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房子
大房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9,711
  • 关注人气:5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民谣,在远方

(2017-11-14 15:02:22)
标签:

短篇

青春

情感

分类: 讲个故事给你听
我的民谣,在远方

1

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在舞台上使劲地挥甩着手臂,他们每个人一把电吉他在那里尽情的歌喉,舞台下面是散散落落地分坐着一些客人,客人们的情绪似乎被那几个小伙子的歌声带动了起来,颇有一番摇滚至死的勇气,每个人都情绪高涨。在这个安谧的夜晚里,只有这个角落还是那样的热闹,对于这些人来说,虽然在外面已经是处在寒风凛冽的空气当中了,而这里的空气却是躁动不堪,只有这里才是和夜晚的寂寞与孤单所抗争的阵地。

我坐在这个静吧的一个灰暗的角落里,虽然头顶上的彩灯偶尔会扫在我的身上,但是也依旧扫除不掉我对这里所有音乐的向往,每一种音乐就是一种存在的方式吧,出现在这里的音乐可以和孤独抗争、也可以和夜晚对峙,能够抚平那些不安人的心,同样也能调动起灰暗生活里的乐趣。

一首摇滚唱罢,几个小伙子下来休息,看着他们的欢声笑语,我突然发现他们的青春与躁动好像在我的身上也体现过,只是,他们都是未经打磨过的年幼的心灵,而我已经辗转了这个世界上几轮潮起潮落的风雨,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现实家了。有的时候听到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小姑娘们背着吉他,然后大声喊出摇滚至死的口号时我就会觉得非常可笑,可能是他们不谙世事,也可能是他们过于单纯的心灵不参杂任何的人情冷暖,总之这是一种爱好,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我年轻的时候也很轻狂,看到一切自己所看不清楚的事务时就有种想要打破现状的想法,可是到了最后我都不知道,在几经岁月的折磨下,我不但丢失掉了我自己的模样,我也同样丢失掉了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些追求。

不要嘲笑年轻人的那种轻狂,更不要说他们的追求不切实际,也不要嘲笑他们不谙世事,你不觉得这样很好吗,简单、纯洁、又有一股向上的追求。

几个年轻的人下去后,突然从我后排走过去一位男士,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他走到几个年轻人的身边,首先耳语了几句,然后就登上了台,他开始调试着吉他,并用话筒说,“大家好,我是今晚这里的客人,不过我很有雅兴为大家演奏一曲,因为我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但是,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说罢他就弹起了前奏,很温顺、很优美,接着唱了出来,一首很好听的民谣就婉转而起,声音带有感情,吉他伴奏很有魔力,一股沁入人心扉的曲调像是一个温柔且带着善意的幽灵,它一个又一个地穿过我们这些客人的灵魂,给我们的身体里灌注了一种超脱世俗的感受。

每一个客人都陶醉在其中,像是一场精神的洗礼,更像是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一种音乐盛宴,他让我们反思,他让我们回味,他让我们变得如此平静。

2

在我喝完一杯啤酒的功夫里,那位中年男人唱完了一首歌,舞台下面的观众响起了比较轰鸣的掌声,更是有人高声喊道,“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吧。”

但是那个中年男子依然走了下来,他身穿一套比较破旧的休闲装,以及一双沾满了灰土的运动鞋,总之给人的感觉是比较邋遢,比较匆忙的样子。

我对这个人很感兴趣,于是我端着自己的酒杯朝他走去,在他坐定的那一瞬间我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这一坐我才看清了他的脸蛋,面部还是比较清秀的,真实年纪应该四十岁不到,眼睛炯炯有神,只是胡子很长,看的出来好久没刮过胡子了。

“你唱的很好听,是民谣吗?”我把啤酒杯往桌子上一放问道。

“是的,你觉得怎么样?”他笑了笑。

“我觉得很特别,很有味道,我感觉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唱出这种感觉的歌曲来。”

“差不多吧,歌词里面写的都是我的故事。”

“你自己作曲作词弹唱的吗?”

“对啊。”

“这么厉害。”我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继续说,“以你刚刚弹唱的功底,我觉得你可以去参加选秀比赛或者出专辑,你会出名的。”

他听到我说的这句话后先是微微地笑了笑,然后说,“那样的话,恐怕过几年后,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我也唱不出这样的歌曲了。”

“那你的歌谣灵感都来源于哪里呢?没有动力的话你也会这样继续唱下去吗?”我轻身地问道。

他听我说完后回答了一句话,这句话我至今还是记得,可能我以后也不会忘记吧。

他说,“我的民谣,在远方。”

3

是啊,每个人都会有远方,那位中年男人的民谣就在远方。我说过我已经是众多现实专家中的一员了,那么他,就显得是那样的特立独行了。

在这个世界上面,物质生活日趋丰富,每个人在起跑线上选中了那条大家所津津乐道的跑道,然后一声枪响下奔着同样的名与利使劲地跑啊跑,直到跑的跑不动了,跑的白了头发,跑虚脱了身体,直到跑的倒在了地上。

我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是多元的世界,任何一个人所向往的生活都不应该被他人否定或者是嘲笑,有人向往名,有人向往利,也有绝大多数人把这两样东西作为任何事物的评判标准,所以虽然世界是多元化的,那么你,也只有这两元了。

很多时候我们活着他人的眼皮底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莫非是在明朝创立了监督机构后我们就已经习惯被人监督了吗?这当然是一种无稽之谈,可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都太在意别人的目光了,我们真的太怕被人瞧不起了。如此来说的话,年龄大了就要结婚?男人的成功标准就是豪宅与豪车?女人的好归宿就是一个土豪人家?如果是倒退好些年的话我也就不好反驳什么,可是在这样的二十一新世纪里面,每个人的思想都还要和以前一样得不到解放吗?

自己喜欢什么,自己想要什么,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我感觉还是清楚点的好,虽然这个世界的目光是千篇一律的,可你,不一定要做那些千篇一律的人。

4

那天晚上,那个中年男人说他第二天就要离开这个地方。我问他,你要去哪里呢?他说,去有我歌谣的地方。

他说过,他的歌谣在远方,那么你所期望的生活方式或者你的追求在哪里呢,不一定是远方,但一定在一个地方,或许那个地方不被人理解,或许那个地方被人们所啜弃,可是你不得不承认,如果你要想得到那种生活方式或者是追求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你得到那个地方、或者用你自己的那种方式,从而获得,否则你也是千篇一律。

当然,不要求你千篇一律,亦或者同情你自愿千篇一律,只要你自己觉得安心,并且对得起自己就好,不要活着别人的眼皮底下,也不要活在自己给自己设置的诸多障碍当中。

5

第二年冬天,我从北方来到南方,南方的天气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不错的惊喜,在这里,没有北方那样的冬天,也没有北方那种寒风凌冽的感觉。

我坐在静吧的一个小角落里,外面的风不算很大,里面的灰暗给人一种温馨感。这时从舞台那里传来了一首婉转动听的民谣,声音带有感情,吉他伴奏很有魔力,一股沁入人心扉的曲调像是一个温柔且带着善意的幽灵,它一个又一个地穿过我们这些客人的灵魂,给我们的身体里灌注了一种超脱世俗的感受。

这时我脑袋里突然被什么给震惊了一下,我感觉到无比的熟悉,我循声望了过去,我发现,原来那个唱歌谣的,不就是一年前的那个中年男人吗。

你说,你的民谣在远方,你说你要去有你民谣的地方,其实你真的知道吗,有你在的地方就有你的民谣,而你去的每一个远方有你在就有你的民谣在。

 

 我想听听你的故事,加扣,12042308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