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京版人文社科部
京版人文社科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865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启功在中日邦交纪念活动中与日方针锋相对

(2016-09-07 14:21:25)
标签:

启功对我说

陈荣琚

熊伯齐

中日书法交流

辛德勇

1987年春,经日本书法家宇野雪村先生的提倡和督促,为促进中日两国文化交流,日本每日新闻社将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联合在中国和日本举办“启功、宇野雪村巨匠书法展”。双方决定,两巨匠的书法展于19873月在北京举行,同年8月在东京展出。当年正是启功先生和宇野雪村先生75寿辰的喜庆之年。为此,两巨匠的展品也是75幅,其中,启功先生37幅,宇野雪村先生37幅,联合创作的展品1幅。主办这次书法展的单位,中方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日方为日本每日新闻社。双方后援单位分别为中国日本友好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和全日本书道连盟、日本驻华大使馆奎星会。

  这次联展在中国的展出地点是中国美术馆。从准备作品到活动安排等过程,如开幕式前双方在人民大会堂会面和展出期间在中日友好协会礼堂的双方座谈交流等,我都亲身经历。时至今日,此项活动虽然过去了20多年,但有的往事,特别是启功先生作为一位中国公民,处处表现出的热爱祖国、发扬传统、维护尊严、不失民族气节等,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如联展开幕前,双方在人民大会堂会面,宇野雪村先生带领其弟子六七十人,每人手拿日本国旗,分成左右两行,迎接启先生进场,启功先生见此场面,不但不进,反而转身就离开了。启先生严肃提出要日方人员把旗子收起来,才同意进场。经交涉,日方退让,收起旗子,行注目礼及鼓掌。启先生后来对我说:这是外事活动,要对等,不是我启功个人问题,绝不能让日本国旗单独在我们庄严肃穆的人民大会堂随便飞动,这是原则问题,不能马虎。这有礼有节、不卑不亢的外交活动准则,是任何一位公民都应当随时随地注意和遵守的,启先生为此做出了榜样。

启先生对宇野雪村先生的书道是了解的,因为宇野雪村先生1983年在北京举办过“宇野雪村书法展”,也知道宇野雪村先生曾师事已故的被日本称为“前卫书法”之先驱的上田桑鸠先生,他开拓了“前卫书法”的新领域。因此启先生在准备参展作品时,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启先生也经常教导我说,看一位书法家的书写功力、书写水平的高低,从他用什么样的毛笔,就能明白其一二。如果一位书家用比较软的羊毫作书,而写出来的横、竖、撇、捺却像用狼毫或钢笔所书,细细品来,线条粗细比较匀称,而又略有区别;运笔用力、速度并不强烈,而又各不相同;结字落笔,笔笔所处的位置、角度又非常准确,这就说明书家的功力是深厚的,才称得上真正厉害。如果执笔时咬着牙,落笔像疯子,重按快刷,恨不得把全身的劲儿都使上,边写边跳,一蹦三尺高,动作惊动四座……这就肤浅。启先生参展的37幅作品中,我们也可看出其中约有七八幅作品,书写用笔效果非常明显,看起来像是用的狼毫笔,近乎硬笔书法,其实是用羊毫笔写的。这说明启先生在创作前,是有所考虑的,是有意图的,是有的放矢。今天我们再回过头来翻阅“启功、宇野雪村巨匠书法展”的展览画册,两位巨匠作品的风格特点,凡有一定书画水平的人,一看便心中有数。

中日两国巨匠书法交流座谈会是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举行的。首先由宇野雪村先生发言,他在演讲中说,“少数字书法”是从日本开始的,他做了大量推动并有所发展创新,他边讲边演示,他在一个方框内用笔飞速地写了一个“花”字,并说这就是他在整幅章法布局方面的创造,同时他还在另一幅纸中随意画了三道。并说欣赏者认为写的是“川”字或“三”字甚至不是字都可以,这就是一幅“美”的构图,给人以想象美,这就是艺术等。

  接着是启先生做演讲,启先生针对宇野雪村先生所说的“少数字书法”是始发于日本,又经他推动发展创造等,回敬道:众所周知,中国书法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就写少数字为例,远的古的不说,就以百年前的清朝,慈禧就写过单个字的“龙”字,现在还挂在故宫,参观者人人都能看到,这是实实在在的“事实”。而中国书法,写的是中国的汉字,既有它独特的造型,也有它独特的含义,而书法家,写出来,一要让人家看得懂,二要让人家明白所写的意思,这是最基本的要求,那怕是草书,也要写得符合规格,否则便是“草书离了格,神仙认不得”……启先生的一番话,宇野雪村先生听了很不是滋味。当座谈会结束时,宇野雪村先生站起来,也未跟启先生打招呼,便离开主讲台往外走。这时我看到,只有主持人起身送他,启功先生态度严肃,堂堂正正、稳稳当当地坐在原位上,不但没起来,连一眼也没看他,直到宇野雪村先生完全离开会场,启先生才起身,并微笑地向大家打招呼,这时,会场内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以上摘自陈荣琚著《启功对我说》)

这次启功和宇野雪村的联合书法展(日方报道是书道展),其实是在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15周年的背景下举行的。当事人之一启功先生其实对日方的参展者宇野雪村先生的书法并不认可。不知情的根据报道出来的新闻稿一定以为是一次成功的、胜利的……外交活动。根据身经其事的启功先生的学生揭露出来,我们才知道有这次展览活动有这么多曲折的故事。启先生在此次展览活动中既维护了国家尊严,也维护了中国传统书法艺术的正脉。

为答谢广大读者,我社荣幸借来启生前用的功在禹下印钤了5本新出《启功对我说》的样书。910日教师节前在与本博客相关联的微博上做了一个转发晒书赠书的活动http://t.cn/RcPj24o关注京版人文社科部微博+评论转发+@三位好友的粉中抽赠5本北电荣休教授陈荣琚先生78岁寿辰时的签名本。在关注+转发+晒启功题签图书照片的粉中抽赠5本有作者签名钤印及功在禹下印的特殊纪念本。

 启功在中日邦交纪念活动中与日方针锋相对


值得一提的是,启老这枚功在禹下章取义甚是巧妙。笔者也是为此活动才首次在启老继承人那见到此印,原来还是熊伯齐先生戊午年(1978为启老刻的呢。而且本博上一篇博文《徐志摩遭遇空难时随身携带的陆小画作,仍保留至今》中提到的一幅刚在浙博展出过的《天发神谶碑》拓片后所附的启功跋文,就是属款1978年,并钤上“功在禹下”印。这次本社出版的《启功对我说》的扉页背景图实际是就是截取选用的启先生的一幅国画真迹,因而我们的钤章纪念本也就钤盖在了扉页上。实际启功先生在国画上也非常有造诣,只是被其过于响亮的书名所掩。前面所引《启功对我说》中对“启功、宇野雪村巨匠书法展”的介绍提到这次展览共75幅作品,启功、宇野雪村37幅,还有一幅是联合创作的。但是启功和宇野雪村在书学上的观念以及书法的具体创作实践上都有巨大的差异,很难想象二位的书法如何能同纸共存。笔者通过该展览画册发现原来这幅共同创作的作品是一幅扇面,先有启先生在正反两面作画,再由宇野氏分别题款。因为启功先生书画兼精而完美解决了这一“外交”难题。

 启功在中日邦交纪念活动中与日方针锋相对


启老题写书签的图书可谓是当代书界的一道风景,辛德勇先生还曾借启功先生题签来探讨歐陽脩的脩字的正确写法:《歐陽脩的文集哪裏去了?》

启功在中日邦交纪念活动中与日方针锋相对

无论您是自藏还是借的,只要在微博上晒出书影并@京版人文社科部,即有机会被抽中。这也是晒您藏书底蕴的最佳机会!启、陈二老均桃李满天下,故以教师节为截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