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啡豆
香啡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800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暖洋洋的午后

(2018-11-15 23:04:35)
标签:

杂谈

分类: 幸福的日子不会忘记
一个暖洋洋的午后

女儿放假,便带着她回小镇看外婆。

中巴车一如多年不变的停在小街的十字路口,我们下了车步行去我妈家。阳光明媚而温和,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人安心。街口一排卖鲜鱼鲜虾的摊子,鱼虾的腥味一下子涌进鼻孔,就着阳光,我深吸几口,慢慢咀嚼那熟悉的味道。

街道两边的店面房焕然一新,超市,服装店,面包房,小吃店,烧烤店,都装修的大方而洋气,连过去熟识的那家杂货店也变得敞亮干净。女儿说她都快不认识了。是啊,连我都陌生了,我是有多久没有这样慢慢走走,看一看小镇了?想一想,好久了。

因为女儿的学业紧张,我们也跟着忙碌,回来小镇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使来也是自己开车过来,直接回家,然后又急匆匆走了,有时候就是晚上来又晚上走了,似乎抽不出一点时间给小镇,不能好好的看一看它,不曾发觉它已不是旧模样。

经过外婆家的时候,把外婆也叫上了,我搀扶着她走,她便开心的一路跟我们说着她的近况,说她老了,眼睛看不见了……

我们到家的时候我妈刚从田里回来。她那开荒开出来的几分地里,正是栽油菜秧子的时候,她舍不得花一整天的功夫去栽,都是零碎时间去,今天栽一点,明天栽一点。

我爸正在厨房门口劈文蛤,完了又去门口田里拔小青菜回来烧汤,我妈在灶间忙上忙下,煮了我喜欢的扁豆饭,烧了我喜欢的白水泥挖子,还有女儿喜欢的蛤子饼,红烧肉……

女儿看见桌子下面的山芋,又让外婆给她在灶膛里烧个山芋。我妈挑了个大山芋埋在灶膛的炮灰里。老外婆坐在桌子边上吃着我买给她的酥麻花,她眼神越来越不好了,弯着腰,眼睛凑到手掌上边吃边说:“这个好吃,我咬的动。”

烧熟的山芋拿出来,黑呼呼的冒着热气,女儿笑得前俯后仰,说像个烧熟的黑乌鸦。还拍了照放在空间里,说让同学猜猜是什么。我妈又去找出一次性手套给她戴上剥山芋,怕她弄脏了手。

女儿小心翼翼的剥去外面一层烧的黑炭似的壳儿,露出里面金黄色的山芋,带着甜丝丝的热气弥漫在厨房里,女儿又吹去上面沾上的一点点黑灰才小心的翘着嘴唇咬了一口,看她那个吃的小心,我在一旁看着都着急。

哎!我们小时候哪来这么多讲究啊,放学回来烧锅煮饭的时候就扔两个山芋进去,拿出来哪管它黑不黑的,伸手就剥,剥了就咬,哪管它有没有沾黑灰,烫的龇牙咧嘴的,三下五下一个山芋就下肚了。饿扁的肚子里立刻热呼呼的别提多满足了。

我爸进厨房来告状说,我妈说为了我们今天来,她回掉了帮厨的活儿,一百块工钱没了。我妈在灶间的烟雾缭绕里笑说:“哪不是的,等月月(我女儿)长大赚钱了赔给我。”

一言一语的“埋怨”里都是满满的开心。四代人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在这间烟雾缭绕的厨房里说说笑笑是这世间最幸福的时光。

外婆已是满头银发,老态龙钟的样子,爸爸的头上也日渐多起了白发,妈妈脸上多了皱纹,还有一说话就露出豁了的牙。突然惊觉,他们都老了。该到了他们享清福的时候了,却依然忙得不得了。

吃过饭,我爸又“出差”去了,我爸现在跟着批发养殖虾的货车后面打杂,每天不是出差上海水产批发市场,就是无锡苏州水产批发市场,忙着呢。

我妈更忙,冷库里找她干活,帮厨也找她干活儿,她还要忙她的小菜地。

十一长假的时候,她打电话给我,说跟我商量个事,我紧张的问她什么事,妈妈很少这样的。她迟疑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能不能放假不回来?”我一愣,怕听错了,她又补充说:“这两天我有点忙,没空在家陪你们。”

哦,我松了口气。她跟在小镇帮厨后面洗碗,假日期间每天都有宴席,很忙。我说过很多次让她不要这样辛苦,她每次都说,又不辛苦,在家也是闲着。我说什么好呢?本想放假回去看看他们的,谁知道她们比我还忙。

吃过饭,我们说要帮着去栽油菜秧子,我妈听了很高兴,帮我们准备了手套,小铲锹,还一个劲儿的跟我们讲她今年的油菜秧子种的好……

她其实知道我们并不能帮上什么忙,却依然开心的不得了。在去的路上遇到熟人,她就跟人讲,“我家月月要去帮我忙田呢!”幸福满满的语气。

到了她那几分地边,她又无比骄傲的让我们看她的田,看她的油菜秧子长得多好,好些人来跟她要多下来的秧子呢。

我妈给我们示范拔菜秧,又很细心的教女儿拔,手抓着根部,靠着泥地轻轻往上拔,拔出来后,轻轻的甩掉根上的泥。菜秧很嫩,稍不留神就断了,我妈会很可惜的欧呦一声。女儿便很小心的拔,看着她们很认真的在做这件事情,心里满满的幸福之外是内疚,离开小镇后,我不曾帮我妈做过什么事,也很少像我妈这样有耐心的陪女儿做事。

我妈在田那头栽菜,不一会儿又不放心的看一看田这头的我们,看我们拔得很认真的样子,她又放心的回头栽她的秧子。女儿不小心弄断了一根菜秧,立刻伸伸舌头,侧头偷偷看外婆一眼,见她没注意我们,就把断菜秧子藏起来,怕外婆看见了心疼。

拔了一会儿女儿就觉得累了,总结说,种田太辛苦了,外婆太辛苦了。

她又在泥地上观察起蜗牛来,稀奇的看着蜗牛在菜叶上爬行。蜗牛实在太多了,地上菜叶上都有。我妈走过来说,蜗牛是害虫,把她的菜都吃了,要买农药回来治治。女儿立刻瞪大眼睛,这完全颠覆了蜗牛在她心里的美好形象啊。

我妈见我们拔了好几堆菜秧,开心的说我们今天帮了她的忙,要不然她一个人又要拔又要栽。

我和女儿在田的这一头拔菜秧,我妈在那一头弯着腰栽油菜秧子,一只鸟儿在啄食田边女贞树上的紫黑色果实,我们偶尔抬头说说话。四周安静,有午后暖暖的阳光。这样的午后,谁又会舍得忘记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眼镜趣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眼镜趣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