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瑞华
张瑞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2,060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建锋:阎庄的月光

(2019-11-01 17:03:41)

阎庄的月光

原创: 张建锋 东岳客 今天

新朋友点上方蓝字“东岳客”快速关注

张建锋:阎庄的月光

 

1
月光
秋夜,喧闹了一天的街道逐渐沉静下来,一轮新月冉冉升起,空气里弥漫着稻香的味道。
陈晓隆的手机突然响起急促的振铃声,一个熟悉的名字在屏幕上跳动,赶紧按下接听键:“晓隆,产业园走廊的灯为何没关掉,这不是浪费吗!”
小陈心里一惊,赶紧回答“好、好、好,这就去关。”披上外衣,心里嘀咕着,不就是忘了关吗,堂堂一个党委书记,有必要对一盏灯这么大惊小怪吗。
32岁的陈晓隆,是创小青(山东)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公司是电商产业园里的龙头入驻企业,给他打电话的是日照莒县阎庄镇党委书记宋旭雷。
张建锋:阎庄的月光宋旭雷资料图。来源:大众网

阎庄镇是中国“淘宝镇”,山东省首批“电商小镇”。
金秋,沉甸甸的的稻穗承载着梦想向人们招手,田野一片金黄。这个季节,正是乡亲们一年中最得意的时刻,微风轻拂着频频点头的穗子。田埂上,忙碌的稻乡人直起腰,打眼瞅过来,看着这一个个欢喜的笑脸,一身的酸胀和疲惫就淹没在这喜悦之中。
深秋时节夜幕降的早,一晃晚上十点多了。当门社区村委委员马秀顺洗漱完毕,正准备休息。党委分管领导突然打来电话,让他抓紧到村头的田地里看看,有人反映地里的秸秆烧起来了。
马秀顺不敢耽搁,一溜小跑来到着火点,老远看着好在火势不大,这才放下心来。
夜幕下,远处一辆小车忽闪着灯光,疾驰而来,停在田埂边的小路上。
车上下来一个汉子,急匆匆边跑边喊:“没事吧,没事吧,抓紧灭火。”
等看清来人,马秀顺眼睛瞬间湿润了,原来是党委书记宋旭雷自己开车从县城的家里赶过来。
他忘不了宋旭雷那句话:“安全问题一秒钟也不能拖”。
2
泪光
10月24日,陈晓隆的朋友圈,多了一支燃旺的蜡烛。“感谢您的知遇之恩!愿您一路走好!”那一天,陈晓隆时而落泪,时而发呆。
就在那个清晨,他的好兄长、好书记突发疾病,永远离开了牵挂着的父老乡亲,年仅43岁。
同样魂不守舍的,还有渚汀社区委员张守强。这个和宋旭雷相处了8年的汉子,获悉噩耗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因为精神恍惚,手动挡的车当成了自动挡。
“宋书记大局意识看得很重,是他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张守强先后三次去殡仪馆探望,只为多看他一眼,每次都泪流满面。
一位老大娘把电话打进党委办公室:“听说宋书记走了,是真的吗?”得到确认后,老人含泪说“我拄着拐,坐公交车也要去看看他。”
老领导来了,同事们来了,合作项目方来了,曾经的上访群众来了......只为来送他一程。
“站着是一座丰碑,躺下是一条大河”
“他在,是阎庄人民的福,走了,是阎庄人民的痛”
“感觉宋书记开会去了,一直还没有回来”
......
有多少泪水为他而流,这泪光,晶莹剔透。
天阴沉着,夏庄镇大苗蒋村。村东树林里,一处新坟前,一个专家模样的人泣不成声。
他叫高洋,梯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中关村创业大街双创讲师。
一个是国内顶级创业孵化专家,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乡镇党委书记,是什么缘故让两人之间发生了“化学反应”,开启了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
“我从未想过会带领我的团队从北京到中国的一个乡镇运营产业创新园孵化园。若不是宋旭雷书记一遍一遍的电话沟通,一次一次的拜访,也许我就错过了这么一个优秀的人,这样好的一个朋友。”
2018年3月,高洋受日照市人社局邀请,担任市级孵化基地复审小组评审专家,在莒县阎庄镇孵化基地调研时认识了宋旭雷,更确切的说是宋旭雷认识了他。
令高洋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自此,宋旭雷经常通过电话与他讨论“创业创新孵化平台孵化体系建设”、“创业创新平台如何在乡镇一级发挥引领作用”、“农村电商产业化过程中打造哪些服务平台”等问题。
在经过宋旭雷多次电话邀请后,高洋再次来到阎庄镇。整个周末宋旭雷全程陪同他走访企业,组织座谈。
在临行前,宋旭雷提出,希望高洋的团队能够来运营阎庄镇电商孵化园帮助当地电商产业更好更快的发展。高洋当即拒绝了,指出阎庄镇电商孵化园物理空间不能满足发展需求。
高洋的公司与团队运营了4个国家级创新创业示范园区,5个省级创新创业示范园区,以及大型产业园区,并策划执行过科技部全国农业创新赛事,他们的业务组成在一、二线城市。
返回北京后一周,再次接到宋旭雷电话,在通话中他提出了:乡村产业创新孵化园的概念与发展思路,并告知初步规划了近4万平米的园区建设。
正是这次通话,开启了高洋一年多的北京-日照往返之旅,也正因此让他更真切的了解了宋旭雷对事业坚韧不拔的精神,对工作雷厉风行的态度,对朋友热情洋溢的风格。
应宋旭雷要求,高洋每1-2周都会从北京去阎庄镇一次,每次都在周末的时间,后来高洋发现原来他的工作中从来没有休息日的。
经过5个多月紧张有序工作,产业创新孵化园4500平米的培育孵化区惊艳亮相。
硕果。2018年9月,阎庄镇被山东省商务厅等四部门联合授予首批“山东省电商小镇”荣誉称号,10月,阎庄镇获评“中国淘宝镇”。2019年被山东省科技厅评为“省级众创空间”荣誉称号。
这一天,高洋在辽宁大学创新创业学院讲课,课间休息时收到信息“宋书记突发心脏病去世”。他极为震惊,三天前宋旭雷才与他通过电话,怎么能去世了呢?
在极度的质疑与惊慌中高洋连续拨打多个电话确认,内心一片死寂。那一天的课是他人生中最难讲完的一次。也是他讲的最差的一次,与他平时诙谐幽默的风格完全背离的一次。
宋旭雷的那句口头禅一直回绕在高洋心里“我们阎庄镇...”、“我们阎庄人...”直到两天后,高洋才知道这个口口声声的阎庄人,其实是夏庄镇人。
那一晚,高洋在朋友圈留下悲怆的文字:
致敬我们未能欢颜终老的友谊;
致敬你努力拼搏并精彩短暂的人生;
我心怀敬意与惋惜,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
安去吧,我的老友。
3
星光
清晨,和煦的阳光从东方的天空慢慢泻下,温润大地。
玉皇山下,一处寂静的院落。大门缓缓打开,许传德站在门口向东南方向远眺,思绪万千。
这个院子曾是宋旭雷魂牵梦绕的地方,里面住着9位老人,老人的名字他都叫的上来。
许传德是这个院子的“管家”,他是阎庄敬老院院长,前段时间老人们搬迁到招贤后,他一直守在这里。
“常常自己开着车就来了,春天的外套,夏秋的短衫,冬天的棉衣,吃的住的,老人的事件件记挂在心上。”
回忆起宋旭雷关心老人的点滴往事,许传德几度哽咽。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今年70岁的张杰老人说,在宋旭雷身上负能量的东西一点都找不到,无论工作多忙多累,从来听不到一句怨言。
在包联的贫困户伦志业眼里,宋旭雷是他们好“儿子”。得知“儿子”走后,老两口哭成了泪人:宋书记来家从来不嫌弃家里脏,有时候还掀开锅盖看看我们吃什么。有一次,他嫌俺盖的被子薄,非要给我们买床新被。我说家里有,他不相信还特意打开柜子看看到底有没有厚被子。这么好的人,太可惜了。
党委秘书刘冠男是个90后。刚到阎庄工作的时候,宋旭雷是镇长,小刘心里感叹,这个镇长真年轻。
后来,小刘见证了宋旭雷从镇长成长为党委书记,也见证了“黑发镇长”如何慢慢变老,成为“白发书记”。
“书记临走的头天晚上,还约了几个班子成员交代工作,一直谈到八点多”;
“书记经常下村,有次裤脚上沾了很多土,我提醒了一下,到第二天那些尘土还在”;
“书记办公室门口经常排了一长串队伍等着汇报工作,我们开玩笑说‘买个叫号机’吧”;
“书记喜欢看报纸,看到好的片段就随手撕下来,装在一个袋子里”;
“院子里的路灯是定时调节的,书记说这样可以节约”;
......
儿子面临高考,好久难以见到父亲一面,“父爱”是个模糊的词汇。
爱人轻度抑郁,二胎怀孕的时候,宋旭雷从来顾不上陪她。孩子刚出生不到两个月,爱人说,他最幸福的时光,是半夜哼着小曲,给女儿洗尿布。
那一天,宋旭雷的家人到党委收拾生前的遗物。办公室有一把用了多年的水壶,小刘说:“这是书记常用的,你们带上吧。”弟弟问:“这是公家买的吧,如果是公家的,我们不能要。”
宋旭雷的“好搭档”、镇长马超流着泪说:“宋书记走了,我们会化悲痛为力量,一定要完成书记定下的发展目标,这是我们唯一能为他做的。”
宋旭雷,如同一道耀眼的星光,照耀着这片沃土,照耀着父老乡亲,照耀着追梦的人们。


欢迎转载,请注明作者和东岳客(ID:rmrbssd),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张建锋:阎庄的月光

张建锋:阎庄的月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