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7,012
  • 关注人气:7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人谈:余秀华诗歌现象

(2018-11-24 17:20:39)
标签:

有关诗歌讨论

分类: 诗歌你我说

               三人谈:余秀华诗歌现象

                      三人谈:余秀华诗歌现象

                          苗雨时/王克金/王之峰


 

如何看待余秀华这一诗歌事件  

 

苗雨时:前一段时间,诗刊社刘年编发了湖北诗人余秀华的一个组诗,后又在微信上进行了推介,由此引发了公众对余秀华诗歌的热议。今天我们三人就这一话题谈谈各自的看法。首先说说如何看待这一诗歌事件?

 

王之峰:属于“标题党”和绕开诗性的新闻性炒作,给余秀华贴上“脑瘫诗人”、“农民诗人”等标签,造成对其过度命名,会使诗歌心理逆反。诗人不专属任何特定的社会阶层,生活也没有二线,人民不需要“代表”和“代言”,每一个诗人都是具有“社会指纹特征”的个体。草根诗人群体不是今天才有,它的存在和提出大概距今已经十年时间。对类似余秀华这样的诗人,也不只是一两个,而是一个群体的耕耘形成了气象。正因如此,才让一些学者和官刊在今天,不得不关注网络上的诗歌论坛、个人博客、微信等新的传播方式。这种借助“自媒体”空间的传播,突破了“纸媒体”的阅读群体和范围。发声就有回声,这种回声从气氛上对诗歌是有意义的。但从另一方面,良莠不齐的诗歌现象,给诗坛带来多少损益,我没能力测算,时常面对“同类”的尴尬,我祈祷宽容和等待。但我更希望,在诗歌的标准和新闻的价值冲突中,诗歌理论研究应冷静和宽容地对待,理性的地扶持目前这种自然勃发的诗歌生态,涵养灌木,培养乔木,回应这个时代的光荣与梦想。

 

王克金:此次余秀华诗歌事件,我认为不论是否炒作,我们都要宽容,客观看待,可以拿出精力予以重视,甚至谈一谈,议一议。这次事件与以往炒作性质不同,即使炒作,也不是恶搞。我认为余秀华不是“诗歌乞丐”,不是借助诗歌来欺世盗名。首先,炒作是他人掀起来的,与作者本人无关;再者,他的诗歌很有含金量,也值得一炒;以往的“诗歌”事件,总会有人会收获“诗歌乞丐”的嫌疑,因为诗作本身品味不够,口水四溢,他们只是借助诗歌来讨取浮名。真应该感谢网络及微信等新媒体、自媒体的诞生!若没有这些媒体,可能就少有余秀华这类的事件。若没有这样的事件,余秀华等诗人和诗作,可能还要埋没更长时间,甚至会沉入地下。具体能不能出土,那就是以后的事了,至少,不会有这么大面积的轰动。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诗歌审美,官刊纸媒的审美总是滞后于民间的探索。真正的艺术总在寻求不同的表现,这在庸常编辑较多的官刊时代,一定会遭到截杀。而现在,网络削弱了纸刊的地位,这是好事。因为网络能容纳更多的诗人和诗歌存在。

 


 

如何界定余秀华这类诗歌现象的写作

 

苗雨时:余秀华的诗歌在诗歌发生学的意义上属于原初状态的诗歌。余秀华写出了在现实生存下独特的感觉、体验和领悟。她的诗剔除了社会意识形态和所谓“文明”的负累,呈现出生命本源本能的悸动,是生命净化后的瞬间绽放。它直接是“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的兴怨。在诗的发生上为现代诗歌艺术打凿出了新的本源。相对于现代诗歌,她的诗抵达了初始之地。草根诗人的诗歌大部分都具有原初状态的诗歌

 

另一方面,余秀华的诗歌语言具有原创性。首先表现在她诗歌的话语和她的感觉是同步发生的。她开笔叙述的时候,就隐含了感觉的气氛,她更多的是从感觉的边界开始,围向感觉的中心。其次她的诗也用到了一些矛盾悖反的话语,甚至方言,甚至成语。但她有自己的仪规模式,几乎把那样的话语全部纳入了自己的语言“系统”,她进入了对日常话语的颠覆状态,和现成的语言互为两种调性。

 

要说她诗歌的不足,表现在结构的完整性不足,呈示出中轴运转的完成性缺乏,具有破碎感。

 

王克金:余秀华的诗歌写作是原生态写作。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心中有一个观点:诗歌创作应该是有什么就写什么,不论什么情绪什么感觉什么理念,健康的和非健康的,时尚的不时尚的,符合主流审美与不符合主流审美,都要写都可写,哪怕作为练笔也要写。只要是心中想的,就要写。但当时这种想法,会遭遇挫折,即使写了,也会发不出去。别人会认为你想得怪癖,不能用。其实,那时的怪癖也怪癖不了哪去。主要是传播方式不畅通。现在不同了,论坛和博客就可以贴出,所以有什么就可以写什么,写出震撼最好。

 

余秀华等人的诗歌写作应为“原生态”诗歌。我认为他们符合我理解的原生态写作:一是原初的生命感觉具备;二是特有的困苦生活情态和精神状态;三是文本上感觉的直接呈现。这三点具备,就能定性为原生态写作。当然这不是指生活的直接描述。余秀华的诗很少隐喻,很少象征,很少隐有所指,也不指向玄思和所谓的道理。她具备的是独特的感觉和不连贯的语言表述。不过,以前我心中所想的,诗歌有什么就写什么的观点,和眼下的原生态写作,也是相去甚远的。

 

王之峰:波兰诗人米沃什说:“如果不是我,会有另一个人来到这里,试图理解他的时代。”网络世界具有特殊的社会属性,比如虚拟、隐身,是面具下的舞蹈和狂欢。而依托网络的草根诗人,不是诗歌的使命感将诗人推到了生活现场,而是他们人就在底层,贴近“人与兽”的临界处。他们拼命活着并努力彰显善良生命的顽强之力,坚守微小个体在数字时代中的价值和意义,不媚俗。由于这种现场的、在场和第一个到场的及时性,让诗人以低于草木的姿态发现、目睹了草根阶层在底层的临界状态下的另一世界,每个肉体和灵魂都带着“时代和生存的疤痕”。情感强烈,有感而发,给阅读、让阅读的生命有迎面撞上的惊悚的感觉。

 


 

余秀华诗歌对当下诗歌写作的启示

 

苗雨时:写作也是有姿态的,有什么样的姿态就会产生什么样的诗歌。对于诗歌,余秀华等诗人是低势进入,究其原因,因为他们生命的群落是一种卑微的状态,是与草木为伍。但在生存线之下,他们显示出生命力的顽韧,仿佛巨石下的小草,生长着人的独立的主体性和尊严。尤其是身体有些残疾的诗人,其做人的意志更为强烈,他们把外在的渺小与内在的强大统一在身体中,守护了人的潜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中人的基本质素和人性,守护了人类在社会意识空旷之时的那些本能的真善美。这是他们的本质,也是他们的质素和根基,这是需要特别指出的。

 

王之峰:谁写诗歌不重要,写什么才最重要。如何合理性地评价“自媒体”时代到来后的诗歌传播?诗人如何正确利用?以便让自己的作品更好的面对公众和读者,这是需要慎重而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没有唯一标准,但应有最低标准,那么,满足公众的阅读期待,并从中获得审美愉悦是不是不可或缺?诗人在准确定位个人痛苦与生命痛点的同时,如何平衡社会荷载?这都是诗人应该重视的。当下,更应宽容地提供适宜的生存空间,积极引导诗人深入思考,先锋地处理现代社会问题的历史感,引领、启发其抒情方式和语言的自觉性,不断淬炼诗艺,直至升华诗意。

 

王克金:身份不能在根本上决定写作的质量和品味。写诗,不分草根不草根,每个诗人都在写自己的生存,只是各自拥有的生命感不同,生存场域不同,从而也就决定了想法矢量和精神向度的不同。精神向度、想法矢量和生命感的强弱,在写作中决定诗写底色。若是诗人再具有语言的敏感,则上述因素会决定诗写的最终呈现。诗人们的生存场域不在同一个空间和层面。写作中,生存场域是作为一种经历、一种背景在起作用。磨难滋长物质需求;生命感产生精神需求。社会中诗人的精神需求不会完全一致。

 

诗人必须对诗歌及其写作有较好的认知,才能有往深处走的可能,努力为之,才可能做到往深处走。目前看,余秀华并没有探寻诗是什么?但她对诗歌的其他方面有一些较好的认知:比如:“诗歌和人的状态总是不能分开的,如果分开了就是‘做出的诗’了”。这说明诗歌等同她的生命,她找到了诗歌生命力的一个来源。“幸亏诗歌最好的作用是为了自己安心”。这是她的目的。这一点尤好,说明她不虚浮,不为浮名而生存。

 

我以为,诗歌美学素养,理论素养,精神的高度和广度,深入处理一个题材的能力,文本的神秘性,都是诗人应该考虑的。感觉出自本能,意识进入自觉,能出上乘之作。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e437910102yjpw.html


                   三人谈:余秀华诗歌现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