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813
  • 关注人气:7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晨曦之光擦亮生命的质地——评金迪诗集《采撷黎明》

(2018-11-22 23:24:16)
标签:

精彩诗评

分类: 诗歌精神

                          以晨曦之光擦亮生命的质地——评金迪诗集《采撷黎明》

                   金迪老师的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u/1618187710

 

               以晨曦之光擦亮生命的质地

                                  ——评金迪诗集《采撷黎明》

 

                           作者; 苗雨时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由虚无进入存在,又从存在走向虚无。中间经历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先是

追求生存、温饱、爱情、事业,然后在物质条件相对满足之后,又孜孜探索精神、灵魂、人格、幸福。人生,就

是一个这样的大舞台。它上演的剧目只有一个情节:从生到死。这个故事的主题:“什么样的生存与什么样的死

/以什么样的躯体托举什么样的思想”(《人生》)……

 

诗人金迪正是在这种轮回中感悟生命,洞彻人生。因为他的生命旅程已然过半,阅尽世事沧桑,历经时代的淘

洗,物质与精神的纠结,构成了他生存境遇的现状。如何面对生死,怎样做到灵内通达,成了摆在他面前的不容

回避的人生课题。这一课题的破解,使他重返生命的原初,“采撷黎明”,用晨曦之光照亮人生,以此保持存在

的本真和灵魂的澄明,为自己的生存构建诗意栖居的精神家园。

 

他之所以钟情“黎明”,因为生命的黎明是人生的奠基。一切美好的道德情感都在这一时段形成。诸如理想信

念、勤劳上进、诚朴善良,以及以爱为中心的爱自己、爱生命、爱自然、爱他人、爱人类、爱世界等。然而,这

一切在此后的发展中,特别是到了社会转型的市场经济条件下,由于“利益原则”的驱动,人们的价值观发生了

巨大的逆转,从而造成了物质至上、人文沦落、人性异化、灵肉分裂。这就使诗人的生存陷入了重重的困惑与迷

惘。为了实现物质囚笼里的精神救赎,重树人的尊严,确立新的人生价值和意义,他回到生命的“黎明”期,唤

起原有的心灵激情,以露珠的晶莹和朝霞的亮采,再造人格的伟岸,从兀杂的现实生存场中,剥离出一个高尚而

歌唱着的圣洁的灵魂……

 

诗人在《生活又一天》的诗中,以一天喻一生,写他现实的生存状态:从早晨开始,起床上班,“我们就这样/

着我们该做的/或者不该做的一切/就像摇桨的梦夜/贯通波光遴粼的小河/就像时光老人/机械地分检昼夜”。他总

括地写道:

 

 

 每一天的每一天

 我们的思维被矛

 扎得鲜血淋漓

 每一天的每一天

 我们的躯体被盾

 撞得伤痕累累

 

 

人置身于各种矛盾冲突的漩涡中,他挣扎、他奔突,但真正要超离险境,也并不容易。这需要坚定的信念和冷静

的意志。他在《矛盾》一诗中,曾这样表白他浑沉而复杂的疑惑:

 

 

 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拥抱人生

 一千种美妙的姿态

 一万个高尚的理由

 待回头

 满目落叶飘零

 根生寒冬

 失落中无奈,无奈中悲凉,悲凉中清醒,清醒中新生……

 

在一个物质丰裕而精神贫乏的时代,一个高度自觉与深邃透彻的心灵,是绝对必要的。因为“在对生活存在理智

的清醒的态度的情况下,人们能够战胜他们过去认为不可能解决的悲剧”(车尔尼雪夫斯基语)。诗人秉持理性

主义的人本主义,将头颅高高昂起,仍迎向阳光,试图找回和重建人生座标,使生命永远生活在希望之中。

 

诗人的心灵智慧向世界打开,呼唤八面来风,以多个角度延展:

 

回归自然怀抱,采撷自然芳醇,陶冶自己的情性,汲取生命的力量,遵从自然伦理,提升生存质量。他曾生于自

然,长于自然,后来从乡村住进城里,疏离了自然,现在他要回归自然,亲近自然。大自然是一个神奇而美丽

的“梦幻世界”,“常穿梦的衣裳/心儿不会爱伤”((《梦幻世界》)。他长住山中,来到海边,看那“大海就是

生长在地球上的天空”,“单说那种蔚蓝/就是一生也看不够的色彩/单说那一阵接一阵的波涛/就是世间最丰富的

语言”,大海的语言告诉他:“海”是人类的灵魂和激情(《大海》);他又回到山中,登高远眺,把山也看成了

海:“在高原,站在这最高的山峰/我看到了山的海洋/波涛起伏的山海/绵绵不绝层层叠叠的山海/吸空了我的软

弱注给我豪情的山海”,他把“刻骨铭心的追求”和“荡气回肠的呼唤”,都投入到山的怀抱中(《山海》);在

山海之间,他敬畏自然万物,尊重它们的自在之美,学习他们的品性:“草就是草/树就是树“,不能“让树去当

草,也不能“让草去当树”(《说草道树》);同样,“落叶”有落叶的美,“山石”有山石的美,“落叶”随风

飘零,山石动而不动,“落叶像我的脚印/山石像我先天的个性”(《落吉·山石》);他“与鸟儿对话”,“亲爱

的鸟儿,不知人间险恶”。“你们婉转动听的歌声”,那是纯真的爱情;他阅读“太阳..云彩”,它们给人以

启迪,“读懂她,就把握了我们共同的希望和未来”;他站在大地之上,天空之下,仰望“雨过天晴”,像感恩

父亲母亲一样,感戴宇宙自然的赐予:

 

 

 ……太阳像父亲的笑容

 雨水像母亲的关爱与唠叨

 只有人们知道

 而艳阳高照时

 心中存有一汪清凉的水

 雨水倾落时

 心中撑起一片晴朗

 

 

在某种污浊的生活环境中,苍蝇、蚊子肆虐,传布病菌,虚伪、欺诈、冷漠、倾轧等四处风行。“恶毒的叮咬我

眼睑的蚊子/你休想伤我的目光令我什么都看不见”(《蚊子居然咬起了眼睑》)。他以敏锐、明智的眼眸,平静

地看穿一切,抗拒社会异化,守望人间的真善美。他拒斥“虚伪”,恪守“真诚”;他厌弃“吸血”的冷漠,呵

护人间的温情;他反抗“邪恶”的进犯,反感人生的“变味”,而致力于良知与美善的追求和道义与责任的担

当。他带着痛苦与烦恼,“叩问生命”,探索生存意义。在《人生》一诗中,他这样提出了正相反对的价值取

向:“或取巧捞名投机钓誉/唯利是图唯我独尊/或踏踏实实勤勤恳恳/重情重义心系众生”。两种抉择,二取其

一,是非曲直,判然分明。他无疑确认后者。为此,他“在黑夜里点亮一盏灯”,“点亮痛苦中的清醒”(《点

灯》);他在夜里“做梦”,“长江飞起来/黄河扣在我身上/变成我的皮肤/每一次的断流/都是我身体最疼痛的

语言”(《做梦》),以民族精神哺育自我生命;他十分明确地“区别”了两种人的生死:“有的人丑陋的活着/

有的人美丽的死去”,“有的人活着/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有的人死了/却变成通向光明的大道”(《区别》);

他认为,人应该有灵魂,而灵魂就是精神,就是思想,精神与思想是超越肉身的力量(《灵魂=精神=

想》);他在批判时代的同时,也严历地解部剖自己,检讨自己的那些“迷惑”、那些“软弱”、那些“愚

昧”、那些“无知”,他要以风雨山河为师,“时常翻阅太阳的赠言/看看是否/会有新的发现”(《自我批

评》),他要以诗人的高贵,寻绎人格的挺拔与灵魂的富有。在《诗人的工作》一诗中,他如此歌吟:

 

 

 热闹与辉煌

 不是诗人应戴的桂冠

 给他人一阵心灵颤动

 补充精神世界的感悟

 是诗人至死不渝的追求

 

 

人生在世,红尘滚滚,庸庸碌碌。生存竞争的压力,日常生活的琐屑,常使人陷入沉沦的状态。在这样的尘世之

上,人如何获得人生的意昧和活着的乐趣?诗人在生命的途程中,深切地领悟到:热爱生活,捡拾生活中点点滴

滴的感动,从平凡中发现并不平凡的美好,“常有这样的时候/你并不知晓/踏响的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身

在尘世》),其实,所谓幸福,不过就是行走间不错过路边的风景,和享受风景的心情。他述说《关于美

丽》:“蓝天是美丽”、“大海是美丽的”,“大地是美丽的”,“雄鹰是美丽的”,即便“是黑夜的时候”,

只要“你真实地告诉我这是黑夜”,我也“可以用一生拉亮一盏美丽的灯”。在操劳的生活中,人们难免“有点

烦”:“最近心里老阴着天/太阳不见/月亮不见/莹莹的星星不见/豪情的云彩也已飘远”,“躲在烦闷的夜色

里”,写几句诗,“嘿嘿,怪得很/比打几拳沙袋/更止痒,更解恨”(《有点烦》)。为了缓解喧嚣与浮躁的重

压,可以跳一跳舞,“洒脱一点,疯狂一点/那里也有快乐的家”(《看模特跳爵士舞》);也可以听一听京剧,

那“行云流水”、“婉转动听”的“悦耳音符”,也能“为我梳理浮躁”(《听王淑芳京剧演唱》)。他深

信,“肉体需要尘世而灵魂渴望高洁/就像脚移动在坚实的大地/而头颅发射的思想分秒不停地/翱翔在广袤的宇

宙”(《渴望》)。也许偶然一次“误车”,需步行一个小时,赶一座小站,这固然使人难堪,但也能“闪现灵

感”,收获一首特别的诗篇。即使面临痛苦,乃至死亡,诗人的洞箫也吹奏出优雅的情韵:

 

 

 中年的我们除了拥有生存

 还拥有什么

 幸好还有无底的调箫

 壮怀悠远

 好还有这洞箫般的诗歌

 为我落泪

       ——《无底的洞箫》

 

 

的确,人应该永远生活在希望之中,因为人活着完全导源于自身的力量,而希望正是生命力量中的一种心灵向

往。所以,“黎明”恒久是人生超拔的镜像。然而,“所有对光明的追求/都从黑暗的跋涉开始/而光明的终极/

是黑暗的回归”(《点燃有风的夜晚》)。夜晚与黎明的轮回,相伴而生,相携而行。没有黑暗就没有光明,黎

明离开了夜晚的孕育也不能放射出璀璨的曦光。而在明暗之间,有时间之风的摧唤,“风中有我的身影/风中有我

要表达的语言”(《表达》);“短短的一夜”,“我很愉快/我很高兴”,“一个黎明从我的坦荡里升

起”(《短短的一夜》);“沟通夜的眼睛/江南风中的承诺/北国冰封的誓言/交汇成笔直的铁轨/瞬间  我的躯

/变成一列隆隆开动的火车/驰向未来世界”(《沟通夜的眼睛》);“我驾驶一条思绪的船/在黑暗的河流/

  飘荡/等待黎明的到来”(《等待黎明的到来》)。这“黎明”,既有青春年代的积淀与留存,那“爱的霞光

铺满所有的道路/有足够的力量砸碎拦路石/悲痛的礁石并不可怕/虽有往事搅成后悔/更多的是意志的光艳”,又

有现实的需求与召唤,企盼黎明降临,“就像疲惫的心灵/渴求爱人的关怀”,“亲爱的黎明/我会珍惜,决不背

叛”(《等待黎明到来》)。那么,一切准备就绪,让我们“看黎明升起”,看它从“沉睡的夜渐渐醒

来”,“光明揭开白雾的纱布/推荐大山的雄峻/受过引诱的风/也变得温柔而清新”,啊!啊:

 

什么时候开始

我的心情储存了

无数飞扬的美丽

和 这样美丽的黎明

当一抹金色飞临

我分明看见了

远方那结实的人生

 

       ——《看黎明升起》

 

                      

阅读完金迪的这部诗集,我忽然想到了日本文艺理论家厨川白村的诗学理念:“文艺是苦闷的象征”。反观这些

诗作,我们也完全可以确认:它们也是诗人在生存困境中苦闷思绪的表露与写照。但因为所处的文化历史语境不

同,却使他的诗歌具有自身的独特性。那就是他的诗歌属于中年写作。中年,是人生的一个关键的节点。在这个

节点上,收获与迟暮,迷茫与洞察,社会责任与个人自由之间,取得了相对的平衡,因而,他的人生苦闷,虽然

激荡却也深沉。所以,他的诗写,于生命情愫的浪漫主义直抒中,加入了更多理性主义的肌质,并且在坚持自我

人格型塑的同时,也显示了现实主义的批判锋芒。他的诗,题材广泛,视域开阔,但始终以人文为核心,从人与

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他人、人与自我等四个向度上围绕展开。而与此相应,他的意象系统的时空结构,不论是

山海河流、高原景致、化外风情,还是日月星辰、花草林木,在其整体上,都以暗夜为背景,镶钳在黎明浩大的

镜像中。这样,既有当下的现场感,又有历史的纵深感,并且在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移动中,让历史沉淀于心

灵,让心灵对生活的体察转化为更高层次的感悟,使诗的魂魄在想象的广阔天宇里自由翱翔。他的诗性语言,多

从生命内部感发而出,携带着诗人的呼吸和脉动,完成对外在世界与内心世界的命名和定型。现代书面语与口语

结合,葆有相当的艺术表现力。而其所表现的生命色彩和情调,则既清新、秀丽、刚健,又自然、质朴、深厚,

颇有一种天地间的浩然之气。当然,也不是没有一点不足,比如,某些诗构思不集中,或整体建构不圆融,也有

的意象布置疏密失当,或个别的话语还欠洗炼等等。但这并不影响他诗歌的整体艺术水准。却从反向证明:诗人

的创作正在路上,他必将不断地跨越自我,而走向成熟和完美。最后,我们以他的诗句,收束此篇评论。他在

《迷人的河流》一诗中,这样吟唱:

 

 

几颗巨大的鹅卵石

挤进这梦幻的温馨

醒时的糊涂

梦中的清醒

交汇成又一条河流

梦中流淌最多的画面

 

   ……

 

 

这条迷人的河流,是由现实转化而成的诗人的生命之河,它裹挟着灵魂,从暗夜的源头流来,时醉时醒,起伏波

荡,映现着世纪的曙光与风云,向人生的大海,浩浩奔去……

 

不难设想,这个意象不正是此部诗集的思想与艺术的总体象征吗?!……



                      以晨曦之光擦亮生命的质地——评金迪诗集《采撷黎明》



                             当代诗歌评论家苗雨时老师的博客链接;

                          http://blog.sina.com.cn/miaoyushi54


苗雨时(1939-)当代诗评家。河北省丰润县人。1965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系。现为廊坊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作家协会第四届主席团名誉委员。长期以来致力于现代诗学的教学与研究,从事诗歌

评论写作。任系中文系主任期间,曾与河北作家协会联合举办两届作家班,培养了大批青年作家和诗人。现今

又特别关注网络诗歌的动态和走向。201510月,建立了廊坊师范学院“雨时诗歌工作室”,20164月,

创办和主编高校民刊《雨时诗刊》,倡导“学院派”现代汉诗写作。出版著作有:《诗的审美》《诗歌写作技

巧》《河北当代诗歌史》《走向现代性的新诗》《当下诗歌现场》等多部。传记收入《中国作家大辞典》《中

国社会科学家大辞典》(英文版)


                    

                     以晨曦之光擦亮生命的质地——评金迪诗集《采撷黎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