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若人先生
若人先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252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都是异乡人

(2017-11-14 13:48:22)
标签:

杂谈

分类: 若人随笔《我把心给了这个世界
我们都是异乡人

我们都是异乡人
                   ——若人

冬天的影子已时隐时现,天黑得特别早,下午六点许,城市的华灯全都喜悦地跳上了电线杆,我拖着一双盛夏的拖鞋漫步在街上,在别人看来,我是过时而荒唐的。十个脚拇指赤裸裸地暴露在冷冷的空气中,它们瑟缩,它们坚强,它们伴我一路,仿佛不曾看见季节偷偷转换的凉意。

巷口有一家卖菜的小店铺,我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刹住胯下的摩托车,头戴安全帽,脸蛋通红,我很清楚那是寒风中驰行的产物,他伸手摸着胸膛处的衣兜,很朴实的动作。他身上的衣服穿得很厚,暗淡也老土。我突然想起远在天边的父亲,他的摩托车也常常驰行在冷风中,那些年,我和他的误解还不如今日深,那些年,我和堂二哥挤坐在他的身后,记不清一共挤掉了多少个清晨和傍晚。那些年的清晨和傍晚都非常酷冷,我现在才更加清楚地意识到,那些酷冷是多么弥足珍贵的一笔财富,以后恐怕再也不能享受那样的酷冷了,他老了,鬓角的发以及嘴唇上的胡须是越来越灰白了。

早晨,旭日虽已光芒万丈,它紧跟在摩托车的后面,两旁的松树挂满细碎的冰凌,柏油路蜿蜒曲折,农舍低矮,错落有致,青烟缕缕。一天的养家糊口的苦力活结束后,暮色苍茫,远山已朦胧,车灯稀少,使人更心累的莫过于满树的冰块。总是这样,父亲总是巍峨地端在我俩的前面,寒风呼啸,冰雨如针尖,刺痛无遮无拦的脸,耳朵很快就会僵硬,然后变红,失去知觉。回到家时,父亲的脸上结了一层冰,胡须晶莹,胸前的衣服兜着一捧冰块,似乎是天公的美意。

转过巷口,街道笔直,灯火通明,十个脚趾头怯生生地在一位老人的跟前暂停了一会儿,她胸前是一打传单,背着一只书包。我迈开步子,向前挪了几步,在一棵行道树下立稳了脚跟,我很自然地打开手机,小心翼翼地录下了夜色里老人发传单的视频,路人来来往往。我很爱记录这样的故事,尽管有人评论说是负能量,我一看见评论就当即愣住了,“负能量?这分明是满满的正能量啊!”

此间,漂泊之感骤然袭击了我,于是,异乡人的身份在我的脑海中更清晰了一层。异乡人的可怜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没有一个稳定的住所,没有空调为他们送来一剂清凉;寒冬时节,也没有一只温暖的烤火炉,他们有的只是一张简陋的床,床是他们最大的财富。待到迁徙之时,他们两手空空,一乡更一乡,山一程水一程。

这座城市大煞我心的是竟然找不到两瓣屁股的栖身之处,起初还有公交站台,可是自从公交站台拆旧换新却又迟迟不见竣工,我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写写文章的小小愿望就一直处在破灭的状态。我只好靠着一棵树,倾斜着身子,奋笔疾书,一辆辆车子在我面前飞奔而过,我看见形形色色的路人裹得严严实实,脚步匆匆,我看见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妇人,低着头数着零碎的钱一步一步挪向超市;我看见了一切欣欣向荣,我看见了一切死死灭灭。

终于,冷风冰凉了我的腰,使我不得不起念离去,我只好一步一步地拐进漆黑的巷口,手里还捏着那位老人递给我的传单,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一款款手机的图片。我回去了,也希望老人早些回去吧,更希望所有身在他乡的人早早地回去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们很幸福
后一篇:我在草海等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们很幸福
    后一篇 >我在草海等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