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房子
大房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9,558
  • 关注人气:5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场梦境,短短几十年

(2017-11-19 21:06:04)
标签:

杂谈

短篇

青春

情感

分类: 讲个故事给你听
一场梦境,短短几十年

1

现在我感觉到自己还有那么一点意识,我的周围漂浮着医院里面特有的消毒酒精和药水的味道,所以我清楚的认知自己的确是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面。不过,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了,就好像每个人永远是知道自己怎么来的,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的一样,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话,因为我确切的知道我还没有走,因为我还有着感知,我清楚的感知到我在呼吸,我的心脏还在跳动,我还能闻到医院里面特有的味道。

就像普天下的老人们一样,我深刻的了解到我的记忆力在呈直线的形状下降着,可能它还会一直降,一直降到不能再降的地方。我思考过这种降落降到什么地方会有终止,思考过当出现这种终止的时候我还会有一些感知吗,我不清楚,因为我还没有死,所以我不知道死以后的事情,虽然我清楚的知道这种下降的记忆力会在自己死后而终止掉这样的降落的趋势,因为已经没有继续降落下去的意义了,我的大脑会在那个时候而停止一切工作。

当然,我还认识我的儿女,他们前天还到我的病房里来看过我,跟我说了一系列的好话,那是一套让我放心让我好生养老的话,他们一个又一个抢着趴在我的耳朵边说各种各样的话,但是几乎都是一些中听不中用的,好像他们不说我不知道一样,好像他们不说不显得他们是孝顺的一样,可是我真的是听够了。

他们走的时候给我留下来了几包水果以及好吃的,在我看来这都是一系列好看的摆设而已,他们大概忘记我的牙齿已经掉光了吧,上次他们拿来的东西都已经放烂并且被医院的护士清理掉了,现在又拿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这无非就是几天后又多余出了一堆垃圾而已,到时候还得劳烦人家来打扫。

他们当天来当天走,一个星期会来一次,我好像让他们坐在我身边陪陪我,可是不能,他们总说自己忙,忙的乱了阵脚,我总是嘶哑地跟他们说,“忙就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可这样的话在骗他们的时候同样是在骗我自己,谁不知道一个老人在晚年里是最需要家陪伴的,尤其是我老伴走后,我更害怕孤单,我更加渴望家里人的陪伴。

身边的空气似乎越来越重了,我渐渐的感觉到了自己呼吸困难,此时我的大脑一阵眩晕,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总之就像是过电影一样想着我这一生当中发生的事情。它们组织成一个又一个电影片段,然后围绕着一个圆点快速旋转着,像是一个快速旋转的旋窝,又像是一个不停转动的黑洞,搅乱了我的思绪,搅乱了我本该是清醒的大脑。

好一会,我的大脑开始恢复了平静,从我出生开始到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我,简简单单、平平凡凡、无所事事的过了这几十年,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这几十年真的很长,我过够了那些平凡的日子,不过在现在看来,这几十年真的是眨眼间的事情,以往发生的一切简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而这场梦境,竟然是这短短的几十年。

忽然我的思绪飘了起来,我能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体在上浮,一直在上浮,忽然我的思绪脱离了自己的肉体,然后升到白色的天花板上,就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体趟在了那个病床上,病床上的我面部苍老、皱纹叠起、白发鬓鬓,一点都不像我当年英俊潇洒的样子,一点都没有了我年轻时候的背影。是啊,人都会老去,人都固有一死,可谁又能算准自己什么时候死去呢,随着岁数一岁又一岁的不断叠加,自己也渐渐的感到岁月的苍白无力,任凭这把叫做杀猪刀的刻刀在自己的脸上刻啊刻啊,刻的你面目全非,刻的你最终没有了脾气。

有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的这一生就像是一场梦,一场几十年的梦,我跟随着岁月的脚步贪婪过、骄傲过、虚心过、更像个傻子一样做过无聊的事情、也像是个贪念荣华富贵的人嫉妒过他人、嘲笑过他人。我这一生,好事做过,坏事做过,夸过别人也骂过别人,这么多的事情以及情绪就在这短短的几十年间做过来了,好快,快到我都没有了时间回忆我这一生,我这一生到底为了什么而活。

2

人越老越会胡思乱想,直到我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躯体我都在想着这样的事情,人间有轮回吗,那些解释今生前世的文字真的可以去信吗,有天堂吗?有地狱吗?有我灵魂的归宿吗。

这些问题在我年轻的时候简直就是一筐随时可以打烂的破鸡蛋,谁有空会去想这些呢,有那个时间我宁愿去多挣两个钱、有那个时间我宁愿找几个朋友去喝一顿酒、有那个时间我宁愿抱着自己的老婆在屋子里滚床单。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老了,准确的说我马上就要死了,此时的我连半点贪欲都没有,此时的我连半点俗念都没有了。现在想想以前的我为了争夺名利而煞费苦心,为了争夺名利与钱财而争风吃醋,现在想想就是一个笑话,可是每个人岂不是都一样呢,谁在年轻的时候有年老时候的那种豁达与眼界呢,谁年轻的时候不都是一场笑话呢。

3

我应该还记得那些和我有过交往的人,现在如果让我细数的话我是数不全了。每个人不管在年轻的时候还是中年的时候或者是老年的时候都在无时无刻的去认识一些人,明知道认识之后在后来的几年里还是会分离,但是依然要孜孜不倦的去结识。

我有过几个很好的朋友,同样作为朋友的我依然会清楚他们身上的各种毛病,就像他们也同样知道我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毛病。不过虽然彼此了解,但是一段时间后还是会同流合污,你不知道那是一股什么样的魔力,它竟然能让一些不同的人磨合在一起,就像打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一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同样知道我在想什么。或许这样的人能够称得上是朋友吧,就算狭义上的不是,可也算得上相知的人,如果真让你找一个互相理解而又不闹矛盾最后能陪伴一辈子不离不弃的朋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你大言不惭地说你活明白了这一辈子,你也搞不懂这样的事情。

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在探索,大学毕业后这个世界的灯红酒绿彻底让我感到迷恋,而在那段时间里我也曾花天酒地过,我就像是一头贪婪的巨兽,不断地吸收着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好处,不断地消耗着自己年轻的身体而去享受这般风光靓丽的风华。

也许有段时间里我真的考虑过我是怎么存在的,就像我到了中年,当我已经慢慢看透了这个世界本来的面目后,或者说当我初次看到了这个世界本来面部的冰山一角后,我才开始变得成熟而又稳重,我才开始真的感觉到自己身边年轻人的那些所做所为之可笑之处,同样的我也在笑年轻时候的自己,因为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年轻时候的模样原来和小丑是不二的。

我开始考虑自己的归宿,我在想要不要娶个老婆算了,怎么过都是一辈子,干嘛不好好的呢。后来我的确是选择了后者,我娶老婆,开始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在高喊着口号,说为爱情献身,说为了理想而奋斗到底,说即便是与这个世界做对也要做自己。在现在的我看来,其实都没什么错,所不同的是你选择了什么样的方式,你得承受那个方式所带给你的压力而已,我们都一样,都在承受,都在承受着自己当初的选择给自己带来的各种压力。

4

其实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我的老伴会先于自己走了一步,不过这样也挺好,起码她不用像我现在这样承受着思念之苦了,走的洒脱些,可能对我们彼此都会有好处。

你可能会问,既然结婚了,你知道爱情吗?你活了大把年纪了,你是不是已经很了解爱情了呢。

要我说,我不敢说我知道爱情,我也不敢说我活了这大把年纪已经很了解爱情了。但是我想说,其实爱情就是一种短跑,在开始的时候就要领先一步,每每遇到自己心动的人,每每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时就应该主动出击,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达到目标,然后你们再开始一段该有的风花雪月。

人们都说年轻时候的爱恋和躁动都是属于年轻时候的,而那段每个人都会拥有的风花雪月也属于是年轻时候的,一旦你抓不住,那么它就会悄然溜走,你想追也追不回来了。

是的,这句话一点没错,我就是这样错过了自己年轻时候所爱的一些人,错过之后就再也遇不到了,虽然在以后的岁月中也见到过一些有眼缘的或者是长的很中自己意的人,但是以往的那种感觉却是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我的老伴真的很不错,我很喜欢她,虽然我们不是对方眼里第一个喜欢的人,但是经过几十年的磨合,我们早已经离不开对方了。她长的很漂亮、很苗条,南方人特有的可爱脸蛋以及端正的五官,可谁又会知道在后来的岁月中,她会变成一个臃肿的老太太呢,就像我也变成了一个骨瘦如柴的骚老头子一样,要知道刚认识她的时候我的体重比她多几十斤,而现在正好反过来了。

时间是个不可思议的东西,而岁月就像是个小偷,它偷走了我一切美好的东西,只留下来岁月那特有的沧桑感。时间很奇怪,我有的时候觉得它很短,有的时候觉得它很长,可到了最后我也没有彻底的丈量出它到底是一个多么长短的玩意。

5

我的身体已经渐渐地飘离开了白色的天花板,我感觉我的思绪也一直在上升着,我看到了下面我的躯体旁围着一群我的儿女还有一些穿白大褂的医生,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已经死了。

突然速度越来越快,我的灵魂突破一道又一道楼层,像是在加速度一样冲向天的方向,我突破了所有的楼层,就像穿墙术一样,一个又一个的穿破掉,然后来到了空中,接着穿破一片又一片的云彩,直到我的灵魂也没有了意识。

我哈哈地笑了起来,这一切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醒了,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而这几十年的平平凡凡,让我也没有活出个所以然来。

 

我想听听你的故事,加扣,12042308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秦安沦陷
后一篇:我们所走的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秦安沦陷
    后一篇 >我们所走的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