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影艺独舌
影艺独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8,717
  • 关注人气:2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2019-12-05 22:10:28)
标签:

365

拿下本届金鸡奖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的《红花绿叶》,让第五代导演刘苗苗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中。


对于这位和田壮壮、陈凯歌同班,却因病痛困扰许久没有作品的导演,她的这部《红花绿叶》盛开不易,令人欣慰,这部影片背后的故事,也因此更令人好奇。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红花绿叶》的制作成本300万,全部来自其出品方中北通达影视。中北通达成立于2016年,《红花绿叶》是这家公司完成的第一部电影作品。而对于电影的出品人陆成国和制片人高尔棣来说,这部需要“细嚼慢咽”的作品能拿下金鸡奖,并没有令他们感到太意外。


二十分钟的决策,凝聚了几十年的经验


《红花绿叶》这个项目出现在高尔棣和公司乘德江总经理面前时,只是一份300字左右的短小梗概。而在此之前,为了给刚成立的中北通达找到一个可以成为其“处女作”的项目,高尔棣的手上已经过目了十几个剧本。


而在2017年,当导演刘苗苗将《红花绿叶》的梗概带到两人面前时,高尔棣一下子就相中了这个项目。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我看重《红花绿叶》剧情梗概的原因,在于其阐述出的内容,与当前诸多影视作品在表现情爱方面,所刻意杜撰给观众的利益冲突桥段,有着自己的独到解释,而这种解释是不多见的。”正是这一点引起了高尔棣的兴趣。“我认为在目前大部分爱情题材都奔着一个刺激的角度去走的情况下,我们倒是应该反其道而行之,沉淀下来,才能创造奇迹。”


在双方简单沟通后,刘苗苗开出了自己的预算:她需要300万的制作费用。


刘苗苗刘苗苗


“我说实在的,我们要跟人顺着拐走,我们这点钱根本连个零头都不够。”高尔棣表示。决定做这部片子,其一是因为它能打出社会影响力,提升公司品牌。这样一枝从土壤中自然生长“散养”出来的红花绿叶,这样一段依托着人类祖祖辈辈遗传下来的淳朴基因,并最终得以收获幸福的眷属姻缘,或许会给当今这些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因为得不到真正爱情而陷于苦闷的男男女女,另一层面的人生启迪。“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作品题材冷门,且体量不大,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公司,投资是可控的。”高尔棣说。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我们投资这部电影,社会效益是首先的。”陆成国道,这一想法从项目开始之初,便一直贯彻到今天。


“公司发展的第一步是要提升资质,通过一部优秀的电影,引发业内对我们公司的关注,看到我们制作精品作品的决心与能力,这是最重要的。而此次获奖也确实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新的商机。”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高尔棣对原著作者石舒清作品的事先了解,及对导演刘苗苗的认知与信任,也对最终的决策有所影响。


高尔棣认为上述两个人的创作思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他们曾经的作品都是以人文关怀与情感思索为基础的,而只要价值取向一致,创作方向一致,极有可能做出“精品”。

高尔棣和刘苗苗合影高尔棣和刘苗苗合影


思考了二十分钟,高尔棣在与乘德江总经理沟通过后,走进了陆成国的办公室,对他说,“这个项目可以做。”


陆成国也很痛快,“高老师你定,你觉得行就做。”


两年后,如今摆在陆成国办公室里的金鸡奖奖杯似乎可以证明,两人的果断决定在方向上是正确的。


“别小看这20分钟,我觉得我几十年的经验都在里面了。”高尔棣笑道。


“跨界”组合,贵在相互信任


陆成国是个房地产商,而高尔棣则是作曲家出身,由他们组建起的中北通达影视,怎么看,都有点“跨界组合”的味道。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影视公司,尤其是从房地产转型而来,陆成国知道自己必然面临着转变和学习的过程,毕竟做影视跟做房地产,的确大不相同。


陆成国陆成国


或许是因为如此,在谈话中,陆成国经常会笑着说“我不懂这个”,随后,高尔棣便接过话头,进行详细的补充和阐述。就连金鸡奖颁奖的那天也是这样。作为出品单位的代表,陆成国和其他影片的出品方一样,都住进了主办方安排的酒店里。


在颁奖式临近开始之前,陆成国收到了主办方送来的票,并有人提醒他,可能下午需要他上台,请“陆老师”准备一下。


而比起影片大概率能获奖的喜悦,陆成国的第一反应是纠正对方。“我不是老师,我从来没当过老师。”


陆成国陆成国


陆成国是湖北随州人,传说中炎帝神农的故乡便在此处,曾侯乙编钟也是在这里出土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让陆成国心里,始终有一个做文化产业的念想。


2001年5月2号上午10点,陆成国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自己到达北京西客站的时间。当时,他全身上下,只有35块钱。十八年以后,作为一个地产商,陆成国已然相当成功,正如他的一位好友所说,“北京有好几个小区,都是他建的。”


与高尔棣的相识,则最终让陆成国下定了要做影视产业的决心。虽然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但在高尔棣看来,由于音乐在每种艺术形式里都不可或缺,从一名作曲家到如今的创作型制作人,所谓的“跨界”,也没有“跨”得太远。曾为《战国》《台湾海峡》等电视剧配乐,又在中国东方歌舞团担任总导演,对于如何以画面和声音给观众带来冲击,高尔棣一点也不陌生。

高尔棣高尔棣


有了高尔棣,中北通达的涉猎范围也在不断扩大,从电影、电视剧到舞台剧、广播剧,并与央视的少儿频道合作儿童节目。


而不管是什么类型的项目,这一作品的知识产权,都会受到严格保护。成立三年,中北通达现在已经小有名气。尤其是公司内部在做决策时的团结和果断,令人印象深刻。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在有关项目的问题上,陆成国非常相信高尔棣,是否要做,怎样去做,这些他都交给高尔棣拍板。“高老师是专家,我是个外行人。”


陆成国道,“我不了解这个行业,也只能慢慢地一步一步走。”而以制片人身份参与进来的高尔棣,则比其他制片人要更深入创作的过程。


在他看来,这既是他个人经验所带来的优势,也是对公司,以及对陆成国这份信任的负责。“陆总不会去管那么多细节,但越是这样,你就越得上心。”


导演都是艺术家,而制片人要为他们把关


在《红花绿叶》的制作过程之中,中北通达与导演之间,并不像是简单的投资人与执行者的关系。从剧本创作到后期剪辑,都有高尔棣的身影和创作思路。而影片拍摄前的艺术定位,也正是这位制片人所给出的。


在高尔棣召集主创会议时,便首先提出了自己对画面和拍摄的规定:影片的整体画面审美取向,要遵循新古典主义的创作思路,而具体演绎手法,则需保持自然主义的写实特征。


电影的拍摄地在刘苗苗的故乡西海固,在正式开拍前,摄制组在春天和夏天各取了一次景,正式驻扎开拍,则是在深秋。为了等一场初雪,摄制组在西海固等了一个星期,但天不作美,只下了一场稀稀拉拉的小雪。是继续等半个月,还是先开拍,高尔棣选择了后者。将雪集中起来,先拍一些重要场景,其他的便使用绿幕,让后期再做特效。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红花绿叶》起用的全是素人演员,在成片后,总会有些生硬的痕迹。高尔棣便一头扎进机房,一点点的通过后期,为影片抹去这些“疙瘩”。 “比如说最后一场戏,原来的成片是两人近景,把话说完。我说这要改,要改成一个渐渐拉远的镜头,最后用画外音来说出这几句话。”这些建议最终都被刘苗苗接纳,在高尔棣看来,这并非是因为他们的交情,也不是因为他们是投资者,而是“咱们说的也不是外行话”。


高尔棣高尔棣


创作者在业务上的专业,配合制片人对市场的了解,以及管理方面的经验,这样的组合,才是能“以小博大”的关键。“反正只要我在这,这肯定就是家业务公司,不是简单的投资公司。”高尔棣强调道,“它有投资能力,但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家内容公司,能够去把控业务上可能会出现的风险。”说是内容公司并不为过。


如今,中北通达有自己的剧本研判中心,也有自己的后期中心。公司内部有三位制片人,但更多的项目,仍旧采取与外界合作的方式。

《红花绿叶》主创合影《红花绿叶》主创合影


如何找到人才,组建一个强劲的经营团队,是陆成国和高尔棣目前最关注的问题。随着公司的资质一步步提高,与优秀影视人才的合作方式也会通过实操,而慢慢变得更为紧密,并逐步在规模上发展。


如今,在中北通达主要部门里,有国内业界资深的艺术家、专业的制片人以及市场运营商。因此,在推出原创作品、强化制作质量、有序市场布局等方面,中北通达都在以一个统一、团结的面貌循序渐进。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谈及《红花绿叶》,陆成国表示,这部电影是他们与刘苗苗“相互成就”的作品。而影视资本与创作之间该是一种怎样的关系,高尔棣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中国历来是导演为中心,现在是制片人上靠,但是有多少制片人懂业务?好多都是从场工开始慢慢干起来。


经历多了,他也能看出点问题,但是你往深度走,他的逻辑思维和视野,却远远不够。”高尔棣总结道。“我觉得中国的制片应该是这样:凡是懂业务的执行人,成功的都多。”


《红花绿叶》庆功会现场《红花绿叶》庆功会现场


“导演都是艺术家,每个艺术家都认为自己的产品最好,但不被市场检验的艺术,那不叫艺术。”与各行各业的艺术家打了数十年交道,高尔棣笑称自己在“管”艺术家上,经验丰富。


好的创作者都有各自的个性和固执,但有的时候,这种风格可能也会拖累投资者。“只有市场能接受,但是能够对你的东西欣赏和鉴赏,才算是一个艺术产品。”高尔棣道,“制片人得替导演把关。”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一方面推进海外发行,一方面与上海艺联签订放映协议,《红花绿叶》以300万的制作成本,获得了业内众多专业人士的认可。


影片也在国内院线上映的基础上,打开了国际宣发的新渠道。拿下金鸡奖只是一个开始,《红花绿叶》的后续发行之路,才刚刚开始。


300万,这家公司“撬”出了一座金鸡奖


而对陆成国、高尔棣,以及中北通达来说,《红花绿叶》开了个好头,也让他们对做影视产业有了更大的信心。


中北通达成立三年来,与央视合作了多部精品影视剧,出品作品也获得了包括金鸡奖、平遥国际电影展等众多海内外专业奖项的认可。据陆成国透露,明年中北通达将会有三部力作推出。


秋交会上《幸福隧道》启动仪式秋交会上《幸福隧道》启动仪式


面对整个行业陷入“寒冬”之后的不景气,中北通达却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高尔棣笑称这是因为他们“没乱来”。谈到未来公司发展规划,陆成国的愿景很简单:“人走一辈子不容易,你要是做文化,就要做出几部能流传的,够经典的东西。除了赚取一定的利润外,我最大的追求,是给后代留下一点真东西、真作品。”


【文/一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