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米尔·汗成为最受观众欢迎的印度电影人,最大原因在艺术之外

(2018-01-22 20:38:39)
标签:

杂谈

除了释迦牟尼,阿米尔·汗可能是普通中国人最熟悉的印度人。两千多年以后,他如同那位菩提树下成道的先贤一样,借用电影的魔力,传教一般俘获了特别挑剔的中国观众的心。

1月19日,阿米尔·汗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了中国的大银幕上。上一回我们在电影院里看见他,还是去年那部卷走了12.9亿票房的《摔跤吧!爸爸》。这次,阿米尔·汗放弃了硬桥硬马的摔跤,改走了温情路线,用歌声打动观众,用细腻的情感击溃大家的心理防线。

在观影结束后,很多观众纷纷表示,2018年的第一次流泪,就这么被这部影片赚走了。口碑满满、好评如潮的同时,《神秘巨星》的排片量是一路走高,始终占据排片量榜首的位置,看来本片有望复制阿米尔·汗上一部电影在中国市场的成功。

所有电影人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做到经济价值、社会价值、艺术价值的平衡,所谓名、利、艺三收。绝大部分中国电影人在“主场”也很难做到,但从《摔跤吧!爸爸》到《神秘巨星》,为什么阿米尔·汗每次在“客场”都能做到?

1、同样的套路,关照现实依旧打动观众

很多人对印度电影的印象就是莫名其妙就唱起了歌、跳起了舞,演员玩得很嗨但是观众往往一头雾水。这种看法不能说都是错误的,但是这份偏见总归是不对的。

《神秘巨星》里面的音乐成分极高,但是却并不让人感觉到尴尬,影片中的几首歌曲和剧情的发展、氛围的烘托有着极好的贴合度。在音乐的烘托下,阿米尔·汗讲了个励志的故事。

14岁的印度少女尹希娅热爱唱歌并且有着极高的天分,可是她的父亲对此百般阻挠,在扼杀女儿音乐梦想的同时还对自己的妻子拳脚相加,尹希娅只能偷偷把自己唱歌的视频传到网上去,结果一炮而红,阿米尔·汗饰演的有争议的音乐人夏克提·库马尔对尹希娅伸出了橄榄枝,历经曲折后尹希娅在音乐上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她的母亲也鼓起了勇气反抗了她的丈夫,实现了自身女性意识的觉醒。

《神秘巨星》的很多桥段可以说是老生常谈,非常套路化,可老生之所以常谈,是因为它有价值,套路之所以被频频运用,同样也是因为其有效。阿米尔·汗在这部电影当中,运用的各方面的元素细节,拿捏得非常到位。

虽然剧情的故事走的是一般的励志类电影,观影之前观众们也都清楚最后会有反转,可是煽情效果极为到位,到了影片高潮部分随着剧情的烘托,赚足了人的眼泪。一个起承转合都十分流畅的励志故事,混合上女性自身意识的觉醒,构成了《神秘巨星》直指当下的力量。

印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国家,整个印度民族众多,宗教众多。由于历史的原因,在广阔的南亚次大陆上妇女的地位是非常低的,印度女性的社会地位迟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阿米尔·汗把问题摆了出来,用妻子的反抗宣誓了对自己权利的争取,虽说转变的有些取巧,但是却实实在在为社会的不公而发声。

在这里,电影实际上是一种对现实批判的武器,它的力量就源于对现实的指向性。而这一点,恰恰是阿米尔·汗屡屡刷屏的重要因素。《三傻大闹宝莱坞》里阿米尔·汗抨击了不合理的教育制度,《我的个神啊》里阿米尔·汗挑战了根深蒂固的宗教,而在《摔跤吧!爸爸》里阿米尔·汗又关注了性别歧视。

实际上,在中文世界相对比较有影响的电影也都带“社会片”的印记:比《我的个神啊》(P.K.)更早的《偶滴神啊》(OMG),也是讲印度社会宗教信仰庸俗化的问题;《自杀现场直播》讲农民失地问题和媒体伦理;《小萝莉的猴神大叔》通过一个小女孩构架起印度、巴基斯坦历史宗教的问题,这部2015年的老片将于今年3月2日在中国上映;《印式英语》讲女性的自强和精神独立。

因现实而引发中国观众的共鸣,这点实在有些意外,可是一想又在情理之中。印度和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辽阔的疆域、众多的人口,加上同属发展中国家的因素,让中印两国有太多相似的问题。

中国电影由于审查方面的因素,在创作上较少直接反应生活中的现实,特别是尖锐题材的现实,所以其他国家的类似题材极容易引发观众的共鸣。我们拍不出来,所以移情于能拍出来的电影,说起来真是有些无奈。

除阿米尔·汗的这些片子之外,韩国的很多反映社会现实题材的电影也同样受到追捧,所以与其说是“阿米尔·汗现象”,倒不如说这是一种自身文化缺失后的补偿心理,是典型的“借他人酒杯,浇胸中块垒”。

2、环境宽松,印度孕育出独特的电影文化

印度电影的崛起其实也不过是近些年的事情。1999年,印度政府把电影业列为正式产业,从而结束了电影业几十年的游说,使得整个行业在资金、安全等方面得到了充分保障,摆脱了之前的困境。

随后印度政府又放宽了外资的准入门槛,在电影工业的各个环节都允许外资进入,外资投资甚至可以高达100%,这其实就直接吸引了大量的电影资本和技术涌入印度,使得印度电影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得到质的提升。

在得到了资本和技术的保障后,印度电影人越发“胆大妄为”起来,什么都敢拍,什么都配合拍。像英国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这样横扫奥斯卡八项大奖的电影对于中国人来说就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可以说这是一部“辱印”的电影。在片子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满是缺点的印度:社会存在的巨大贫富差距、警察的暴力执法、宗教冲突带来的流血事件……这每一桩都是实打实的把印度的阴暗面暴露在了阳光之下,这样的电影拿出去,不是丢人丢到国外了么?

印度也确实有人这么想,所以他们把这部电影告到了印度古吉拉特邦最高法院院长那里,提出了强烈抗议。面对抗议,院长看了电影,得出结论认为它“提供了我们应对众多重大社会问题的工具和灵感”,驳回了抗议。

至于在这之前更早的一部名为《芭萨提的颜色》的片子,更是涉及了印度空军战斗机失事的丑闻,直指国防部高层。它的主演也是阿米尔·汗。据了解,印度国防部长听说剧情后敦促电影审查委员会让制片人获得军方的许可。在审查时,国防部长及部分军部高官共同观看了本片。一位空军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与其说这是在回顾过去(review),不如说是在警示未来(preview)。”国防部长也没有要求任何的删减。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可以说正是这样宽松的创作环境,使得像阿米尔·汗这样的电影人可以尽情发挥,把更多的心思放在电影本身,去专注于打磨剧本,用心讲述故事。让镜头对准那些值得呈现的事物,而不是去担心自己拍出的东西能不能通过审查。

对于艺术创作而言,自我审查是最为致命的,无数的奇思妙想可能都会被扼杀在萌芽状态,经过层层审查最后拍出来的作品往往惨不忍睹。

上个世纪90年代我们曾经有过《活着》、《霸王别姬》等一大批既有现实关怀又有艺术格调的片子,可是近些年来在追求华丽视觉和宏大叙事的同时,我们的电影变得日益空洞。向下和时代脉搏脱节,向上和顶级制作有差距。我们迷失在追求大片的道路上,忘记的是电影本身应该承载的价值。

我们看惯了好莱坞的超级英雄,我们习惯了日本小清新的感动,沉醉于宝莱坞的轻歌曼舞,只是这中间丧失的恐怕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电影话语权,更可怕的是一代人价值取向的茫然无依。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相信在这些可资借鉴的外国电影身上,有着中国电影未来的影子。

【文/赵春晖】

The End

出品 | 北京独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监   制 | 李星文

主   编 杨文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