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坐看青苔2015
坐看青苔201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417
  • 关注人气:6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2018-08-12 18:53:40)
标签:

法国图书馆

敦煌遗书

伯希和

敦煌遗书编目

文化

分类: 走南闯北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图片为每日我们进写本部阅览室工作时用读者卡换取座位卡)

    转眼来巴黎已三周半,在法国图书馆工作了三周零两天(其中半天与写本部领导见面商谈工作安排并办理每人的读者卡)。

    本周末,领队精确计算了这段时间每人的工作数量(合计500多件),认为按目前的进度,应能在半年的计划时间内,完成这次对法藏汉文敦煌遗书的数据采集。

    领队要求,每人要在新周工作前,将前一周各人采集的文献数据录入电脑。小陈最年轻,又聪明伶俐。做的数量最多,一般都在当晚便完成了本日数据的录入。伍老师也不逊色,至少周末前能完成任务。俺是“落后分子”,目前尚“欠债”不少。客观原因是年老手慢脑笨,还要在完成自己工作外,对团队的全部工作手稿的拍照、编号(昨日拍本周的所有手稿再加编号、核对花了一天时间)、并承担领队在每日核稿间隙插空所做数据采集手稿的电脑录入及一应琐事……而主观原因,则是要随领队工作至年底,不像第一梯队的两个年轻人,须在本月底与下两位队员换岗前完成自己工作的电脑稿上交,因而俺对自己的录入进度放松了时间要求。

    2009年曾与领队和另一组人在伦敦的英国图书馆做同样工作半年。这次虽然工作量比那次少得多(英藏敦煌遗书的数目要多出法藏两倍以上,那次参加的人员也略多几位)。转眼9年过去,真感觉出了光阴的痕迹:他每日去图书馆上下地铁台阶时因膝盖不适、要扶着栏杆慢行;我则又老眼昏花了许多,测量每纸的长度时,若遇到粘接痕迹不明显的,看着真是费劲。回到住处做电脑录入,计算多纸的长度时,小陈教俺用她设计的一种简便操作公式,可直接把电子表格里录入、求和后的数字,按照我们上交工作稿的特定排版要求复制到文件里,免去了重复录入,我却总记不住这个操作捷径……

    原与他多次到英国做类似工作,时间多选在夏季,一个重要原因,是这里的夏天远比北京凉爽。没想到巴黎今年最热的几天让我们赶上了。87日前的一周左右,巴黎持续温度多在35度以上,7日更是达到少有的37度。虽然这里比较干爽,没北京的伏天那么闷热,但因法国夏天这样热的天气很少,一般房间都不安装空调,亦无电扇,我们住的房间连纱窗也没有。那几日,白天在图书馆有空调还好,但回到房间后便暑热难耐。因房间温度高需要开窗,晚上开灯工作,便会有蚊虫飞入。幸亏巴黎蚊子的毒性远不如“厉害国”,咬几个包,痒上一阵,便消散无痕了。不像来前在通州住处的蚊子,叮咬后奇痒难耐、且持续时间长,常被抓挠至破溃。好在自8日巴黎雨后,温度骤降,温度又回到十几至二十多度,瞬间好似秋爽来临。

    从这三周多工作的情况看,汉学家伯希和当年对这些敦煌卷子是大致做了整理分类的。我们这段工作中明显感觉到,前面编号较集中是佛教卷子。因伯希和不搞佛教研究,主要挑选了一些首尾完整或较长的卷子,还有些纸张、书法较好的卷子。记得最长的一个有120多纸。

    自前些天开始,经手集中的是一批道教卷子。以前做北图和英藏敦煌遗书编目时查看原件,印象里唐代的道教卷子多选用质量较好的纸张,且抄写书法水平总体较高。显示出那个年代对道教的一种态度。这次因同一类卷子相对集中,感觉更为明显。这类抄写水平较高的卷子一般格式也较规范,大多一纸抄写28行,每行17字,看起来十分整齐清爽,做数据采集也比较顺手。不像佛教文献中“随听疏”一类的听高僧讲经的笔记卷子,往往抄写潦草,书写格式也较随意,数行数时常让人眼花缭乱。但按照他总结概括的对敦煌遗书的文物、文献及文字研究价值三项标准评价,有些大藏经或历代史书中没有收录或内容有差异的卷子,其文献研究价值,比那些在敦煌遗书中占了很大比例的佛经卷子要高得多(据他用数据库统计:敦煌遗书中最多的是《妙法莲华经》,有7000多号,占总数的14%左右)。

    敦煌遗书中唐代的道教文献,为何多书法、纸张较好?他说:

  唐代皇帝,因为道教尊奉的老子姓李,唐皇室也姓李,所以便尊老子为始祖,自称为老子后裔,特别崇奉道教。但唐朝大部分时期是儒、佛、道并重。

    在此,与各位分享几件近期经手的有意思写卷:

    一、89日我做数据采集的伯2567+2552号(两号相加为原来的两个残卷目前已缀接)《唐诗选》残卷:该卷首尾均脱(指首尾自原两纸粘接处脱开)、内容残缺。两号缀接后存15纸(前8纸原编为2567号,后7纸原为2552号,每纸长约40厘米),高27.5厘米,通卷多残破,现代已修整。“世”字缺笔避讳。8世纪唐写本。其背面又抄写了910世纪敦煌归义军统治时期的《癸酉年莲台寺诸家散施历状》(第8纸背有文献首题“莲台寺,状上/从癸酉年正月三日起……”(见后文选刊图片)那时毕竟纸张宝贵,背面文献应是正面文献残缺后再利用其纸张。图片见后文)。 

    据他对数十年已采集的敦煌遗书5万多号数据统计及分析研究(约占敦煌遗书汉文献总数的80%以上),敦煌遗书原为敦煌地区佛教寺庙的废弃文献集中存放,所以其中的佛教文献占90%以上。因佛教以外的文献较少,对其的研究也相对充分,这类的各种非佛教文献,目前基本都有研究成果。在网上基本都能搜到一些信息。此号关系到大家耳熟能详的大诗人李白,其中有些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诗句在当年并非现在的模样。现将所搜的信息摘录如下:

你读到的床前明月光已非李白诗原貌

2018-05-07  殘荷聽雨(原题《李白诗原貌之考索》,载《文学遗产》 2007年第1期)

    经过明清人之手而传下来的李诗,常见失真之处。因为这一时期的文人每自负能诗,喜以己意改诗,而李白诗集已经作为商品在社会上流行,坊贾刊此贸利,常请一些文士操选政,或利用某一文士之名声作为选本的编者,于是李诗中具有个人特点的地方,常遭明清时期的一些选本擅自改窜,使之更易为一般读者所接受。这样也就导致字句有异,造成混乱。

接近李诗原貌的首选材料,可以列出下面几种。

    (一)敦煌唐抄本,如伯2567唐诗选残卷,内存李白诗四十三首,文字颇完整,可资校雠。

    2567唐诗选残卷中有《宫中》三章,即“小小生金屋”一章,“卢桔为秦树”一章,“柳色黄金暖”一章。一、三两章,韦縠归入《紫宫乐》,《本事诗》中则明云“柳色黄金嫩”为首篇。这八首诗的前后顺序,很难确说,看来《本事诗》中的记载也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

    《宫中三章》之下署作者之名,曰“皇帝侍文李白”。这里所记,虽然不是规范的官衔,却是确切地反映了李白的身份。可知这组诗歌作于天宝二年左右,李白正在翰林供奉任上。身为文学侍从之臣,任务就在以文字侍奉皇上,玄宗正与杨贵妃行乐,李白自然要写一些词采富艳、音节和婉的词作供奉内廷了。

    李白秉性狂放,不受绳束,因此他写作的近体,七律较少,五律之中也多突破程序之作。这八首《宫中行乐》词,却是富艳精工,格律严谨,因此有人怀疑《本事诗》中的记载是否属实。实则李白早年于此已经下过苦功,《唐诗纪事》卷十八引杨天惠《彰明逸事》曰:“时太白齿方少,英气溢发,诸为诗文甚多,微类《宫中行乐词》体。今邑人所藏百篇,大抵皆格律也。”可见李白之所以能在特定的环境下迅速写出《宫中行乐词》,出于早年的锻炼有素。当然,这与他的才气过人也有关系。

    《宫中》一名,当是《宫中行乐》的简写。“皇帝侍文”一词,大约也是抄写者为图省便,临时拟就的一个简称。敦煌写卷中这类情况颇多,其中一些文字与事实有所格,反而可以证明事出有因,从而证明所记之事与所录之诗均有其可信之处。何况据徐俊的考证,伯2567敦煌唐诗选残卷的抄写当在天宝十二载(753)以后,唐顺宗李诵永贞元年(805)即位以前,距离李白创作的年代很近,可证这几首诗作于李白供奉内廷之时无疑[徐俊《敦煌诗集残卷辑考》,中华书局2000年版]

    2567敦煌唐诗选残卷中有《惜樽空》一诗,传世各本均作《将进酒》,此乃沿用乐府古辞之名;中有句云:“岑夫子,丹丘生,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同诗又见敦煌残卷斯2049抄件,“丹丘生”之下有“将进酒,杯莫停”六字,前三字正与乐府古名相合。其中“天生吾材必有用”这一名句,伯2567敦煌唐诗选残卷作“天生吾徒有俊才”,二者意思虽相差无多,但后者语气似乎稍弱一些。

    敦煌伯2567唐诗选残卷中此诗题作《惜樽空》,斯2049残卷录此诗,诗题已残;《文苑英华》卷一百九十五引本诗,题下有“一作《惜空酒》”五字,说明此类诗题本有“惜樽空”之意。但伯2567残卷言及主人时仅云“岑夫子,丹丘生,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而前已言及,斯2049残卷于“岑夫子,丹丘生”下增入“将进酒,杯莫停”二句,如此则诗名题作《将进酒》亦有其根据,而与“惜樽空”之意却有所不合,因此黄永武以为此诗至郭茂倩编《乐府诗集》时题名“已混为一曲了”[黄永武《敦煌的唐诗》内《敦煌所见李白诗四十三首的价值》,台湾洪范书店1993年版]。只是《河岳英灵集》录此诗,诗名亦作《将进酒》,则是李白原作似以题作《将进酒》的可能性为大。

    李白的诗,诗题上加上“古”字者颇多,如“古有所思”、“古朗月行”、“拟古”、“效古”、“学古”等。敦煌伯2567唐诗选残卷中除《古意》外,尚有《古有所思》一首、《古蜀道难》一首,诗题拟名时喜加“古”字,或许也是李白“将复古道”的一种表现,他对当下的一些活动,好以托古的形式表现(笔者注:其文字亦有差别,见下选图片)。唐末著名诗人韦庄编《又玄集》,卷上录李白诗,《南陵别儿童入京》一诗也题作《古意》,姚铉《唐文粹》卷十四上“古调歌篇”一录此诗,亦题作《古意》。《古意》或许真是此诗的原名。又敦煌伯2567唐诗选残卷所存李诗之第一首,亦作《古意》,实为后世所传《效古》二首中的第一首。由此可见,李白确是喜欢采用“古意”一词作为诗名。

    此件法图上网图片30张。在此选刊其中的卷首及涉及李白的几张以及卷背的莲台寺账目一张与各位分享: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二、我做数据采集的伯2559号:《陶弘景五法传授仪(拟)》,首残尾全。存6纸,完整纸46厘米多,经黄打纸,砑光上蜡。“世”字避讳缺笔,78世纪唐写本。尾有道教符箓。法图上网照片7张。选取首尾如下: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赴法工作掠影之二:法图三周简记及经手文献选刊(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