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代哲学宗师海德格尔为什么选择与纳粹合作

(2015-12-04 11:26:26)
标签:

海德格尔

纳粹德国

希特勒

尼采

冯友兰

最近深圳读书月的年度十大好书评选中,北京出版集团的《海德格尔的危机:纳粹德国的哲学与政治》入选30强,虽遗憾地未能选入最终的十大好书榜,也足以说明此书的重要价值。

作为德国的一代哲学宗师,海德格尔为什么会依附纳粹,一直是学术圈讨论的热点话题。本书并非是简单地继续这个仅仅围绕海德格尔的哲学思想与政治关系的热门话题,而是站在更宏观的角度探讨海德格尔那一代德国学人的危机,而且系统梳理了与海德格尔同时代的哲学家群体在纳粹德国发展过程中的学术取向。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后,德国的民族与国家都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迫切需要有新的成熟意识形态能够增强民族凝聚力和自信心。本书提到阿尔弗雷德·韦伯担心英国的资本主义与清教主义,并且引到希特勒于1925年在斯图加特举行的一次演讲中曾说到:“马克思主义至少拥有一种世界观,我们必须提出一种民族的世界观与之针锋相对。”而海德格尔对于魏玛共和国时期的大学教育体制也非常不满,因此在纳粹掌权后不久,他很快就任了弗赖堡大学的校长,表明了拥护纳粹政权的立场。

本书对海德格尔和雅斯贝斯(一译作:雅斯贝尔斯,即轴心文明论的提出者)在那个年代交流的几段简述,也许能使我们更精准地把握海德格尔“拥抱”纳粹的过程:

 

 

海德格尔与雅斯贝斯的通信极为清楚地表明了,他在多大程度上认为自己是现有的学院哲学的局外人。他们二人甚至早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就认为自己在引领哲学的某种更新。

 

到了1933年春天,海德格尔也到了某个决断时刻。在4月初,他写信给雅斯贝斯说,他已经准备好走入大学政治之中,而且和许多同事一道,他正在思考如何对大学体制进行一种整体重组。

 

海德格尔在私下里告诉雅斯贝斯,他的目标是“引导元首”,是引导希特勒本人。

 

由上可知,不仅希特勒需要哲学家为其服务,哲学家也需要依靠政治力量来构建自身在学术上的权威。除了海德格尔这样活着的哲学巨匠外,像尼采这样死去的哲学家也不例外。本书的另一大贡献即是基本厘清了尼采与纳粹意识形态间的关系。

在《成名之前的希特勒》中收录的所有希特勒照片中的最后一张内容是希特勒在尼采档案馆欣赏尼采的半身雕像。而这张照片的拍摄实际是在尼采的妹妹伊丽莎白(尼采档案馆的创建者和领导人)协助下完成的。而如果不是听信了伊丽莎白对尼采哲学的一番解释,原本对叔本华哲学更感兴趣的希特勒是不会将自己和尼采联系起来的。在当时的哲学家阿尔弗雷德·鲍姆勒笔下,“尼采没有疯,而是成了一个新的日耳曼帝国的英雄式先知”,成为了一个“法西斯化了的”尼采,“被剥夺了永恒轮回学说赋予其思想的那种奇异的神秘深度。”

这本书所展示的海德格尔等在政治和哲学方面的危机,对我们中国思想界也有着重要的启发。最近清华大学在举办冯友兰诞辰120周年纪念的系列活动。同样的从民国开始就一直想当清华校长的冯友兰先生的危机,正和海德格尔的危机一样,值得我们去反思探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