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双加山人-龍乡红楼
双加山人-龍乡红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343
  • 关注人气:2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闲话林黛玉的《五美吟》

(2020-03-06 09:37:06)

闲话林黛玉的《五美吟》

作者:龍乡

闲话林黛玉的《五美吟》

林黛玉所写的《五美吟》出现于《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题五美吟,浪荡子情遗九龙珮”。

《西施》

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自忆儿家。

效颦莫笑东村女,头白溪边尚浣纱。

《虞姬》

肠断乌骓夜啸风,虞兮幽恨对重瞳。

黥彭甘爱他年醢,饮剑何如楚帐中。

《明妃》

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命薄古今同。

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

《绿珠》

瓦砾明珠一例抛,何曾石尉重娇娆?

都缘顽福前生造,更有同归慰寂寥。

《红拂》

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具眼识穷途。

尸居余气杨公幕,岂得羁縻女丈夫?

在这组诗中,黛玉惯有的那种哀怨忧伤似乎全然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悲壮甚至还有几分豪放。相传李白当年登上黄鹤楼曾感叹:“此处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上头。”在我们读过《五美吟》后,也且莫匆忙地去作解读,因为有宝钗的评论就在《五美吟》之下:

“做诗不论何题,只要善翻古人之意。若要随人脚踪走去,纵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即如前人所咏昭君之诗甚多,有悲挽昭君的,有怨恨延寿的,又有讥汉帝不能使画工图貌贤臣而画美人的。纷纷不一。后来王荆公复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 永叔有‘耳目所见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 二诗俱能各出己见,不与人同。今日林妹妹这五首诗,亦可谓命意新奇,别开生面了。”

难得宝钗之评论,虽寥寥数语,却中肯透彻。加上黛玉这组诗,并不艰涩难懂,宝钗却言之“命意新奇,别开生面”。如若只在表面的字意上去逐句解读,能解出“命意新奇,别开生面”来否?细品宝钗的评论,会发现其言看似顺理成章,实则玄机暗藏。恰似在给我们引导和启发:应该从什么角度去理解《五美吟》的真意?

宝钗说:“作诗不论何题,只要善翻古人之意。”似是在对读者说,诗中虽有典故,但翻出的新意,已经不同于典故之原意。就是说,应该忽略典故,去找出“别开生面”的新奇命意。宝钗下面的话是:“若要随人脚踪走去,纵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又似在告诉读者:如果像复读机一样去重复描述诗中的典故,即使再详尽,也是“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的解读。

那么《五美吟》“别开生面”表达的新奇命意,到底是什么呢?请看书中宝玉所言:

宝玉看了,赞不绝口又说道:“妹妹这诗恰好只做了五首,何不就命曰《五美吟》。”

应该这样理解宝玉言外之意:《五美吟》是一个整体,每首诗都互相关联,不能拆分开来解读。或者说,尽可将五首诗忽略,但诗中所写之五美,要联系起来,找出共同点来解读。

自古美人无数,偏偏挑选出这五美来,肯定不是无缘无故。可是,五美之间的共同点和联系如何寻找呢?而且这些共同点和联系,应该是紧扣《红楼梦》的主旨思想。如果解读出的内容,游离于文本主题之外,那《五美吟》就变成了画蛇添足的闲笔,只有在作者的写作水平与自身的阅读理解能力之间二选一了。

《红楼梦》里有一种隐写手法频繁地被使用,就是利用地理方位的名称,来暗写被隐去的真实历史。《五美吟》也使用了这种手法。其中三美的故里,在长江三角洲至太湖,到杭州湾这一吴越相邻地区,是时空相隔的老乡。第一首诗的西施出生在现今浙江北部的诸暨市,向北隔杭州至浙江北端湖州市,为第五首诗红拂之故里。从湖州往东北方向,过太湖隔苏州吴中至常熟,在传说中那里是第二首诗里虞姬的出生地。常熟别名虞城,境内有虞山。同时,位于湖州和常熟之间的苏州吴中区,既是吴王夫差为西施修建馆娃宫之地,也是项羽随叔父项梁避难长居之地,亦是红拂先前主人杨素修筑城廓之地。由此推测,《五美吟》之隐事,当与吴越之地有牵连。

再看宝钗下面的评论:

“即如前人所咏昭君之诗甚多,有悲挽昭君的,有怨恨延寿的,又有讥汉帝不能使画工图貌贤臣而画美人的,纷纷不一。后来王荆公复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永叔有‘耳目所见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二诗俱能各出已见,不与人同。”

闲话林黛玉的《五美吟》

(昭君出塞)

仔细看宝钗的评论后,就会发现她似乎只针对第三首诗《明妃》进行了单独的评论。可见居中的这首诗在《五美吟》里有着特别的意义。她在评论中借用了王安石的两句诗,意为:意态之美用画笔去临摹从来都是表现不出来的,因此上当时毛延寿被杀是很冤枉的。诗人在为毛延寿鸣不平。又借用了欧阳修的两句诗,意为:眼前的美丑尚且不能分辨,又怎么能制服万里之外的夷狄!这是对杀毛延寿的汉元帝进行指责。

宝钗对《明妃》进行特别关照的评论中,又刻意地借用王安石与欧阳修的诗句,来阐述什么是“不与人同”和“善翻古人之意”。其实是在隐指《明妃》之诗蕴藏的深意,不在黛玉的四句诗中,而在宝钗所引用的四句诗内。因此,读者必须能够理解出,宝钗引用的诗句,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这需要在后文的情节中去寻找答案。

小说紧接着在下文写道:(宝钗)仍欲往下说时,只见有人回道:“琏二爷回来了……”

言语中似是在告诉读者,下面的内容就是宝钗“仍欲往下说”的话,只是把“话”转换成了故事情节。而《五美吟》就如同是为后文故事所作的序言。后面的故事大意是说,贾琏在宁荣街后二里远近的小花枝巷偷娶了尤二姐,随之由于柳湘莲悔婚,尤三姐在小花枝巷用鸳鸯剑自刎殉情。这一情节,在上篇拙文《因“柳湘莲打薛蟠”产生的疑问》中,曾经有过推测:尤三姐因柳湘莲悔婚而殉情,既隐喻崇祯时期明军内讧,更是对袁崇焕矫诏斩杀毛文龙演绎性的隐写。

在以上对《五美吟》的浅析中发现,其中许多元素亦与毛文龙的平生经历,存在着一些契合。

一、毛文龙与西施、虞姬、红拂是吴越之地时空相隔的老乡。如果在西施故里诸暨市,与红拂故里湖州之间画上一条南北向的真线,那毛文龙的故里杭州钱塘,就是这个直线正中间的一个点。这是在故里上的暗示。

闲话林黛玉的《五美吟》

二、《明妃》诗中的画工毛延寿,与毛文龙同姓,宝钗借用王安石的诗句,又特别地作了这种姓氏上的暗示。更重要的是,王安石的两句诗,其实就是在往毛文龙身上移花接木:(皮岛)在后金背后所起到的牵制作用,其战略意义并非用战绩能够表现出来的,因而当时毛文龙的被斩杀很是冤枉。这也是明未清初很大一部分文人学者所持有的观点。

三、欧阳修的两句诗,在宝钗的借引中是带双关性的,既是在表面上对《明妃》进行评论,又是在不着痕迹地把矛头指向了第四首诗《绿珠》。因为在《绿珠》第二句中所言的“石尉”是指石崇,而正是石崇之“崇”字去暗示袁崇焕。绿珠因石崇而坠楼,毛文龙因袁崇焕被斩杀。而欧阳修诗句中对汉元帝的指责,移花接木到袁崇焕身上也非常契合:从战略上毛文龙在皮岛所起到的牵制后金的重要作用,竟然都看不到,又怎么能制服万里之外的后金(“五年平辽”岂不是更无从谈起了?)。

四、第五首诗所写的红拂,与毛文龙不但是浙北的老乡,而且两人的母亲同是姓沈。另外,与红拂同为风尘三侠之一的虬髯客,传说中在古扶余国的土地上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家,据记载扶余国地处朝鲜半岛,这就暗隐了毛文龙曾在朝鲜抗金,以及又在靠近朝鲜的皮岛建立牵制后金军事基地的史实。

五、尤三姐因柳湘莲悔婚而殉情的情节,虽然暗隐毛文龙被袁崇焕矫诏枉杀的历史,却不能要求尤三姐与毛文龙的死法是一样一样的,否则“真事隐去”就显得太低级了。同时,尤三姐之自尽有借引虞姬横剑自刎这一情节之嫌。

闲话林黛玉的《五美吟》

综合起来就是:《五美吟》与尤三姐的故事在隐写的情况下,是相辅相成、互补互证的关系。《五美吟》里三美的故里相邻,是对毛文龙故里的所在地进行暗示。而又用另外两美,在诗中暗隐的“毛”和“崇”字,进一步揭示《五美吟》是在隐写毛文龙被袁崇焕斩杀的真实历史。所借用的王安石和欧阳修诗句,代表了作者对该事件所持的观点和立场。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