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塞电影
巴塞电影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191
  • 关注人气:1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春节档《唐探2》首破20亿,放假中导演接了我们的电话

(2018-02-24 11:55:09)
标签:

杂谈

《唐人街探案2》上映一周创下过连续5天单日票房破3亿的骄人纪录,截至发稿前,更已斩获23亿,成为2018春节档第一个冲破20亿大关的影片。

这是导演陈思诚首次挺进票房20亿俱乐部,在这个高光时刻,他接受了巴塞电影记者的采访。

以有条理、有野心的回答来看,陈思诚对“唐探IP”体系的构思昭然若揭。在贾樟柯之外,陈思诚可能是未来华语片导演里“最像产品经理的人”。

对于已上映的“唐探”系列,陈思诚说:

“我现在做的是‘糖衣炮弹’。”

有野心的产品经理

以国际为目标,陈氏“唐探宇宙”萌芽初现

从“曼谷篇”到“纽约篇”,前后两部《唐人街探案》的公映时间,相隔仅两年。

第一部选择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上映,第二部则选择在2018年农历新年第一天。

“唐探”系列的定位是“贺岁档喜剧电影”——导演陈思诚从似乎不再看得上喜剧片的前辈手中夺下接力棒,并把这个类型的市场,做得更让人垂涎欲滴。

“唐探”这个原创IP,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而它的崛起,也有迹可循。

《唐人街探案2》在纽约时代广场取景

首先是人物设定,在系列喜剧片的惯例中进行了创新。

在“唐探”系列电影中,最突出的是混搭。喜剧明星王宝强,与被观众评价为“小鲜肉里最看好”的刘昊然,这种一动一静的配置,借鉴的是好莱坞最擅长的喜剧动作片系列,如《黑衣人》系列、《尖峰时刻》系列等等。

让人物稳稳拿下印象分,是海外成功的IP电影的第一战术。

而在华语电影世界里,以系列作品中鲜明的人物来博得观众期待的作品,还十分少见——否则我们也不会把孙悟空拍了一遍又一遍。

对于“唐探”系列来说,立住了糊涂神探“唐仁”和天才小子“秦风”这对主角,才有了制作系列电影的基础。当观众以自己的方式,如将这两人比作“没头脑与不高兴”之类耳熟能详的故事的主人公时,该系列就真正开始了它拓展自我宇宙的第一步。

“我希望观众记住人物,而不是演员。”有野心将“唐探”制造成一个宇宙的陈思诚,抓住了制作IP电影的关键所在。

“唐探”系列里“没头脑与不高兴”拍档

但是,《黑衣人》拍了三集,成功地建立起一种外星人管理事务局的世界观,其中人物仍然暂时无法脱离开演员而存在;长盛不衰的特工动作片《碟中谍》系列,从主角阿汤的青年时期拍到了如今人到中年,仍然不能够脱离汤姆·克鲁斯本人而创作;漫威“金刚狼”系列干脆因为休·杰克曼的退出而终结。如此看,陈思诚实现人物在“唐探宇宙”中的完全成立,路漫漫其修远。

这是真人电影IP化开发的痛点。一面是立故事、立人物,从而立起深受观众欢迎的系列电影,释放国产电影工业的声音;一面是市场的浮躁,演员是否能够十年如一日坚持出现在系列电影里、并担任固定角色,已成为制造国产电影IP的障碍。

之所以定位“唐探”系列要形成“大IP”,陈思诚谈到了个人对产业的观察。

“漫威是个很好的榜样,但是在海外,不同介质的IP对漫威进行滋养补充,在国内却不同。”陈思诚的分析思路更像是一名互联网产品经理,“纸媒在衰落,在电影领域开发大IP可以反哺其他领域。”

人物立住了,再用逗趣桥段以柔克刚包装锐利的悬疑内核,并且将这个形式重复下去,在框架内创新,从而强化“唐探”系列的IP属性。陈思诚的思考、行动有如一名资深的互联网产品经理,他对“唐探”品牌的加深和突破在续作中非常引人注目。

导演陈思诚在拍摄中亲自“调教”

“有一些元素我希望不断复用和雕琢。”陈思诚在第一部和第二部中都使用了具有浓郁中国风味的道家名典名句,“这一次是道家,下一次我可能也会引入儒释道之中其他的价值观,围绕它来刻画核心人物的行为轨迹。”

而区别于这些深埋在文本层之中的中国古典文化元素,观众更容易发现的是陈思诚在两部作品里,都根据拍摄地城市做了剧情结合,并且都在大街上跳起了广场舞。

即在喜剧、推理、悬疑之外,借由“唐探”为观众引入了新的社会环境,并将这些环境都纳入到了“唐探宇宙”的概念之中。

观众在观看时不知不觉加深了对“唐探”系列的印象,这得益于导演对样式复用以及场景交互的重视。

新作为直观的视效、动作让渡了更多空间,以一种试探的姿态求证于观众对于场景、情节结合的反应,作为系列后续制作标准的参考。即便前后两部在系列电影创作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彼此仍然方向性地关联起来将“唐探”系列结为一个完整的世界。

从第一部到第二部如此“有心机”的一步步铺垫,“唐探”在为什么样的目标憋大招呢?

曲线营救《推理》

让人认识好东西之前,先发糖

终究还是为了推理。

“你听说过一本杂志吗,叫《推理》?”

导演提到的这本杂志,创刊于1982年,并在2008年停刊,杂志社总部位于宝岛台湾,内地一度与2007年创刊的《推理世界》杂志混淆,最终没能实现杂志提出的口号,成为中国推理第一品牌。

已经夭折的《推理》其中一期杂志封面

陈思诚说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最初,他因为喜欢推理,而结识了很多《推理》的签约作家,大家经常在一起交流心得。到后来启动“唐探”系列的时候到了,便开始让朋友们向他推荐优秀的推理小说。

谈起推理,陈思诚如数家珍讲起了这些年从那些推理迷朋友口中接触到多少推理作家和作品。导演并不是陈思诚在“唐探”系列电影之中的首要身份,而是出于对推理的喜爱,他选择成为导演。

“我很喜欢推理,但推理真的是非常窄众。”

推理不如喜剧元素那样显性,可以说两种方向的受众根本不是同一类人。陈思诚不打算在两类人中找交集,他要做的是让喜欢喜剧的观众发现推理的有趣。

陈思诚认为,创作者需要懂得制造更多外延于故事核心的惊喜。当观众对“唐探”表现出喜欢和关注时,再讲推理才会更奏效。

“当我跟大家说一个自己认为很有趣的事时,有多少人愿意听是个不能忽视的问题。”

也许是多年关注《推理世界》杂志,目睹了做精品内容的纸媒还未极盛就式微的过程,陈思诚意识到应该用大众喜爱的形式来包装一个新的、有趣的好东西,才能起到真正广而告之的作用。

“基本原则是不错过那些真正懂推理的人,对‘唐探’而言,推理一定不能丢。”从陈思诚为“唐探”确立的底线来看,重要的是在满足大家对喜剧的期待之际,不抛弃不放弃热爱推理的观众,懂的人来看同样心领神会,“这一部没有那么纯粹讲推理,懂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不再是本格推理。”

“唐探”续作中的推理过程较简短

借由海外影评人的话来说,和“血与冰淇淋”系列、《极盗车神》导演埃德加·赖特类似。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2》也在以同种方式给观众发“糖”,那些让观众捧腹的笑点是对作者真正想通过电影表达的趣味进行装饰。

这颗“糖”被设计得口味丰富,既有“曼谷篇”的环环相扣、刺激精彩,又有“纽约篇”的喜感挑逗、国际化、承上启下。前后两部均在主线之外有一系列游戏关卡似的“抖包袱”,对鼓励、奖赏观众继续收看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导演陈思诚在纽约街头指挥拍摄

“观众可以在‘唐探’系列里各取所需,甚至可以把唐探2作为冒险片来看。”陈思诚希望影片可以为观众提供更多的读解角度。在《唐人街探案2》中,角色数量翻倍,情节复杂化,跑动、高难度动作增加,场景跨度增大,特效增多等等,一方面出于续作升级的考虑,另一方面则是用更丰富的信息进一步激发观影兴趣。

“既然是‘唐人街神探’,首选当然是在有唐人街的国际城市拍摄,所以才定下了曼谷、纽约、东京。我们是争取在破案过程中,让观众同时也能看到城市本土的那些特色。”

同样是撬店门偷风衣,在曼谷篇中成功了,在纽约篇中却是成功地触发了警报。

“在纽约当然不能像在曼谷那样鸡飞狗跳,真那样的话,也就不是纽约了。下一部在东京拍,自然也会引入更多东京本土特色,并且,我们回到了本格推理的发源地,推理属性也会相应加重。”

为使更多人注意到推理世界的有趣,陈思诚为“唐探”设计了一层又一层华丽的糖衣。

有关续作、衍生剧

裂变到来前,让炮弹飞一会儿

有续集就是IP吗?

这是看过《唐人街探案2》之后,外界对怀有“宇宙”野心的陈思诚提出的疑问。对于陈思诚来说,应该这样问:

这颗“糖衣炮弹”要飞多远,才能裂变为一个“唐探宇宙”?

陈思诚在《唐人街探案2》外景拍摄现场

陈思诚对于《唐人街探案2》的总结是:“我把推理包装成糖衣炮弹,让它接触更多的观众。”但是对于推理的推广,对于“唐探宇宙”的建立,他可不是仅仅准备了糖衣炮弹。

“第一名是Q,第二名是秦风,第三名是野田昊,第四名没人注意到吧?”电话那端,陈思诚反过来问起了记者,“唐探也可以有番外,未来我们还会讲讲其他人物的故事。”

“电影的受众是不同的,又是定在贺岁档,我们能做的事很有限。”陈思诚向记者描绘了他“唐探”系列的未来路线,认为这个如同亲生孩子般的“产品”不能光有电影版,“会有网剧。在网剧里,我会更加专注于推理故事的设计。”

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犯罪、悬疑这个分类中都涌现了不少广受好评的神剧。远的有连载数年的美剧《犯罪心理》,国内的刑侦经典《重案六组》;近的则有英剧《神探夏洛克》、美剧《真探》《冰血暴》,国产的《无证之罪》《白夜追凶》。相对于这些收割高分口碑的剧集而言,在一部电影的篇幅中做故事深度是困难的。

对陈思诚来说,“唐探”系列电影好比这一概念的序曲,面对不同的受众构成,创作者应该借由不同的作品形态向观众提供丰富多元的选择。

“在剧集里,我会深入刻画不同的侦探角色,由《唐人街探案2》初步展现的各位世界侦探,其中那些有意思的角色,成为剧集主角的可能性也会更大。”

智力超群而自恋的日本神探野田昊、黑客技术首屈一指的二次元画风神探Kiko、神秘却无所不知的Q等等,可能会出现在“唐探”系列的剧集之中。

陈思诚表示,在剧集方面,他自己非常喜欢英国迷你剧《神探夏洛克》。在他看来,现代版的福尔摩斯其实是在融合英伦生活方式的基础上,为观众集中介绍了“卷福”最拿手的推理手法。相比于电影而言,剧集更有机会完成单元叙事,即兼顾故事片段的同时,完成一个更宏大的命题,表达人物更完整的人格。

《唐人街探案2》中出现了从虚拟的Crimaster网络社区现身的各路侦探

经过“唐探”系列电影糖衣炮弹式的“引诱”,继续关注其衍生剧从而真正对推理发生兴趣的潜在观众将变得更多。

“我觉得作为电影创作者,具备产业视角,还是很有必要的。”陈思诚讲这句话的时候,是试探的口气,也许因为当今国产商业片导演总是被观众诟病太世故,“做得那么认真,作品却走不出去,商业片在国际上没有声音,美国大片却不断和我们竞争,真的需要反思。”

电影《寻龙诀》导演乌尔善讲过,他认为国产片无法做到在世界范围内人尽皆知,是因为国内缺少比肩好莱坞影视工业级别的项目开发,此言一针见血。

难道观众不需要水平先进、质量优秀的大片吗?

影视作品的娱乐功能仍然满足受众的主要需求。作为文化产品,电影的基本面是作为娱乐消费品存在。也只有在电影工业水平、结构充分健全的情况下,才有更多质感丰富的不同类作品的生存空间。

拍摄期间与国际团队连续开会讨论

在陈思诚心里,从系列电影、衍生剧等等形态一连串操作的成功,才会让“唐探”成为一个合格、优秀的推理IP,才能离这一IP的宇宙级裂变更近。

看完《唐人街探案2》,作家韩寒首先表达了对第三部的期待,这亦是促成20亿票房的观众一部分人的心声。“唐探”系列的每一步,不算走得四平八稳、惊天动地,但如果能在“产品经理”陈思诚的不断迭代、优化之下变得更加优秀,也是幸事一件。

猛然回想,除了西游记,国产真人电影中真正有大IP存在吗?

在无数作品折戟沉沙的续集冢之上,“唐探”可能已为国产IP立下了相对坚实的里程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