在焦心。她奶奶就坚持送去“叫引”,说孩子肯定是被什么吓着了,丢了魂儿,要叫回来。便去请了一位会“叫引”的老太太回来,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干瘦干瘦的。她看了看孩子说:“眉毛都打结了,果然是吓着了。”

然后拿了一把菜刀先摆在门后,对着门外磕了三个头,再用她干枯弯曲的手,小心翼翼的将一个鸡蛋立在菜刀上,嘴里念念有词。

好久那鸡蛋都立不起来,她便说:“哎呀!吓得不轻。”许久后那蛋竟然真的竖立在菜刀上。她便轻松的说:“回来了。”便收起鸡蛋和菜刀,将鸡蛋放在孩子的床头,说半夜里拍拍床栏,喊三句,“宝宝回来啊。”第二天将鸡蛋煮给孩子吃了,就好了。

我们照做了,第二天,丫头虽没有立刻恢复,但渐渐好起来了。

有些往事想起来真觉得巧合得蛮有意思。那些平平常常的日子,平平常常的人。因为有了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而让你永远不会忘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镇的年味儿
后一篇:快乐的时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镇的年味儿
    后一篇 >快乐的时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