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955
  • 关注人气:7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说真话”与当下诗歌

(2019-02-09 16:53:54)
标签:

有关诗歌

分类: 诗歌你我说

             “说真话”与当下诗歌





作者:王士强


    “说真话”本来是文学的基本要求,说真话、说内心的话、说自己的话,这样的文学才有生命力、才有意义。然而,在当下的诗歌中,“说真话”、“说人话”的作品似乎正越来越少,而相反,假话、空话、套话、神话、鬼话、废话充斥、泛滥,这种状况不能不说存在着严重的问题。


    现在的诗歌写作陷入极度的暧昧和混沌之中,乱象丛生,充斥着虚假、虚伪的写作,我认为有如下几种诗歌写

作现象与“说真话”精神背道而驰。第一种是“伪乡土”写作,大批的诗人写农村、写乡土、写自然,但是这些

写作者并不是真的认同农村、乡土、自然,希望“回归”农业文明,他们绝大多数生活在城市里,一丁点也没有

要离开的意思,这其中绝大多数的作品,既没有时代特征和现实针对性,也没有精神立场和价值超越性,它们其

实只是一种自我按摩、自我抚摸,是一种虚假的写作,故而可以称为“伪乡土写作”。这样的写作之所以能够流

行起来,一方面是因为它能够舒缓、释放现代社会中人无所不在的紧张感、压抑感,在虚拟的空间中得到一种精

神抚慰,满足了某种“文化乡愁”的想象和休憩。同时,这样的写作只谈“风月”,无关“现实”,“政治”上

是安全的,因而能够被“主流”所接受(在一些刊物中几乎成为压倒性的存在),有“升值”的空间,可能让写

作者获得某种进身之阶,所以很多的人趋之若鹜,实际上是一种写作的投机。应该看到,这样的诗歌回避了生活

中真正的问题和难题,回避了个人内心的困境与矛盾,逃避了现实,是一种苟且、怯懦、犬儒的写作。


    第二种写作是流行性的底层写作、打工诗歌。底层写作固然体现了写作的伦理性,但当它成为热点,很多人一

窝蜂去写的时候它的问题就呈现出来了。底层写作我认为其中的绝大部分是无新意、无意义的,是跟风和赶时

髦,与前面所说的伪乡土写作一样,同样是一种功利和投机行为。这其中的情况也很复杂,有的写作者确实有底

层经验、有“生活”,但问题是他们没有自己的语言,而是在用公共话语和公共抒情模式来进行写作,仍然是公

式化和概念化地写底层,没有提供新的东西,是一种无谓的重复。另外的一些写作者则是现实社会中的“既得利

益者”,其中不乏官员、老板、企业高管等,很多人至少已经是所谓的“中产阶级”,他们也来大写特写底层,

而他们的问题是根本不了解底层,也缺乏真正的底层情怀,而只是在虚构底层、消费底层,这样的写作是一种猎

奇、征用。就目前所见,绝大多数的所谓底层写作、打工诗歌中没有个人生命情感的贯注和投入,没有个人的发

现和穿越,只是一种生活表象的展览、似是而非的控诉和假模假式的关怀,其写作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引起体制的

认可,并从主流体制中分得一杯羹。这同样是一种虚伪、虚假,甚至荒诞的写作。


    第三种可以称之为语言乌托邦主义。这种写作对语言极为讲究,耐心打磨语言,注重诗歌写作的难度和技艺,

但是,却往往不知所终、不知所云,语言的细部很美,但是没有整体,无法传达出有效、有意义的信息,自身被

自身消耗掉了,仅仅剩下了语言的空转、空壳,这样的诗歌是无效的。这种写作注重所谓的知识、经验、技艺、

难度,但是欠缺情怀、性情、及物性、有效性,过于精英主义,过于封闭,拒绝了与此时此地的当代生活的交流

与互动,我认为这是得不偿失也是本末倒置的。这样的写作实际上只是在搬运和堆砌语言,制造某种语言奇观,

是语言上的本质主义者、游戏主义者,诗歌只有语言维度,却缺乏人生、灵魂的维度,或者说,缺乏一定的人文

属性,因而意义不大。


    第四种,是所谓的口水诗歌和废话诗歌。这种现象在网络上最为常见,这是口语诗歌的过度泛化、简单化、随

意化,也是诗歌门槛降低和诗歌标准失范的后果。但一个常识是,如果随便说两句话都是诗了,一切无意义的废

话都是诗了,那么诗和非诗的边界在哪里?因为很明显,一切都是诗了,也就一切都不是诗了,诗歌本身就被稀

释,并淹没到汪洋大海之中。应该看到,这里的“口水”和“废话”都放逐了意义维度,不具备艺术和人文内

涵,它们都并不是“真话”,“真话”是有话可说、有话要说,有自己的发现,有表达的冲动,有意义和价值的

追求的,这两者之间有着根本性的不同。口水诗和废话诗与前述的“语言乌托邦主义”虽然表面上不同,但两者

方向相反却走入了同样的误区,实质上都是语言游戏,能指剩余而所指不足,很大程度上是在亵渎诗歌,是对于

诗歌的不尊重。


    以上是诗歌中“说真话”的反面的四种写作取向,如果要从正面谈论这个问题,我认为至少可以从两个层面来

进行。首先,诗歌应该与“我”有关、与内心有关,诗人应该有自己的语言,用自己的语言说话,而不是用公共

语言、政治语言、教科书语言来进行写作。诗人应该有自己的话语方式和语言风格,这当然是比较高的要求,但

至少每个诗人都应该有这种意识,应该努力拒绝那种假大空、概念化、模式化的语言的规训和覆盖,诗歌负有更

新一个时代的语言系统的庄严使命。同时,“说真话”还意味着应该尊重读者,应该让人懂、与人交流,而不是

一味暴力性地对语言进行加工、变形、破坏,最终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这样的语言是虚假、自私、无效的语

言。诗人应该是“赤子”,诗歌应该说“人话”、说内心的话,在这个基础上生发诗意空间,寻求诗性表达,而

不是自说自话、故弄玄虚。


    第二个层面,“说真话”的诗歌应该面向当代、面向现实,有担当精神和责任意识。诗人应该有独立的精神和

人格,有自己对生活的发现,揭示出时代生活的秘密,说出自己想说、应该说的话。在当今的社会阶段,在社会

主导机制已经形成极其强大的控制性力量的情况下,诗人更应该承担起某种使命,诗人应该成为独立而强大的个

体,应该质疑和反思这样的压迫性存在,并进行某种对峙和反抗,起码在精神层面要有这样的自觉和自省。诗人

是社会的良心,诗人应该永远站在弱者的一边,关注被侮辱与被损害者,关注弱者(如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所

说,“以卵击墙,我愿与卵共存亡”),哪怕失败,哪怕被摧毁,那也是诗歌的光荣而不是耻辱。在这个意义

上,当代诗歌在面向时代生活的许多公共性命题的时候,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是缺席的。一个社

会,如果连诗人都不去说,或者不敢说真话了,那就真的是万马齐喑、前途堪忧了。这里的“说真话”是勇气的

体现,是胸怀和境界的体现,同时也承担了“诗歌何为”的命题。


    诗歌语言当然应该是“诗语”、有“诗意”,“说真话”并不意味着“有一说一”、一览无余,等同于日常语

言,也不意味着必须“反映现实”,与现实短兵相接。我们之所以讨论“说真话”的问题,是因为我们已经有了

太多封闭的、自我循环的“诗语”、“诗意”,却缺乏“真实”、缺乏“现实感”。应该看到,一方面,诗意、

诗味应该是自然而然生发的,是来自内心,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感的,而不应该曲意逢迎、自欺欺人、为稻粱之

谋;另一方面,诗歌应该来源于现实生活,与现实生活产生广泛而深刻的交集,并楔入时代生活的内部,对之作

出富于洞察力的表达,而不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就当今时代诗歌的处境而言,很大程度上

不是时代和公众抛弃了诗歌,而是诗歌抛弃了时代和公众,诗歌离开了当下的现实,离开了公共生活,没有发出

有价值、有意义的声音,社会公众之远离诗歌也是势所必然。就“语言”与“现实”而言,诗歌应该在这两者之

间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语言的美感、创造性、独立性与现实的指向、责任、担当是同等重要的,不可偏废。


因而,可以说,“说真话”表面看是一个语言问题、修辞问题,但实际上不仅如此,它还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人”的问题。“说真话”的诗歌体现了更多的性情、担当、发现与创造,体现了写作者的人格、情怀和境界,“说真话”的诗歌多了,既是诗歌之幸,也是时代之幸。对于当下的中国诗歌而言,这一问题尤其具有重要性与紧迫性。

 

作者王士强的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wangshiqiang1979


                    “说真话”与当下诗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