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7,012
  • 关注人气:7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我意识与诗歌创作

(2019-02-20 10:36:01)
标签:

有关诗歌

分类: 诗歌你我说

                     自我意识与诗歌创作



 

文;无字碑

 

 


 

 对于诗歌,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见解。而我所认识的诗歌,却是一个存在于孤独之上的危险的符号。我一直以

为,如果缺失人类与生俱来的悲悯意识,诗歌将是不完整的,或者说是缺乏生命力和说服力的。正是因为有了悲

悯意识,有了人类在实践活动中产生的不断对自身的否定与思考,诗歌这一美妙的文学样式才得以千姿百态地呈

现在我们面前。

 

 

    那么,究竟是什么东西赋予诗歌以魔力,让我们或主动或被动的去接近它呢?有人认为是意象,有人认为是结

构,当然也有人认为是诗歌中通过那些有质感的诗句所传达出的意味。我认同这些说法,它们都是诗歌之所以打

动人心所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是,我脑海中越来越强烈的产生一种清晰的认知,那就是人的自我意识与

诗歌创作之间的关系。人是个体的人,这句话同样可以表达为,人是孤独的个体。正因为我们骨子里那种难以言

说的孤独感,人才会有诉说的冲动,才会在越来越多的社会实践中思考这种孤独的由来。姑且让我将人自身的这

种思考,称之为人的自我意识吧。

 

 

    人的自我意识应该是个不变体,古今中外,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生存环境下,人的生活境遇不尽相同。但

有一点却是一定的,那就是人内心深处从来不曾消失的孤独感。如果将这种孤独感细细划分,则又可以衍生出更

多的较为细微的概念来,比如压迫感,比如焦虑感,比如普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迷茫感。正是基于以上这些因

素,我大胆的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诗歌创作中完全可以将人的这种自我意识强加进去,让个人的感官思想,

通过诗句,传达给更多的个体。

 

 

    我深深地迷恋这首《对话》,“我到底该不该,往前走一步/你沉默的样子总让我想起/一条路的尽头,一个

女人的贞洁/主人,要在今夜向你坦白/我也曾萌发过出走的念头”。我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去解读这节诗的,但

我却知道,这是自我意识强加于诗歌的最好证据。灵魂与身体,原本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可因了诗人的意识,这

整体便活生生被割裂成两个不同的个体,并对自我意识进行一场别具一格的对话。在快节奏的生活下,人的内心

渐趋于浮躁。当空虚变成一种习惯,在追求物质享受的路上,我们很多人都将灵魂抛弃在尘埃之中。成王败寇的

铁律下,我们注视到的可能只是成功者欢欣的笑颜,还会有谁去关注失败者默默转身的背影?《对话》从一开

始,就写出作者或者红尘中很多人的心声,在追求理想的路上,我们到底该不该再向前一步?而这不安分的影

子,偏偏又从主人沉默的样子里愆生出别样的悲凉来。一条路的尽头,一个女人的贞洁,一个犹豫不决的沉默

者,三组并不相关的画面,却又出奇的被一种情感融在一起,那就是孤独感。现实社会与理想之间的差异,让很

多人迷茫,也让很多人都产生想要逃离的感觉。这种感觉看似无法琢磨,但灵魂的表白却让我们有机会触摸这感

觉。灵魂逃离肉体,我只能用痛来定义。作者是痛的,我是痛的,芸芸众生也是痛的。无关苦与不苦,只是人内

心的悲悯意识作祟。

 

 

     “当雪原逐渐消瘦/我依然打探不到春天的消息/当一阵风,刮过我的身体/主人,你有没有感到荒凉/有

没有觉察到,一朵花/似乎开了,又败了”我不想将时间浪费在探究诗人的写作技巧上,也不想谈论这些充满质

感的诗句所具有的美感。我只是想提醒大家去关注,文字背后诗人奇妙的自我意识是怎样幻化成希望与失望之间

的关系的。冬雪消融,春天应该到来了,可诗人却迟迟等不到春天到来的消息。希望过后,等到的只是失望。肉

体和灵魂看似分离,其实无法分离,灵魂感到冷了,肉体会感觉不到冷吗?最妙的是,一朵花似乎开了,又败

了。希望似乎来过,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漫长的等待过后,那种绝望的感觉,你体会过吗?我们都是卑微而渺

小的个体,我们抵御不了灵魂深处那一波波不停息的痛感。每天活在现实与虚幻之中,我们所追求的到底是什

么?又渐渐远离了什么?

 

 

     诗人将自己对现实生活的思考,自己对人生独特视角的思考,悄悄植入诗句中,让诗句有了生命,每个句子

似乎都是鲜活的诗人的面孔。而这种自我意识,又实实在在的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灵魂深处。诗人与我们,本是

陌生的,我们有着各自不同的孤独感。但因了诗歌这媒介,诗人和我们之间的陌生感消失了。留下的唯有已经与

文字交融的自我意识,也就是对自身的不断思考。

 

 

    让我们再来从另一位诗人梅即我的诗歌中感受这种微妙的自我意识吧。梅即我的《最后一首诗歌》,与其将它

认为是一种近乎绝望的疯子式的言语,不如将它理解为当代社会中诗人因文学沦落而产生的焦虑感和迷茫感。你

看,他是怎样去描述这种骨子里桀骜不驯的自我意识的。“这是春天,花朵僵硬,长满尸斑/一面破镜子把我扯

成无数碎片/诗人,请不要再跟我谈什么诗歌:/词语和句子,明喻和象征/呈现的和隐藏的/它们都是石头,

垒成深井/以另一种姿态,假意保护逃亡的星星和月亮”。在诗的第一节里,诗人就固执地打破常规,将我们所

理解的春天,加入自己的主观意识,使之变为僵硬的花朵并长满尸斑。而作为暗喻生活的破镜子,将诗人扯成碎

片。生活是现实的,同样又是坚硬的,一不小心,我们都会被生活所伤。我们的思想又怎会不被撕扯成碎片呢?

诗人的情绪是绝望的,绝望的不想谈起诗歌,不想理会那些明喻那些暗喻,那些象征。诗人将他们通通归类为坚

硬的石头,垒成深井将自己埋葬。我们都有过想要逃离的念头,生活中难以找到出口,那么,在压抑的生活之

外,我们是否能找到供我们突破的缺口?诗人对诗歌感到绝望,而诗歌却恰恰是诗人逃离现实生活的突破口。试

想一下,如果没有诗人强烈的主观意识,我们如何被冰冷的文字打动并与之产生共鸣?

 


     “出来就死——/语言离开唇齿就死/歌声离开喉舌就死/爱情离开生活就死/你离开我,或我离开你,我

都得死”。我在前文说过,诗歌是存在于孤独之上的一个危险的符号。诗人的自我意识总会在某个特殊的时刻如

此逼真的贴近疯狂贴近死亡。你可以将他理解为对无奈的现实的诅咒,也可以将他当做某个疯子痴狂的宣言。

但,你若肯花费时间深入诗人内心,深入诗人看似癫狂实质却理性的自我意识,你就会发现,诗人是清醒的,诗

人是故意将某种疼视而不见,只是留给世人疯狂的背影。


 

     而将自我意识植入诗歌,将对疼痛的描写发挥到极致的还有另外一位诗人:知秋。我深深迷恋着知秋对诗歌

那种近乎出神入化的感觉,迷恋他笔下衍生出的对生命状态细致入微的考察。他在《泊》中这样写道:“风暴

眼,继续制造着阴谋/四面设下埋伏,面对礁石伸出的魔抓/你从未曾低过头或弯腰/头顶上的蓝天、海鸟/停

泊码头上那些微弱的灯火/不再为你的安危担心/我知道,都过去了/你累了,已是无力经营/在大目湾的淤泥

里放下,来不及换洗的行囊/任一些卑微的生命/迅速围聚,蚕食你事物的内部/没有人再回来迟早/我和你一

样/铆钉在下一场风暴中脱离/闭上眼睛/——一场细微的死亡”。


 

    在这首诗中,诗人从一场风暴写起,将自我意识构造出一幅有些混乱的场景。未知的阴谋,紧抓礁石的风暴的

手,还有那不肯妥协的停泊在淤泥中的破船。三个看似敌对的事物,居然意外的重叠起来,在看似和谐的背景中

将人带入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之中。

 

 

 

    蓝天,白云,以及码头上微弱的灯光,一连串没有生命的物体,在诗人笔下生出怜悯之情。风暴起时,已饱经

风雨的破船会无恙吗?担心是多余的,爱却通过文字从岸的这边延伸到那边。一切都过去了,安危变成下一场风

暴来临时,未知的赌注。在这里,作者似乎并没有刻意要将诗句上升到生命的高度。但我宁愿相信,这是对生命

状态的隐喻。人的一生,会有多长?陌生而短暂的旅途中,我们势必要走过无数次风风雨雨,这期间有熟悉的身

影相伴,也有陌生的祝福。苦难不是永恒,却也以其不可更改的方式,霸道的存续于生命中不肯离去。诗人说,

一切都过去了。但,真的过去了吗?还是换做另一种方式,以另外的面孔出现?

 

 

    希望与绝望反复纠缠又反复对抗,诗人会累,破旧的船只也会疲惫。苦苦支撑的精神力量轰然倒塌,纠缠或者

对抗就不复存在。卑微的生命则变成另一些更见卑微的食物的食粮。朱宏苏,这个以根雕为生命的男人,在最后

的描述中,用尽了他几乎全部的艺术想象力,用厚重却充满张力的文字描述,将全诗推向高潮。没有人选择回来

的世界里,只有诗人自己,独自对着残破的船的遗体。死亡还有多远?下一场风暴来临时,铆钉会继续脱离船

体,而诗人的选择似乎只有闭上眼睛,安静的等待一场细微的死亡。

 

 

    我不得不承认这种基于诗人本身的自我意识,是一种强大到极致的力量。它让我们无法抗争,只能随着这种自

我意识进入一种思考。我们的意识似乎被诗人的自我意识所覆盖,只是,残留的或清醒或模糊的意识中,我们保

留下一种越来越清晰的感觉,那就是:疼!

 

 

当然,一种理论的成熟,需要不断融入新鲜的血液,使之生长。需要在不断的创作实践中去伪存真,使之将闪烁

着诗人理性光芒的部分得以保留下来。我不敢妄称将自我意识植入诗歌,会是诗歌未来的走向。但,每个对疼痛

有着敏锐感知能力的诗人,不妨做出一种大胆的尝试。将小我,进而将包含无数小我的大我,以自己的方式植入

诗歌,让诗歌变成有生命力的生命体。让这生命体,紧紧抓住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地,将一切苦难,将一切黑白混

存的二元色彩,将一切我们对生命体征带有灰色疑虑的考证,变成一种诉说。我们诉说的欲望越强烈,赋予诗歌

的感染力就会越强烈。

 

 

来源:诗评媒


                   自我意识与诗歌创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