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坐看青苔2015
坐看青苔201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822
  • 关注人气:5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懒人做饭一锅蒸

(2019-03-02 00:10:58)
标签:

做饭

清蒸鱼

红薯叶

烤白薯

美食

分类: 家长里短

懒人做饭一锅蒸

(看博友评论后又做了些补充)

 懒人做饭一锅蒸

    常态的二人餐,如果其中一个再“战斗力”锐减,这饭就更没什么做头了。所以除夕那顿别人家七碟八碗的守夜大餐,在俺家就成了连饺子也算数的四菜一汤(酒)。

    其实每日两餐早就是我们的常态。变化是过去较正规地吃早、中餐,晚餐不做饭,一般吃点水果酸奶干果之类的垫垫。只因他的专业是研究佛教文献。这习惯一不留神曾被一些知道的人误会为他是遵从佛教的“过午不食”。其实与此真是没有一点关系。

    这两年他的年龄增长,似乎都体现在消化功能的退化上了(但他自信酒量没咋减懒人做饭一锅蒸)。早餐的量已和婴幼儿接近。一般半碗五谷杂粮米糊或麦片,加一个鸡蛋和一些干果。因中午他总说不饿,这两年的午餐便延迟为下午餐。两餐间会加一大杯牛奶冲的咖啡(无糖)和一些水果。下午餐多在四、五点。因食量有限,一般就是一荤一素,甚至是荤素搭配的一个菜。

        尽管我俩都曾在南方生活过,口味上南北都接受。也知道南方人做菜讲究多样细致。例如青菜,他们往往将菜梗和菜叶分开炒为两个菜。我单位一个从湖北调京的同事,即便是在当年北京冬季仅有萝卜白菜土豆几样的年代,有时家里只有老两口,他家饭桌上依然是常年的四菜一汤。母亲虽是南方人,但大约是工作家务负担沉重的缘故,只有自家人时,一般也是两个菜居多。但她讲究营养全面,一个菜往往是多种原料的混搭组合。我亦接受了这个传承。作为煮妇,在保证营养的前提下,要尽量自我解放。

    做菜方式上,在海口,常因地制宜,吃本地的新鲜海鱼和绿叶菜。今早饭后去马路对面的连锁超市,赶上新鲜的“白花鱼”促销(9.9元一斤)。又犯了大妈捡便宜的毛病,买了两条。作为“配套工程”,还买了新鲜的红薯叶(3.5元一把)一和块老豆腐。鱼冷冻了一条,隔日再和豆腐一起炖着吃。

    我俩都爱吃鱼汤炖豆腐(多为有些酱油的红汤)。所以前两天的带鱼也捎带炖豆腐。文字及做饭都是高手的博友巢巢感觉有点奇怪,发评说:“带鱼真的能和豆腐炖一起吃呀,这个,我想不出来什么味道。” 俺回曰:“新鲜带鱼一点也不腥。这盘我俩连汤都吃干净了。”、“我是稍煎一下后多加点醋烹下,再加些料酒酱油放豆腐炖一阵。新鲜的带鱼略加些佐料清蒸也不腥的”。

    记得小时候鱼肉蛋都计划供应,仅寸宽的小带鱼可以随便买,也便宜。那时好像一毛五还是两毛五一斤。母亲常买。不过北京从过去到现在卖的都是冻带鱼,有时赶上不新鲜的还会发黄,有股哈喇味儿。放在过去一般也舍不得扔啊。小带鱼薄薄的,没多少肉,刺就显得多。母亲常放些豆豉,多多加醋,再加些酱油、糖等调味儿,在高压锅里用小火焖烧较长时间后,就成了连骨刺都得可以一起吃的酥带鱼,有点像罐头鱼的味道。哦,说起小时吃的东西,就想妈妈了……

    大约因为北京买的带鱼多不新鲜,一般腥气较大,原来红烧、油炸等重口味的吃法较多。后来工作中到江浙等沿海城市出差时,第一次吃到清蒸带鱼,居然一点也不腥。才知道只要鱼新鲜,怎么做都好吃。所以上次图中的那盘带鱼,仅一面稍沾些油煎了下,酱油也不多。吃起来真是只有鱼香而没感觉到腥味儿。

    这边经常有红薯叶卖记得早年在农场时,为防止叶子过多影响地下的红薯长大,还要人工去除些叶子枝蔓,用来喂猪。10年前到台湾,超市里卖的红薯叶比一般青菜贵。就说是健康菜。对它的味道我还挺喜欢。过去我的做法多是摘除老杆子后嫩杆子和叶子一起清炒,吃起来滑溜溜的有点绿叶菜的清香,没什么怪味儿。春节来的亲戚中有位老家是山东的,说他们那里的一种吃法是红薯叶掺和些黄豆面后清蒸,然后浇些料汁拌着吃我曾在湖北餐馆吃过“沔阳三蒸”,感觉不错,回家尝试过。好像是蔬菜拌的玉米粉或面粉之类,味道一般,就没再这样做。这次亲戚特别强调,用黄豆粉(可掺些玉米粉)拌青菜蒸出来最好吃。这大约是黄豆粉有植物蛋白的香味儿,味道和蔬菜更搭的缘故。尝试了两次,感觉还不错。所以今天下午的荤素两菜便是用多层的大蒸锅,一层放上午买的新鲜鱼(蒸前半小时用料酒、白胡椒粉、鲜姜及少许盐给鱼略做“按摩”),一层放拌了黄豆面的红薯叶(略加了一点点盐),水开后蒸约八、九分钟(我拌的黄豆面似乎偏少了点)。因绿叶菜怕时间长蒸过头了,关火后先取出,在鱼上撒了些葱花又盖盖闷了几分钟。上桌后鱼原打算也浇些加了香油的蒜醋汁,但居然忘记了。可也没影响把它全部消灭。最后,我又是把盘子里清蒸中形成的鱼汤也喝了。很鲜!今天准备的主食原本是烤紫薯。但他说已吃饱,没有吃。我吃了一个。

    如今就只有这么大的“战斗力”。想起了那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估计老袁看了又该评:“没有肉,酒有色,没劲!”没办法,别说他不会学老袁的每日暴走,连不暴走都不走。有时几天都不出门。劝他活动又该说:朱德和董必武一个锻炼一个不锻炼都活90岁。那天他在网上查了下:两人去世时的年龄还真是只差几个月

 

懒人做饭一锅蒸

懒人做饭一锅蒸

懒人做饭一锅蒸


懒人做饭一锅蒸

懒人做饭一锅蒸

懒人做饭一锅蒸

懒人做饭一锅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