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坐看青苔2015
坐看青苔201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822
  • 关注人气:5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2019-04-10 13:12:06)
标签:

雨果故居

朱丽叶

雨果女儿

悲惨世界

文化

分类: 走南闯北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1866年雨果流亡在岛上的照片,穿花裙的是朱丽叶,雨果夫人已和大儿子定居布鲁塞尔)

    从雨果故居及他的家庭照看,年轻时的雨果不仅才华横溢、生活条件优越且英俊帅气。然而他自1932年开始在此漂亮新居中开始的生活却并非那么“花好月圆”。

    他明媒正娶的正式夫人,阿黛儿•富歇(Adèle Foucher)虽是双方父母指腹为婚(雨果父亲和阿黛儿的父亲是朋友,前后结婚。阿黛儿的父母成婚时,雨果父亲是证婚人,他祝福新人说“祝你明年生个女儿,我准生个儿子,咱俩做亲家,我预祝他们幸福无量。”——摘自《雨果夫人回忆录》)。他们也曾青梅竹马彼此相爱。阿黛儿婚后不停地育儿(八年生了五个。除首个孩子早夭有两男两女),而专注于文学的丈夫不经意间疏忽了她的情感。1830年她出轨雨果的朋友圣伯夫(Sainte-Beuve,也是文学家)。她对雨果所言“我和你睡一起但不和你睡觉(Je dors avec toi mais je ne coucherai pas avec toi)”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据说雨果因此耻辱也曾想跟“情敌”决斗,但因其童年经历(雨果童年时因父母感情恶化,母亲曾独自带着雨果和哥哥在巴黎斐扬派修女院生活),对孩子有着病态般的爱而不想离婚。1832年雨果全家搬进了这套舒适的新居。

    而1933年戏剧演员朱丽叶闯入了他的生活。这便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容貌娇小秀美、包裹着头巾的年轻女子,她由此跟雨果患难与共半个世纪,却只能以“雨果情人”的标签见诸史书。那幅画像旁附有雨果在《内心的声音》中隐写朱的诗句:“你还没见过她,那是个夜晚 / 众星现于天上 / 她突然来到你眼前,清新而美丽 ……”

    当时朱丽叶是巴黎剧院的小演员,雨果曾专门为她打造了《玛丽•斯图加特》中一个角色,但她的演出不很成功。由此她彻底放弃了演员生涯,心甘情愿成为他的情人。雨果为她在孚日广场旁边租下一个小套房,有一个女佣陪伴。

    有文说雨果在爱情上是暴君,他要求朱丽叶只能跟他出门散步,单独一人不能出门。平时她只能把自己关在家里与女佣为伴。她打发无聊时光的办法是给雨果写信。每天都写,甚至一天好几封,但不一定都寄出。一生中她给雨果写了两万多封信。如今大部分收藏在法国图书馆,有900多封收藏在雨果故居(图为网络下载的朱丽叶1832年的版画肖像、晚年画像)及所写信件。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而雨果曲折的命运却给两人的故事赋予了传奇色彩。1851年12月拿破仑三世发动政变当皇帝,雨果因公开反对帝制面临生命危险。他若不逃被抓住,便是“背叛皇帝”遭枪杀的下场。而此时朱丽叶这个柔弱的小女子,却以她的勇气和忠诚不离不弃。

    1851年12月朱丽叶冒着着极大风险帮雨果搞到一本假护照,化名工人“朗万”,雨果逃到了比利时。数天后,朱丽叶也逃到布鲁塞尔,皮箱里装着四分之三的《悲惨世界》的手稿及其他未来得及发表的作品手稿。两人由此踏上了颠沛流离的十九载流亡之路。最后在英属根西岛Guernsey落脚,在那里生活到1870年。

    他和朱丽叶在岛上生活时,朱丽叶继续帮他誊抄稿件,做他的第一读者。十九年流亡中,两人从未回过法国。直至1870年第二帝国垮台、第三共和国登场,雨果才重返法国。此间倒是雨果的妻子和孩子们时不时回巴黎或到周边国家去旅行和生活。

    孤岛流亡,让昔日风流倜傥的文学天才多了潜心思考人类命运和前途的机会。伴随着风霜染白的鬓发和皱纹,他的诗歌小说从此更加丰富、深刻和绚丽!1862年3月,《悲惨世界》的第一部在欧洲几个城市同时发行销售,第一版10万册几个小时内售罄,对欧洲社会产生了极大震动,成为文学史上的巅峰之作。据说他此书出版后,“几乎每一个社会阶层都在阅读。…… 工人们人均分摊20分,凑够12法郎用以购书,当所有人都阅读之后,他们抽签决定谁最终拥有这本书……”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悲惨世界》中的珂赛特。Emile Bayard 1862年插图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雨果在流亡的住处

    1856年,雨果用《沉思集》的版权稿费,在岛上买下了自己和家人住的房子。

    1864年,在同一条街,他和朱丽叶以两人的名义买下另一座房子,供朱丽叶使用。每天早上,他从自己的卧室阳台上就能看到朱丽叶窗口的动静。

    据说雨果和朱丽叶都痴迷东方文化,经常一起到处淘中国的艺术古玩,搜集旧家具,亲自动手做木匠活。朱丽叶的客厅和卧室都是他亲自装饰。在很多作品上,雨果还巧妙地嵌入他本人或情人名字的首字母“V ·H”和“J·D”。由几幅当年的照片可看出,今日雨果故居中国厅里的家具与墙上装饰,正是来自当年海岛上朱丽叶的客厅与卧室(岛上雨果故居的中式家具和装饰在两人去世后,被雨果的挚友——保罗•莫里斯(Paul Maurice)从朱丽叶的外甥手中买下搬到巴黎,捐给了巴黎市政府,安放在今天的雨果故居。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朱丽叶岛上房子的客厅及卧室

      在海岛上,雨果夫人及孩子们逐渐接受了朱丽叶,雨果夫人还不时邀请朱丽叶共度一些重要节日,虽然朱丽叶不一定都应邀而来。雨果夫人于1868年在比利时辞世。她在遗嘱中交代孩子们“不要抛弃德鲁埃夫人”。

 

      1870年,普法争法国战败,拿破仑三世下亡英国,三天后雨果如雄般凯旋,受到巴黎人民的热烈欢迎!他已成为共由精神的象征。

    经过19年的流亡生涯,朱丽叶终于能和雨果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当时法国局势并不稳定,普鲁士军队攻巴黎。雨果怕出现不测, 925他给孩子们留下了一封信,是关于朱丽叶的:

    185112月,她救了我的命。为了我,她忍受了流亡。她的灵魂无时不刻跟我同在。愿爱过我的人都爱她,愿爱过我的人都尊敬她。她是我的未亡人。”

 

  1874年至1878年,两人住在克里希街(Rue de Clichy)21号,与儿媳、孙子孙女住在同一幢楼里。1878年11月,两人搬入16区埃罗大街(Avenue d’Eylau)130号。雨果80岁生日那天,60万市民列队经过他的窗前向他致意。第二天,巴黎市政府将这条大街改名为雨果大街,直至今日。

    据说当时常有社会各阶层人士给雨果写信,地址不写门牌号,只写着“致维克多·雨果先生,他自己的大街,巴黎”。这些信件都能送到雨果的家,朱丽叶继续做好秘书工作,为他分拆整理信件。朱丽叶于1883年去世。

 

   但回到法国后的雨果,生活中却连遭打击,两个儿子四十多岁便相继过世,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一个不幸早亡,一个被送入精神病院,家中只剩下朱丽叶和两个孙辈在身边。

    雨果有首《明天,破晓》是写给大女儿利奥波尔迪纳(Léopoldine Hugo)的诗歌之一。诗句一开始让人以为这是一个去会见远方亲人、友人或爱人的愉快旅程。然而诗句陡然跳转,进入了一幅截然不同的凄惨画面:荒野茫茫,唯有一个无助忧伤踽踽独行的老人,翻山越岭来到了她的墓前,他那年仅19岁的心爱大女儿和她的新婚丈夫相拥长眠于此。这种强烈的孤苦寂寞是死者留给生者的无尽思念和精神折磨。

    雨果大女儿14岁时与查理(Charles Vacquerie)一见钟情,两人在1843年她19岁时完婚。婚后住在他们诺曼底的家里。9月的一天,查理为办理遗产继承事宜乘他叔叔新造的帆船取道塞纳河去见4公里外的公证人,回程中遭遇旋风翻船。雨果的女儿被扣在船下,查理上下六次潜入水也未能将她救出,于是他放弃努力和她一起留在了船底。

据说雨果的悲伤比别人更多了一份愧疚与自责。那是因他当时正和情人朱丽叶一起在比利牛斯山旅行,他是在女儿死后第四天从报纸上得知这一消息的。雨果不敢直面这一切,直到三年后才有勇气去看他心爱的女儿。

 

    姐姐的离去及父亲对这件事的反应深深地影响了雨果13岁的小女儿阿黛尔(Adèle Hugo,和妈妈同名)。她甚至想代替姐姐去死以便得到父亲的在意。但这时父亲的爱在朱丽叶那儿。

    漂亮聪明的阿黛尔弹得一手好钢琴,据说巴尔扎克曾赞美她有“最大的美貌”(la plus grande beauté)。但这个少女花季时最亲近的姐姐结婚,随后又不幸离去,对她造成致命打击——“我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她不到二十岁时便随父亲四处流亡。在流亡的海岛上,美丽的她是众多男士追求的对象。她24岁时一见钟情于英国陆军中尉阿尔伯特潘森(Albert Pinson),由此将其视为未婚夫。当一个爱得倾情而专注的少女遭遇一个逢场作戏的浪子,她一度能做的就是弹琴及幻想爱情。“我没有点燃火焰的能力,但我有融化冰雪的荣耀”——日记里的话似乎成为她不幸命运的伏笔。

    1861年他们再次相遇时,他明确告之他们之间不可能。她曾以自杀相威胁。之后阿尔伯特又渺无音信。1863年,忍受不了孤独压抑及专zhi的小女儿(雨果反对专zhi,但他对情人及女儿的爱却是专zhi的。雨果虽然不能回法国,但他家人是可以的。母亲曾想让敏感的女儿去巴黎散心,雨果坚决不同意)哄骗家人说去马耳他度假,实际是独自穿越大西洋到加拿大去寻“未婚夫”。阿尔伯特依然告之他们不可能,但她坚持认为他们可以幸福,并要求自己变得更好以挽回他的爱,甚而向父亲撒谎要钱帮他偿还赌债,而他竟也不拒她的金钱。她甚至登报宣告他们已结婚并以潘森夫人自称。她如此一厢情愿病态地为自己编织了一个硕大的气泡,最终只能把自己弄疯……1872,她被好心人护送回巴黎时直接就进了医院,并在此度过了余生,终年85岁。成为现实世界中一段令人唏嘘的悲惨人生。

   (本篇文字资料及历史照片来自于网络)。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巴黎短居补记之四:雨果的中国厅与儿女情(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