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木曰兮历史系
晓木曰兮历史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826
  • 关注人气: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年10月23日

(2017-10-23 10:54:58)
标签:

杂谈

2017年10月23日

先放一圈AOE:
1.赵国国力不及秦国,因此赵军的失败很难避免
2.赵括参战是由赵王直接任命.且由《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可知赵括之前是打过仗的,而且打了胜仗。
3.赵括的对手是白起,对于赵括来说也是运气不佳。(即使乐毅,田单都不一定是对手)
4.赵括下达命令果断,在赵军中无人能及。
5.赵括在战前曾做过比较充分的准备。 战争后期,赵括大军被断粮,在断粮的情况下固守46天,而大军没有生乱,也是兵家史上的一个奇迹。
6.赵括对秦军造成达到20余万的杀伤。
这是一个知友的回答,蛮有代表性的。咱们逐条来评:首先,赵国国力不及秦国,因此赵军失败很难避免。不多说了,前260年的时期,正是秦赵互相dui(三声)的时候。国力如何,还是要拿证据说话,直接翻最近40年的秦赵互相的交战记录好了。

公元前283年,秦国因为和赵国连横失败,进攻赵国,至前282年,攻取三城。秦胜赵败。
前275年,赵国在魏国的鼓动下,派遣贾偃带兵两万参与了华阳之战,因为魏军惨败,贾偃带领的两万人被杀。秦胜赵败。
前271年,秦国进攻韩国瘀与,赵奢带兵大败秦军。赵胜秦败。
同年,秦国进攻几,被廉颇打败。赵胜秦败。
前266年,秦国乘赵国君新丧,进攻赵国。赵国依靠齐国救兵成功抵抗。秦国小胜。
基本上是不分胜负。以国土面积和人口论,秦国略胜于赵国。论政治,秦国的政治水平更是远超赵国。但单纯论战场和军事,赵国不输于秦国。国力是否相及,最多只能得到一个结论:就是赵国最多是小输。再退一步讲,国力难道一定代表了战场的胜负?
《史记 赵世家》
三年,秦攻赤丽、宜安,李牧率师与战肥下,却之。封牧为武安君。四年,秦攻番吾,李牧与之战,却之。
三年,指的是赵王迁三年,距离秦国统一不足二十年。这个时候,秦国国力多强?赵国国力多弱?怎么赵国还是连着两次打败秦国了?不是说好的,国力不足就打不过么?
《史记 白起王翦列传》
荆人因随之,三日三夜不顿舍,大破李信军,入两壁,杀七都尉,秦军走。
这是秦国已经灭亡了三晋,攻破了燕国,企图灭亡楚国的战役。李信带领着二十万大军,直接被已经奄奄一息的楚国打败。国力完爆楚国啊,怎么打不赢?怎么打不赢?大神,喜欢看评论的大神,这是怎么回事?

再说第二条。
赵括参战是由赵王直接任命.且由《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可知赵括之前是打过仗的,而且打了胜仗。
咱们把《史记 廉颇蔺相如列传》翻出来好不好?不知道你是真读过还是只在网文中看到过引用,竟然会得到这样的结论。

及括将行,其母上书言于王曰:“括不可使将。”王曰:“何以?”对曰:“始妾事其父,时为将,身所奉饭饮而进食者以十数,所友者以百数,大王及宗室所赏赐者尽以予军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问家事。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王以为何如其父?父子异心,愿王勿遣。”

先说,赵括打过仗么?“今括一旦为将”,是说,赵括刚刚当上将军,好不好?开头是什么?“及括将行”,是赵括点好兵要出征了,他妈妈赶快去阻拦。这才有了所谓的赵括“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他妈妈都看在眼里才去向赵孝成王请命的!这段话怎么就得出结论,他出征过,还打赢了?这逻辑是脑子长了氧化铁?

再说,赵王直接任命赵括,不错。可惜,真的怀疑喜欢看评论的哥们没读过书。
继续引《史记 廉颇蔺相如列传》
赵王信秦之间。秦之间言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为将耳。”赵王因以括为将,代廉颇。
有人没读过书,我就把原文放出来了。可能有人文言文不太好,我来翻译下好了。
赵王相信了秦国的反间计。秦国的反间计是散布谣言说:“秦国讨厌的,就是害怕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做将军!”赵孝成王因此就让赵括做了将领,取代廉颇。

活出出的一个反间计啊!信息不对等造成的结果啊!当然,你硬说是“赵括参战是由赵王直接任命”卡着这一句话不放,我也没办法。慢慢消化氧化铁去吧。

第三条。
赵括的对手是白起,对于赵括来说也是运气不佳。(即使乐毅,田单都不一定是对手)
还是上原文。
《史记 白起王翦列传》
秦闻马服子将,乃阴使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

秦国听说,赵括来做将军了,于是就悄悄地任命白起做上将军。

这是运气不佳?这是必然结果好不好。是秦国人拿捏好的一出“反田忌赛马”!要用最好的dui(三声)你最差的,才能取得最佳战果!

最后,哥们括号里还加了一句,即使乐毅、田单都不一定是对手。史料在哪?我怎么没记得乐毅或者田单和白起交手过?相反,和白起交手的都是贾偃、芒卯、赵括,留名的貌似就这三个,其他的被白起打败的将领都是连这三个名气都不如的无名小辈了。

第四条
赵括下达命令果断,在赵军中无人能及。
这不纯属YY么?你给我找出一个下达命令不果断的将领来?在赵军中无人能及?
我本来不想理这条,但是因为这个喜欢看评论的哥们既然说了,我就还是把史料翻一下吧。把所有“赵括下达命令”的史料都翻出来:
赵括既代廉颇,悉更约束,易置军吏。

军饿,赵括出锐卒自博战,秦军射杀赵括。
没了。
第一条,赵括代替了廉颇,把老廉颇布置的军阵军吏换了个遍。
第二条,赵军被包围后,饿极了,没办法,赵括就亲自上阵,被射死了。
就这两条,别奇怪,真的就这两条命令,有本事你给我找第三条出来?别给我弄个网文昂。于是自带氧化铁的哥们得出了结论:赵括下达命令果断。

第五条
赵括在战前曾做过比较充分的准备。 战争后期,赵括大军被断粮,在断粮的情况下固守46天,而大军没有生乱,也是兵家史上的一个奇迹。
充分的准备?上史料!
...
没了
因为找不到赵括做啥准备的史料,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史料记载赵括做了啥准备。

被断粮,固守四十六天,没有生乱。咱们把那四十六天的记载翻出来好了。
秦将白起闻之,纵奇兵,详败走,而绝其粮道,分断其军为二,士卒离心。四十馀日,军饿,赵括出锐卒自博战,秦军射杀赵括。

秦国的白起一听说,赵括把廉颇的军阵布置换了个遍,高兴地啊,赶快使奇招,把括神包围了。“士卒离心”!!!这不叫乱?待了四十多天了,大家都饿肚子了,括神啊,网上都说你可牛逼了,你带我们突围吧!括神说,好,大家跟我来突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再来条史料,打脸打的充分些。
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
都内部搞暗杀,吃人肉了,还不乱呢。不愧是自带氧化铁。

第六条:
赵括对秦军造成达到20余万的杀伤。
这个倒是没错。算是自带氧化铁的哥们难得说了个正儿八经的话。但这也就能说明赵国军队的实力吧。这个说法来自于《史记 白起王翦列传》,这些都找出来。
(秦国)前後斩首虏四十五万人。

“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
打这么大的战役,团团包围四十多万赵国军队,起码也得有不少于四十万人,伤亡过半,20余万,不夸张。有一句说一句,这句话还是正确的。

看看还有啥送人头的?
从后勤角度,在上党这里打成消耗战并不符合赵国利益,秦国一开始也没想玩命,但是廉颇自己赌上了赵国主力在这里生耗,反而让秦国看到了一战歼灭赵国有生力量的战略契机,大举压上,迫使赵国在一条己方后勤补给更恶劣的战场上维持庞大的军队,这实际上已经占据了先手。对耗下去,赵国不但军队和上党保不住,整个国家都有可能被拖垮在这里。可以说,廉颇在初期没有迅速的遏制秦军的势头,也没能下定决心的撤出战斗,把战争打成了僵持,已经决定了赵国在战略上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

这个忽悠专家,签名果然没错。后勤?后勤怎么了?给我找一条赵国后勤补给不足的记载?
秦国占据先手?上史料!
赵使廉颇将。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

这是廉颇初阵失利,便坚守不出的局面。靳生禾、谢洪喜的著名书籍《长平之战》中分析的很到位:
战国史料记载多来源于《秦纪》,而秦纪往往记胜不记败。从这条史料中可以看出来,在廉颇的固守策略下,秦军已经明显陷入不利局势了。

于是,才有的反间计啊!

而秦相应侯又使人行千金於赵为反间,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子赵括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

秦国不是占据先手了么?为什么应侯还要玩反间计?这不是没事找事么?好好对耗下去啊?为啥在优势局面还要玩反间计?

答案就是,秦国根本就不是优势局!而是劣势局!
上党在哪?上党东边就是赵国国都,北面就是赵国领土。韩国和赵国一直交好,可以说,这就是赵国的本土作战!秦国还要从关中千里迢迢地运粮草,你说是谁占了主动权?

还有送人头的没?
赵括此人自幼熟读兵书,长平之败有他的因素在内的多方面原因,但其本人绝非平庸之辈,从其表现来看甚至颇有名将之风。后孝成王问望诸君长平之战,乐毅说,赵括虽死而赵军未败。赵括的部署可谓得当,只是赵皮牢、晋阳二军未能完成任务,殊为可惜。赵军虽然损失稍大,但秦军的消耗的人力物力也不相上下。
名将之风。赵括的正面表现我都发出来了,有没有名将之风一看便知。什么?赵孝成王问乐毅长平之战的事?记载在哪???在哪???求记载啊!!先秦史料这么缺乏,突然出现了如此重要的一条记载!大神,告诉我,这条记载在哪!?我求之不得啊!这是真心话!
可惜,就是没找着。
关于“皮牢、晋阳”的记载倒是还真有:
前後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
四十八年十月,秦复定上党郡。秦分军为二:王齕攻皮牢,拔之;司马梗定太原。

上一段说的就是赵括已经失败了。下一段当是白起部署战略,急攻赵国,南方军队由王齕指挥,攻下皮牢,北方军队有司马梗指挥,攻下太原(也就是晋阳)。
但是,这和赵括的部署有啥关系?这是赵括都挂的第二年了,距离长平之战过了整整一年了!!!和赵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至于所谓的廉颇“保守打法”看着是很保险,以至于后来只要说起长平之战,就有人说按照廉颇的打法,赵国不会输或者不会输的这么惨,但是你听说过后勤被敌人断掉,缺粮的情况下困守孤城,除了被秦国斩断的后勤外,赵国这时候还闹起了饥荒,还和魏国齐国都都闹翻了(因为对秦国又抛媚眼又搞暧昧),所以实际上赵国的国力已经支持不下去了,赵国的贵族已经起了和秦国议和的念头、(不过还是放不下上党啊!)只能速战速决,如果真是按廉颇所说按兵不出,只有被围孤一条路了。
还是问,关于赵国后勤的记载在哪?廉颇粮道被断困守孤城?哪里的记载?

粮道被断的记载还真是有:
秦闻马服子将,乃阴使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又一军五千骑绝赵壁间,赵军分而为二,粮道绝。
这是你们括神被断了粮道啊!廉颇将军被黑的莫名其妙的惨。
赵国闹起了饥荒。记载在哪?在哪?
和魏国齐国都闹翻了。这个说的夸张,但是还是有依据。有一句说一句。

放完AOE,我对赵括做一个盖棺定论,真心希望以后别再看见这种脑子里长了氧化铁的问题了!
先把括神的所有史料,所有史料,所有史料都放上!

赵王信秦之间。秦之间言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为将耳。”赵王因以括为将,代廉颇。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若胶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赵王不听,遂将之。
赵括自少时学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当。尝与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难,然不谓善。括母问奢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即已,若必将之,破赵军者必括也。”及括将行,其母上书言于王曰:“括不可使将。”王曰:“何以?”对曰:“始妾事其父,时为将,身所奉饭饮而进食者以十数,所友者以百数,大王及宗室所赏赐者尽以予军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问家事。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王以为何如其父?父子异心,愿王勿遣。”王曰:“母置之,吾已决矣。”括母因曰:“王终遣之,即有如不称,妾得无随坐乎?”王许诺。
赵括既代廉颇,悉更约束,易置军吏。秦将白起闻之,纵奇兵,详败走,而绝其粮道,分断其军为二,士卒离心。四十馀日,军饿,赵括出锐卒自博战,秦军射杀赵括。括军败,数十万之众遂降秦,秦悉坑之。赵前后所亡凡四十五万。

赵括至,则出兵击秦军。秦军详败而走,张二奇兵以劫之。赵军逐胜,追造秦壁。壁坚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万五千人绝赵军後,又一军五千骑绝赵壁间,赵军分而为二,粮道绝。而秦出轻兵击之。赵战不利,因筑壁坚守,以待救至。秦王闻赵食道绝,王自之河内,赐民爵各一级,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遮绝赵救及粮食。
至九月,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来攻秦垒,欲出。为四队,四五复之,不能出。其将军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赵括。

七月,廉颇免而赵括代将。秦人围赵括,赵括以军降,卒四十馀万皆阬之。



看完这些,估计都对赵括是什么样的水平,有了个大致了解。下面是正式的盖棺定论:

赵括,是名将赵奢的儿子,然而,他只会读兵法,甚至连兵法论述高超的赵奢都辩论不倒他,但是,赵奢和赵括的母亲还是都知道赵括是什么样的水平。他把父亲的一世英名都给坑害了,让人们几乎忘了赵括还有一个名将父亲。更严重的是,赵国的全部精锐部队在长平之战中损失殆尽,这不能不说是赵括的责任。蔺相如和赵括的母亲先后劝谏赵孝成王,不要让赵括做主将,足见其不可用。但赵孝成王一意孤行。这是赵括的悲剧,也是赵国的悲剧。
赵括在军阵上,全部更换廉颇的军阵布置,替换掉廉颇的军吏,导致军队被围困,最终全军覆没。就军事角度而言,赵括对长平之战的惨败无疑是负有最大责任的。他是一个纸上谈兵的高手,却是一个实际战略的白痴。
但赵括并非一无是处,长平之战,造成了秦国“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的局面。这当然不是廉颇和王齕在战略相持阶段能打出来的,而是赵括在被围困不得已之后前后突击所造成的战果。他是一个战术和战略白痴,但绝对不是诚心害国,更不是奸细或者小人。他造成的全军覆没的战果,是缘于他的白痴水准,而不是因为他有心而为。但他作为年轻人,伴随着无知的勇气和魄力,还是有目共睹的。
什么样的人就该在什么样的位置。以赵括熟读兵书的水平,可以做一个赵国军事参谋,或者干脆著书立说,没准还能留存千古。但作为将领,他根本就是不合格的。赵孝成王任命了他,但没有看清他,最可悲的是他自己也没有看清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水平,造成了这样的惨剧。赵国因为赵括这一悲剧人物而陨落,赵括也因为自己的一切行为,留下了千古骂名。对他来说,一点都不亏,尤其是相比于四十余万的赵国阵亡的将士。

天下恶乎定?定于一,孰能一之?不嗜杀人者能一之。

——孟子

直接歼灭敌人武装力量必须被置于优先考虑的位置。

                   ——克劳塞维茨《战争论》

由于长平之战, 产生了一个“纸上谈兵”的典故。而这一战的始末,本身也成了被纸上谈兵的极好案例。军迷都爱拿它磨牙。

凑个热闹。

一 利令智昏的浊世佳公子

公元前284年五国合纵攻齐,秦国无疑是最大的赢家。

尽管秦国没有直接获得土地(只是魏冉个人如愿得到了定陶),但最大的对手齐国因此衰落,而且这次等于让齐国和所有国家都结了仇,从此齐采取孤立主义政策,坐视邻国被侵略直至灭亡。

主张伐齐的,是秦的相国是魏冉;之后任秦相的范雎,则认为伐齐是个错误。魏冉要伐齐是出于私欲,而范雎主张远交近攻,则是公认高明的大战略。但这一次,出于私欲的行动效果比高明的大战略还好。这是偶然性,按照古人的说法,也可以叫体现了“天命所归”。

齐国对外消极;楚王则在秦兵的攻势下不断向东迁都,庞大的楚国四分五裂。两大劲敌一时都失去威胁,而僻在东北的弱燕本来就不足畏。于是,秦国就可以腾出手来专心对付三晋了。

三晋之中,魏国早已从战国初的巅峰上跌落,韩国则从来都是个弱国。《韩非子》里有一篇《存韩》,主题是恳求秦国不要吞并韩国,其中写道,多年以来,韩国对秦“出则为扞蔽,入则为席荐”,一派妾妇之道。饶是如此,韩仍不可避免要遭到秦的进攻。

公元前263年,秦国进攻韩国太行山南的南阳,次年,秦又攻取了野王。上党郡被从韩国领土上切割出来。秦国的用意,显然是想令上党不战而降。但上党郡守冯亭却以为与其降秦,不如降赵。于是他派出使者面见赵王,声称要把上党郡献给赵国。

冯亭的用意显然是拉赵国下水。赵国方面,对此也不是意识不到,但无论如何,上党地区的十七座城凭空送上门来,还是一个巨大诱惑。

赵孝成王拿这事跟宗室大臣们咨询。先问平阳君赵豹,赵豹说:

“圣人甚祸无故之利。”

就是说天上掉馅饼,不是好兆头。赵王听了不高兴,又问平原君赵胜,平原君的主张是(其实更像是赵胜顺着赵王的意见发话):

“发百万之军而攻,逾岁未得一城,今坐受城市邑十七,此大利,不可失也。”

百万大军出击一年,未必能拿下一个城,这在家坐着就十七个城进账,干嘛不要?上党咱们接收了!

于是,赵王派平原君去接管上党。

众所周知,这一来就导致了长平之战爆发,结果赵军惨败,赵国几乎灭亡。

为此,司马迁在《平原君列传》的最后,发了几句议论:

“平原君,翩翩浊世之佳公子也,然未睹大体。鄙语曰‘利令智昏’,平原君贪冯亭邪说,使赵陷长平兵四十馀万众,邯郸几亡。”

就是说,平原君这人形象好气质佳,但大局观是很差劲的。乡下人说的“利令智昏”,就是说他这样的。

太史公的这段史论,历来被认为是有失他老人家的水准的。读史至此,大家都忍不住要反驳几句,原因很简单:第一,秦赵之间必有一战,这和是否接收上党没有关系;第二,既然秦赵间必有一战,那上党就绝不能丢。

二 上党之险

说秦赵之间必有一战,是因为此时只有赵是秦国的劲敌;说上党绝不能丢,则当然是这里实在太重要了。

关中盆地和华北大平原,是两个相对独立完整的地理区域。而山西,则直插在两者之间。不管是对关中的政权还是华北的政权而言,山西都很重要。

但同样是重要,意义却不大一样。关中被崇山峻岭所包围,东西向的军事行动,可选择的路线有限,所以如果关中失去山西,后果是出击不易,但至少还可以守。而山西已经是黄土高原的边缘,比华北整高着一级台阶,发动进攻正如泥石流下泻般势不可当,所以一旦失去山西,华北连守都很难守得住。

山西今天还简称晋,本来自然是赵魏韩三晋的地盘,但三国的首都,都早就迁到了华北平原上。在秦的攻势下,韩、魏连连失地,到长平之战前,山西境内比较的肥饶的土地,大半已经落入秦国之手,三晋的西境,逐渐退缩到了太行山一线。换句话说,“山东六国”这个名词里中的山东二字,本来指崤山以东,现在却差不多已经变成太行山以东了。

但只要把太行山还控制在手里,秦国要想肆意东拓,就仍力有不逮。而上党,就是太行之险的重中之重。

上党地势高峻,——据说之所以叫上党,就是因为地势太高了,“与天为党”。其主要部分,大致相当于今天长治、晋城两个地级市的范围。当时有韩上党与赵上党之分,赵国本来就据有北上党,韩国送上门来的,则是南上党。

赵国如果在上党和秦军作战,那从地形上说对双方大体公平,比的是军队规模和作战素质。早在赵惠文王二十九年(公元前270年),秦国即已进攻过上党地区,于是秦赵间打了一场阏与之战。赵国大将赵奢统兵前往迎敌,领命前,他有一句名言:

“其道远险狭,譬之犹两鼠斗于穴中,将勇者胜。”

后来这句话被凝缩提炼,就变成了“狭路相逢勇者胜”。

大战的结果证明,赵奢是一只更勇猛的老鼠,秦军大败而回。

而一旦失去上党,就恐怕即使兵精将勇,也很难与秦兵抗衡了。以上党为中转站,出太行八陉中的第四陉滏口陉,再往东去,到邯郸是一马平川。赵国不再有险要的地形可以利用,邯郸城的城墙,将是暴露在秦军兵锋下的最后一道防线。

秦国要取韩上党,赵国如果坐视不管,那只能说是在采用鸵鸟战术,置战略要地于不顾,而换得一夕安寝。所以上党根本就不是馅饼,而是一把尖刀,你不捡,别人就要捡起来捅你。因之形格势禁,赵国就是明知此时与秦开战胜算不大,也非接管韩上党不可的。

公元前262年,赵国接收了上党。廉颇率领赵军,进驻长平,做好了与秦军打一场大战的准备[101]。

公元前261年,秦军的攻势展开,但是并非与上党的赵军交锋,而是继续攻略韩国的土地。“(秦昭襄王)四十六年,秦攻韩缑氏、蔺,拔之。” 缑氏和蔺这两个地方都属于颖川郡,地理位置已经在太行山以东。这样,秦军一方面是在对上党地区慢慢形成包围态势,一方面可能也是有意避开赵军的锋芒。

这一年里,赵军肯定非常郁闷。既不敢撤离战区,也不敢主动进攻秦军,只能干等在长平,白白消耗士气和粮食。——据说,秦国后来曾经派人到邯郸去散布谣言,“廉颇易与,且降矣”,这些表现都可以算事实论据。

公元前260年,秦军的攻势正式发动。——所谓长平之战打了三年,其实前面两年都是对峙和外围战,决战仅在第三年。

在长平已经消磨了至少一年光阴的赵军,多少已经师老械疲,所以战争初期表现非常糟糕,与十年前阏与之战时的表现,简直不像是一支军队:

四月,……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

斥兵者,侦查部队也。赵军主动进攻秦军的一支侦查部队,兵力上肯定占优,作战位置,大概也是赵军的营垒附近,但结果竟然反而被杀了一员裨将。

六月和七月,秦军两度发起进攻,都能夺取营垒,斩杀敌将。这之后,赵军才进入状态,勉强稳住了阵脚,收缩防守,拒不出战。据学者的考证,此时廉颇的营垒,是在丹水的东岸,既便于凭河设障,又可以通过大粮山、韩王山两大制高点鸟瞰秦军动向。从此,秦军再也不能东进一步。

但廉颇采用这种战略,自然也就意味着,长平之战变成了一场消耗战。

三 谁耗得过谁?

拼消耗,赵国看来是毫无胜算的。

商鞅变法以来,秦国的国家储备极其雄厚。赵国国土面积本身有限,富庶地区更有限。比士兵精锐,赵或者可以与秦国并驾齐驱,但拚国力,两国却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战国策.赵策三》里面,有一段被引用率颇高的对话。齐国名将田单被平原君聘请到赵国来做相国,——当时风气,各国高层间的这种人才交流是非常频繁的——于是和赵国的将军赵奢讨论用兵的问题。田单说:

“吾非不说将军之兵法也,所以不服者,独将军之用众。用众者,使民不得耕作,粮食挽赁不可给也。此坐而自破之道也,非单之所为也。”

我不是不喜欢你赵奢将军用兵的办法,就是不佩服一条,你总是用大兵团作战。当兵的人多了,种地的就少了,长此以往粮食必然供给不上。所以你这种战术,早晚会把赵国拖垮。

然后田单就称道古代的圣王用兵,说他们不过用三万人,就能令天下归心。

赵奢的反驳则是:

“古者四海之内,分为万国。城虽大,不过三百丈者。人虽众,不过三千家者。而以集兵三万,距此奚难哉!今取古之为万国者,分以为战国七,能具数十万之兵,旷日持久,数岁,即君之齐已。齐以二十万之众攻荆,五年乃罢。赵以二十万之众攻中山,五年乃归。今者齐韩相方,而国围攻焉,岂有敢曰,我其以三万救是者乎哉?今千丈之城,万家之邑相望也,而索以三万之众,围千丈之城,不存其一角,而野战不足用也,君将以此何之?”

现在的国际形势比当年根本不同。当初普天之下有成千上万个国家,相应的,就是城邑小,人口少,这种情况下三万人的军队是够用了。但事到如今,那成千上万的国家已经变成了今天的战国七雄。每个国家都能装备几十万军队,打起仗来旷日持久。现在城墙超过千丈,人口不止万户的城邑到处都是,拿三万人包围这样的城,连个墙角都包不住。至于野战就更不够用了。你还玩个屁啊!

听了这番话,田单对赵奢自承不及。但实际上,他提出的问题,即庞大的军队对国家财政所造成的负担太大,这一点是击中赵国的要害的。然而也正像赵奢说的,赵国也很无奈,作为一个夹缝中求生存的国家,它不得不走穷兵黩武的路线。

有一种说法是,秦国虽然国力较强,但在长平作战,补给线也拖得较长,因此消耗战对赵国有利。这显然也不符合事实。

如果只是在地图上量两国首都到长平的距离,那诚然是咸阳较远,邯郸较近。但问题是,至少长平开战初期,秦国的粮食,并不需要远自咸阳运来。

秦军的军粮,估计是大部分来自河东,小部分来自河内。

河东本来是魏国的土地。河内也叫南阳(在黄河以北太行以南,故曰南阳,不是今天的南阳盆地),归属权复杂些,一部分属于魏,一部分则属于韩国。

秦孝公以来,秦国一直在蚕食韩魏的土地。河东地区最先落入秦国之手,秦昭襄王十七年(公元前290年),魏昭王“予秦河东地方四百里”,至长平之战时,秦国经营河东已经差不多三十年。到秦昭襄王三十三年(公元前274年),秦又取得了魏国的南阳,而就在攻取野王的前一年(公元前263年),秦把韩南阳也夺到自己手中。

河东是魏国的旧都所在地,经济颇为发达;而南阳(河内)之富,更有盛名,后来刘邦攻秦的时候,就有人跟他称道这里“连城数十,人民众,积蓄多”。虽然此时秦据有南阳的时间还不长,这里的囤积,大概不如后来之多。但秦在全力猛攻长平之前,主要精力就是用于经略这一带,则据理而论,这段时间里也应将大量军实,集中到了这里。

河东、河内的粮食,都可以源源不断的送到长平前线。甚至于,即使从关中运粮,由于地形便利的缘故,沿途的粮食损耗率也不能全以陆路运输的方式来计算。

开战前,赵国方面反对接收上党的平阳君赵豹谈到秦国的优势,除了称说秦军强大外,特别强调了“秦以牛田,水通粮”(《战国策.赵策一》)。“以牛田”是说秦国牛耕比较普遍,粮食产量高;“水通粮”则是说秦国的粮食可以由渭水漕运进入河洛,之后不管是由河东还是河内运往上党,都大致可算路况良好。相反,赵国的邯郸虽然看起来离长平比较近,但之间却隔着太行山,仅壶关道天险可以通行,要这样翻山越岭的运送粮食,行程远为艰巨。

四 秦国的外交攻势

战场上分出胜负之前,赵国在外交上,已经输得一塌糊涂。当时赵国的处境,大夫虞卿看得最透彻,你一定要对外显示出跟秦国死磕到底的决心,然后割地向齐、楚等国求援。但问题是,至少从赵武灵王时代开始,赵国大臣中一直有个亲秦派(他们中有人还做过秦国的相国),他们都觉得和秦国还有谈判的余地。结果赵国的使者一到秦国,秦就高调宣传赵国已经来求和的事,于是其余国家本来想救赵国的,也就没动静了。

当然,赵国被孤立,主要还是其它国家各有算计,而秦国拉拢他们时更舍得下本钱。《史记.田齐世家》:

(齐)王建立六年(按,应是五年),秦攻赵,齐楚救之(《战国策》作“齐燕救之”)。秦计曰:“齐楚救赵,亲则退兵,不亲遂攻之。”赵无食,请粟於齐,齐不听。

赵国战况不利,齐国、楚国号称将发兵救援。秦国对此也不能不感到警惕,因此做好了两手准备,所谓“亲则退兵,不亲遂攻之”,就是这两国要是真心帮赵国,那我就退兵;你们要是装装样子,那我就接着打。

结果两国明显是装装样子,不但不出兵,连粮食上的支持,也舍不得给。

又如《战国策.魏策四》:

长平之役,平都君说魏王曰:“王胡为不从(同纵)?”魏王曰:“秦许吾以垣雍。”

有人问魏王,您为啥不和赵国联手来个合纵抗秦?魏王说,秦国答应把垣雍给我。——则是魏国是给秦国收买了。垣雍是韩国的城邑,必须秦国打胜了,魏国才能有所得。更重要的是,垣雍在今天的河南垣县西,正当魏国的长城以北,是韩魏之间的交通要道,又是济水与黄河的交汇之处,从这里决堤放水,很容易就可以把魏国都城大梁给淹了。这个地方,实在是魏国的安危所系。

魏王未必想不到秦国许的可能是个空头人情,但诱惑实在太大,使他不得不选择观望。

所以,赵国已经不可能等到国际社会的任何支持。

此时的赵国就像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可以靠药物治疗痛苦不堪的再活一阵,也可以冒险动个手术,——极大的可能是死在手术台上,但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赵王决定动这个手术,其举措是用赵括取代廉颇。

于是,赵国就死在了手术台上。

五 《史记》中的赵括

下面把《廉颇蔺相如列传》中关于赵括文字,大致介绍一下。

秦军无法突破廉颇的防御,于是派人到邯郸去散布谣言:“秦国谁都不怕,就怕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赵王听信了,于是就任命赵括取代廉颇。

赵括打小就学习兵法,谈论军事,自以为天下无敌。包括他爹赵奢,一样辩不过他。——由前面引的赵奢和田单的辩论,我们可以知道,赵奢也是谈兵的高手,并非李广式的“悛悛如鄙人”的名将,可见赵括的辩才,确实高明。

但赵国国内反对用赵括的声音也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有三个人。

第一个就是赵奢。此时赵奢已经去世,但他生前对儿子有这样的评价:

“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即已,若必将之,破赵军者,必括也。”

赵奢说:“战争是个生死攸关的领域,赵括谈起来,却像是儿戏。赵国不用赵括为将也就罢了,一旦用赵括,赵军就完了。”

第二个是大名鼎鼎的蔺相如,当时蔺相如是抱病上朝面见赵王,力陈赵括绝不可用:

“王以名使括,若胶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

蔺相如说,大王您不能因为赵括的名声大就用他。赵括用兵,就好像用胶把瑟上调弦的柱粘死了然后再去弹,能找得着调吗?这倒霉孩子只能学习他爸(惭愧,我为什么老想说他爷爷呢……)的著作,用兵以正合,以奇变的道理,他是不知道的。

第三个是赵括他妈:

“始妾事其父,时为将,身所奉饭饮而进食者以十数,所友者以百数,大王及宗室所赏赐者尽以予军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问家事。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王以为何如其父?父子异心,愿王勿遣。”

她从一个母亲的角度谈儿子,说的全是细节。

当年我老公当将军,待人非常谦和。在军队里,他用对待老师的礼节来侍奉的人物,有十来个;像朋友那样相处的,更是多达一百来号。可是赵括的威风就大了,往尊位上一坐,军中都没人敢抬头看他。这是父子俩的第一个不一样。

我老公特别不爱财,大王您或者宗室贵族有什么赏赐,他全部拿去改善将士们的待遇了;可是赵括只管把赏赐往家拿。这是父子俩的第二个不一样。

我老公一旦接到任命,家里的事他就不管了;而赵括一心惦记着给家里买房买地。这是父子俩的第三个不一样。

赵括母亲的这意思是,您别觉得老子英雄儿好汉,当年赵奢将军阏与之战大破秦军,他儿子还能再复制一回。

但所有这些意见,赵王一概不听,我还就看中赵括了。

于是赵括取代了廉颇,反守为攻,轻率冒进。结果赵括本人被射死,四十多万赵军全军覆没。

六 秦国的损失

这是传统的说法,赵括当然是一个夸夸其谈而无实际才能的反面典型。败军之将,众恶归之。上述赵括身上的种种污点劣迹,不必真,也不必假,总之,听听就算了。

至于说赵国中了秦国的反间计而用赵括,这故事当然也是听听也就算了。于失败者而言,要显得输的最悲壮最有面子,无过于中了反间或出了内奸。所以只要失败者稍有话语权,他的讲述里内奸、间谍就一定会出现。这一点绝对是古今中外人同此心。——你看希罗多德讲《历史》,希波战争时,从温泉关到雅典,希腊人那一溜内奸出的。

现在也不乏为赵括翻案的人(放眼中国历史,要找个从来没被翻过案的,只怕不易)。只要没打算把赵括说成是悲情无比的千古一将,翻这个案得还是很容易找到一些依据的。《史记》描写赵军被围后的表现:

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来攻秦垒,欲出。为四队,四五复之,不能出。其将军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赵括。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

陷入绝境四十六天,已经饿到人吃人的地步,军队居然不崩溃,还能在将军的指挥下有组织的突围,则是这个统帅在军中的威信还是可以的。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赵括一死,赵军就斗志全无,选择投降了。

更重要的是,史料中但凡涉及到长平之战中秦军损失的文字,都说得很严重。《白起列传》说,长平之战的最后阶段,白起把赵军诱进了自己的口袋阵,切断了赵军的粮道,这时秦王的反应是:

王自之河内,赐民爵各一级,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遮绝赵救及粮食。

河内距离长平前线已经不远,这是秦王亲临前线督战。而秦国在赐民爵的问题上一向是很谨慎的,秦国官方的观点就是,让老百姓生活艰苦得到爵位不容易,正体现了秦国制度的优越性。[102]现在一出手就普遍赐给一级爵位[103],绝对是铁公鸡拔毛。秦国老百姓十七岁“傅籍”,即进行户口登记,从而也就到了服兵役的年纪。现在秦王把征发范围扩展到了十五六岁的小男孩,是不合常规的扩军,则是显然已经面临了军力不足的问题。

《白起列传》又记录了白起战后的回顾:

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

《吕氏春秋.应言》则说:

秦虽大胜于长平,三年然后决,士民倦,粮食□。(这里脱一字,大概不外是“匮”、“乏”之类。)

再如《商君书.徕民》:

且周军之胜,华军之胜,长平之胜,秦所亡民者几何?民客之兵,不得事本者几何?臣窃以为不可胜数矣。

这句不是单说长平一事,而是综论秦昭襄王时代的三场大胜。周军之胜指秦昭襄王十四年(公元前293年),白起在洛阳伊阙大破韩魏联军,斩首二十四万,——因为仗是在周天子眼皮子低下打的,所以叫周军之胜;华军之胜指昭襄王三十三年(前274年),秦军在华阳击败魏、赵联军,结果斩首十三万,并把两万赵国人丢进了黄河喂鱼。相比之下,还是长平战果最大,但消耗恐怕也最大。

长平大胜后,白起想立即攻取赵国都城邯郸,而秦昭襄王却听从相国范雎的意见,选择了休整。照例,这当中又牵涉到反间计的问题,赵国派人跟范雎说了两条:第一,灭了赵,白起功劳太大,你的地位就危险了;第二,秦国很不招人喜欢,“天下不乐为秦民之日久矣”,秦国就是筋疲力尽的把赵国打下来,也无力控制,赵国只会被燕、齐、韩、魏四国瓜分,秦国也没什么好处。

于是范雎就去找秦王,当然,他跟秦王只能说第二条。但就凭这条,秦王也就听从了。

范雎反对灭赵可能是出于个人私欲,但秦昭襄王同意暂缓进攻,却只能是基于秦国国力所作的判断。

今本《战国策》的最后一章写到,长平之战后九个月,秦王觉得修整已毕,想发兵取邯郸,于是向白起谈到当初不让他继续攻赵的原因:

前年国虚民饥,君不量百姓之力,求益军粮以灭赵。

这话里谴责的意思很明显。要按白起的计划继续向前线运送军粮,在秦昭襄王看来,确实是超出了秦国百姓的承受能力。所以,即使出现了“太白蚀昂”的天象,仍不足以使他鼓起继续进兵的勇气。[104]

七 天助赵国?

但这里又有一个问题,秦国损失这么大,是不是仅因为赵括之力。

前面引的秦昭襄王的话里,有秦国已经“国虚民饥”云云,有必要解释一下的,是这个“饥”字。

古文当中,饥字的含义,远比今天要狭隘。《说文》和《尔雅.释天》都说:“谷不孰(熟)为饥。”《墨子.七患》也说:“五谷不熟谓之饥。”也就是一般说来,由粮食歉收而导致饿肚子,才叫“饥”。就好像赵军被围断粮,史书上只说“无食”,“不得食”或者“饿”,但并不说“赵军饥”。

照这么理解,长平之战这一年,秦国是刚好赶上了自然灾害。

这个判断,在古书中也可以找到一点其他佐证。《韩非子.外储说右下》里面提到了一件事:应侯范雎在秦国用事期间,有一年“秦大饥”。韩非没说这次饥荒具体是哪一年,但显然,长平之战正在这个时间段上。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倒也有助于理解,秦昭襄王为什么要跑到刚刚到手,统治还不稳固的河内去征发士兵。因为关中实在是拿不出力量增援长平前线了。

如此看来,廉颇的坚持防守拒不出战,实在是对的。——尽管赵国国力不如秦,但这一次,老天爷却站在了赵国一边。但廉颇做出正确的选择,是已经通过情报系统获悉了敌国内情,还是撞了一个大运,今天则已无从判断。

长平之战后期,赵国要向齐国借粮,秦国则只能涸泽而渔式的使用国力。秦赵双方可能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区别是,秦国知道赵国快顶不住了,所以拼命诱使赵国出战(严格封锁白起为秦军统帅的消息,正是为此);赵国则不知道秦国也快顶不住了,所以仍然选择了以赵括易廉颇,放出胜负手,结果白白浪费了上天的支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冉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冉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