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走进新诗路诗网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117
  • 关注人气:7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有三情,决定诗歌品质

(2018-02-26 22:08:22)
标签:

诗有三情

分类: 诗歌你我说

                             诗有三情,决定诗歌品质





诗有三情,决定诗歌品质

——兼谈诗象和壳诗

 

/张马

 

一、 诗象用法

 

 

传统写法容易出现意念单一和胶着的问题。现代写法为了避开它,经常抛出多个小诗象,以期产生多意念向度(分枝)。有些作者立足于传统,会严格选择有主从关系和能够呼应的对象。它们的特点是属性相通或互补,意念虽朝不同方向散开,却能够远距离呼唤、协同,最终趋向一致,均向心拱卫主干。而有些前卫写法则藐视传统,诗象出场随意,改换频繁,显得孤立、散漫、浅涉,往往互不相干,过于依赖印象表达,确切地说,过于依赖于读者二次创作。其晦涩不明、结象缺席或孱弱,给读者带来很大的阅读负担。

 

 

我怀疑后一种情况可能是作者在前沿探索中无暇兼顾,或没有意识到问题,从而导致了对传统的撕裂和背叛。

我还是更认同前一种写法,主张对诗象群的使用要有传统的支撑和后援,具体来说就是要特别注意选择、布局、呼应。诗象多了后极易出现散乱之形,要重点争取散而不乱。散其实是一种十分好的形态,我个人十分推崇。它带有更个性化、更自由、更灵动的美感,空间距离大,能产生更强张力,孕育更好意境,隐藏更深内涵,而且还能多点突破,在动态表现上别开生面。

 

 

有些诗意的表现无需使用诗象群,而一旦要用的时候,切忌乱抓乱用,心里要有散兵作战的概念和画面感。冲锋士兵是散开的,担当的角色、动作、时序各不相同,但他们相隔再远,任务殊异,也必然服从统一的目标和指挥(诗的主题和统领),有暗中信息的高效传递(诗的连接),有动作的承接配合(诗的动态)。

 

 

现代创新写法诗象多而现身时间短、易浅涉的特点,确实为如何驾驭它们平添了难度。它难就难在如何整合众多孤立、散乱的小象,产生完美的结象。我感觉很多诗都没有注意这点,稀里糊涂地端着各种新奇武器冲锋,在前沿阵地上丢下一具具小诗象尸体。其中一些,你压根就认不出来和这场战斗有什么关系。

诗象与结象,我比之为葡萄与葡萄串的关系。如果只有葡萄,没有暗中的完美骨架、筋络、串接,就无法成为一挂漂亮的葡萄串,众多诗象就只能散乱地满地滚。

 

 

二、 诗的三情

 

 

诗歌要有三情,或三层: 即情景,情绪,情怀。这三样不仅都要有,还得要好,才能成就佳作。没有情景的诗不是诗;有了好的情景但欠缺情绪的诗只是泛诗;既有好的情景构造,又有好的情绪活动的诗才算进入了好诗行列;但只有同时还拥有情怀的诗,才称得上佳品。

 

 

用词语勾勒情景,产生诗象(葡萄粒)。用情绪穿插、勾搭诗象,形成结象(葡萄串)。结象越圆润、饱满、多姿、生动、鲜活,越能孕含情怀,即最内层的诗核(葡萄的汁液、品质)。

情景包括人物、场景、时空、事件、情节等元素,呈现得好,就有了好的情景。这是第一层,是佟湘玉吕秀才们演绎武林外传的客栈和各种道具、光线、色彩。

 

 

情绪是感性活动的线索,是编织意象的金丝线,是串接葡萄的枝络,是牵引读者认识诗象的光。它可以有各种截然不同的出场、活动形式。诗语的缓急、连断、显藏、疏密、往返、高昂、散淡等,都属于情绪表达的不同笔法。这是第二层,是郭芙蓉白展堂们言行、情绪的交织。

 

 

情怀则是伴随最终结象诞生的感情、思想、立场、姿态,包括激情、感动、同情、怜悯、惜爱、欢乐、愉悦、痛楚、悲哀、愤怒、孤独、批判、讽刺、哲思、禅境等各种类型,是用感性情绪合理穿插组织后自然形成的有明确立场的理性浮雕,或是一束指向确定的神性之光。这是最上层或最内层,是武林外传这个故事传递给观众的欢乐与温馨。

 

 

读写诗歌,不妨看这三者是否登场,是否有缺席。以个人观点,当今很多诗作还被困于情景层面。有些作品情景构造还很粗糙,就附会情绪,结果当然不好。有的情景构建得很不错,但情绪贫泛、庸常、琐碎、单一、呆滞。而有些所谓高手为了避开这个困难(实际上这正是写诗最难的部分),就金蝉脱壳,采用"我只表现,不表达"的诗写诡计抛开它,制作成大留白、冷处理的工艺品,其结果是导致了壳诗的出现。这种诗的特征是有好的情景,但欠缺情绪组织,情怀就更谈不上了,所以只有一个精致的外壳。

 

 

至于情怀,它更多来自于诗人自身的经历、修养、认知、美丑观、世界观,不用刻意去写,但也绝不会凭空产生。它只会是第二层即情绪表达的自然结晶。不少颇有天分的年轻诗友,可能由于经历阅历积累不够,往往还难以逾越这关。他们信手拈来一个个精美的小诗象,诗语别致出奇,但情绪的浅触化、自由化、散漫化、不确定性、突兀感等特征十分明显,缺乏纵深力度以及收敛结象,削弱了其带有天赋技巧的作品表现力。也许他们尚需时间和经验去沉淀更多厚实的、明确下来的东西。

 

 

有一种看起来好像例外的情况。有些诗刻意扮演摄影师角色,只重现现实场景,似乎只有情景一层。其实,情绪已经体现在它的对场景的精心选择和角度、光线、色彩的处理之中,而情怀则要看这张照片带给读者的触动如何。这种诗出现了一些佳品,但我个人有点怀疑这种写法会不会素材穷尽,或有蜕变成摄影作品的翻版而又不及其效果的问题。

 

 

另有很多作品,过显过浅地讲道理、说哲思、转巧念、抖包袱,在欠缺情景构造和情绪组织这两道基础工作的情况下,就直接高蹈地表达情怀,营造空中楼阁,很容易产生"非诗"。曾与一位老诗人、老编辑交流,他说,只说道理的诗不是诗,只讲哲理的诗只是哲理。我对他这句话深以为然,并加一句,只抖包袱的诗只是段子。

 

 

佳作举例:《秋千》

 

 

如果悲伤想在你的头上荡秋千,

你最好有像我一样长的松散的头发

垂下头来,像个夜间的钟摆

作为一个绅士的男人

你最好自带微风推送着它

 

 

薛省堂这首短诗刻画了一个男人在夜间低垂头颅左右摇摆的悲伤画面。它情景构造独特,有主动性情绪表达,且表达自然巧妙,最后结象产生的独特场景和悲伤氛围令人感动和怜惜,可带入感强,是首短诗佳作。

 

 

注:“壳诗”一词来自于与陈更先生的交流,是他说的。如果有谁更早有针对性明确提出过这个概念,在此一并致谢!

 

 

 文章来源:诗评媒    


                          诗有三情,决定诗歌品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