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抹微云1969
山抹微云196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973
  • 关注人气:9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林冲:梁山上最郁闷的人

(2019-07-02 16:22:45)
标签:

林冲

分类: 品水浒

在梁山好汉中,林冲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他原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惯使丈八蛇矛,有万夫不当之勇。因生得“豹头环眼,燕颔虎须”,江湖人称“豹子头”。林冲是《水浒传》中出场较早、出场次数较多、戏份较足的一个人物,他生性耿直,为人正派,爱交好汉,骁勇善战,屡立战功,其栩栩如生的英雄形象,让我喜爱有加。

林冲:梁山上最郁闷的人

然而,林冲也是梁山好汉中最让我同情的人物!他出身枪棒师家庭,凭着一身本领,做到八十万禁军教头,再加上家有贤妻,可以说爱情事业双丰收。然而,只因一个偶然的遭遇,林娘子被太尉高俅的义子高衙内看中,林冲的命运从此彻底改变,一连串的打击暴风骤雨般倾泻到林冲头上——妻子被逼身亡,个人身遭诬陷,刺字发配沧州,曾经幸福的家庭惨遭破灭,蒸蒸日上的事业瞬间化为乌有。更为可怕的是,厄运并未就此终结,充军之路危机四伏,野猪林惨遭毒手,草料场险些丧命,要不是鲁智深及时搭救,以及那场大雪冥冥之中救了林冲,这位武功盖世的豹子头恐怕死无葬身之地!命算是侥幸逃脱,可未来的路在哪里?他无路可走,不得不上了梁山。本以为依靠江湖力量可以报杀妻之仇,谁成想江湖与朝堂同流合污,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而大仇却无以得报,高太尉再次成为自己的领导,像梦魇一样压在自己的头顶上,任凭一身武艺却不能丝毫撼动。纵观他的一生,从朝堂为官到江湖为寇,哪里都无法适应,哪里都不能让他快活,朝堂有朝堂的阴谋,江湖有江湖的险恶,他永远摆脱不了昏暗的气氛,在孤愤中苦苦挣扎,最后只得郁郁而终。因此,林冲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

郁闷一:处处忍让,却换来步步紧逼

在《水浒传》中,林冲甫一出场,便是他悲剧的开端。那天他陪着年轻美貌的娘子去庙里上香,因半路看见鲁智深舞枪弄棒,便驻足观看,并与鲁智深相谈甚欢,结为兄弟。没料想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林娘子就被高衙内调戏了。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强逼民女,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怒气冲冲赶往现场,要好好教训那个混蛋。可是等林冲将那人扳将过来,定睛一看,认识,熟人!谁呀?顶头上司高俅的儿子——高衙内。我们看林冲的表现:“先自手软了……怒气未消,一双眼睁着瞅那高衙内。”确实生气了,但是敢怒不敢言,更别说别说动手了。风风火火赶来,却只能忍下这口气。当鲁智深赶来为他出气时,林冲劝阻道:“原本是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实在无礼”。在林冲看来,自己身份低微,不敢得罪高氏父子,只能忍气吞声。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高俅父子泯灭人性,为了达到霸人妻室的目的,不惜使尽各种手段,甚至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非把林冲置于死地不可。于是高俅用计骗林冲误入白虎堂,林冲被陷害送进了监狱。接着被刺配沧州,由董超、薛霸两人押送。这两个混蛋被高俅收买,一路上极尽虐待之能事,甚至用滚烫的开水让林冲洗脚。如此备受折磨,林冲还是忍了。后来走到野猪林,董超、薛霸欲在此处杀害林冲。若不是鲁智深及时赶到,恐怕林冲就要命丧于此了!鲁智深救下林冲后,本想杀掉董超、薛霸,却遭林冲极力阻挡。种种迹象表明,林冲依然在忍。

林冲到沧州牢营不久,又安排他到草料场,这是个阴谋,而林冲浑然不知。结果草料场被烧,他他也差一点被烧死的草料场。当他在山神庙偷听到陆谦等三人的对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高俅一直要除掉自己!原来自己的好朋友陆谦竟然一直参与谋害自己。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此时的林冲终于忍无可忍,满腔怒火犹如火山一样爆发出来,他打开山神庙的门,将陆谦等几个人怒杀,然后造反上了梁山。

在林冲事件持续发酵的过程中,他一直在忍,为什么要忍?是因为窝囊吗?不是!林冲也是豪气冲天的人物,岂是窝囊之辈可比!他之所以一忍再忍,无非是想委曲求全、息事宁人,用“忍”换来“平安”——事业的平安,家人的平安,生活的平安。所以,他对于飞来横祸,采用“姑息迁就”的态度;对于咄咄逼人的陷害,采用“忍得一时之灾,可消百日之祸”的方案。然而,当他发现自己心中的“平安”理想已被高俅等人撕得粉碎时,当他发现“息事”并没有带来“宁人”时,那内心深处压抑已久、憋屈已久、积蓄已久的怒气终于彻底释放,这就是“逼上梁山”的生动案例。

林冲:梁山上最郁闷的人

林冲与陆谦

郁闷二:坦荡英雄,却总是命犯小人

林冲是一个英雄人物,他重情义,明是非,武艺超群,性格沉稳,人品端正,光明磊落。在上梁山前,他曾在朱贵的酒店中题诗一首,对自己有一番评价:

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

江湖驰闻望,慷慨聚英雄。

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

他年若得志,威镇泰山东

但如此英雄,却命犯小人。他是那种躺着就能中枪的倒霉蛋,一辈子摆脱不了小人的阴影。  

第一个小人是高衙内,林冲的悲剧命运是由他挑起的。高衙内乃太尉高俅养子,本是高俅的叔伯弟兄,为了求得富贵,不惜乱了伦常,认本宗哥哥为干爹。高衙内是个浪荡子,本身并无官职,仗着干爹的权势,横行霸道、为非作歹、恃强凌弱,连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都一再受他欺辱,以至最后被“逼上梁山”。尤其是,专爱调戏淫辱良家妇女,人称“花花太岁”。因东岳庙烧香垂涎林冲妻子美貌,便上前调戏欲行非礼,简直是恬不知耻。按说,知道是林冲妻子后,打消念头也就罢了,可这小子偏偏较劲,非要将林娘子弄到手不可,于是便与走狗陆谦、富安合谋设计诱骗林冲妻,使其险遭不测。谁知这次又因林冲及时赶到,没能得手。于是,他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搬出干爹,要彻底整死林冲。林冲没被整死,但他逼死了林娘子。

第二个小人是陆谦,这是最让林冲伤心的小人。陆谦原本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人物,林冲和陆谦打小就相识,算是玩着泥巴成长起来的玩伴,关系铁得很,按林冲的话来说就是自家兄弟。林冲当上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的时候,陆谦还是屌丝一个,要钱没钱,要工作没工作,前途一片渺茫。讲究哥们义气的林冲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大力引荐陆谦,终于在高俅手下做了一名虞候。古人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按正常道理,林冲是陆虞侯的恩人,陆虞侯应该对林冲结草衔环以报恩德。可是,陆谦的下流行为和无耻勾当着实让人大跌眼镜,他竟然对林冲背信弃义、落井下石!当他得知林冲的娘子被调戏后,不但没有安慰好友林冲,反而厚颜无耻的强做月老,劝说林冲将自己的娘子送给高衙内,以换取自己以后再仕途的顺风顺水;在明确得到林冲拒绝之后,他又搞所谓的调虎离山,妄图让高衙内对林娘子霸王硬上弓;此招不成,又向高俅献上毒计,让林冲带刀误入白虎节堂,彻底断送掉林冲的仕途。好在当时的开封府尹是个清官,只是将林冲杖责二十,发配到沧州劳教。陆谦贼心不死,妄图收买押送林冲的两个差官,打算在野猪林做掉林冲,不料鲁智深及时赶到,救下了命悬一线的林冲。陆谦听说事情没办成,仍不死心,这家伙竟然亲自出马,不惜长途跋涉来到沧州,用活动经费买通那里的差拨、管营,让林冲去看管草料场,然后乘着风雪之夜放火烧了草料场,能直接烧死林冲最好,就算林冲不死,草料场被烧了,林冲也难逃死罪。作为林冲的发小,陆谦狠毒到如此程度,真可以用“心如蛇蝎”来形容。然而,陆谦机关算尽,还是被冥冥之中的天意一一化解,陆谦最后也落得一命呜呼的悲惨结局。

第三个小人是王伦,这是一个无才无德的山寨头领。他在小旋风柴进的资助下,成为梁山泊的首任寨主,人称“白衣秀士”,麾下有杜迁、宋万、朱贵等头领。王伦为人心胸狭窄,无豪侠之气,难以容忍能力比他强的人。虽然他也希望有更多的帮手,却又妒贤嫉能,屡次刁难前来投奔的林冲、晁盖等人。林冲风雪山神庙杀死陆谦之后,在小旋风柴进的帮助下上了梁山,本以为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梁山上可以大展才华,谁成想又遇到了格局极为狭小的王伦。王伦见林冲武艺高强,名头很响,便容不下他,经常给他穿个小鞋什么的。一个无能之辈做顶头上司,让林冲一直郁郁寡欢,更难有施展才华的空间。直至晁盖、吴用等上了山,他奋起杀死王伦扶晁盖上位,从而暂时结束了被小人压在头顶的局面。晁盖倒是个心胸阔大的开明之人,所以晁盖在位时,林冲过得还算如意。可是,这种局面维持的时间不长,随着另一位小人来到梁山,林冲命运再次走向深渊。  

第四个小人是宋江,正是他让林冲郁闷而死。清初著名文学家、文学批评家金圣叹,对《水浒》可谓情有独钟。他认为“宋江是纯用术数去笼络人”,所以“时迁、宋江是一流人”,在一百单八人中“定考下下”。“下下”之人,通俗地说就是“小人”,评价是最低的。宋江做了梁山寨主之后,林冲的快活日子也就到头了,因为宋江路线与他的理想格格不入。为什么这么说?林冲是真正被官府逼上梁山的,所以反朝廷的决心最强。然而,宋江一上台,就改弦更张,要玩“招安”的把戏,这对林冲来说无疑是沉重打击。还有,在108将中,林冲与高俅的恩怨最深,正是高俅的一手策划,使得林冲与亲人阴阳两隔。杀了高俅,为娘子报仇,这成了林冲梦寐以求的理想。然而这个理想被宋江击得粉碎!梁山曾三败高俅,其中一次还活抓了他,眼看大仇将报,可宋江为了日后招安的需要,根本不顾兄弟们的感情,竟把高俅从林冲的眼皮子底下放走了。仇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手刃这厮,我想,林冲的眼里一定在喷火,心里一定在滴血。

第五个小人是高俅,他是林冲所面对的最强大的小人,也是制造林冲悲剧人生的罪魁祸首。之所以将他放在最后说,因为他自始至终是林冲难以摆脱的梦魇。施耐庵的小说《水浒传》中,高俅作为反面人物、十恶不赦的大奸臣而广为人知。他陷害林冲,手段之毒辣,心计之精巧,让开卷不久的读者瞠目结舌!常言道,宁可得罪君子,绝不得罪小人,林冲肯定懂得这个道理,要不然高衙内调戏了自己的老婆,林冲依然一忍再忍,打掉门牙往肚里咽。出身提辖之家的林冲,不是惹是生非的主儿,他想通过“忍”躲掉这场灾难。然而,林冲想错了,这次他面对的,是纯粹的小人,纯粹的小人就像狗皮膏药,沾上了就揭不下来。高俅这厮绝对是100%的小人,按理说,朋友妻不可欺,还有句老话,兔子不吃窝边草,部属的老婆不能欺负。可是在小人高俅那里,所有这些做人的基本道理,在他那里都被视为狗屁。他为陷害林冲布下天罗地网,为了满足螟蛉之子的一时淫欲,彻底把林冲推上了对立面。但是就这样一个纯粹的小人,这样一个不共戴天的死敌,林冲不仅杀不了他,而且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他的手下,继续为他卖命。可见,林冲一辈子都难以摆脱小人的纠缠。

林冲:梁山上最郁闷的人

郁闷三:浑身本领,却无法手刃仇人

在各种传奇故事中,“复仇”无疑是极具煽动性的刺激题材,手刃仇人的故事总是让人畅快淋漓,而那种血海深仇无以得报的处境又常常让人扼腕叹息。林冲上梁山,不单是为活命,更是为了复仇。虽然他武艺高强,但没有机会与高俅单打独斗,因为他面对的是整个朝廷,必须借助能和这个体制相抗的另一种势力,才有可能达到目标,这种势力,唯有江湖具备!当时梁山正在不断壮大,实际上正朝着林冲的目标不断接近。

然而,当梁山军三败高俅并最终将高俅捉上山,林冲的报仇目标几乎就可以实现时,竟然出现十分尴尬的局面——仇人近在眼前,自己却不能亲自将他手刃。为什么出现这种局面?因为他的目标却和另一个人的目标发生了对冲,而这个人却是梁山之主宋江。这时林冲才发现,梁山的体制早已背离了“初心”,宋江正拼命将“江湖路线”变轨到“招安路线”,如此这般,梁上越来越不像江湖,却越来越像“朝廷”。此时,尽管宋江怀着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却是打着为众兄弟前途出路着想的旗号,林冲你你能胡来,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复仇,断了众兄弟的出路。这样,经过宋江的一番包装,“林冲复仇”与“兄弟们的出路”就成了一对矛盾,林冲与众兄弟都被绑架了。

为了壮大梁山实力,林冲冲锋陷阵,但对松江来说,只是加重了宋江向朝廷讨价还价的砝码,到头来为招安做了嫁衣裳。宋江所选择的道路,与林冲的目标背道而驰,愈走愈远。林冲不但复仇无望,连自身都处于一种无以自处的尴尬境地,事实上他又被宋江的招安路线玩弄了。但面对宋江的冠冕堂皇的理论包装,面对所谓的兄弟之义,林冲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不郁闷死才怪呢。

可悲的是,牺牲了林冲,并没有换来大多数梁山弟兄的所谓前途,甚至连宋江自己的如意算盘也化为泡影。宋江看似精明,其实是个糊涂蛋,他不明白,只要上了梁山,就不可能再回头了,只有对抗到底,没有别的出路。招安是自动放弃抵抗,引颈就戮。宋江牺牲了兄弟们的理想和生命,却没能换来自己的功名富贵,可怜连自己的小命都没有保住,呜呼哀哉,可叹可叹!

林冲:梁山上最郁闷的人

郁闷四:身处江湖,却难逃朝廷魔掌

林冲是一个极具悲剧色彩的人物,本来想忠心耿耿为朝廷效力,不料却被朝廷残酷地逼上了江湖;逼上梁山的林冲好不容易适应了江湖,并想着依靠江湖力量与朝廷对抗,不料又被宋江的“招安”之举所捆绑,不得不再次回到朝廷。这是他的宿命,命中注定难逃朝廷魔掌。

梁山一百单八将,确有一些是被逼落草的,但很多是自己犯事在先,做出了不容于朝廷的事来,遭到朝廷追捕而不得不上了梁山。这种情况,算是自己将自己逼上梁山;更多的梁山头领,则是被宋江所逼,例如秦明、朱仝、李应、卢俊义等人,都是被宋江用栽赃陷害等毒计逼上绝路,不得已才上了梁上。真正被官府逼得走投无路的,其实并不多,林冲是最典型的一个。

林冲本是公家人,他的理想一如众多官员一样,为朝廷效力效忠,为国家建功立业,为家族光耀门庭。然而,因为妻子出去进香,被自己的顶头上司高俅的儿子高衙内看中,从此他便被体制排挤、打压、陷害、追杀。说起来很搞笑,矛盾的发展是一步步升级的,开始是林娘子与高衙内的矛盾,这是个人之间的矛盾;后来演变成了林家和高家之间的矛盾,成了两个家庭之间的矛盾;再后来,进一步演变为林冲所在的江湖与高俅所在的朝堂之间的矛盾。矛盾的升级完全超出林冲的预料,因为导演是高俅。

火烧草料场之前的林冲,他的心没死,因为他心中还有理想,那理想必须通过朝廷来实现。为了这点心中的亮光,他可以忍受老婆被调戏,可以忍受陷害打板子、脸上刺字遭流放,可以忍受野猪林赤裸裸的谋杀。然而,林冲最后还是对朝廷绝望了,火烧草料场让林冲彻底丢掉了幻想,他彻底醒悟,要想保住小命,必须脱离原来的体制,全身心投入到江湖的怀抱。

林冲被逼上了梁山,他想方设法改变自己,努力融入与朝廷完全不同的江湖。其后,梁山泊便多了一个令官军闻风丧胆的对手——他武功超绝面色冷峻,一把蛇矛神出鬼没,他将对朝廷的绝望转化为对官军的刻骨仇恨,每一次奋力的刺杀都带有一种寻仇的怒火,每一次冲锋都想将朝廷撕得粉碎。林冲压抑得太久,需要充分释放。因此我们看到,高唐州城下,林冲面临高俅的堂弟高廉,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他跃马出阵,高声喝道:“姓高的贼!……我迟早杀到京师,把你那厮欺贼臣高俅,碎尸万段,方是愿足。”   

林冲:梁山上最郁闷的人

然而,为梁山事业冲锋陷阵的林冲,并没能如他所愿为屈死的娘子报仇,更没能将仇人高俅碎尸万段,反而转了一大圈之后,再次成为朝廷的一员,再次沦为高俅的手下。这对林冲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嘲讽,也将他人生意义彻底摧毁。当宋江等人撅着腚跪在地上接受招安时,当曾经的匪贼一下子变成了朝廷的人时,林冲的的心一定在抽搐,那是一种多么痛苦的挣扎!

林冲再也没有办法回归过去,他无法再次改变自己,去适应令他厌弃的朝廷。但是如何摆脱呢?《水浒传》第119回里面写到,在征方腊结束后,林冲在杭州染了风瘫,留在六和寺养病,由武松照顾,半载后病故——可以说,他是在郁郁寡欢中抱恨离世!死的时候,除了武松陪伴身边,还有那副随同他冲锋陷阵的铠甲。每每看到这里,我的心都觉得堵得慌。

为了化解我心中的郁结,我强迫自己将思绪从杭州的六和塔转移至河北沧州——那是一个风雪弥漫的深夜,一个形单影只的武士,肩扛一杆花枪,枪头上挑着一个酒葫芦,步履蹒跚地走向远方那片浩淼无边的水泊,身后熊熊燃烧的火焰,摇摇曳曳地映衬着他萧索的背影。只听得他仰天长叹:“好大的雪!”那身影,孤独无依;那声音,悲愤而郁闷——那场景,仍然无法化解我的心结,我的双眼,因湿润而迷离......

林冲:梁山上最郁闷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