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如果以后的日子有你在

(2018-03-13 13:10:14)
标签:

短篇

青春

情感

杂谈

分类: 讲个故事给你听

如果以后的日子有你在

1

夏日午后的阳光有点刺眼,窗户外面是一片鸟语花香,忽地一阵暖风吹了进来,扑进了我的鼻孔,让我感到格外舒畅。

讲台上的老师在“啪叽啪叽”的讲着什么,然而我的思绪早已经跟随着午后慵懒的阳光穿刺到九霄云外去了,不过,如果我仔细听的话依然能分得清这节课是英语课,因为讲台上的老师在用英文讲着莫名其妙的东西。

我从小对英语就不以为然,觉得只要学好汉语就行了,可惜中国的教育不这样想,他们似乎对英语的重视程度曾经一度的超过了自己的母语课。然而即便是教育体制怎么样的重视,我依旧不理不睬,因为我真的对英语感不起兴趣来。

“方大雷!”就在我朝着身边的窗户痴痴地发呆时,英文老师发现了我,她犀利地大叫一声。

我就像是突然被路边鞭炮爆炸声吓到了的小狗一样,“啊”地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刚刚我在讲课本上的哪段句子,你现在给我朗读一遍。”老师双眼有神,且有种威气透露出来,也有几分寒意,让我这颗本来在夏季里可以活跃到冒汗的心脏顿时感觉到寒风习习。

我迅地拿起我课桌上的英语课本,像是捧着一样贵重的宝贝一样,我的双眼在课本上迅速地浏览着,像是在搜寻着什么比较贵重的东西,并且生怕这种东西丢掉。

坐在我旁边的张夏用课本盖住自己的嘴巴,轻声地嘟哝着什么,可是我的心里就像在打着篮球,乱的很,所以我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我的额头上在冒着虚汗,足足地停顿了三分钟,那三分钟可能是我这辈子里最安静的三分钟,班级里所有的人都在默默地看着手里的课本不说话,唯独我在我的座位上,说也不是、静默也不是。

外面的强光打在了我的身上,一股燥热感侵袭了我的全身,可我的内心却感到异常的寒冷,在这一冷一热的轮番袭击下,我感到非常的难受与不安。

为了化解这样的尴尬,我从课本上面随意找到了一个段落,然后用我那发音不准的英语口语笨拙地读着,当我才读完三个单词,课堂上迅速爆发出一片乱哄哄的嬉笑声,还有人在轻声地议论些什么。就连我的同桌张夏也用课本更加使劲地盖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的眉毛弯成了一片柳叶,眼睛里含蓄着泪水,清脆地嘻嘻声从她的嘴巴里透过课了本、穿过空气、最后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面。

“行了行了。”英语老师迅速打断我,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此时我旁边的张夏微微歪着头看着我,我看的出来,她嘴角的笑容依旧还没有减退,这算什么?嘲笑吗?可是,可是她笑的样子也太好看了吧,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她就像是一张美伦绝换的图片,让人感觉到一股舒心。

“你压根就没有听讲吧,是不是又走心了。”英语老师批评道,并且打断了我脑袋里的思绪,“那个什么,张夏,你站起来朗读一遍。”

闻声后,张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看到了她那副纤细的身材,美丽又文静的脸蛋,一副黑框边的近视眼镜架在鼻梁骨上,在夏日慵懒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是那样的美。

张夏读了一通我听不懂的英文后坐了下来,可我的目光依然没有从她的身上挪开,我似乎在欣赏着什么,心脏也在“噗通噗通”地跳着。

“方大雷。”

“嗯?”我突然从幻想中转过思绪来。

“下课后,让你同桌张夏教教你这一段。”

“好。”我说。

“坐下吧。”

那节课过的好快,即便是有老师的提醒,我的思绪也依然不在眼前的课堂上,转眼间下课了。

“喂,方大雷,你上课怎么老走神。”张夏转过身来问我道。

看到张夏的双眼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于是我默默地搓着自己的衣角,不敢和她对视。

“老师说了,让我教你这一段,来,拿课本过来。”张夏说完又露出了她那难以让人拒接的笑容,我伸手拿起课桌上的那本高中英语课本来,然后转过身去,和她的眼睛对视上了,就在那一瞬间,我的双眼和她的双眼对视上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她身后的强光像是一片雾霾一样朝我压过来,而且越来越亮,越来越亮,把张夏的面容照的发白,最后连张夏也消失在这亮的发白的雾霾中,接着就是一片空白的世界,像一张纸,上面什么也没有,而我,也渐渐地也失去了知觉。

2

“呼”,我从睡梦中惊醒,卧室里已经是一片光亮,看看窗户外面的光景,感觉现在已经到中午了。

我惊诧于床头的闹钟为什么没响,拿出手机一看才知道,原来今天是星期六,昨天晚上没有上调闹钟。

我又看了看闹钟,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因为昨天公司加班,所以很晚才回到家里,幸好的是今天是周六,否则照自己这个懒虫的作息习惯,那肯定是起不来的。

我穿好衣服,坐在床沿上,突然一阵闪念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慢慢的回忆起自己昨晚做的一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高中时代。可让人奇怪的是,高中时代里没有的人怎么会出现了呢,那个叫张夏的女同学明明是自己的小学同学,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高中课堂里呢。

还有,我怎么莫名其妙的梦到了张夏,这个小学同学在自己小学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现在差不多连她长什么样都快忘记了,唯一对她比较深刻的印象就是,她长得很好看,并且学习非常好。

还有一点就是,既然我已经忘记了她长什么样,那么为什么梦中的我却这么清晰的认出了她就是张夏呢,而且还是高中时期的张夏,可我们的高中并没有在一起上啊。

就在我大脑里的思绪繁杂的运转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同事李明打来的。

“喂,什么事啊李明?”

“今天周六,有啥打算吗?”

“没有呢,你有啥打算?”

“今天晚上,旅行者怎么样?”

“好啊。”

“那晚上十点旅行者门口见?”

“好。”

随即我挂断了电话,也把我的思绪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对于旅行者其实是一家酒吧,是一家我和同事李明经常去的酒吧,那里环境比较温和尔雅,不聒噪、不闹腾,是一个能让人静下心来喝些东西、想些事情的静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比较平凡了,我洗漱完毕后将早饭和午饭一起吃了,吃完饭后度过了一个慵懒又无聊的午后,接着又很快过渡到了晚上,直到快十点钟的时候,我出现在了旅行者的门口。

到旅行者酒吧时,李明早早的就等在了门口,看到我走过来后立即和我热情地打起了招呼,“嗨,老方,这里。”

随后我们
一起进入了酒吧,酒吧里的布置一切都是那么的淡然而又温馨,有一个唱歌的坐在唱台的椅子上唱着歌谣,我和李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并点了几瓶啤酒和几盘小吃。

3

几瓶啤酒下肚后,昨天晚上的梦境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特别是那个张夏,想起她后就像是得了一种梦魇的病,怎么也忘记不了。

“你说,如果以前自己喜欢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现在的生活里会怎么样呢?”我问李明道。

“那就是惊喜啊。”李明笑呵呵地说。

“我小学喜欢过一个人,那个时候也就算是个暗恋,可不知道怎么着我昨晚梦见了她,并且到现在也没有忘掉。”我拿出了兜里的烟盒,递给李明一颗烟,自己也点着一颗。

“那你就是还喜欢小学的那个女孩子咯?”李明接过烟后问道。

“谈不上,小学那个时候这么小,能懂得什么感情,就是感觉上很喜欢,只是小学毕业后就不联系了,也就渐渐的忘记了,可昨晚的一个梦把我又拉回去了。”

“还有这种事情?”

“可不是吗”我猛吸了一口烟,心事又渐渐浓重了。

“那你还有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吗?”

“哪里,都不联系了,怎么会有,小学毕业到现在,整整十多年的时间了。”

“那你怎么会梦到她呢。”

“谁说不是呢。”

我们边聊着天,边喝着酒,渐渐地脑海里脉络也不那么情绪了,那个昨天晚上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张夏也也慢慢释然开来。

唱歌台上的人唱着人们耳熟能详的民谣,三杯两盏啤酒下肚后,我的情绪也慢慢升了起来,感慨自己的前半生竟然也丢失掉了许多许多像张夏这样的人,那些人在回忆里虽然是美好的,可在现实中寻也寻不到了,倒是多添了一丝悲凉感。

以前错过了这么多人,如果这些人突然出现在我以后的日子里会是什么样的呢,我不是很清楚,虽然不可能,但是我却非常的渴望着他们能够出现。

4

“诺,这段话应该这么读。”张夏像是在教一个小孩一样教我读着英语课文。

窗户外面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让我觉得一阵恍惚,这是高中的时候吗,还是小学的时候?

可能日子久了,见的人多了,也就分不清时间、地点以及人物了。人们在写小说的时候可以随便的安排人物和情节,但是在现实中人们往往把握不了事情发展的走向,往往失去了好多人,也失去了本身很美好的回忆。

看着张夏美白的脸蛋和她那让人暖心的笑容,我突然把持不住自己了,我轻轻地对她说,“我以后的日子里,你要一直在好吗?”

她大笑起来,像是嘲笑,也像是开怀大笑,更像是一种让人不能忘却的笑。

她说,“好啊好啊。”

5

以前的生活已经过去了,以前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也大多数不常联系了,而在那些时候,又有谁知道我们即将分离,而在那些时候又有谁知道我们彼此不会存在彼此的生活里。

梦境是一个不分时间与空间的世界,以往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感情和故事都化做一地的花瓣散落其中,突然有一天捡起地上其中一朵花瓣来放在鼻子前嗅一嗅,那种芳香又是沁人心肺、让人不能久久忘怀的。

以前那些我丢失掉的人们,如果你们还会出现在我以后的日子里,我相信我们定会穿过层层大雾,互相找到彼此。那么在那个时候,就让我们敞开心扉,珍惜彼此,了却掉过去的种种遗憾吧。

 

 

 我想听听你的故事,加扣12042308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