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给理工科的我们:余生很长,生活很好玩

(2018-05-30 06:32:17)
标签:

情感

微信:元苑

分类: 没有伞的孩子,要用力奔跑
写给理工科的我们:余生很长,生活很好玩

 

汪曾祺曾在他的书里这样写过咸鸭蛋:“我对异乡人称道高邮鸭蛋,是不大高兴的,好像我们那穷地方就出鸭蛋似的!不过高邮的咸鸭蛋,确实是好,我走的地方不少,所食鸭蛋多矣,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

突然想起自己听过很多讲座,看过很多干货,却始终觉得不如自己待在实验室里倒腾来的实用。自从学会了自己提取精油来做爽肤水,再也不会受市面上花里胡哨的推销的影响,因为我知道,他们嘴里所说的纯度究竟能达到多少,而真正值钱的,是那套工艺流程并非最终产品。

一说到理工科生,想到的就是死板。似乎我们存在于市面上,就只有这样的一种状态。

以前有个段子说给一个理科女表白被拒后,他终于学会了双曲线。因为那个女生看到他的情书后,随手画了一个双曲线后再也没有理过他。他感到很不解,进过各种询问探讨终于明白,她的意思是:我们就像这两条双曲线,无限接近却永远不会相交。

然后他的出的结论是,以后再也不追理科妹子,不但没情趣,而且沟通困难。

但是今天,我想说,理工科的生活也是很好玩的。

上周有个实验,实验过程中在圆底烧瓶里产生了大量二氧化氮气体,突然向旁边一看,这不和他一个肤色吗?

从此,又多了一个段子出来:

“你什么肤色啊?”

“我二氧化氮色啊!”

这下都不用实在的描述二氧化氮的颜色了,看我的脸就好。

化工的同学们金工实习有一个作业是打磨出来一个尖嘴锤,给你一大块钢铁,要做出这样一个形状来,可是要花费不少力气。这个时候,有人说:要是连这点能耐都没有,将来送给老婆的原创项链,怕是要丑死。

一说到老婆大家都乐了。有人调侃:“你连女朋友都没有,还谈老婆。”

“等我将来有老婆了,我就买这么大一块金子,亲手给她做首饰”。

这也是很拼了。

我这个人很惜命,却又不得不经常游走于化学试剂之间。总担心有一天,我会中毒身亡。所以每次要用到汞啊、浓硫酸啊等等,之类的东西。我的小心脏总是跳的扑通扑通的,小心翼翼地滴加进手里的试管中,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它,让我轻则毁容重则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还想写好多好多故事,可得好好的活着。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你看着一滴滴试剂从自己手中变成了一个可以使用的物件,那种欣喜又是难以言说的。

记得以前做的那块肥皂,虽然手法拙略,样子很粗糙,甚至碱性还比较强,但还是舍不得丢掉,放在床桌上很长时间。最初制备出来的几克人造黄金,也是感到很惊喜。拿回宿舍沾了胶水将它涂到墙上。不管怎么说,这间简陋的宿舍也是有了一点金碧辉煌的味道。

理工科的课虽然多的让人,有苦不能言。我知道,很多人都在抱怨理工科的生活太苦了。

可是余生那么长,为什么不让它有趣一点呢?

写给理工科的我们:余生很长,生活很好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