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双加山人-龍乡红楼
双加山人-龍乡红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952
  • 关注人气:2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因“柳湘莲打薛蟠”产生的疑问

(2020-02-29 21:49:39)

因“柳湘莲打薛蟠”产生的疑问

作者:龍乡

因“柳湘莲打薛蟠”产生的疑问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中叙述:薛蟠误将柳湘莲当作优伶去调情,反被柳湘莲诓到北门外的苇子坑,打得“衣衫零碎,面目肿破,没头没脸,遍身内外,滚的似个泥猪一般”。后来贾蓉等人好不容易寻踪问迹地找到薛蟠,因薛蟠伤重,骑不得马,便“命人赶到关厢里雇了一乘小桥子,薛蟠坐了,一齐进城”送回家去。

红学家们在研究中作出认定,文中提到的几个地方,如苇子坑,北门,关厢,都是至今仍存的北京之真实地名:苇子坑即是“德外苇子坑”,因文中写道,薛蟠被打得不能骑马,贾蓉只好使人去前面“关厢”里雇了一乘小桥,将其送回府中云云,“德外关厢”乃是众所周知的地名。明清时北京有两个北门,安定门和德胜门,但安定门处无关厢,所以书中的“北门”只能是德胜门。关厢以北是三环路的马甸桥,古时为草甸苇塘,据说水草丰美,从塞外来的马贩子不能进城时,便把马匹先暂时养在马甸一带。马甸往北,在接近现在北四环健翔桥的地方,有一地名为“苇子坑”。

在柳湘莲苦打薛蟠的过程中,对那里的环镜,如“人迹已稀”、“苇塘”、“苇中泞泥”、“苇根”、“下桥二里”、“苇坑”等多有描写,直到贾蓉找到薛蟠后笑道:“薛大叔天天调情,今儿调到苇子坑里来了……”,始千呼万唤地把“苇子坑”这个地名点出,随后又“只得命人赶到关厢里雇了一乘小轿子”,皆似在不经意间地点出真实地名,只将“北门”实为”德胜门”的事实似有意似无意地忽略和隐去,这种欲扬还抑的笔法,就是为了让读者对“德胜门”进行重点关注和深入地研究其蕴含的意义。

德胜门元朝时称健德门。明洪武元年(1368年),大将军徐达攻入元大都,改称北平。随后将北垣西侧门“健德门”改为“德胜门”;又于洪武四年(1371年)在北垣南五里新筑土城垣,作为防止元军反攻的第二道防线;废元大都北垣,将新筑北垣加宽加高,开两门,西侧门仍称“德胜门”。北方按星宿属玄武,玄武主刀兵,所以出兵打仗,一般从北门出城。之所以取名叫德胜门,意为“以德取胜”,“道德胜利”。遇到战事自德胜门出兵,由安定门班师,分别取“旗开得胜”和“大平安定”之意。德胜门是京师通往塞北的重要门户,素有“军门”之称。

由此我们可以断定,欲扬还抑地写德胜门,就是为了隐指柳湘莲在德胜门外打薛蟠,乃是朝廷对外战事的暗喻。

明清时期,德胜门外曾发生过两次重要的战役,第一次为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之变后,瓦剌首领也先攻打明朝首都北京,在兵部尚书于谦领导下的一场北京保卫战,德胜门外,大败瓦剌军。第二次是明崇祯二年(1629年)十月,后金皇太极绕开松锦防线率军突袭北京。明廷急令各地兵马驰援,督师袁崇焕统领诸路援军,首先于德胜门外与后金展开激战,此战役即为“己巳之变”,又称“后金攻明京畿之战”。

由于《红楼梦》隐写的主要是明末清初之事,而于谦领导的北京保卫战已经过去将近二百年,故而可以将其忽略。

那么就有了第一个疑问:柳湘莲在德胜门外打薛蟠,是否隐指“己巳之变”呢?

言至此处,似乎有必要对柳湘莲这个人来做一番探讨了。吴氏红学的潇湘夜雨先生在《通过百家姓看红楼梦的悼明主题思想》之文中写道: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有以下文字:谁知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已薨,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姻,贾母、邢、王、尤、许婆媳祖孙等俱每日入朝随祭,至末正以后方回。

这里提到的尤、许,在百家姓里尤和许是连着的,朱秦尤许,而秦氏出现在红楼梦前十几回里,贾府婆媳祖孙中,朱秦尤许唯独没有朱姓。作者在此故意留下破绽,是为了让读者联想到朱字。

无独有偶,红楼梦第十四回,有以下文字:馀者锦乡伯公子韩奇,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

此处冯陈卫,隐去了百家姓‘冯陈褚卫’里的褚姓。这里同样也是作者留下的破绽。《说文》对褚字有如下解释:褚,卒也。一一《说文》。徐灏曰:‘卒谓之褚者,因其着赭衣而名之也。’通过徐灏的解释,我们可以认为褚赤者也。而赭,赤土也,也就是朱的意思。作者在此处也是为了让读者联想到朱字……”

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在把真事隐去的同时,是给读者留下许多破解线索的,利用《百家姓》留下破解信息也是其中之一。且看“柳湘莲”之“柳”姓,在《百家姓》里排第六十位,而第五十九位是“袁”姓。“袁柳”二姓“相连”,恰又可以得出“柳湘莲(相连)”之名字,这不应只是偶然的巧合,而是要通过“柳”姓把“袁”姓给引出来。

这样,问题就来了:小说中柳湘莲打薛蟠是在德胜门外,“己巳之变”时,袁崇焕作为督师带领明军抵抗后金也始于德胜门外;柳湘莲刚在小说中出场时,也就是打薛蟠之前曾对宝玉言道:“眼前我还要出门去走走,外头逛个三年五载再回来。”到了笫六十五、六十六这两回,尤三姐和尤二姐言及柳湘莲时又三次提到“五年”之数,而袁崇焕在任蓟辽督师之前曾向崇祯帝许下了“五年平辽”之诺,从而“五年平辽”的压力像悬在袁崇焕头顶的利剑,使他在督师任上的作为及战略上,惹出了许多争议;可见这个“五年”之与袁崇焕是多么地重要。

笫二个疑问就是:在柳湘莲身上发生的故事,与袁崇焕的经历是否存在隐喻和联系?第六十六回“情小妹耻情归地府”,写了因柳湘莲悔婚,尤三姐羞愤中在小花枝巷以鸳鸯剑之雌剑自刎的情节。

因“柳湘莲打薛蟠”产生的疑问

很一大部分红学专家在撰文中认为:书中的小花枝巷为通州区张家湾镇原张湾村的花枝巷胡同,理由是那里曾非常繁华且有曹家开的当铺。这种为了迎合“曹寅家事”说而信口开河地附会出的观点,是对红学研究的一种不负责任的亵渎。文本中写道:“已于宁荣街后二里远近小花枝巷内买定一所房子”。那些专家竟然以曹家当铺去代替宁荣街,彻头彻尾是无稽之谈。

另外一种说法是:小花枝胡同是现在北京西城区什刹海附近的花枝胡同(花枝巷),这种观点与原著是比较契合的。但专家们给出的理由却近似荒唐:据他们考证,所谓的作者曹雪芹曾在离此不远的右翼宗学里当过差,把现实中的“花枝巷”移花接木地写进小说中是自然的。其实这种理由是极不“自然”的,同样只是为了迎合“曹寅家事”说的牵强附会。作为小说中出现的一个人名,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寅孙曹雪芹曾在现实中存在,哪里就能考证出他曾在“右翼宗学里当过差”呢?况且作者写出“花枝巷”这个真实地名,是为了破解隐去的真事给读者提供线索,而专家们却说是“把现实中的‘花枝巷’移花接木地写进小说中”,岂不是否定了作者“真事隐去”之宗旨,把水搅得更浑、让读者更加不知所云?

周汝昌的《恭王府考》认为,花枝胡同在恭王府西北二里处,“在护国寺以北不太远,就有一条花枝胡同,北通三不老胡同,右侧即是宝玉出北门的大道一一德胜门大街了。”其实,恭王府在德胜门内大街南端的东侧,花枝胡同在德胜门内大街靠近南端的西侧,恭王府西北角隔德胜门内大街相望,即可看到花枝胡同,哪里会有二里远近?周汝昌等红学专家完全被“曹寅家事”说蒙蔽了双眼,为捏造事实,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最重要的信息:花枝胡同处于北京内城,德胜门之南,而柳湘莲打薛蟠的苇子坑位于北京外城的德胜门之北,这德外与德内几乎就是一种对应关系,地理位置的对应关系,也反映了前后两个故事之间有承前启后的关连。

第三个疑问是:柳湘莲在德胜门外的苇子坑打薛蟠,与尤三姐在德胜门内的小花枝巷殉情,所隐藏的故事或历史是什么,又有怎样的内在联系呢?

尤三姐、尤二姐是贾珍继室夫人尤氏的继母带来的女儿,姊妹俩本不姓尤,而是她们继父之姓。其母亲尤老娘在与第一个丈夫生下俩姊妹后就做了寡妇,后来改嫁尤家,两个女儿因比尤氏小而被称为尤二姐和尤三姐。但是没过几年,尤老娘的第二个丈夫也死掉了,因为经济所迫,尤老娘与两个女儿不得不依靠宁国府的贾珍。

贾珍、贾蓉俩父子垂涎尤家姐妹的美貌,与她们厮混起来。后贾琏在宁荣街后边的小花枝巷偷娶了尤二姐后,尤三姐决意嫁给五年前已经心许的串场小生柳湘莲。恰好贾琏在外出办事途中,碰到了已经言归于好的柳湘莲与薛蟠,在贾琏的说和下,柳湘莲一口应允,并把家传之鸳鸯剑作为信物,由贾琏带给了尤三姐。后因柳湘莲反悔,尤三姐便以鸳鸯剑之雌剑自刎殉情。

关于尤三姐的故事,隐喻的是什么历史事件,很难作出有根据又合情理的对应性的判断。然而在《百家姓》里,尤姓排第十九位,加上尤三姐这个名字,暗含了崇祯帝殉国的日子三月十九。

这样就产生了第四个疑问:柳湘莲与尤三姐的故事所隐藏的历史,与崇祯帝殉国是否有影射关系呢?

因“柳湘莲打薛蟠”产生的疑问

写到这里,我们就可以进行一些梳理了:薛蟠挨打的德外苇子坑,尤三姐殉情的德内小花枝巷,尤二姐吞金的荣国府,这三个地方其实是在一条线上。按文本叙述,薛蟠挨打在前,尤二姐吞金在后,由于故事是隐写的,为了达到能将“真事隐去”的效果,作者就把故事发生时间顺序故意进行了颠倒。

第六个疑问就是,如果尤二姐在宁荣二府的故事不是隐喻客氏与魏忠贤的淫乱与专权,如果尤三姐在德内小花枝巷殉情不是隐喻以袁崇焕毛文龙为代表的内讧,如果柳湘莲在德外苇子坑打薛蟠不是隐喻以“己巳之变”为代表的明朝抵抗后金和满清的历史,那么会是什么呢?

书中把三个故事建立在了“三点一线”之上,其脉络是非常清晰和真实的,也表明三个故事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在这种紧密的联系下究竟隐藏着什么,非常值得红学界去认真深入地对其进行求证和索隐。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